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家在商量的过程中是件很难的事情,可是只要决定了,就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了,只要找了几个村子里面有名望的人当个见证人,写了分家契约,把该得到的东西和分家之后对父母的义务全都交待清楚了,就算是分了。

二房的分家比之当初四房分家要波折了一些,从决定分家到终于请了里正等人来做见证,这中间也经历了小半年,最终还是分了。

里正等人他们对沈家现在的情况也是清楚的,看着沈有福那不太高兴的脸色,他们也不想在这喜庆的日子里面再呆着说这个事,事一了,他们就全借着有事要忙先走了。

“二哥,二嫂,你看你们,这一家人平时有了磕磕绊绊的不是常事吗?三郎他们几个还小,又是男娃子,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说话得罪了你们,你们也不用这么介意啊,这还真是分了,让我们心里也不好受!”

孙氏见二房算是彻底分了出去,心里既为了他们分出去将来不能比自家沾沈子举的光沾的多而心里庆幸,又为了以后家里又少了好几个劳力而郁闷。不过这话还是要说的,而且还说的是马后炮的话,抱怨着是他们非要分家不可的,想着既然分了,那就让公公婆婆都认为是他们不好才对,省的到时候赖到他们身上来了。

“好在你们分出去也过不了苦日子,我们也放心,那四弟妹有了什么赚钱的好法子都叫上你们,看你们这才过了多久啊。就能买地盖房了,再过不久,肯定也能过的和四弟家里一样的舒袒啊,也难怪你们这么想搬出去了。”

孙氏不忘把四房的人拉上。她本来就是一个嘴上不饶人的人,就算是之前想要巴结四房会奉承几句,那也是带着刺的甜言蜜语。总想着从中占些便宜。而现在沈子举中了秀才了,而且还是第一名,被人留在府城里宴请,她觉的沈子举以后肯定大有前途,一定可以当上大官,哪怕只是当个知县,都可以让他们跟着发大财了。就像现在的知县身边的那些人一样。孙氏有了这条发财的路,就开始又不在意四房了。

自古以来,有钱的永远不如当官的。

孙氏自然有了沈子举这条发财之路就不在意四房这边了,在说了,在她看来。四房再有钱那也不会太多了,看他们那园子和房子,肯定把银子都花光了,都是空架子。再加上这些日子来无论她再巴结,沈子安两口子都不待见她,她从四房那里根本没捞到好处,连去收拾园子赚些银钱都被他们给赶了出来了。

孙氏觉的四房两口子虽然不是铁公鸡,也不是好拔毛的,既然如此。她也懒的去巴结他们了。所以这话里又开始带着刺了。

苏芷一听就明白孙氏这是在沈家老两口子面前给她和沈子安上眼药儿呢,不就是想说是因为他们让二房赚了钱,二房才有胆气分家单过的吗?这孙氏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可是她苏芷也不是那么好让人挤兑的!

“三弟妹,当初说分家的时候,我们可还没赚银钱呢!要不是你们欺人太甚。我们又怎么会说分家?!那个时候我们可是想着去借银子盖房子的!就是刚才,要不是你们三郎又骂我家闺女,春月他爹又怎么会在这种大喜的日子里面提出这分家的事情来?你不要把这事情扯到四弟家里去!”

李氏说着,她平时不说话,可也不是笨人,自然也听出来孙氏话里有话了,苏芷平日那么帮她,她们可谈的来了,可不能因为自家的事情连累了她。

春月也在一旁说:“我娘说的对,你们不是不记的当初为什么我爹要提分家,就因为你们总骂我和妹妹们。”

春月说着瞪了三郎一眼,又继续说:“可是你们还是照样骂我们,还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在爷和阿婆他们面前,你们根本就是认为自已说的对!要不是你们这样,我爹他干什么在这个时候又提分家?爷和阿婆都不想让爹出去单过,爹心里面也摆着,要不是你们这样,我爹肯定不会这么坚持要分家,是你们逼的我们分家单过,不要扯到四叔四婶娘头上去!”

三郎见春月瞪他,也把眼睛瞪起来,说:“我是你哥,骂你两句怎么了?!”

“看!他现在也不觉的他错了!”

春月指着三郎,哼了一声说:“哪有当哥的会骂自已妹妹是赔钱货?!我可不是春花,我和你不是一个爹一个娘,你骂不到我头上来!”

沈子平一巴掌拍在三郎的头上去,骂道:“死崽子!你闭嘴!”

