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如秋丝毫不相信司霆烨的保证,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赵薇蕊的死因不是因为有人下毒害她,而是她自己害死了自己,不信的话,你大可以找其他人来鉴定,到时候事实摆在眼前,我倒想要看看王爷还如何把罪名赖到我的头上。”

宁如秋太过自信的反驳让司霆烨不得不去考虑其它的可能,正巧这个时候管家来报,说是赵薇蕊的死因已经得到了证实。

宁如秋亦是听到了管家的话,不由得冷冷开口道,“王爷可否与我打个赌?”

“你想要赌什么?”

“就赌赵薇蕊的死因。如果她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要你为冤枉我而亲口跟我道歉;反之,如果她的死和我有关系的话,悉听尊便。”

“成交!”司霆烨薄唇微勾,想都没想地便答应了下来。

宁如秋早已是成竹在胸,遂底气十足地说道,“王爷,这一次,你绝对输定了!”

司霆烨和宁如秋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关押赵薇蕊的柴房,只见她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胸口的位置被开了一个大洞。

赵薇蕊的尸体旁站着两个花白头发的老头,看到司霆烨进来,都十分恭敬地行了个礼。

“你们两个可有查出她真正的死因?”

司霆烨虽说表现得十分上心,可是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向已死的赵薇蕊一眼。

见此,宁如秋不禁在心底发出一声冷笑,与其说司霆烨在意的是赵薇蕊的死,倒不如说他在意的是赵薇蕊死在了烨王府。

“回王爷的话,我们二人经过反复确认,确定赵侧妃并没有中毒,而她真正的死因是被吓死的。”其中一个老头很是肯定地回答道,他的身份是陵城出了名的仵作。

“吓死?你们是如何判断她是被吓死的?”

“回王爷,若是一个人因为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而死,在死之前会给心脏造成极大的负担,以至于在心脏的内部形成玫瑰色的血斑,秦仵作在验尸时发现了这点,而臣也并未从赵侧妃的身上找出任何中毒的迹象。upu.cc[UPU小说网]”大夫有些战战兢兢地回答道,不敢去看司霆烨阴沉的脸色。

宁如秋在旁长叹了一口气,语气更加笃定地说道,“王爷,如今真相大白,想必王爷也不会再有眼无珠地把我认定成杀人凶手了吧?”

司霆烨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宁如秋,然后对着在场的另外两个人吩咐道,“今天所调查的结果无须再被第五个人知道,至于赵薇蕊的死因,对外则一致宣称她服毒自尽就好,明白了吗?”

“是,王爷,老臣(草民)遵命。”二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服毒自尽?王爷还真是为赵薇蕊的死找了个再好不过的借口!”等到柴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宁如秋突然开口冷冷地说道。

“人死已然不能复生,所以无论什么死法,并不重要。”司霆烨的眼中并无半点波澜,似乎对于他来说,赵薇蕊不过是个陌生人一般。

“难道王爷不怕九泉之下的赵薇蕊会前来找你讨个说法吗?”宁如秋面带嘲讽地说道。

宁如秋是个医生,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把别人的性命视如草芥,可她在司霆烨的脸上分明看出了这一点。

司霆烨冷哼一声,“鬼神之说不过是无稽之谈,倒是有人喜欢装神弄鬼。”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看了宁如秋一眼。

“王爷不相信鬼神之说,总该相信自己的话。既然证明了赵薇蕊的死与我无关,王爷是否可以现在就履行承诺?”宁如秋很清楚自己当时并没有给赵薇蕊下毒,若是她真得有心想要害死她的话,多的是让人无法察觉的办法。

“女人,你似乎忘记了你与本王打的赌是在你和赵薇蕊的死没有关系的前提下才会成立,如今只是证明了赵薇蕊是被吓死的,可是却无法证明她所受的惊吓与你无关。”

宁如秋气极,没有想到司霆烨强词夺理的本事如此强悍,只得愤愤地说道,“王爷无耻的程度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真是让我好生佩服!”

