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如秋也因担心妙姨的安危,不由得加快了脚下步子,恨不能三两步就身处寝宫内,却因情急走到太快,身子竟开始有些吃不消了。(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宁如秋心中不禁暗道,这怀了孕身子怎变得这般柔弱!看来怀孕远不是想象中那般轻松简单,正念着,二人已然来到了寝宫门前。

“王妃!王爷!你们没事吧!”妙姨心急如焚,此时见司霆烨与宁如秋二人回来,忙地朝二人迎去。

见妙姨无事,宁如秋也终是安下心来,那孙太妃只顾着司恒青寝宫里的黑衣人,怕就已经手脚忙脚乱了,这才没注意到这边寝宫的情况。

少顷,宁如秋在妙姨面前顿住脚步,才发觉自己竟有些微喘起来,小腹也一阵一阵莫名的痛,但心下想着应不是很严重的事,忍忍就过去了。“妙姨无事就好,此时宫里已经大乱,咱们现在必须马上出宫!”

“王妃你身子哪里不舒服么?”妙姨注意到此时的宁如秋脸色泛白,有微喘的迹象,不禁担忧地道。

妙姨这么一说,司霆烨这才回过神来,面上顿时焦急起来,看着宁如秋有些痛苦的神色,心疼不已,“是不是刚才一路走得太快的缘故?”

宁如秋摇摇头,“不知道,只是肚子有些疼的厉害。[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方才还以为忍忍就过去了,可谁知这疼痛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妙姨大惊,“这……这像是早产的迹象啊,这时候根本不能乱走乱动,但现在咱们必须要离开皇宫,这可怎么办呢!”

妙姨慌的上前扶住身子羸弱的宁如秋,心下惊惶无措。

“我有法子,妙姨你拿着必要的物件儿,我们这就趁黑夜赶紧走!”话音未落,司霆烨一把将宁如秋横抱起来,动作霸道却温柔。

宁如秋皱一皱眉,有些无奈有些心疼的看着神色肃然的司霆烨,心头却陡然掠过一丝暖意。

此时,宫外头的骚乱声渐渐小了,司霆烨抱着宁如秋与妙姨借着漆黑如墨的夜色匆匆离开了这个寝宫,直奔皇宫外而去。

寿康宫里。

花了许久功夫都没抓到闯入司恒青寝宫的黑衣人,孙太妃当即震怒,此时正脸色难堪的端坐在凤椅上,胸口前由于怒气而上下剧烈起伏着。

“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闯进司恒青寝宫了,这个人未免太嚣张了点儿!那皇帝的寝宫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的么!”第一次能进去也就罢了,司恒青的寝宫少有宫人,且都无防备,尚且还有说词,但自上次有人莫名闯入后,她就加强了司霆烨寝宫里的防范,更是派了人埋伏在暗处,却还让那人有机可趁,她如何不气!

“今晚与上次闯入寝宫里的,不是一个人。”秦白时犀利的目光在孙太妃难堪的脸色上扫了一下,语出惊人道。

“你说什么?!不是一个人!”

秦白时阴沉着脸色,抿唇不语,默认了孙太妃的话。

上一次闯入司恒青宫里的人虽然他还不确定是谁,但肯定不是今天晚上的青阮,青阮已经现身,只怕自己的计划已被北洛国皇帝知晓,他已经没有过多时间按照原本的计划部署一步步实施。

而孙太妃得知两次竟不是同一人的时候,倏地眯起了眼,眼睛里赫然迸出一丝狠厉之光。“竟然不止一人已经注意到了司恒青,看来那个软弱皇帝是无论如何也留不得了!”

她对他,不过是有几年的养育之情,表面上相互尊敬,但感情并不很深,加上之前她下懿旨处罚司霆烨,司恒青却宁愿违抗她的懿旨也要与司霆烨站一边,孙太妃便就心中有气,但碍于当时的情势,她也不好说什么。

这一次,恐怕司恒青不死,皇宫里的事情就不断!不管是谁开始怀疑司恒青的事,也都留不得他了。

秦白时听见孙太妃的话,望了眼孙太妃,眼底杀气尽现。

“该是时候了!”

当夜,宁如秋腹痛不止,司霆烨与宁如秋、妙姨三人出了皇宫,便直奔大夫诊所而去,经过大夫一番探查细问,最后确定宁如秋是由于精神紧张加上走得太快而导致的早产,不过幸好后来及时发现,且之后并没有再行动剧烈,所以腹中的胎儿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只需要抓几副药回去调理一下便可。

司霆烨的心这才彻底放下,而后就与宁如秋三人回到了烨王府。

次日天亮。

昨晚的一夜奔波劳累,司霆烨与宁如秋还未从睡梦中清醒,便被王府下人传来的一个噩耗惊得愣在原地。

“禀王爷、王妃!今日一早,皇宫里贴出告示,皇上于昨晚驾崩,举国哀悼!”

