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国的事情已了,蓝老爹蓝大娘担心那边情况还不稳定,就打算陪着女儿回去,而月月并没有跟着一起回去,蓝兰打算等到国内彻底的平静了再接回去,最后月月含着眼泪送走了蓝老爹蓝大娘还有她新认回来的娘。

小日星儿莲生几个天天陪着月月玩,总算是让她又慢慢地露出了笑脸。

沈子安和苏芷住在侯府里面,天天陪着父母孩子,偶尔地进皇宫或者去丞相府,日子过的很舒心。

沈子举那里却是过的水深火热,因为三房两口子在他的家里住的像主人一样,要求越来越多,沈子举的妻子为此十分不满,为此回了好几次娘家,然后来找苏芷聊天的时候说了这事,对苏芷说终于明白了她当年受的苦。

苏芷想这三房真是过份了,否则沈子举的妻子不会对她抱怨这些事,这个女子是个大家闺秀,算是贤良,并不喜欢把家里的烦心事向外说,认为那是家丑,现在这么说了,看来是三房真的让这个大家闺秀忍受不了了。

“子安,你说他们怎么就胆子这么大了?他们不是该怕五弟的吗?五弟可是官,他们要指着五弟过好日子呢,怎么我看着不是那么回事,好像他们有五弟的把柄似的,否则哪里敢那么嚣张?”

苏芷对沈了安说,她真是挺好奇的,想沈子举以前是做过狠事,可是他已经至之死地而后生,把那事告诉皇上了,别人也威胁不了他了。怎么现在倒是被沈子平他们把家折腾的这么的乌烟瘴气的?难道他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是沈子平和孙氏一直在村,沈子举在京城。他们能抓到沈子举的什么错?

苏芷真是想不出来。

沈子安说:“五弟很是聪明,他会解决的。咱们不用替他担心。”

苏芷说:“三房的人十分可恨,五弟妹来家里,是想让咱们把他们再给赶回河边村去。”

上次三房的人就是让沈子安他们给赶回去的,三房现在能制的住沈子举,却是没有沈子安他们的把柄,他们可不怕这对无赖夫妻,想要赶他们回去,还是挺容易的,不过那个五弟妹要面子。没有直说,苏芷自然也不会提出来。

沈子安说:“这事让五弟自已去解决,咱们要是帮了忙,总不能把根源解决了,万一他们再怀恨在心,把事情闹大了,反而对五弟不好。”

沈子安没说的是他也不想多管沈子举的事,这个弟弟是个有主见又狠的下心的,又对儿有过那样的心思。还是沈张氏的儿子,他就算以前再欣赏他,现在也不想和他再更亲近了。

苏芷点点头,心里想如果三房真的抓到了沈子举的把柄。那么一定是个很大的把柄,才能让沈子举现在这样的受制于人,她想到之前牛家的事情。对于沈子举能再做出不好的事来,她也是相信的。她想那次的事情因为局势不稳,他又主动告罪。皇上没有立刻发落他,这次要是再有了罪过,那可就是二罪并罚了。

虽然不喜三房的卑劣,但是这也是沈子举的错,让他自已去解决吧。

沈子安和苏芷对于三房的事情不理会,沈子举的家依然由着那夫妻折腾着,他们倒是自已享福了总算想起来儿子了。

等到春花上门的时候,沈子安他们知道了四郎五郎全被沈子平他们请人带到京城来了,这次也把春花一起叫来了。

春花来的第二日就来了忠义侯府。

沈子安和苏芷对于这个侄女是有几分喜欢的,让人给她上了茶水点心,听她说了大房二房还有李石等人给他们的口信,然后苏芷又带着她去菊园里去游玩。

“春花,来了京城不高兴?我看你心不在焉的。”

苏芷问着,她早就看出来了,在春花又一次走神之后就问了,这女娃儿命也挺苦,生在三房那对重男轻女的爹娘手里,只能自已为自已打算,明明自已都答应了她让她过上好日子,她还念着四郎五郎留在那个家里,是个好孩子,她也渐渐地喜欢上这个女娃儿。

春花看着苏芷,四婶娘对她好她清楚,苏芷问她,她想了想还是说了。

“我爹娘让我来京城,只是想让我嫁个有钱的或者当官的,好到时候让他们享福,他们还是像从前那样,不管是当妻还是妾,只要他们看中了,就会把我送出去。我不想在这里呆着。”

苏芷微微皱眉,想这倒真是三房那两口子的性子,她安慰春花说:“你放心,只要在这京城里,有我们和你五叔在,他们不敢把你给人当妾,就是当好的亲事都不行。”

沈子举是当官的,娶的是尚书的千金,沈子安娶的是侯爷的女儿,他们又和皇家有着那样亲密的关系,身份地位可不是一般的高,这样人家的侄女哪里能给人当妾去?就算给个有爵位的人当妾都不行!

