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如秋随口应下,心下却念着孙佳敏不在,正好方便她寻找寝宫密室。upu.cc[UPU小说网].访问:.。

孙佳敏前脚刚一走,灵儿便就来到宁如秋身旁,心下甚是替她感到不平,“您是王妃,这小皇子生辰您理应去才是!娘娘不让您去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怀有身子的您打扫寝宫!实在过分!”才不过几天的时间,灵儿与柔弱丫鬟便就几‘欲’一心向着宁如秋了,宁如秋于她们来说,那可是救了她们‘性’命的恩人。

宁如秋苦笑,前两天孙佳敏可是没少刁难她,甚至为了欺负她,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看着她,害得她也没机会去查探密室所在。

但这些宁如秋都不在意,只要耐心等,时机总会来的!“我不喜那太热闹的地方,况且她不在,咱们也轻松多了不是!”

“王妃您的心真宽!奴婢要是能有您这样的主子那该多好!”灵儿一脸向往的表情,宁如秋听罢,只是微笑道,“我可不敢跟太后争人!”

宁如秋说着,抬眸望了眼内室,小皇子已经睡着,身边只有一个丫鬟贴身伺候。此时不正是个好时机,便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打发灵儿与柔弱丫鬟去了别处。

偌大的寝宫里瞬时安静了下来。

孙佳敏这寝宫里她虽来过,但从来没机会细细查看一番,此时刚好是个机会,宁如秋一边利用打扫房间作为幌子,一面朝里面深处走去。

片刻,只见最里面的墙壁上挂着一把琵琶,琵琶看上去制作‘精’良,弦上却隐约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想来这琵琶多半是个装饰的物件儿,孙佳敏也甚少去弹,宁如秋望着那把琵琶,不由自主地伸手去碰触,由于没能掌握好力道,那琵琶‘咚’的一声撞在了后墙上。

宁如秋一惊,立时收回手,同时四下里观察内室里的丫鬟有无动静。

等了片刻,也不见内室里有动静,宁如秋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却也微弯起了‘唇’角,这琵琶后面的墙如果不出意外,定是空的才对。如是念着,心下不由兴奋起来,须臾,便就又一次动作轻缓的碰触琵琶后面的墙壁。

这一次,宁如秋有了惊喜发现。

只见琵琶后面的墙竟被轻巧的推开了,约莫一个成年人高,一米宽,一个成年人若想过去是绰绰有余的。

宁如秋小心翼翼确定四下无人后,便就悄悄踏了进去。

令人意外的,这件密室并不像先前发现的那间密室一样暗昏暗无比,相反,这间密室里点着几盏灯,灯光虽然比较微弱,但等人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后便也不觉得暗了。[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宁如秋缓步往里走着,一想到北洛国国主有可能被秦白时关在这里,宁如秋就莫名兴奋,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快了几分。

再往前没走几步,宁如秋发现有一处弯道,她想都没想,径直越过转弯处,心想着这里面大概就是关北洛国国主的地方了。

然而想归想,在里面关着的人并不是北洛国国主,而是一个叫她怎么也意想不到的人。

不大的空间里放着一张不大的‘床’榻,‘床’榻上,静静躺着一个瘦弱的人影,人影背对着宁如秋整个身子蜷缩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如不仔细看他微弱的起伏状,只怕会叫人以为他没有了生命体征。

而他身上穿着的金黄‘色’衣物,更是令宁如秋猛的心神一晃。

反应过来的宁如秋忙上前将那人影翻了过来,在见到人影的面目时,一双凤眸里写满了惊讶,“皇上?!”宁如秋虽然已经尽力压低自己的声音,然而出口的声音仍是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许是听见有人的声音传来,小皇帝挣扎着睁开了眸子,宁如秋这才发现他一双眼睛赫然布满了红‘色’血丝,‘唇’瓣干涩‘欲’裂,脸‘色’亦是苍白的骇人。

小皇帝这番模样让一向冷静的宁如秋都不禁倒‘抽’了口凉气,眼里更是多了几抹心疼。

小皇帝透过眼睛微微开启的缝隙,在瞧见来人是宁如秋时,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里竟倏地闪过一丝亮光。

宁如秋目光一紧,惊讶于担忧之余,这才想起抬眼将四下里打量一番,除了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瓶瓶罐罐并无其他物件儿,再探一探小皇帝的额头,也并未有发烧的迹象。

一番诊断后,宁如秋发现小皇帝身子并没有中毒或是其他疾病,他之所以这般虚弱,完全是因为营养不良再加上身体严重缺水所致。想到一个几岁的孩童就要受这种非常人的屈辱,宁如秋的心倏地冷了几分,孙佳敏与秦白时将小皇帝关在这里,到底是打什么主意!

