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霆烨为宁如秋安排的住处极为偏僻,离宫门口相距足有几十处宫殿之远。宁如秋站在宫殿外向宫门口遥遥望去,心中对司霆烨这个小心眼男人鄙夷不已。

“我说三嫂,你要站在这里看到何时?我抱着这么多的药材也很累的.......”司恒青怀中抱着一大袋药材,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

宁如秋闻言侧目向司恒青看去,敛去冷厉之色,轻声说道:“辛苦你了,这么多药材还要你亲自送过来。”

“不辛苦不辛苦,这不是三哥让我寸步不离看守,不,是寸步不离的保护三嫂你吗?”司恒青对着宁如秋明朗的笑起来,刚才险些说错话坏了三哥的大事!

宁如秋听见司恒青一口一个“三嫂”的叫她,无奈轻轻摇头,罢了,反正她快要离开这里了,随他叫吧,以后也不是叫她了。

司恒青将药材放在大殿内,宁如秋借“为皇上制药耽误不得”的由头将他请出去,司恒青俊朗的脸上有着不悦之色,且不说这些药材如何少见,就是三嫂这制药技术,他也想见识一番,怎么就要请他出去了?

“三嫂,我听话的很,不会打扰你制药的,我就在旁边看看就好。”司恒青好奇心太重,不顾宁如秋俨然蹙起的柳眉,执意要留在这里。

“不可,我这制药之法不能让任何一人看见,否则为皇上制得药出了纰漏,你我可担当不起。”说完,宁如秋将司恒青推到门外,‘砰’的一声关上大殿的门。

方才,宁如秋目光早已将大殿外的侍卫人数扫一遍,司霆烨安排的住处虽偏僻,但这四周看守的侍卫却不多,看来,想要出宫,并非是难事。

她将药材全数倒在桌上,将皇上需要的药先制好,又用剩下的几味药材为门外的两个侍卫制了一副“好药”。

“吱呀——”

宁如秋刚打开大殿的门,司恒青已大步走进来,“怎样三嫂,为皇上的药制好了吗?”

“喏,这是为皇上的制得药你快些送去吧,记得送药的路上小心些。”宁如秋将一个精致的金盒放在司恒青手上。

司恒青极为小心的捧着金盒,眸光却在宁如秋脸上打转,“三嫂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宁如秋装作十分疲惫的样子,绝美的脸上露出深深倦意,“我制药实在太累,想休息一会,送药之事便由你一人代劳了。”

“可是......”司恒青剑眉微皱,犹豫的站在大殿内,宁如秋手指了指门外的两个侍卫,笑盈盈的说道:“六王爷是不放心我吗?还是说,你在怀疑王爷派的这些侍卫的本领?”

司恒青听到宁如秋这么说,温柔一笑,“三嫂误会了,我这就将药送去给皇上。”

“六王爷慢走。”宁如秋站在大殿门前,嘴角笑意浅浅。

宁如秋确定司恒青走远后,脸上神情恢复以往的清冷绝艳,她在衣裙内穿上一件不惹人注意的小厮衣服,将迷魂散藏在袖中。

她步履轻盈的走到大殿外,两个侍卫刚要向她行礼,宁如秋衣袖一展,撒在衣袖间的药粉散落到空气中,侍卫鼻尖嗅到迷魂散的气味,纷纷倒地长睡不起。

宁如秋勾唇轻笑,这就是司霆烨选的看守自己的高手么?还真是不堪一击!她从两个侍卫身上跨步而过,依法轻松逃离了出去。

到了一处无人郊外,四周草木繁盛,参天蔽树倒是一个极好的藏身之处。宁如秋脱去身上的衣裙,背着包袱向前奔跑。一路上,她频频向身后看去,担心司霆烨会派人来抓她回去。可奇怪的是,她跑了快一个时辰,身后却连半个人影都见不到,这又是何故?

算算时辰,那个男人应该也发现了她不在宫殿的事实才对啊,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宁如秋秀丽的眉深锁,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这四周除了飒飒而动的风声,还有另一个窸窣的声音。

“王妃何故要走的如此着急呢?三王爷可是正在宫内为皇上的病情担忧呢,你作为医治皇上的医者,莫不是担心医不好皇上要畏罪潜逃?”

宁如秋思虑之时,偌大空旷的林间传来阴沉的男子声,闻言,她柳眉轻佻,丝毫不把说话之人放在眼里。她的手暗暗移至藏匿毒药的口袋,可这样细微的动作也被暗中之人察觉到了。

“看来侧福晋今日是真的想一走了之啊。”躲在暗处的人忽而现身,只听“嗖”的一声,宁如秋头顶的那株枝干上便多了一个站立的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

宁如秋抬眸望向男子,幽冷的眼眸深不见底,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阁下觉得就凭你一己之力,就能拦住我的去路么?”

