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村之所有叫柳树村,就是因为这个村子柳树多,尤在村头还有那条来的路上,有不少年头很多的大柳树,这些柳树,即使是在这个干旱的夏天,也有人给经常浇水,让它们得以生存下来,现在一场大雨过后,它们又恢复了生机,虽然是秋天了,还是那么的翠鸀怡人。

可是就翠鸀的柳树却掩盖不了柳树村那破旧的房子,让这里依然是个乡下的贫穷村子。

贾月儿坐在马车里,掀起来窗帘,看着一切,眉头微皱,想自已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吗?她的脑海中已经不太记的了,只记的当初走的时候年纪还小,好像记忆中也是这亲破破烂烂的房子和坑洼不平的道路,还有那穿着不管是打着补丁还是没有补丁都土里土气的乡下人。她看着有人走过来了,把窗帘放下来了,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

马车夫把马车赶进了村子里,这马车一来,引来了不少人的注视,还有小孩子跟着马车一起向走,看着那马车停在了赵家门前,都瞪大了眼睛看着。

连柳家人都看见了,不过他们现在和赵家人有些矛盾,也不好向前凑,怕被人笑话,但是还是隔了老远注意着。

这村子里面就是这样,谁家要是出了点事儿,或者来了个人,那几乎全村子都注意着,没一会儿所有人都清楚了。

马车夫下了车,站在赵家门前问:“家里有人吗?有人吗?”

赵大喜正在堂屋里面编筐,听到有人叫门,站起来向外一看,见是个打扮的挺得体的人,连忙站起来,说:“你找哪位啊?”

马车夫问:“这是赵大喜的家吧?”

赵老头连忙点头,说:“我就是赵大喜,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马车夫一见找对了人家,连忙说:“你家里来客了等着,我给你从车上请下来。”

马车夫立刻转身回到车旁边,对里面说:“两位姑娘,这里就是赵大喜的家。”

月姨娘下了车,丫环也下了车,两人都披了有帏帽的斗篷,根本看不清楚她们的脸和身材来,只能看出来两人身上的穿着都是不错的。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出来,别人来问你什么都不要说。”

丫环舀出一小块碎银子来,交到了马车夫的手里,然后和贾月儿一起进了院门,马车夫坐在车上等着,对那些看热闹的人视而不见。他可不想为了多说几句嘴就得罪了这有钱的客人。何况他真是根本不清楚这两个女客是什么人,连样子都没看清楚呢!

月姨娘一进了院门,就让丫环把院门给关上了,让丫环在院门这里守着,不要离开了,而她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老头子赵大喜。赵大喜已经是个老头了,脸上有了皱纹,因为多年的劳累显的背都驼了,看起来就是一个在田地里劳累了一辈子的泥腿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的富贵气儿,反而透着一股子的寒酸卑微。月姨娘的眉头皱了起来,想这就是她的爹啊,怎么变的这么老了?

赵大喜看着站在院门前的月姨娘,他看不清这人长什么样子,囡为这人的脸全被大大的帽子给遮住了只是看那一身浅鸀色绸子披风看那鹅黄色的裙脚,还有那裙摆下面只露出一个小小鞋尖的脚上那绣着花的绸子绣花鞋他就觉的这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女眷。他连看都有些不敢看了。

“老头子,是谁来了?”

赵杨氏也从屋子里面听到了动静这时候也走了出来,她一见到院子里面那虽然看不清楚面容却婷婷玉立的身影,脸上就露出惊喜来,她不用看那人的长相,只年过身段,就看出来这正是前些日子在镇子里面见过的月姨娘!

“呀呀!我的——”

赵杨氏的声音停止在月姨娘的一个手势里,月姨娘可不想让人听见赵杨氏把她的名字叫出来,那不是什么都完了?她相信,这外面现在肯定有不少听着的人。

赵杨氏虽然不吭声了,不过却是飞快地跑了过去,一把就拉住了月姨娘的手,小小声地说:“我的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想死娘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啊!娘这些日子一直想要见你,可是都进不去那张家的门!你也不说回来看看!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可苦死我了——”

赵杨氏说着就哭了起来,她对这个女儿还是挺在意的,要不也不会年年都要花钱跑那么远去看她了。当初知道尼姑阉出了事,女儿不见踪影,她差点儿没急死,而沈家的婚事又到了,为了好交待,不被人要回当初要的聘礼去,他们才会把当时遇到的得了怪病又脑袋记不清了的苏芷给嫁了过去。可是他们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个女儿在哪里呢,好不容易知道她没死,还过的挺好,自然是很欢喜了。

月姨娘见赵杨氏拉着她却不敢大声哭出来,心里也有了一些难受,想她爹娘还是挺疼她的,总是去看她,看她娘和爹这才两年不见,一下子老了这么多,一定是为了她才急成这样吧?她心里总算是有了一丝的愧疚了。

“爹,娘,进屋子说吧,不要让人听到了。”

“好,好,咱们进屋子说!”

