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蝙蝠噬血,这是很多毒物的共性,宁如秋就是知道这一点,才用自己的血引开蝙蝠,如果带着子崇,她根本无法施展全力,只能两个人一起死,两害相权取其软,这是宁如秋现在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她不停地向前跑,身上已经有了几处被毒蝙蝠咬伤的伤口,流着黑血,身后远远地还能听见子崇在哭在喊她“姐姐!”

身上被咬伤的毒已经开始发作,宁如秋的银针和毒药也已经对着毒蝙蝠用完了。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视线也开始模糊,冷汗流满后背。

“秋儿!”

这时,她听见司霆烨喊她的声音,脚下忽然踏空,整个人摔进前面一处低洼里。她听见身后蝙蝠群猛扑过来的呼啸声,难道真的就这样死在这里?她不甘心!

她猛地转过身,就看见那些蝙蝠居然停在那片低洼前,竟像是在惧怕什么一般不敢再身前。

宁如秋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倒在一片草地里,鼻尖有熟悉的草药的气味,脸上开始阵阵发痛。

她看见司霆烨带着子崇举着火把追究了过来,而那些蝙蝠居然也不攻击他们,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事要发生一样的迅速飞向高空,然后散去。

“姐姐!”子崇带着口腔喊她,就要过来拉她。

“不要过来!”宁如秋冲着子崇大喊一声,子崇被她吓住了,竟怔怔地不再在往前。

“秋儿?”司霆烨也疑惑她的突然。

“这里全都是七星草!”宁如秋在七星草丛里挣扎着站起来,冷静地对司霆烨说。

司霆烨大吃一惊,举高火把,才看清宁如秋的半张脸已迅速布满了红疹,他立刻就要下去拉她上来。

“不要靠近我。”宁如秋缓了口气,吃了粒她自己调配的解毒百灵丹,先解了身上毒蝙蝠的毒。

毒蝙蝠的攻击性虽强,毒性却是一般,对她来说只是小意思。对她而言,现在最大的麻烦是这引发她脸上的盅毒的七星草!按青月的说话,她的盅毒被引发过一次,最多不过三个月的时间,那么现在呢?

就在宁如秋深吸了口气,爬出这片洼地时,他们听见了脚步声。远远地,有一个灯笼从宁如秋身后的方向,向着他们走来,有女子轻轻“咦”了一声。

一个粉衣美貌女子手提灯笼站在洼地另一边的高地上俯视着他们,眼神有意无意地瞟了几眼狼狈的宁如秋。女子笑了笑,对司霆烨说道,“我还道是谁惊动了我的毒蝙蝠,原来是烨王爷大驾光临。小女子秋棠,这夜黑风疾的,山谷毒物猛兽众多,王爷不如到寒舍借宿一夜,如何?”

笑语嫣嫣,眼神直直落在司霆烨身上,竟是不再把宁如秋和子崇放在眼神。

“既然你愿意请我们进贵舍,又为何要杀了我们跟踪的人呢?”司霆烨没有动,只是眼神落在宁如秋身上,显然是在征求宁如秋的意见。

那么巧就住在这个他们追踪的杀死死的山谷里,而且还能饲养出这么多的毒蝙蝠,想也知道这女子怕是与他们追查的组织关系匪浅。

如果这里是那个神秘组织的据点,那么进去了,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光是想想上次他和宁如秋是怎么拼死血战才从那个后来被烧毁的旧宅里逃出来就知道。

“因为我不知道竟是烨王爷您亲自来的。”那秋棠看着司霆烨的举动,轻轻一笑,倒也开诚布公地说,“烨王爷请放心,我这里不过是一个小小联络点,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说完,笑盈盈地看着司霆烨,等着答复。

司霆烨还是看向宁如秋,显然对这个女人刻意的殷勤视若无睹,秋棠脸上不快,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向着宁如秋开口,“烨王爷等得,这位姑娘脸上的蛊毒怕是等不得,小女子还算会些医蛊之术,不如到寒舍来让我帮你看看如何?”

“你能医治这蛊毒?”司霆烨瞬间惊喜的表情让,秋棠满意一笑。(WWW.upu.cc好看的小说)

她的眼神闪了一闪,答道,“略懂一二。”

宁如秋有些似笑非笑地向这秋棠看去,只见她手提一盏海棠灯笼,一袭粉衣站在夜风里,眉若远山,眸若水星,婷婷袅袅,顾盼生姿,的确是个令人动心的美人儿。

刚刚她唤司霆“烨王爷”,却故意称呼宁如秋“姑娘”,她若是那个组织里的人,自然应该知道宁如秋的真实身份,却还表现的如此刻意。

而且刚才她遇上蝙蝠袭击,那么巧就被追赶进这七星草丛中诱发了脸上盅毒,这个女人又这么刚好地出现,发出邀请,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既然如此,我们三人就叨唠秋棠姑娘一宿。”宁如秋向着秋棠有礼一笑,当先一提气,跃过那片七星草丛,落在秋棠身前。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那么想让我们进去,我们就进去!