司霆烨得知此消息时,刚从床榻上坐起,外衣还没来得及穿,便被司恒青驾崩的消息震惊地愣在原地。

然而短暂的惊愕之后,是深深的愤怒,少有情绪的星眸已然被染成了鲜红的颜色,他双全紧握,用力之狠,使得指骨都在咯咯作响。

孙太妃这么快就等不及了么?他早该知道司恒青那般孝顺于她只能让她更加狂妄,滋生她的权欲野心,司恒青卧病在床,他却固封教条,连见都没去见他一眼,此时想想,诸多悔恨与不甘!

“皇上去了,现在朝中是何人主事!”司霆烨声音冰冷,似是从唇齿间硬生生挤出来一般。

下人一颤,连声道,“小太子登基,告示上写的是小太子继承大统,坐上了皇位。皇后娘娘被册封为太后。”

宁如秋得知司恒青突然驾崩的消息,亦是无比震惊,青阮自从昨晚去了司恒青的寝宫后,掀起了宫里的一阵骚乱,但他却没了消息,就连生死也都无法确定,即便是他武功高强,但孙太妃出动了那么多人,孰赢孰输现在也不好妄下断言!只能愿他福大命大,逃过此劫!

司恒青一事恐怕多半是因为昨晚之事让孙太妃太过敏感,便索性除了司恒青而后快。

然而司恒青虽死,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主,孙太妃为了掩人耳目,不落人口实,同时为了稳固朝廷重臣的心,立时封了司恒青的儿子登上皇位。

孙佳敏是司恒青名亲下圣旨册封的名正言顺的天宏国皇后,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太后,据她和孙太妃的说法,司恒青的儿子年纪尚小,还不足以担当起国家的重任,故而提出有人监国,而这监国的人选自然是孙太妃与孙佳敏二人早就选定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军。

“监国的人选关乎到整个朝廷社稷,如今让一个不知名的将军来当监国,朝中众臣难道就没有异议么?”房间里,宁如秋一面为司霆烨理着朝服,一面凝眉问道。

“如今皇上不在,孙佳敏与孙太妃几乎控制了整个皇宫,即便是有人想出头,想一想孙太妃与孙佳敏背后的家族恐怕也没那个胆了吧!或者,孙太妃与孙佳敏的手段那些大臣根本就不知情!”司霆烨的眉心自方才听到消息便就没有再舒展开过。

宁如秋垂眉,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此时朝廷之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势,司霆烨亲自去见了便知。

朝堂之上。

司恒青年幼的儿子穿着一身宫人们连夜赶做出来的龙袍正襟危坐在龙椅之上,虽有几分司恒青的威严,但毕竟是个孩子,眉宇间尽是稚嫩幼稚的气息。

他的身边站着的是一个相貌粗狂的成年男人,男人最惹眼的是那两道浓黑的眉毛,让他在一众大臣里显得尤为扎眼。再加上他那一双时时透着狠厉光芒的眼睛,让人对视一眼便就不寒而栗。

而他,就是孙佳敏与孙太妃已经选定的监国人选,此时,他正一脸威严的扫视着堂下众大臣。

须臾,向着堂下众臣慷慨陈词道,“先皇驾崩,是天宏国的损失,然而人死不能复生,就让我等同心协力,辅佐皇上治理好国家!”

司恒青突然驾崩,堂下一众朝臣皆是悲痛不已,由他的儿子继承大统也是无可厚非,而选一个监国出来辅佐小皇帝,也着实有必要。

此时一听监国将军这般义正言辞的话,纷纷朗声应和着。

司霆烨确实无动于衷。

他站在众大臣之前,目光与监国将军平视,司霆烨虽之前就从那个小太监口中得知孙太妃的姘夫就是天宏国边境闹灾时候,当时率领北洛国大军压境的将军秦白时,不过令司霆烨万万没想到的是,北洛国的将军非但跑到天宏国的皇宫里来了,如今竟然还摇身一变成了天宏国的监国将军,这对天宏国来说无疑是莫大的讽刺!

然而此时的司霆烨虽然认出了这个所谓的监国将军就是北洛国将军,但此时却不好言说,孙太妃与孙佳敏定然站在秦白时一边,且如果此时当众揭穿了秦白时,谁也猜不到他会是什么反应?挟持小皇帝?或者威胁众大臣?无论怎样,都有可能危及到朝廷的稳定。

而秦白时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司霆烨,甚至在与司霆烨四目相对之时,轻蔑地扬起了嘴角,司霆烨看在眼里,怒在心上,锦袖里拳头攥的紧紧的,胸口腾起的一股怒火似要将人的理智吞没,司霆烨强压下胸腔里的火,目光凛冽地盯着他。

秦白时纵然再凶狠,可在面对司霆烨这种气势强大的人时也不免心中发怵,不多时,便就移开了视线。

下朝之后,司霆烨有意与几个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聊了几句,发现这些大臣根本就不知司恒青的死,以及莫名的监国将军都是孙太妃与孙佳敏暗中捣的鬼!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