春花缩在最后面,她听着春月的话,咬着嘴唇,眼睛有些发酸。

沈有福也瞪着三郎,对沈子平说:“看你这儿子养的!都养歪了!我们沈家怎么养出这样的子孙来?把他带回屋子去,今天都不要吃饭了!”

沈子平立刻就听话地把三郎给扯出去了。

苏芷心里无语,想沈家这一犯错就不让吃饭的毛病真是一直没改啊,也不知道以后日子好过起来,会不会还这样了。

孙氏觉的儿子真是不争气啊,机灵是机灵,就是这太冲动了。

“说起来这干活赚钱。子安媳妇,你以后要是有了什么能赚银钱的活儿,也别忘了老三两口子,他们两个身子不好,下地干活总是累病了,我看你那些活儿都是轻省的,要是有合适的,也叫上他们,这肥水不流外人田,你都能让树根家和李庆家,还有那汪寡妇一起赚银钱了,也别忘了家里人。”

沈张氏突然说着,脸色带着些无奈地说:“你三嫂这人就是个直脾气,她也是看的你大嫂二嫂跟着你赚银钱,心里羡慕,才说刚才的话了,你不要计较,都是一家人,别让外人说你对家里人有个远近了。都是兄长嫂子,干什么要分出个一二三四来啊。”

孙氏立刻在一旁说:“是啊,是啊,四弟妹,到时候要是有赚钱的活儿可别不叫我们,我手可巧,春花手也巧着呢,你三哥和三郎也能干活儿,你可不能忘了我们。帮我们总比帮着那外人强多了。”

苏芷心里想沈张氏这可真是没事找事,脸皮也挺厚的,她早就拒绝过了不带着三房的,现在居然又提出来,就好像之前没说过一样。难道真以为沈子沈中了秀才就开始放松对自已的要求了?

苏芷想着沈张氏之前对她使的阴招儿,那可真是明晃晃的阴招儿啊,她进来之后可是看到了一些人对她的眼神不太对劲儿,后来她接了个话茬儿说她在外面忙活,还把沈张氏让她回去叫沈子安的话都给说出来了,说自已觉的家里忙,就叫了铁蛋去叫的沈子安。那些人立刻看着沈张氏的眼神又不对劲了,当时沈张氏的脸色可真是有趣啊。

沈张氏当时心里恨不得掐死她吧?

苏芷才不管呢,她敢给她用阴招儿,她就敢回敬给她,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她算是真明白了,沈子安说这个婆婆心机多,算是没说错,以前她还暗地里来,这次虽然还是暗中来,却也有些明朗了,至少露出了她想阴苏芷的心思了。苏芷心里觉的挺解气的,因为这次是有人知道了沈张氏的算计的,看那些人的眼神就清楚了。

难得的和气后娘?

哼,就是再老的狐狸,这次也露出了嘴脸了。

只是苏芷没想到沈张氏脸皮这么厚,居然还敢在这里和她提要求,她真当她什么也不清楚吗?还是说她知道露馅了,干脆就开始要不要脸了?

“娘,我可不敢支使三哥三嫂他们,先不说他们身子都不好,我怕把他们给累坏了,就说他们刚才那番话,说是因为我让二哥他们赚了银钱,二哥他们才有底气搬出去的。这个罪名我可担不起。二哥他们已经分了家了,我以后还是该帮得帮,不过三哥三嫂他们就算了,我可不想让他们赚了银子,到时候也闹着分家单过,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苏芷说,她想这生气谁不会啊,刚才孙氏用话剌她,还想从她这里赚钱,想的倒美,她现在就用她的话把她的好梦戳碎了!

沈珠在一旁说:“四嫂,你多想了,刚才确实是三嫂不对。二哥二嫂是先要分家,然后你才帮着他们赚银钱的。所以这银钱他们是能留在手里的。可是三哥三嫂可没说分家,他们赚的银钱,那自然像大哥大嫂那样上交给爹娘了。你就是让他们干活儿,他们也不会分家单过的。”

孙氏一听,心里开始骂,想这沈张氏和沈珠这是合起伙来坑她啊!本来还想着能捞些银钱,可是却忘了这没分家,这银钱也要上交的,那他们干什么去受那个累啊?!孙氏开始盼着苏芷拒绝到底了。

苏芷说:“我要是有赚钱的路子,也用不了多少人,三哥三嫂身子不好,我可请不起。”

沈子安见沈有福要说话,立刻向前走了一步,挡在苏芷前面,说:“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回去了。”

沈子安抱着月月,苏芷拉着小日和星儿,一家子告辞转身就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