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芷看着孙氏,她想原来她真是高估了这个女人的脑容量了,这女人是会算计人,可是她也只是为了算计人而算计人了,她只想着把人算计了,却从来不想后果啊,还是她以为这么的算计人,别人都不会把她如何了?

孙氏其实也明白她这么说是得罪了四房,只是她想着就算她说出来,苏芷也不能把她如何,她是沈子安的三嫂,只要她没有做出把沈子安家的娃子扔井里的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来,三房都不能和她断了关连,只要断不了,那以后走动几回,时间长了,这事就能过去,兄弟还是兄弟,总之,她是不怕在这种小事上得罪四房的,苏芷要真为了这事和她计较,别人还会说苏芷是小心眼呢,倒时候都得拿口水淹死她!

“四弟妹,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孙氏看着苏芷,好像她说这话再正确不过了一样,她心里想这个四弟妹赶轰她出去,那她怎么都不能让她好过了!

苏芷看着孙氏,心里面让自已不要发火,而她也真的平静下来了,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孙氏,看着孙氏从理直气壮到缩了脖子,这才把目光转向钱广和梁芙。

钱广和梁芙两人听到了孙氏的话,心里都是一惊,做为良国人,他们两人都是听说过圣兽的,尤其是孙氏还指着一只小白对他们说那是圣兽,刚才两人都以为这是一只白色的小狗,但是也觉的那像是一只小狼的小狗,现在孙氏一说。两人才知道这真的是一只小狼,心里都是很惊讶。

“沈四嫂,这不是狗,是狼?”

钱广看了小白好一会儿。心里也是确定了这真的是一只狼,至于旁边的小黑,他也觉的是一只狼。不过他还是问了一下苏芷,心里想是狼是狗,还是让她来说。

苏芷听到钱广问,也不隐瞒了,说:“是,小白是一只狼,小黑也是。”

圣兽一家子在河边村从来不是秘密。只是她对里正要求过,让那些村民不要四处对别人说圣兽的事情,而里正也是说了。村民们都是忌惮着圣兽的,所以还真是没有因为圣兽住在这里而有过引人来围观的麻烦,这说明河边村的人真的没有向外面乱说。可是苏芷知道总有一天会有外面的人知道圣兽的存在。她也不担心圣兽的安全,没有人敢打圣兽的主意的,最多是有人会再想着来他们家里凑凑热闹而已。那时候他们再对应不迟。

现在钱公子和梁芙知道了这件事情,苏芷也不惊慌。

苏芷想着让他们知道她家里有圣兽,估计他们以后会对他们家里更多一份好奇,不过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心眼,毕竟圣兽的威名在那里摆着呢。

钱广和梁芙一听苏芷承认了,两人的眼睛看着小白更是移不开了,他们想这还真是圣兽啊。虽然小了一些,可看这一身白色的毛皮,好像雪一样,可是再纯不过的圣兽了!

“赵姐姐,原来这还真是圣兽啊,你真是好福气。”

梁芙看着小白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她可是从小听着圣兽的故事长大的,知道圣兽是白色的狼,就知道这白色的狼少见,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一只,而且这狼不管是什么颜色,那都是很凶恶的,就算是圣兽,也是要躲着的。却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一只,而且还是这么惹人喜爱的一只圣兽。

钱广也觉的沈子安和苏芷有福气,居然有着这么一只圣兽。

“沈四嫂,这圣兽给你们送人参,这是真的?”

钱广问,他对这个比较有兴趣,不是他对那千年人参有贪婪之心,而是觉的这圣兽送人参,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这圣兽就真的是太神了,可是比他心中认为的只是皮色幸运的是白色的狼要强上不止一点半点了。

“对了,千年人参?赵姐姐,圣兽真的送你们千年人参了?”

梁芙也问,她见过不少的好药材,可是还没有见过千年人参,听着就觉的很是神奇了。

苏芷点头,说:“是,我们家里能置下这么大的一份产业,就是多亏了那只人参了,这是河边村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只是我觉的圣兽的事情要是说出去,会有一些人总来看圣兽,而圣兽是不喜欢外人围观的,就没有让村子里的人向外说,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钱广和梁芙点了下头。

孙氏在一旁见他们只是在不停在说这些事情,她有些着急了。

“怎么样,这圣兽是真的?这圣兽现在一家子都住在这园子里面,在刚认识时就送了他们一支人参,现在都住进这里来了,那肯定不止一支人参了。四弟和四弟妹就是有福气,这样有福气的人,一定能治好梁小姐的病。”

“如果有福气就能当神医,那这世界上的神医也太多了。”