春花抿抿唇说:“四婶娘你们的话我信,至于五叔,我爹娘现在可不怕他,他倒是怕我爹娘呢!”

苏芷挑了下眉,沉吟片刻,问春花:“春花,你能告诉四婶娘,你爹娘手里有你五叔的什么把柄吗?”

春花看了一眼苏芷,低下了头。

苏芷说:“那件事是只对你五叔有坏处,还是对咱们所有和他相关的人有坏处?如果是前者,你就不用说了,如果是后者,你好好想想,还是告诉我。你也知道你爹娘他们这么闹下去,最后结果不一定很好,你五叔也不是一个好欺压的。”

春花抿了抿唇,低声说:“爷爷死了。”

“你说什么?”

苏芷以为听错了,眼睛微微地睁大了,看着春花。看着春花的表情,她确信自已没听错。微微地皱了眉。

“你五叔真是太糊涂了!”

良国的法令,当官者直系长亲如果死了。是要守孝三年的,只有一样可以例外,那就是这位长亲是有罪之人。

沈有福去世,沈子举是要向朝廷上报,然后去丁忧的,可是他明知道父亲死了,却隐瞒不报,反而说什么沈有福离家云游去了,这不孝又欺君。真是大罪了。

苏芷没想到沈子举居然会选择这么做,想到那个目光坚定地说要做个为国为民的清官的少年,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春花说:“是爹娘出的这个主意,我听到了,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我不好,爹娘上京来之前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会接我们来京城享福,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也不是为了过好日子就瞒着,只是我以为爹娘终于在意我了,哪里想到他们就是过上了好日子。还是存着要把我给卖了的心。四婶娘,我是真的死心了。”

苏芷看着眼圈红了的春花,想这也是个可怜的。

苏芷让春花留在了侯府里面住着,然后把这个事对沈子安说了。

沈子安听到沈有福早就死了。被沈子平他们给草草地埋在了村边坟地旁的树林子里,他坐在那里半天不说话,虽然恨他。但是到底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就那么死了。沈子安不难过是假的。

苏芷陪着沈子安坐着,安慰着他。

沈子安说:“这个事不能给他们瞒着。去对他们说,是主动向皇上请罪,还是我们去告发,让他们选吧。”

沈子安让人把沈子举请到了府上,给了他这两个选择,沈子举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让人知道,还是被沈子安苏芷知道了,他想到底是瞒不过去了。不过心里却一下子轻松了,隐瞒父亲的死,任由着父亲的尸体那么胡乱地埋着,他心中不安,而三哥三嫂的所作所为,也让他心中有怨,他甚至知道自已总有一天会受不了,那时候三哥他们的下场一定会和牛家人一样,那又是一桩罪。

沈子举没有向沈子安和苏芷求情,有苏芷在前,他无法开口求情,那样会让他觉的自已更加的卑微。

皇上对于沈子举的罪行十分震怒,当初沈子举害了牛家一家,他因为局势,没有对沈子举定罪,本来还想着让沈子举数年内不得升迁当做惩罚,这也是多方面的考虑,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沈子举最终是去了边境荒凉之地,全家一起流放。

皇上私下里对沈子安和苏芷说了,让沈子举在那里服役三年,就当成守孝了,如果表现好,三年后就让他当那里的县令,这辈子他就把他那一腔的抱负用在改善贫苦之地的百姓生活上吧!

沈子安和苏芷知道这是皇上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当然也有爱惜沈子举的才能的原因。他们觉的这对沈子举来说是很轻的惩罚,而且也不失是个好的结果,他不是说想要当个为民为国的清官好官吗?他还是有机会的,也许在那片荒凉的土地上,他能做出他想做的事情来。

至于沈子平和孙氏,他们是把沈有福给私自掩埋的直接人,又给沈子举出了那样的主意,威胁沈子举,皇上对他们也是十分的恼怒,把二人也给流放到千里之外,为期二十年。这两人听到这个结果,一下子全都瘫在地上,一个发愣一个大哭,却也改变不了这种结果了,真是自尝苦果了。

苏芷想这样挺好的,沈子平和孙氏心眼太坏了,他们该得到惩罚,留他们一命就算好的了,等他们回来了,到时候四郎五郎也长大了,只要好好地教养他们,相信他们就能长好了,哪怕这夫妻两个回来了,也管不了孩子了。

