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人一听大柱媳妇的话全都瞪起了眼睛,想这女人平时就无赖,可是平时住着邻居,他们沈家又多子多孙的,倒也让这大柱两口子不敢造次,也没觉的这泼妇有多么的讨人厌,没想到她今天居然不顾邻里这情,真的要赖上他们,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真是让人想把她赶了出去。你放心。娘给你做主,你一定会没事的。”

苏芷在一旁对李氏说:“看,还是自已的娘亲啊,李大娘这么的拉扯,你看她一点儿都没觉的疼。我只那么轻轻一碰,就叫的好像断了骨头一样。”

王氏一听。过去就把李老婆子抓着赵小花的手扯开了,一边扯一边劝着不要抓疼了赵小花,她出奇不意,很顺利地就把李老婆子一听手拉开了。只见赵小花的手腕子上面清清楚楚的红印子。

赵家几个人一阵尴尬,赵小花心里尤其的郁闷,刚才苏芷抓着她的时候是真疼啊,却一点印子没留下,而自已娘只这么一抓就留下印子了。这让别人一看就是她娘抓的狠啊,可是她都没叫疼,现在再叫也晚了。她看到沈家人那鄙视的眼神了,最重要的是黄郎中也看到了。他们更得认为刚才自已是装的了?

赵小花心里喊冤,她刚才是真的疼啊!

李老婆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心里现在心里是真心疼这个闺女啊,而且她那家里传下来的想要占便宜的心理现在也自动地在想着如何赖上沈家呢。才会有了刚才那么一阵大哭,现在被人拉住了,她立刻精神抖擞地开始准备着为女儿讨公道了。

“我说有福兄弟,有福弟妹,你们倒是说说。我家小花在你们这里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们打算怎么管?我刚才可是叫来了乡亲们,就让他们给我们评评这个理儿!”

沈子举这时候已经进了屋,对沈有福说外面站了许多乡亲。不用他说,沈有福等人就看到那开着的门外面站着村里人了。

沈有福和沈张氏心里都恼火了,想今天这事情是不能平静地办妥了,既然赵家想要闹开来来威胁他们,那他们也不能坐着就这么等他们威胁!

里正也来了,沈子安也跟了进来。他听说媳妇被请到了这里来了。就追过来了,见媳妇站在那里一脸的恬静。他松了口气。

赵大梁心里一惊,他看着外面那么多人,再看着里正都来了,心里想这事闹到这么大,这是不是过了?他只是想着勒索一下沈家,可不想把事情闹这么大了。他想着以后还和沈家来往呢,可不想就此断了!

“里正,您来了,是我娘她误会了。其实只是我家小妹在这里摔到了头,现在一直觉的头晕想吐,可能是脑子里面有些问题了。所以我们才急着叫我娘来,我娘这可能是误会成了小花在这里被欺负了。其实,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小花她只是在出门时被沈家三嫂撞了一下,并不是被人打的。”

沈家人对赵大梁这番话并不是多么的满意,他虽然向别人解释了赵小花并不是被沈家人故意伤到的,却字字句句都说成了这是沈家的三儿媳妇孙氏的责任,是她撞到了赵小花,所以现在赵小花被撞的脑子里面不妥了。这么一说,外人一听到,都会认为沈家该负责这件事情,是沈家错了。

孙氏立刻就不干了,在那里一边唉哟一边说:“赵大梁,你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什么叫是我把她撞了?分明就是她撞了我的,然后还拉着我一起倒在了地上,摔的我现在头还晕着呐!脑袋上面起了个包,我的腿上面还全青了呐!不能就因为她躺床上就她有理了,我这是让着她,才让她躺着的。还有啊,她这个小妮子骗人!里正,不信你问黄郎中,刚才这赵小花可是还诬陷我四弟妹了!”

沈子安一听苏芷又被赵家人欺负了,立刻拉起她的手来,上下打量着,说:“她怎么你了?有没有受伤?快告诉我。”

苏芷心里甜蜜,脸上却适应地表现出郁闷来,说:“我身上没事,只是心里不太高兴。我只是那么轻轻地碰了小花妹子一下,她就说疼,再碰一下,她还说疼。黄郎中都看了,我根本没用力捏她。刚才李大娘来了,把她的手都捏青了,她也没叫疼。我和黄郎中都说她只是外伤,并没有内伤,可是他们却不这么认为,说我向着自家人。”

沈子安看了赵家人一眼,看的几个人都缩了一下身子,尤其是赵小花,本来见沈子安来了正看着他,见他一身蓝色的衣衫,更显的英挺俊气,她心都砰砰地跳着,结果被沈子安这么一瞪,心就好像停了一样,又失落又伤心。

里正问黄郎中说:“黄郎中,子安媳妇说的是实情吗?”

黄郎中说:“赵娘子说的全是实情,我和赵娘子两人都认为小花姑娘只是外伤,可是她却一直说头晕恶心,紧持不相信我和赵娘子的诊断。认为以后会有很严重的病根儿,所以在这里要沈家人负责。”

孙氏在一旁说:“乡亲们啊,你们还没弄懂吗?这是要赖上我们沈家了。看我们沈家人丁兴旺,有钱的有钱,有才华的有才华,这是眼红啊。前些日子没成功,这些日子又来劲儿了!呸,不要脸,把我撞成这样,我才要和你们没完呐!”

这些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不管是里正,还是看热闹的人,哪个不知道赵家人的赖性子,心里都知道这是沈家倒霉被赖上了。

沈有福对着里正说:“里正,你来的正好,今天这件事情还要你来给评评理了。今天大梁带着他妹妹一起来,结果赵家姑娘出了这种事情,我也不愿意看到,可是孙氏也受了伤了。我家小女和我这个儿媳妇都说是赵家姑娘的错,而赵家姑娘说是我三儿媳妇的错。这件事情现在也扯不清了。我就想着先给她们治伤好了。结果赵家姑娘却不相信黄郎中和子安媳妇的诊断,这真是让人为难了。”

沈有福这话说的还算是客气,可是他的脸却是沉着的,看到的人都知道他生气了。

沈张氏说:“里正,我们沈家也不是那不仁义的人家,虽然孙氏也被撞伤了,可是我们想着小花姑娘是在我们这里伤的,就想着给她请了郎中来。结果现在却成了这样,这事情你不能不管,要不将来村子里面总出现这种事情,那我们河边村不要被人指手指脚的了?!”

里正点了点头,想着自已村子出了这样的赖子,确实被传出去不太好听,而且沈家的沈子举将来很大可能会当官,而且自已婆娘和儿媳妇都和沈子安两口子关系很好,他心里自然是偏着一些他们的。

“小花,既然黄郎中和子安媳妇都给你看过了,说你没有事情,那就是没有事情,你就不要自已吓自已了。哪个摔了头之后都会有那么一会儿头晕恶心的,过不久就好了。你总不能为了这个就赖上沈家了。你们两家也算是多的的交情了,不要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就闹的以后撕破了脸了。”

赵小花一听里正这是向着沈家了,她心里一颤,就想着起来,但是又一想这么多人看到了,她要是起来了,别人都得笑话她。而且看着站在旁边的沈子安和不远处的沈子举,想到了刚才哥哥嫂嫂们说的话,她心里也有些心动。所以心里又打定了主意。

“娘啊,我头疼啊,疼死我了,我好像看到了两个你啊,娘,我是不是快死了啊!”

赵小花一边哭着一边在李老婆子的手心里面按了两下,示意她没事,也是让她娘帮衬着自已。rq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