在农村,盖房子从古至今都是一件大事,只要这个人不是人缘太差了,除了请帮工,亲戚朋友都会来人帮忙,就算不帮什么大忙,站在一旁帮着看着也是好的,至少是要来说上两句话的,如果不露脸,别人就会认为你不重视这家人的大事,也会显的两家人生分了,以后再有事情就不好来往了。

沈子安盖房子,还是要盖个大房子,来帮工的人这么多,整个河边村都知道了,沈家的人也早知道了,当然要来人,哪怕之前闹的很难看,现在也要来人,不来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沈张氏借口着身子不舒服没去,她也有理由,那天在沈子安那里她可是被孙氏推了个大跟头,走着回来时都是一拐一拐的,虽然休息了一天早已经能走动自如了,不过她不想去,想着自已是在沈子安家里摔着的,她不舒服,沈子安怎么的都要来看看她,她倒不是图他多少东西,她要让别人知道她到底还是沈子安的娘,他要是不来,那别人自然会说沈子安不孝顺!

沈有福让三个儿子先去帮忙了,他要等到中午才去,说白了他这是在拿身价儿,儿子盖房他去了就不错了,总不能刚吵完架就巴巴地又跑过去,太丢面子!

孙氏想去,她这人就爱瞧热闹,这次沈子安家盖房,她倒要看看能有多大场面,可是还没等她动,沈张氏就把她叫住了。

“你这有着身子,还动不动就动胎气,没事去那里做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吗?在家里老实呆着!要是没事做了,把这双鞋拿去,中午做好了给我!”

沈张氏示意沈珠把没完工的鞋给孙氏。

孙氏要是平时敢装一些头晕肚子疼之类的,可是现在她不敢,谁让那天她自已顾着逃命却把婆婆推了个大跟头呢?从那天回来沈张氏就没给过她好脸子,沈珠也对她话里带刺。要不是她怀着身子,估计要被罚饿着了!

沈珠看着孙氏蔫头耷脑地拿着鞋回了屋,眼珠子转了转,拉着沈张氏的胳膊,说:“娘,我想去看看,行不行啊?”

沈张氏看女儿一眼。想了想,说:“你去可以,不过要和你大嫂二嫂一起去。你年纪也不小了,到那里注意着点儿,女孩儿家要端庄。还有,你到那里是帮忙的,别说一些有的没的,知道了吗?”

沈珠笑嘻嘻地说:“娘,我知道了。你不就是怕我和他们吵吗?不会,你看我什么时候和别人吵过架啊,我就去看看。我明白娘的意思,就算他们再不好,只要能把圣兽请下来,那也是咱们沈家的光彩。”

沈张氏笑着拍了拍女儿的手,说:“你懂事多了,去吧!”

王氏和李氏两人喂鸡喂猪洗碗扫地的一通忙活,终于把家里的活儿忙完了,这才向孙氏说了一声。带着沈珠去了河东边。

几房的男孩子早就随着他们爹一起去了,现在春兰春香春月春草春云这五个女娃儿也随着各自的娘一起去了,春花出来正好看到她们一行人欢欢笑笑地出了门,眼中闪过羡慕的光彩,这时候孙氏在里面骂着叫了一声春花,她立刻就应了一声跑回了屋子里面。

沈子举站在自已的屋子窗前看着外面的一切,白晳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想着也该去看一下,怎么说那都是四哥盖房子。何况他对那圣兽也很感兴趣,想着为了迎接圣兽,他们打算把房子盖成什么样子。

沈子富沈子贵沈子平到了沈子安家里,沈子富沈子贵都笑着恭喜沈子安。沈子平也在一旁跟着打哈哈,几个侄子跟在大人后面一起说着恭喜,大郎二郎那是真心的,而三房那三个娃儿眼睛四处乱看,嘴 里说的是什么他们自已估计都听不清楚。

“四弟,听说你把这一大片地都买下来了?你这是要做大地主啊!享福了可不要忘记哥哥们,到时候记的接爹娘来享福。”

沈子富看他一眼,说:“养爹娘都是长子的事情,子安前面还有我们三个,你胡说些什么?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也不怕被笑话。”

沈子贵也说:“子安是被分出来的,父母自然是要在祖宅养老,谁要老宅谁给爹娘养老,你记的你最想要老宅吧?子安空出那间屋子来,你可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要占上的。”

沈子平被两个哥哥数落,脸色有些难看,说:“我家儿子多,占上又能怎么样,总比那没儿子的强!占着屋子也是白占着!”

“你!找打是不是?”

