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尹隋青虽然做事一丝不苟,刚正不阿,但是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杨锐可是摄政王独孤方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次挑拨她和黄家的机会,立刻把事件传的满城风雨。整个国都都在传独孤晴买通山贼绑架黄家二夫人和七个女儿凌辱至死的事情。

市井百姓把此事描述得绘声绘色,仿佛他们亲眼所见一样。

而且这件事还传到了在刑部大牢的黄仪和黄兴耳中,黄太妃已经收到他们要求她给个交待的信件,语气颇为不善。

“怎么可能?”独孤晴惊道。

“有人昨夜两封密信报到京兆尹和五城兵马司,说黄家二夫人携子女潜逃出国都,所以京兆尹和五城兵马司都派人去追了。你做这件事时,还有谁知道!”黄太妃狠狠瞪着独孤晴,这件事都传遍国都了,独孤晴还能等在男宠床上做着美梦,这是何等的愚昧无知!

“是她!”独孤晴恨恨咬牙,“林飞莲!她之前给我来过一封信,说东方苍已经准备绕过母妃让黄如烟进宫为后,嘲笑我和母妃已经补舍弃,以后没什么资本在她面前嚣张了!”

独孤晴虽然做事冲动不经大脑思考,但还是一直想到林贤妃突然送这么一封信来激怒她,肯定是有问题,毕竟林贤妃为人处事一向小心翼翼,从来不是那种容易得意忘形的。可惜她当时被愤怒和恐惧冲昏了头,立刻就定下计划并实施。

却没想到,林贤妃早就派人盯着她和黄家人的一举一动,她一有动作就立刻报给京兆尹和五城兵马司。

“我要杀了那个贱人!”独孤晴瞪着黄太妃,“母妃,你要让这个贱人这样耍我们,然后看着她生下的孽种坐上皇位后,骑在我们头上么!”

“你让我好好想想。”黄太妃扶着额头坐在椅子上沉思不语,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每一件事都出乎意料地直接逼得她们没有反手之力,她隐隐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这一件。到底是谁?让她们这样不知不觉被打击得这样惨?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还开始彻底混乱的?

“秋儿,我已经按你的意思,让人把这次的事情传给黄越了。”司霆烨坐在宁如秋暂居的寝殿里缠着宁如秋索吻。

“白日宣淫,这是堂堂烨王该做的事么?”宁如秋毫不客气地推开司霆烨凑上来的嘴。

“我最近那么听话,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没有我的人引导,那些官兵那么笨,那里可能那么快就找到桃花庵去。而且没有我的海东青,谁能那么快把消息传到戍边去,好让黄越知道?”司霆烨一脸”谄媚”地邀功,像个等着人奖励的小孩。

宁如秋免为其难地在他唇上亲啄了一下,又低头思考,“你不觉得东方苍很奇怪,我们就快搞垮黄家,他居然毫无做为,就算他看好林家,但是林尚书此人明显不如黄仪有头脑,我们家乡有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实在很难理解他舍本逐末的方法。”

“呵呵,但是黄家里有独孤晴这样的猪,他想不舍都不行吧,特别是现在被你逼成这样。”司霆烨明显比起讨论东方苍,对非礼宁如秋更有兴趣,抱着她又摸又亲。

“独孤晴只要舍弃就好了,这也是黄家乐见其成的。”宁如秋拍掉司霆烨的咸猪手,又说,“黄家唯一担心的,就是黄太妃在独孤晴死后,不会合作,所以才想另外送个人进宫,免得为了林贤妃做了嫁衣。”

“没错,但是独孤晴已经把黄家的这个念头彻底毁了,现在黄家已没有女儿可送进宫。”司霆烨笑笑,“就算那三兄弟有本事再抓紧着生一个,养个十五年,这个月临国朝廷早就天地更改了,所以现在黄家的为难之处,在于咽不咽得下这口气继续支持黄太妃,而又担心黄太妃以后重新得了势,会不会另外培植势力,为了独孤晴的死报复黄家。(www.upu.ccUPU小说网)”

“他们现在这样僵持着,加再上以黄太妃的精明,肯定发现独孤晴会突然这么冲动,一定有林贤妃的手笔。看着她们狗咬狗,不就是你一开始就考虑好的么。”

“不错,我原本就是想让独孤晴和林贤妃为了搅乱黄家送人进宫的事,与黄家闹翻,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下手这么狠。”

宁如秋不是心软的人,黄家这么多年在月临国横行霸道,黄家那些女儿身上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有多少是黄家这些人收刮的民脂民膏堆积出来的。只是毕竟那是七个好好的姑娘,风华正茂,就这么没了,她心里多少有一些自责。

“秋儿,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我们不动手,那么今天有这样下场的不是黄家人,而会是别人。”司霆烨看出宁如秋的想法,安慰她道,“她们享受了黄家的荣华富贵,就注定要承受黄家的罪。”

“我知道。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良善之辈。”宁如秋一笑,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要是良善,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我一直在想,东方苍明明知道我的身份,却不拆穿,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到底想干什么?”