男子隔着面具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来,眸光犀利紧紧盯住宁如秋,似乎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们今日便试试,究竟是王妃你下毒的手法快,还是在下的身法快。”说完,男子瞬间从宁如秋头顶的树干跃到她身侧的枝叶上。

眨眼间,宁如秋指缝间夹住的一枚小小药丸向男子身上弹去,她用的这枚毒药毒性极强,只要消散在空中,人只要沾上一点,便会一名呜呼。

可惜,宁如秋还是慢了一步,那药粉连男子衣衫的一丝片缕都没沾到。宁如秋见毒药并未伤到男子,她也不恼,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深。这个杀手不管是谁派来的,可见此人身后的人是何等重视她宁如秋,竟不惜派出这样一等一的高手来抓她回去。

男子足尖轻踮,身体似轻柔的羽毛落在树叶上,“还要继续玩下去么?”

“玩?原来阁下一直都在陪小女子玩么?”说话间,宁如秋半眯着眼睛,周身杀意四起,藏在衣袖中的毒药猝不及防的向男子直面而去。

男子轻松的用手指将那枚小小的药丸夹在指缝间,侧目看一眼手上的毒药,指尖轻捻,毒药瞬间化作烟尘。

“很可惜,这个游戏并不好玩,因为王妃你所用的毒药,对在下丝毫没有任何作用。”显然,男子不愿再和宁如秋浪费时间,他在等宁如秋识相的主动和他回去。

宁如秋感觉四周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这样压抑的感觉直叫人喘不过气。看来,这个人势要抓她回去了?

“技不如人,甘愿被擒。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阁下。”宁如秋眉间萦绕着愁云,如果不问清楚,她就算以死相博也不会和此人回去。

“王妃但问无妨。”男子立在树叶上,双手环臂俯视站在树下的宁如秋。

“你是如何得知我逃到此处的?”宁如秋一路上已经格外小心谨慎,就连从宫殿逃出来时,她都没发现身后有人跟踪,此人是如何寻觅到她的踪迹的?

男子转眸凝视着宁如秋,阴沉的声音在林中听起来格外刺耳,“这个,就需要你亲自去问我家主人了。”

宁如秋脸上闪现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男子虽没有明说抓她回去的人是谁,但她大概已经猜到了。

“砰!”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将一个麻袋扔在地上,跪在地上恭敬的向坐在上座的人复命,“属下已完成主上的命令,成功将人抓了回来。”

“该死的奴才!你怎可将烨王妃装进麻袋里带回来?!”坐在一旁的女子敛眉怒斥着男子。

男子低下头抱拳回禀:“回娘娘的话,这是王妃自己要求属下这么做的。”

上座的男子不紧不慢的搁下手中的茶盏,抬袖示意男子退下。男子走上前将面前的麻袋解开绳子,宁如秋从麻袋中挣脱开来,映入眼帘的便是她意料之中的两位大人物——皇后娘娘和国舅大人。

宁如秋面色沉稳,眼眸中有着潋滟之色,“不知皇后娘娘和国舅大人请小女子前来,有何重要之事?”

国舅闻言刚要开口说话,皇后衣袖一抬示意他默声,她屈尊降贵的走到宁如秋面前亲自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坐到椅子上。

宁如秋对皇后这样的“厚待”可不敢接受,冷冷笑道:“皇后娘娘这是为何?小女子何德何能让皇后娘娘对我这样好?”

“你当然受的起。”皇后气度庄重大方,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她转头在国舅耳边轻声道了几句,国舅颔首,起身走出去。

现下,这昏暗房间内就只剩下宁如秋和皇后两个人。

四周很安静,静的可以让宁如秋听清自己的呼吸声。皇后提起茶壶,将青瓷茶杯翻转过来将茶水缓缓倾注入内。一盏茶倒好后,皇后也不急着端到宁如秋面前,她将盛满热茶的杯盏搁在桌上。

“本宫想与你打个赌,不知你可否愿意陪本宫赌一赌?”皇后似乎胜券在握,从容不迫淡定的缓缓开口道。

宁如秋眸光扫一眼桌上的冒着热气的茶杯,脸上的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任何人都无法从她脸上窥探出什么。

“既然皇后娘娘愿意赌一赌,那小女子便斗胆与皇后娘娘一赌。”宁如秋还未弄清皇后和国舅抓她的来意是什么,姑且就先将计就计。

“好!没想到你也是个爽快之人,既然如此,本宫有些话也不用刻意瞒你了。”皇后朱唇轻启,此言一出,她目光定格在宁如秋脸上,想看看她听到这话会有何反应。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