沈子贵稳重,不是沈子富那种好说话的有些软的性子,他这些年来在家里默默地付出,一是因为他本身性子如此,二就是因为他没有儿子。在这种‘养儿防老’、‘无后为大’、‘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时代,没有儿子那就是绝户!生不出儿子的女人比别人低上一头,没儿子的男人都要被人看轻几分!

沈子平这样说沈子贵,那就是在扎他哥哥的心,将沈子贵的脸扔在地上踩,沈子贵再好的脾气也恼了。

“三哥,我这里今天盖房子,你要是来找事儿的就请离开,我这里不接待你了。”沈子安皱着眉头看着沈子平。

沈子富把沈子贵拉到一边去了,沈子贵想到今天是来帮四弟的,瞪了沈子平一眼,不再看他。

沈子平笑嘻嘻地对沈子安说:“子安,听说你这里干一天给七十五文钱?我帮着你看着,或者我帮你去买东西跑腿儿,你不用多给,给我一百文,如何?”

苏芷这时候走过来,正听到这一句,说:“三哥,我们这里庙太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你看到那边没有,那边是西,你请回去歇着吧!”

沈子富演子贵本来就被三弟这句不要脸的话弄的又气又羞,这时候听到苏芷的话倒是不气了,只剩下羞了,想怎么就和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一起来了?他们和苏芷打了招呼,然后就带着大郎二郎去干活了。充分体现出他们和沈子平不是一伙儿的。

沈子平说:“三弟妹,我在和三弟说话,你一个女人不要插嘴。说话这么尖酸,还是对相公的兄长这么不懂礼,对名声不好听。”

苏芷说:“三哥说这话就不对了,子安忙着盖房子太忙了,没空管银钱的事情,这银钱方面就归我管着,你在说工钱的事情,我当然要说话了。除非三哥你是来帮忙的。哟,三哥和我家相公这关系,本来就该是来帮忙的,刚才我估计是听错了,你要一百文不是要工钱,是要买东西的钱,是吧?不用你麻烦了,买东西这事我们交给石头哥了,这种事情他比你清楚。”

旁边的人都呵呵地笑起来,想沈子安这媳妇看起来挺温和,说话也不叫不嚷的,可是一串话说出来还真是把人堵的没话说,一看就是个聪明的。

“沈老三,这是你兄弟盖房,你好意思要工钱啊?别笑死人了!”

一个长的有些黑的瘦高汉子笑着说,这人叫沈树根,是树根嫂子的相公,他平时就和李石沈子安关系不错,是个不错的瓦匠,李石就把他请来了。

另一个长的挺壮的男人也说:“我还真是没听说过亲兄弟盖房还要工钱的,不要说咱们河边村,就是咱们这方圆百八十里也没这一号人啊!沈老三你要是要可就被人戳脊梁骨了。你是不想走子安这门亲了吧?”

这人是李嫂子的相公,叫李庆,是个不错的木工。

三郎眼睛转着说:“亲兄弟明算帐,我爹干活了,当然要要钱了,这有什么错的?不但要给钱,还要道谢给摆席呢!”

四郎说:“好吃的,好吃的!”

五郎流着口水在一旁咬着手指头。

在场的大人都愣了一下,然后都哭笑不得,想这三郎看起来挺精,怎么总办些傻事啊,这要是什么爹娘才能教出来?苏芷的脑子里转出来一个这些大多数不识字的村民们想不出来的词,那就是奇葩!这个三郎那就是一个奇葩啊!

沈子安说:“三哥,我看你的腰还没有好利索,我这里没什么活儿需要你干,更没有人帮着你看这几个孩子,你还是领着他们回家去吧,不要一会儿腰疼了或者孩子碰到了又赖到我们头上。快走吧!”

旁边的人都笑出声来,他们可昨天都见到了孙氏装动了胎气结果被苏芷一声‘蛇’吓的跳起来的那场面,真是太好笑了。想想这两口子好像是都总是扭腰和动胎气,说不得这以前都是装的!

沈子平脸皮再厚,这时候也呆不下去了,知道在这里也捞不到工钱了,他也不想在这里做白工,想着反正他来过了,是沈子安让他走的,以后他也别想挑自已的理儿,不如回去歇着,他叫上几个儿子就回去了。

“四哥,你真是关心三哥,他昨天是腰还疼呢,可今天还非要来给你帮忙。”

沈珠笑眯眯地说,王氏李氏和几个女娃子跟在后面,她们来的时候正遇到沈子平,沈珠这是在给沈子平找脸儿呢,再怎么说现在沈子平也和他们住一起呢,给他挽回面子就是给自已挽回面子。

苏芷看着沈珠,一看这少女的眼角眉梢就知道这不是个善茬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