东方苍越是没有动作,宁如秋越觉得不安,她一直觉得东方苍在等待着什么,所以她最近的行事非常急切,她急于在东方苍所等待的时机到来之前,结束这一切。

“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的。”司霆烨握紧宁如秋的手,他对于东方苍也隐隐觉得不安。

宁如秋没有说话,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重,越是未知的东西,越是让人害怕。有时候人害怕的不是黑暗,而是黑暗中隐藏着的东西,因为你无法提前知道那是什么。

“子崇出事了!”青月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对宁如秋说。

宁如秋和司霆烨还抱在一起,吓得她一把推开司霆烨,问青月,“怎么回事?”

被推倒的司霆烨差点撞倒衣柜,他有些不满地看着青月,他实在对这个神出鬼没的青月很是忌惮,每一次房门窗户都是关得紧紧的,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而且这里是月临国皇宫,又不是驿馆,他这么出入如无人之境,实在是很打月临国禁军的脸。

“今天摄政王来看子崇,带他上街玩,结果子崇在街上被一群武功高强的人劫走,那些人留下话,想要子崇平安,就让你一个人去。”青月面色凝重地对宁如秋说,“摄政王已经派人四处去找了,我听他形容了那些人的武功,恐怕是灵门。”

“我知道了。”宁如秋思考了一下站起来,“我们分头出去找吧,那些人既然找的是我,那就一定会留下线索给我。”

“我跟你一起。”司霆烨急忙说。

“不行。”宁如秋直接拒绝,“他们既然是要见我,肯定只会等到我落单的时候再出现,所以你们不能跟我一起。”

“你想用自己当诱饵么?”青月皱眉,“太过危险了。”

“你来找我之前应该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吧,不然不会来找我的,不是么?”宁如秋看着青月笑,她跟青月相识虽短,但是却像相交多年的朋友一样了解对方,青月一定知道如果宁如秋知道子崇失踪,而且对方要求她去的话,一定会独自去救。

“是想过。”青月点点头,“但是你独自一人就太过明显是诱饵了,我们会在暗处跟着,你带几个侍卫吧。”

宁如秋同意,她看向一直没说话的司霆烨,司霆烨冲她微笑,“我尊重你,但是如果这次你敢让自己出任何事的话,我以后绝对会把你锁在天宏国的烨王府里,一辈子都不放你出来。”

“好。”宁如秋微笑。

她很清楚,这些人能够在摄政王独孤方的眼皮底下把子崇劫走,定然是设计周密,计划已久。独孤方虽然没有明着承认子崇是他的独子,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只要他一有空闲就会去看望子崇,对子崇也是极近疼爱,保护周全,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人劫走。

这个人计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她而已,宁如秋冷笑,东方苍,你终于要动手了么。

一时间,因为子崇的失踪,摄政王独孤方,南疆使臣,天宏国使臣全都派人四处搜查,几乎要将整个月临国国都翻过来。但是一直到了夕阳西下,还是没有找到人。

宁如秋带着几个侍卫一路向东找去,她听独孤方说劫走子崇的人是向西逃的,但是她觉得如果对方想要引她出来的话,一定会在她孤立无援的状态下对她动手。现在独孤方,司霆烨,青月他们全都向着东边重点搜索,西边是最薄弱的地方。

果然,她才出国都西门没多久,就觉得自己被人跟上了。

宁如秋直直带人冲进前面的树林,就立刻站着不动了,“出来!不是想要引我出来么!我已经来了!”

“烨王妃果然好胆量!”一个黑衣人从树上落下来。

“子崇呢?”宁如秋冷冷问道。

那个黑衣人一招手,唰唰唰一下从树下落下三十几个人,瞬间将宁如秋和几个侍卫包围在中间。

“姐姐!”

宁如秋顺着叫声看过去,就见子崇被一个黑衣人抓在手里,头发散乱,左脸有一个很明显的五指印,显然是刚被人掌刮。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