沈子平和孙氏只有春花带了四郎五郎去送,两人大哭着求孩子们让沈子安苏芷把他们给救回来,却被官差给押走了。

春花带着哭着的四郎五郎回去了,她想自已以后要好好的教养弟弟,不能让他们学成爹娘那样,好在自从三郎的事情之后,这两个弟弟就变的懂事了一些,现在爹娘也不能再教他们不好了,以后一定能长成好人。

沈子安看着这三个孩子。对他们说以后有事情就找他们,春花用力地点点头。她知道四叔四婶娘全是好人。

沈子安和苏芷又去送了沈子举,相比沈子平和孙氏。沈子举这里就舒服了一些,是有马车的,家眷孩子,还有一些衣服财物。

苏芷去和五弟妹说了一些话,对这个贤良的女子也是同情的,看着她虽然眼睛红肿却是坚毅的表情又很敬佩,给了她一瓶子的药,还有一些银子银票,这不是为了沈子举。而是为了她们母女,尤其是那个叫莲花的小姑娘,喜爱孩子的苏芷舍不得孩子受委屈受罪,她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沈子安和沈子举说完了话,看着媳妇儿过来,走到了她身边。

沈子举夫妻抱着孩子一起给他们行礼,然后就启程了。

沈子安和苏芷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远去,想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也许再见面时。双方都改变的不认识了,只这么一想,就是再恨沈子举糊涂狠心,这时候那分心思也淡了。只留下离愁。

沈子举没有回头看,他怕看了之后会不舍,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官位财富在他的心里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他即使丢弃了这些也并不是那么难受。远远不及他可能要长久地看不到那抹纤细如莲的身影的百分之一。

“,不要难受了。我和女儿在你身边,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

“爹爹,我不怕,我和你一起,你也不怕。”

莲花娇嫩嫩地声音安慰着沈子举,大眼睛睁的圆圆的,还伸着小手摸摸沈子举的脸。

沈子举看着她们,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想自已还有妻子女儿,总算他还有她们,为了她们,他也要振作。以后就把那个如莲的身影和那抹淡雅的莲香埋在心底吧,总算他没有对她做出过不好的事情来,他还可以把她埋在心底成为一份最美好的记忆。

“我不怕,有莲花在,爹爹什么也不怕。”

沈子举抱着莲花,抱的紧紧的,看着一旁的娘子,想以后要好好的对这个女子了,他只有她和女儿了。

沈子安和苏芷回了府中,他们商量着回河边村去了,沈有福的尸骨还需要挖出来,然后再入祖坟,沈子安做为儿子,是要去办这个事的。想到了沈有福,就想到沈张氏,不过沈子安和苏芷都没有提起,那个人已经不值的他们多费心力了。

沈子安他们要回河边村,小日他们都很舍不得,他们已经大了,天天有功课,而月月现在身份也不同了,黑木国还没完全太平,为了安危,还是让她呆在皇宫中安全。最后三个孩子只能和沈子安他们依依惜别。

慕永年慕夫人准备了不少的东西给他们带回去,这一次沈子安他们回去的马车更多了,而且还带了慕家给准备的十个下人。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沈子安他们在众人的相送之下启程回河边村了。

“终于要回去了,我真是想那里,不管京城多舒服,还是那里是我们的家。”

苏芷高兴地说着,看着一起看着窗外的沈子安和莲生,觉的很幸福,想来到这个世界,她最大的收获就是这对父子了。

沈子安握着苏芷的手说:“是,我们这次回去多住些日子,要是想爹娘和小日他们了,就来回地住着。”

莲生也窝到苏芷的怀里说着话。

一家三口在马车里面欢声笑语。

苏芷有些累了,靠在沈子安的怀里闭上了眼睛,梦里,有前世,有今生,当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前有些怕这一切的幸福只是一场梦,不过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的时候,她微笑地睁开了眼睛,果不期然地看到了沈子安俊气的脸,她的脸就倒映在他的眼睛中,她想这一生有夫有子,有灵泉仙莲,足矣。

ps:最后一章,修了改改了修,总觉的忘了东西没写,加起来写了好几个小时,如果有忘了的细节,还请大家原谅。这一章四千六百多字,还算丰满。明天再写个完本感言。估计大家也没兴趣再看完本感言,所以在这里给还在连载的文打个广告《女配的悠然重生》现言,不会太长,也是剧情离奇的文,主打身世。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本页下面有直通车。谢谢大家这一路以来的支持和包容,在此九十度弯腰致谢!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