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子举在沈子安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他非常认真地向苏芷学习了算数的方法,表现出了一个好学生的架势。你要是真的想当秀才娘子,那我就想办法去考秀才好了。你不是说我聪明吗?我肯定能考上秀才的。”

苏芷一听这话就笑了,放松了身子,靠在他的怀里,想自已的相公就是了不起。根本没有退缩的想法。反而想着为了她去考秀才呢。这样的相公,哪怕给她一个状元,她都不要,她只要他就足够了。

“当秀才娘子多没意思,我还是愿意当地主婆,到时候数钱数的手都抽筋。那多好?你只要在我手酸的时候给我揉手就行了。”

“好,不仅给你揉手,揉哪里都行。”

沈子安抱着苏芷,在她的耳边说着。声音变的低哑起来。苏芷一听就知道沈子安那话里不怀好意了。伸着手拍了他一下,不过没有挣脱出来,反而在他的怀里低声地笑起来,她就喜欢她这有些冷淡的相公对她露出这种样子来,这说明他很爱她。身为别人的媳妇,这种时候可是最自豪最幸福的了。

沈子安抱着苏芷,两人亲热了一会儿。苏芷在沈子安的怀里睡着了,沈子安却没有睡着,他睁着眼睛,想着从前的事情。

沈子安小的时候也确实是聪明的,在他的记忆中,他娘也说让他读书,可是他娘死的早,这个事情也就成了空话。他也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大哥他们也没有上过学堂。就算识的几个字,也是沈张氏教会的。后来沈子举出生了,都说他是当官的命,沈有福就想着让沈子举光耀门楣了。说沈子安心里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娘说过让他读书的。只是亲娘不在了,后娘就是再好,那也不是亲娘,也许是从小就有敏锐的观察性。沈子安一直感觉着沈张氏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亲切。他也就不强求了。

读书。对沈子安来说成了一个梦,不过他也清楚他娘让他读书只是想让他能多个生存的手艺。毕竟这读过书的人都好找活儿干。他想了法子认了些字,虽然不多,可是也不是大字不识了,又会找猎,他也能养活自已了。后来又娶了苏芷,和苏芷学会了认字算数,沈子安觉的他娘在天之灵也该安心了。

苏芷今天说他和五弟一样聪明,沈子安心里面又欣喜又黯然,欣喜在媳妇眼中他并不笨,黯然的是即使他和沈子举一样聪明,他也是没有资格念书的那一个。他可是知道大哥他们也是曾经被送进过学堂的,只是他们都念不下去,这才不念了,只有他,并没有被抱有希望。想起这些事情来,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些膈应,哪怕他根本就不在意沈有福的关注了。

“相公,你会打老虎,比秀才强多了。”

苏芷向沈子安的怀里又靠了一下,嘴里说着,眼睛没有睁开,声音也是咕咕哝哝的,就像是梦话一样。

沈子安听了,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想这个媳妇啊,真是他娘留给他的最好的陪伴了,有了她,他以前的那些难受就全都可以不去在意了。他把苏芷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也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沈子举很快就抄完了那本诗集,然后又来到福园,把诗集还给了苏芷。

而这一天正好梁广又带着表妹梁芙来了,沈子安陪着沈子举和钱广到池塘边的亭子里面坐着。

苏芷给他们泡了茶,然后就和梁芙一起去说她们的事情了。

梁芙是来告诉苏芷她已经联系好了开店的事情了。

“后天就是集了,到时候你和沈四哥把样品给我带到镇子上去,就在镇子北边等着,我会去接你们。我也和赵姐姐你说过了,我做生意的事情不想被别人知道,所以还请去的时候赵姐姐你们尽量不要让人知道你们带着什么东西去了。尤其不要让我表哥他们知道了。”

梁芙说着,手里拿着一个玩偶,请求地看着苏芷。

苏芷心里想梁芙做生意还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啊,不过她想现在的时代对女人要求是紧了些,而且听说梁芙的爹是当官的,说不定是不想让女儿做商贾之事。而梁芙自已愿意做,这又是何必呢?当个大家闺秀不是也挺好的吗?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苏芷想了想,还是问,既然要合伙了,那她就想知道合伙人的事情,她可不想有什么麻烦,那可得不偿失了。

梁芙看着苏芷,见苏芷清澈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她,她直视了一会儿,就把眼睛低了下来,揪着玩偶的两只耳朵。

“因为我不想让我爹知道,我爹是个当官的,他是不会同意我做生意的。而如果我舅舅家里知道这个事情,说不定就会泄露给我爹。我舅舅他们和我爹的感情还好。他们说不定也会认为我一个女儿家做生意不太合适。”

苏芷想还真是这个原因啊,她点了点头,说:“那就这样。”

苏芷想就算梁芙说了假话也没关系,这玩偶的生意是能赚钱,可是并不是她唯一的赚钱法子,赚了钱最好,不赚钱也不会让她伤筋动骨。

梁芙见苏芷就这样就不问了,想苏芷还真是不错,不会继续追问,她反而想要对她说的更多一些了。这些日子来,她和苏芷的关系也是处的很好了,因为苏芷的聪慧,梁芙对苏芷有一种敬佩的感觉,她以前也有朋友,可是那些小姐都不合好的心意,她总觉的那些朋友不是太肤浅就是太骄傲要么就是太胆小,还有就是太虚伪,只有苏芷非常的顺她的眼,她自然很珍惜这个朋友。

“其实我爹不同意我做生意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我想悄悄地存上一笔银子,想要摆脱家里的束缚。”

梁芙叹了口气,把玩偶扔到一旁。

“我这次和我娘出来,是因为我和我爹闹翻了,我娘带着我出来透气来了。我爹他给我订了一门亲,那门亲事我不喜欢,我喜欢的人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苏芷很惊讶,想原来梁芙有喜欢的人啊,当初她看梁芙看她相公的眼神,还怀疑过她喜欢自家相公,把她当成预备情敌了呢,没想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难道是自已太在意相公了,所以别的女人多看他几眼,自已都怀疑了吗?苏芷对自已产生怀疑,并且觉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一种误会了别人之后的不好意思。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喜欢的那人在哪里呢?你可以找他啊。”

苏芷因为误会了梁芙,所以对她的事情也就热心了一些,想着梁芙是个好姑娘,她该得到幸福的,要是能找到她心里的人就好了。

梁芙又叹息了一声,细眉轻皱,说:“那个人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我只见过他一面。那次我带着丫环去上香,结果人太多了,和丫环走散了,正好碰到了我爹要给我订亲的那个混帐,他意图不良,这时候那个人就出现了。”

苏芷想这是一出典型的英雄救美啊,没想到梁芙就是为了这样一个事情对那人芳心暗许了,只那一面,就念念不忘,还跑了出来了。

“那你想要找他?这良国这么大,上哪里去找啊?”

苏芷虽然觉的梁芙这份爱情听着很美好,可是只一面,人家救了她就不见了影子,说不定连她都不记的了,她这么记着,会不会一辈子都给误了啊?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