苏芷冷冷地对孙氏说,她想这孙氏还真以为说出这些话来,这钱广和梁芙就真的认为她能给梁芙治病了吗?钱广和梁芙只要不是脑子有病,就不会把希望放在这莫名其妙的福气上面。

钱广和梁芙自然不是脑子有病,事实上他们也看出来了,苏芷的这个三嫂就是想给苏芷找麻烦,他们要是顺了她的意,那就真是给苏芷找麻烦了,那到时候他们和苏芷之间可就关系有了裂痕了。

梁芙说:“可不是,这世界上要是有福气就能当神医,那这神医真是满大街的走了。沈三嫂,多谢你的好意了,只是我这病根本不是药能医好的,赵姐姐就算能开出仙药来,也是没用的。你就不要在这里为难她了。”

孙氏一听就傻眼了,想这梁小姐居然不领她的情,还说她为难苏芷,她这是为了谁才为难的苏芷啊!<,我这不是要为难她……”

梁芙说:“我的病我清楚,不是药能医好的,就不劳沈三嫂你挂心了,我是真不用你为了我好,说起来,你和赵姐姐的关系可是比我亲近多了,你为了我好可没什么好处,还是和她处好了才是好的。至于你是不是为难她,你说不是,我看是却是,我自然信赵姐姐没法子治我的病。”

孙氏再次傻眼,想这梁小姐居然这么向着苏芷,明明之前她看这小姐一直盯着沈子安,那眼神不太对劲,她又听说了沈子安曾经救过这赵小姐,心里面自然就以为这赵小姐就像那戏文里面讲的女子一样,对对她有恩的沈子安一见倾心了,沈子安长的俊气,她觉的这是肯定的,要不梁小姐不会那么看沈子安的。

就因为这么想,孙氏总觉的梁小姐该是会为难苏芷的,因为苏芷是她心上的人媳妇啊。

可是没想到这梁小姐却放过这好好的机会,这么向着这个苏芷。

孙氏想难道她看走眼了?还是说这个梁小姐是个心机多的?不管是怎么说,孙氏觉的今天自已算是亏了,不仅没讨好的了这公子小姐,还得罪了苏芷,眼看着这工钱就要赚不到了,回去还得被公婆给骂上一顿!

钱广对这个孙氏也是心里极为不待见,想都是沈家妇,怎么这个孙氏和苏芷就这么的不一样呢?同时,他心里面也更觉的苏芷当这么个农妇不好,她一看就是个心灵手巧能持家的,当个夫人掌家都是行的,要不也该做个被好好地守护起来在后宅当个贵妇的,根本不该被这么一个蠢妇算计着。

“三弟妹,你怎么在这里?说了去一下就回去,可这都去了半个时辰了!”

王氏从远处走了过来,脸板着,嘴里数落着孙氏,然后看向一旁的苏芷,又看了看钱广梁芙,心里算然明白了这孙氏见到了来了贵客,这又上前来巴结了。

王氏和苏芷打了招呼,也和钱广梁芙打了招呼,虽然她只是个乡下妇人,可是礼仪也是一板一眼的,可是比孙氏强的多了。

苏芷对王氏说:“大嫂,你带着三嫂下去。”

王氏点了点头,拉着孙氏就走,她力气大,把孙氏扯着走了,孙氏还有些不想走,可是也没办法死皮赖脸地留下来。

梁芙笑着说:“赵姐姐,我现在没事了,我们继续看园子,对了,让小白跟着一起走好不好?我好喜欢它,还有那只小黑狼,也好让人喜爱。”

苏芷见梁芙这么一会儿脸色又恢复了之前的颜色,好像一朵桃花一样了,心里想她这还真是心病,居然这么一会儿就好了。

小日星儿和月月也没再四处乱跑,跟在苏芷身边,月月说着他们刚才在园子里面哪里玩了,哪怕只是一些小事,也说的十分有趣,连钱广梁芙都听的笑着,想这三个娃娃真是被教养的很好,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是被拐的那三个可怜娃了。

钱广刚才也从孙氏嘴里听到了圣兽是一家子,他也想到了这样的小狼该是有大狼在身边的,而那大狼,不就该是大白狼吗?他就开口问苏芷了。

苏芷说白狼带着伴侣进山了。

钱广和梁芙听说了白狼的伴侣是只黑色的狗,都很是惊奇,想一只圣兽怎么会找一只狗做伴侣呢,还找了一只黑狗,真是奇怪的品味,不过等到他们看到了白狼和黑狗的时候,就觉的这真的不奇怪了。rq

最快更新,请收藏。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