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早被打得不成样的吴彩离,宁如秋咬咬牙低了头,“好,我去,但是如果你敢再动她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李婉儿一使眼色,立刻就有几个粗使婆子上前来用拇指粗的麻绳捆将宁如秋的手捆在身后,推着她往土地祠外走。

“姐姐!”吴彩离一急就要挣扎着追上去,李婉儿又扇了她一个耳光,“小贱人!再动我就打死你!”

宁如秋转过身,看着吴彩离微微一笑,“放心,姐姐不会有事的。”

吴彩离对上宁如秋的视线,那双深潭一般的眸子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说服力,,她一下安下心来,看着宁如秋被带走。

“你们看好这死丫头!”李婉儿扔下这一句就冲冲赶去黄二家救她的玉儿了。

而黄二家里,李叶因压抑以久的***终于得到了宣泄,亢奋不以,一直抱着毫不反抗的吴应玉在床上折腾个不停,满室都是***的气息。

林妈妈带着几个婆子正好冲进黄二家的院子里,黄二连忙上前问,“妈妈,您来什么事?”

“没有,就是夫人有几句话要我交待三小姐,”林妈妈看也不看他地说,表情显然很是看不上黄二,径直带着人向新房走。

黄二一看不好,赶快追上去,“妈妈辛苦,不如先休息下喝杯水酒再忙?”

“不必!”林妈妈斜睨了黄二一眼,脚下不停地走向新房。

正当黄二顿时头大如斗,汗如雨下,想着该怎么把林妈妈几人绊住,就听见新房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啊――你是谁!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

“小姐!”林妈妈几个惊叫一声,就向新房冲去。

原来迷药的效果渐退,被蹂躏中的吴应玉渐渐恢复了神志,她猛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满是臭味的床上,而身上压着的男人正在对自己施暴,下身疼痛难忍,这代表着什么?

她顿时拼命反抗挣扎,尖声哭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娘亲!你快来救女儿!”

李叶显然没想到吴应玉会突然反抗起来,因为该才吴应玉的毫无反抗,所以他也就没有堵上她的嘴,他在黑暗中狠狠扇了吴应玉几个耳光,“贱人!给我闭嘴!”

正在小院里吃酒的众人听见新房传来的哭叫声,俱都吃了一惊,看向黄二,新郎官还在这里,洞房里显然是有别人新娘才会这样发狂尖叫,而那尖叫中的意思,大家也都想的到。

众宾客全都站起来,跟着林妈妈一起跑向新房。

黄二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自己要不是惧怕李叶和县太爷的关系,又收了李叶的钱,干吗要当这绿帽新郎官,那吴家三小姐,美貌如花,自己早就想得紧了。现在便宜了李叶这混蛋就算了,居然做事还这么欠妥当,闹得人尽皆知,这不是要让他颜面尽失,当活王八么?

他黄二虽然不如李叶有吴家的钱,有县太爷的势,但也是在十里八乡横着走的,现在这闹起来,自己若是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以后还有谁会怕他,还有谁敢跟他混?

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他不得不也马上跑向新房,故意边跑边高声问,“娘子,出什么事了?”意在提醒李叶赶快溜走。

谁知林妈妈几个动作极快地用力撞开被李叶反堵着的门,冲进去,点亮蜡烛,就见李叶赤身裸体地在被拼命哭叫的吴应玉拉扯住。他本来听见黄二叫声是要逃的,谁知道这女人柔柔弱弱的却偏有一股不要命的劲,怎么能拉扯着他不肯放。

“舅老爷?!”林妈妈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情境,刚刚心急着救吴应玉,忘记阻拦众人,现在所有人都看到这样的情景。upu.cc[UPU小说网]

在场宾客都是父老乡亲,也有不少认识吴应玉的妇人顿时惊呀地叫出声来,“那不是吴家大小姐吴应玉么?”

林妈妈暗叫一声不好,脸色难看地立刻上前拉过喜被盖住吴应玉赤裸的身体,吴应玉还没从刚才被施暴的刺激中反应过来,等她抬眼看清对她施暴的人的时候,更是震惊地大哭起来,“舅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娘亲啊――”

她又看见房里房外的众人,而已现的模样有多狼狈可笑,她也想像的出来。她的名节,她的未来,她的前程,全都毁了!她控制不住抱着头痛哭起来。

围观众人都对眼前这混乱的场面惊诧不已,原本新娘该是吴家三小姐吴彩莺却成了吴家大小姐吴应玉,而吴家的大舅爷李叶居然趁着新郎官吃酒的空档,潜入新房强奸自己的外甥女,这都怎么一回事啊?