司霆烨抱着子崇随后也跃了过去,他们三人跟着秋棠向她来的方向走了一段路。

一路上,宁如秋都刻意与子崇保持着一段距离,怕自己身上残留的七星草引发子崇脖子上的蛊毒,子崇一路边流眼泪边看着她,宁如秋只好不停的微笑着安慰着子崇她没事。她注意到女人偶尔回过头,悄悄打量她的眼神。

片刻后,前面出现了一座用竹篱围成的一座小园子,里面有数间竹子建成的房子。

宁如秋想起这个组织湮灭证据的手段,心想着这里倒是挺好烧的。

还真像秋棠说的,这里只有秋棠一人,宁如秋一进园子就思考着秋棠引他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司霆烨却更担心她脸上的盅毒,急急催着秋棠帮宁如秋检查。

“这位姑娘的――”秋棠仔细看过宁如秋的脸之后,正要说话。

宁如秋却一下打断她,“我姓宁,名如秋。”

“宁姑娘,”秋棠笑了笑,哪怕整个天宏国都知道宁如秋是司霆烨深爱的王妃,她也依旧称宁如秋作姑娘,“你脸上的盅毒被诱发过一次,原本就只剩三个月的时间,现在――”

她故意停下来笑了笑,司霆烨立刻急急追问,“现在怎样?”

“怕是不到十天,宁姑娘脸上的盅毒就会彻底发作。”秋棠淡淡回答。

司霆烨一下脸色惨白,十天,要如何才能找到那天下唯一一只的母盅。

“但是秋棠姑娘一定有办法对不对?”宁如秋波澜不兴的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看得秋棠一阵眼疼。

本来这女人大费周章地把她赶进七星草丛诱发她脸上的盅毒,总不会是为了把他们三人带进来一诉衷肠吧?

“宁姑娘的确聪慧。”秋棠笑了笑,眼神却看向司霆烨。

司霆烨一听她的话,立刻问,“姑娘真有办法?”

“我虽解不了她脸上的盅毒,但是我有办法抑制这盅毒让它永不发作。”秋棠回答。

宁如秋在心里评估下秋棠的话有几分可信,她觉得这个秋棠似乎说的是实话,因为宁如秋已经知道解盅方法唯有杀死母盅。若是这个秋棠一开始就说自己可以彻底解除盅毒,那么她的话,宁如秋就不会再信半分。

世人都知道她宁如秋对司霆烨的影响力,她不相信这个组织会轻易地将解她盅毒的办法轻易交到这个叫秋棠的女人手上。

第一百三十章“秋棠姑娘有什么条件,不妨直接说。”宁如秋并不喜欢跟别人兜圈子,尤其是一些一眼就能看透的事情。

“宁姑娘真爽快,可惜这个条件要王爷答应才算,你可说了不算。”她说完看着宁如秋的眼神里带着三分挑衅。

“只要你能抑制秋儿脸上的盅毒,你提什么条件,本王都会答应的!”司霆烨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么?话可别说太满。”秋棠笑盈盈地看着司霆烨,慢慢道,“如果我说,只要王爷愿意娶我为王妃,我就帮宁姑娘抑制脸上的盅毒呢?”

一瞬间,宁如秋的眼中闪过一丝暴戾,从这秋棠一出现开始,她就觉得她对司霆烨太过刻意。这个条件,当着宁如秋这个正牌王妃的面,她还真敢提!

司霆烨自然是看见宁如秋眼中神色,但是他又看到宁如秋脸上越发严重的红疹,只有十天,宁如秋的脸就会开始溃烂,真到那个时候,他就算是找到母盅也无济于事了。

“我答应你。”司霆烨咬咬牙。

“王爷果然爽快。”秋棠如愿以偿地笑起来。

“不知王爷欲置原先的王妃于何地?”宁如秋的眼神在司霆烨答应秋棠条件的刹那,冷了下来。

“本王王妃已经离世了。”司霆烨不愿去看宁如秋的脸而偏过头。

宁如秋怒极反笑,看着不敢正视她的司霆烨说不出话来。

这时,秋棠将两瓶药放在宁如秋面前,笑道,“宁姑娘,绿瓶子的内服,红瓶子的外用,只要用了之后,你脸上的红疹都会褪掉,以后每隔半年,你要来找我拿一次药。”

拿起两瓶药,宁如秋面无表情地放在鼻下闻了闻,配方与绿荼的有些相似,但又有很大不同,一些药材,她一时间也分辩不出。

“放心,我不会乱给你毒药的,”秋棠对她得志地微笑,“因为只有宁姑娘你好好的,王爷才会是我的。”

宁如秋脸色一变,拍桌而起,冲着秋棠大打出手,宁如秋身手虽好,秋棠却也不惧,两人从屋里打到屋外,子崇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不停冲宁如秋喊着,“姐姐小心!”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