司霆烨好整以暇地笑了笑,“本王只不过是用事实来提醒你下一次说话记得严谨一点,做人也要谦虚一点。”

宁如秋冷冷地回答道,“多谢王爷好心的提醒,不过希望王爷也能够牢牢记住这两点,就当是给王府里面的人做榜样。”

语毕,宁如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间充满了血腥味的柴房,只不过刚踏出一步,她便又感受到了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目光。

宁如秋不动声色地回到了秋璃院,对方似乎只是目送着她从柴房离开,并没有就此跟上来。

而一直在秋璃院焦急等待的小桃在看到宁如秋回来的下一秒,便直接就扑了上去,拽住宁如秋的手,“小姐,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我本来想要出去找你的,可是有人拦着我不让我离开秋璃院,害我没能够陪在小姐的身边。”

“小桃,我刚刚从外面回来,你让我先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和我说,好吧?”宁如秋挑了挑眉,小桃的啰嗦是在她们主仆二人长期受欺负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形成的,恐怕短时间内根本改不过来。

“小姐……”小桃不依地微微埋怨道,她发现自从宁如秋自杀事件过后,她被嫌弃的次数与日俱增。

可是转念一想,宁如秋突然觉得她正好可以利用小桃的这个长处来搞清楚一些事情。

因为赵薇蕊的死,王府上下似乎都陷入了一片人心惶惶之中,虽说调查的结果证明她是服毒自尽,但结合起宁茵雪的抽搐之症,倒是让不少的丫鬟和奴才相信是赵薇蕊冤魂不散,想办法来折磨他们这群人。

宁如秋就是知道府中有这样的风言风语,才会让小桃有意无意地说出死后第七天的子时是赵薇蕊的还魂之时,若是她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就此让活着的人来帮她完成。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一切都过得平静到不能再平静。

宁茵雪在吃泥后的第二天,便被司霆烨派人送回了尚书府,可似乎对结亲的事情只字未提。

而且这几天,王府里面的大夫人数又多了起来,不难嗅出其中不同寻常的气味。

不过这些对于宁如秋来说,都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她唯一在意的便是那个胆子大到同时监视她和赵薇蕊的人。

果不其然,刚过了子时,守株待兔的宁如秋就看到一道黑影钻进了柴房。

宁如秋并没有跟着一同进入柴房,她站在外面在门上捅了个小洞,里面的情形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有些出乎宁如秋意料的是,棺材旁所站着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儿,看起来年岁应该和小桃差不多,最主要的是,她曾经在赵薇蕊的身边看到过她,但是没有想到她竟会和赵薇蕊有着这样的深仇大恨。

翌日,这位之前在赵薇蕊的灵位旁咒骂不停的小女孩儿被宁如秋找来到秋璃院做客,空荡荡的偏房中只有她们两个人。

静默的气氛让紫曦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更加摸不透眼前女人的用意。

宁如秋用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很有节奏感地任由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前段时间,一直在暗地里监视我和赵薇蕊的人是你,没错吧?”

紫曦料到宁如秋会发现这件事,但是宁如秋的开门见山却让她措手不及,一时间连反驳的话都没有办法组织好。

“既然你在我背后搞了不少的小动作,是不是应该好好地自我介绍一下?否则的话,未免太失礼了。”宁如秋的嘴角噙着笑容,可眼中却泛着丝丝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我……”紫曦不知道宁如秋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只是她本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可还是被人发现了破绽,甚至到了确定无疑的地步。

“放轻松,我暂时没打算把你怎么样,不过如果你在我面前耍花招的话,我是不会喜欢让你走出这个房间的,虽然你离开之后也活不长。”

“你是什么意思?”紫曦的心底没来由得生出一丝恐惧。

紫曦早在监视她们二人的时候就知道她要比赵薇蕊那个恶毒的女人聪明得多,可自从赵薇蕊死掉之后,一切都相安无事,让她彻底忘记了宁如秋的不简单。

“没什么,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在这房间中加了点东西,无色无味,但却非常适用于防身。”宁如秋的语气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十分不错,云淡风轻得很。

“你下了毒?”紫曦在宁如秋说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种可能,又怎么会有所防备?

“是啊,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你的手心里是不是多了一条黑线?”宁如秋善意地提醒道,“放心好了,如果我想要你的命,自然会让你死得明明白白,不会像赵薇蕊那样,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水性杨花’不过是被人陷害而已。”

以宁如秋的医术,她自然很容易就能够看出来赵薇蕊当时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但后来她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倒不是肯定赵薇蕊会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只是她应该很清楚,司霆烨绝对不会容许任何背叛他的人苟活于世上,所以宁如秋相信赵薇蕊并没有那个胆子。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