越是好奇,众人越是围着不肯走,眼看连左邻右舍的小朋友都跑来看热闹。林妈妈心中更是着急。她让几个婆子赶着看热闹的人,心想着夫人交待的把大小姐悄无声息地接回去是不可能了。

想到夫人的怒火,林妈妈有些胆寒。她在李婉儿身边多年,知道李婉儿折磨人的手段,若今天在场的是吴家的仆人,只怕一个不留。

“玉儿――”

就在这时,众人看见一个人一阵风似的冲入新房,抱着失声痛哭的吴应玉,竟是李婉儿,她眼见自己宝贝女儿落得如此惨状,怒上心头。

“是你干的!”她对着黄二怒目而视。

在她逼人的视线下,黄二竟吓得后退一步,慌忙摆手,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我――”

继而,他视线一转,看向李叶,一指,“是他,是他!”

众人纷纷作证,“对,不是黄二,是李举人!”

李叶面无人色,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设好了局要将吴家三丫头弄到手,结果被他糟蹋的不仅变成了他的亲外甥女,还弄得人尽皆知。

李婉儿是何等心思,李叶那上不得台面的龌龊想法,她早有所觉,一下就猜出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难怪李叶再三怂恿她将吴彩莺嫁给黄二,就是为了这个!

她上前一步,猛扇了李叶一个耳光,“我的好弟弟!你做的好事!”

“不,不是,姐姐你听我解释。”李叶不敢闪避,硬生生挨了李婉儿一记耳光,“这是有人陷害!”

“谁?谁陷害你!”李婉儿给李叶使了个眼色,现在这种情况,吴应玉已是废了,她心里虽痛恨李叶,但是毕竟多年姐弟情深,而且她也明白李叶本来的目标是谁。

“是吴彩莺那丫头!”李叶何等聪明,一下就猜到李婉儿的意思,“那丫头让人喊我过来说话,结果我闻到一阵香气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就变成这样!”

其实这话里的漏洞很多,比如吴彩莺到底是叫哪个人去喊李叶过来的,但是乡民纯朴,都想不到这一点,加上今天成亲的本来就该是吴家三小姐吴彩莺,众人顿时信了几分,都窃窃私语起来。

“乡亲们!今天请大家为我做个证!”李婉儿对着众人痛哭起来,“吴家三丫头吴彩莺,自幼丧母,是我一手拉扯长大的,现在却陷害姐姐失节,陷害舅舅于不义!我决定将三丫头逐出吴家,卖为奴婢!”

众人间顿时像炸了锅一样议论起来,虽说今天之事可疑,跟吴三小姐绝对脱不了干系,但也不能认定就是吴三小姐的错。而且李婉儿往日是如何对待吴大壮留下的一双女儿,大家明里不说,心里也是明白的。

现在李婉儿说要将吴彩莺逐出吴家,卖身为奴,且不说这件事还未弄清,将人从祖谱上除名,可是要开宗祠,由族长和族中耆老下决定,岂是李婉儿能说了算。

但是因为吴大壮有钱,又向来惧内,而吴族耆老中不少受过李婉儿的好处,再加上李叶又和县太爷交好。这吴三小姐这次,只怕是死定的。

为卖为奴婢,难道李婉儿还会让她好过,更别提若是被卖入那等下九流的地方会有什么下场了。

这件事第二天就立刻传得众人皆知,就连县太爷都惊动了,虽说县太爷之前因不满于吴应玉的名声而退婚,但其毕竟与李叶交好,加上吴应玉刚被他退婚就出了这等事。而李叶更是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说吴彩莺的坏话,县太爷决定插管这事。

县太爷一向吴家族长施压,吴彩莺被族中除名更是板上钉钉的事。任是吴大壮在吴彩离的哭求下,向李叶和李婉儿哀告都没有用。

而宁如秋这时还被反绑着跪在吴家的祠堂里,李婉儿发了话,让她一直跪到明天开宗祠将她从族谱上除名为止,更是吩咐不可给她任何东西吃。

原本要摆脱眼前的困境,对宁如秋来说是易如反掌,但是吴彩离还在李婉儿手上。而且她也越发看明白李氏兄妹二人,他们就是打算霸占吴家,以吴大壮的性情,不被他们二人啃食得连骨头渣都不剩才怪。

怎么办?宁如秋顿觉得头疼,她又想到司霆烨,自上次听到他重伤昏迷的消息后,自己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个名字,特别是跪在祠堂的这一天,这莫名的思念,越发的严重。如果吴彩离没在土地祠被抓到,自己这个时候早就在上京去找他的路上了吧。

可是眼前这一大摊子麻烦,她必须解决,她明白就算她想带着吴彩离离开,若是吴大壮留下会有危险的话,吴彩离走的也不会安心的。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