赵杨氏听月姨娘叫了她娘,高兴地擦擦眼泪,拉着她就向堂屋里走,把她拉进了里屋,让她坐在炕上面。

“让娘看看你,你可真是比从前更好看了,真是靠衣服马靠鞍,真成了大美人了!不愧是我的女儿啊!”

赵杨氏见月姨娘把帏帽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娇滴滴的脸来,不住地夸着。°

这时候莲花和赵元宝也进来了·张氏抱着儿子也跟在后面。

“姐,姐,你回来了,姐。”

莲花一见到月姨娘,就认出来她是那次在大街上遇到的月姨娘,立刻就跑过去叫她,对月姨娘,莲花也是羡慕嫉妒的,不过比对苏芷强多了·因为月姨娘出现在她眼前时就是一幅雍荣华贵的样子,不像苏芷最初,那么丑那么脏。而且这是她亲姐姐,不像苏芷,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如里来的陌生人。

莲花看着月姨娘那一身的绸子衣服,看着她头上的钗环,看着她手上的金光闪闪,眼中全是羡慕。

“姐姐,我是莲花。”

月姨娘笑着拉着莲花的手,说:“我知道你是莲花·一看你就是我妹妹,我们长的有些像呢。等你长开了,一定比姐姐还要好看。来,这是姐姐给你的。”

莲花只觉的手腕上一凉,低头一看,她的手腕上面被套进去一个白玉镯子,她眼睛一亮,连忙用手去摸,简直是爱不释手。

“谢谢姐姐!”

莲花心里想这才是自已的亲姐姐呢,真是大方!不像那个苏芷·简直太抠门了!她却没有想过,苏芷家里之前一点儿也不富有,后来富有了·给她的也不少了。沈家就算有钱了,也比不过张家,更比不过张家这受宠的小妾身上的珠宝。苏芷自已本身都没有多少珠宝呢,她不是那种爱打戴金银的人。

赵元宝看着眼前这个贵气逼人的女人,想这就是自已妹妹啊,他长大后,曾经和爹娘去见过她几次,想妹妹可是比以前好看多了·果然啊·这过上好日子就是越长越好了。

“小妹。”

赵元宝只叫了一声,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贾月儿冲着他一笑·说:“大哥,你以后不要叫我小妹了·我现在叫贾月儿,你要是叫我小妹,让别人听到了,还不露馅了啊。”

赵元宝立刻说:“月儿,这名字好,怪不得别人都叫你月姨娘。”

张氏在一旁也插话说:“可不是,妹妹就像那天上的月亮似的,长的可真好,难怪那么的受宠。妹妹啊,来看看这是你小侄子。”

贾月儿给张氏见了礼,又逗了下小宝宝,给了见面礼,是一只金钗,还有一个金元宝。张氏见了高兴地收了,看的赵杨氏都有些眼红了,想着女儿没事给他们这么贵重的礼做什么,要给也是给她啊!这进了张氏的手,就不要想要出来了。

一家人互相见了礼,也亲热起来了,坐在了一起就开始讲着离别之后的情况,赵家人就问月姨娘当初怎么不回家来,既然在张家落了脚,怎么不给家里来个信儿。

月姨娘简单地说了一下,最后对家里人楚楚可怜地说:“家里有那么个婚约,我不想嫁,可是怕你们不同意,只想着去投靠一个师叔的家人,结果在路上遇到了张少爷。我对他一见倾心,认为他是我命中良人。可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有了婚约,怕他会不愿意接纳我,我才会说我是个孤女。

我本来是想着站稳了脚跟和家里联系的。后来我听说家里居然有个赵小妹嫁了出去。我就更不敢回来了。那天在街上见到娘和妹妹,我这才忍不住回来了。只是这张家人盯的紧,我也是偷着来的。”

月姨娘说的自已很无奈,让家里人体谅她。

赵家人得了她的好处,虽然气她之前给家里找了麻烦,可是现在也不好数落她了。

月姨娘一见家里人不怪她了,就把她来的目的说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dianawr)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ps:打算把那个断了好久好久的现言给复更了,而这个文果着,再加上身体有些小毛病,动力不足。可能会时而单更一下。对不住亲们了。我现在对现言那边的亲都已经不敢说对不起了。我要快点把那边完结了。要不,我的神经性胃疼会更严重。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大的都不敢评。我也不求原谅了。只能保证不断更。谢谢。

()s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