来不及想清楚,宁如秋忽的意识到小皇帝已经虚弱的不像话,倘若再不给他写吃食或是水,就这么丢了命也不奇怪!这般念着,宁如秋又匆匆折回寝宫端来一碗清水以及些许点心给小皇帝吃。

喝了些许清水后,小皇帝的状态渐渐有所好转,宁如秋将他的身子慢慢扶起来,关切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

小皇帝抬起一双无辜天真的黝黑眼睛直直看着宁如秋,想自己自己这几日的遭遇,不由得神情有些凄楚与委屈,半晌,才轻轻吐‘露’出几个字眼,“太妃……将军……”

宁如秋闻言,陡然脸‘色’一沉,果真是他们,“那你可知她们为什么要将你关在这里么?”今日是小皇子的生辰宴,却不许小皇帝‘露’面。她知道孙佳敏与秦白时的最终目的是让小皇子坐上皇位,小皇帝是司恒青的儿子,她们是绝对不会留下他的!但小皇子刚刚出生,让一个还在哺‘乳’期的婴儿做皇帝未免也太扯了吧!

而此时,小皇帝的眼睛里突然多了几许愤怒,半晌却摇了摇头,语出惊人道,“小皇子……不是她的孩子。”

“什么?!”宁如秋大惊,却也敏感地捕捉到小皇帝话里的信息,“你是说小皇子不是孙佳敏生的么?”她知道孙佳敏的孩子一定不会是司恒青的,但却没料到这个小皇子并非孙佳敏所生。

小皇帝坚定地点点头。

“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能再跟任何人说,若是让秦白时他们知道你知道这个秘密,他们一定杀你灭口,懂么?”宁如秋凝重的表情,令小皇帝一时间有些茫然,不过他对宁如秋是完全的信任,片刻,郑重地点了点头,她不让说,他不说就是。

宁如秋担心自己下来的时间太久会引起别人怀疑,便就又对小皇帝‘交’代了几句,又给他拿了些食物跟水后,蹑手蹑脚离开了密室,将那把琵琶放回原位。

“你在干什么!”宁如秋刚一战定,一个略有些刺耳的‘女’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宁如秋倏地警觉起来,徐徐转过身,只见盛装打扮的孙佳敏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寝宫。

“打扫屋子。”宁如秋定了定思绪,察觉到孙佳敏并没有过多怀疑,便就淡声应着。

许是宁如秋‘乖巧听话’的样子甚得孙佳敏的心,只听她又笑道,“算你识相,本宫还以为你不会干这种奴才才干的下贱活计呢!本宫今儿高兴,就不罚你了!”

宁如秋并无应声,抬眼却见寝宫‘门’口灵儿与柔弱丫鬟偷偷向自己招手。

孙佳敏又在原地顿了片刻,见也没多大意思,便就鄙夷地白了眼宁如秋,继而往内室走去。

说来也奇怪,这内室里的丫鬟宁如秋就只在前几天刚来的时候见过一次,之后她甚少出来,更是常常不发一语。

不过宁如秋也没往深处想,毕竟她的目的是要找到北洛国国主。

待孙佳敏进了内室,宁如秋便快步来到寝宫外。

灵儿与柔弱丫鬟躲在一处隐秘的地方,见宁如秋出来,忙的上前,“王妃,你还好么?刚才娘娘没再为难你吧!”

宁如秋淡然笑笑,“没有,倒是看你们两个小心谨慎的模样,莫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

灵儿哎呀一声,这才忽的想起来要与宁如秋说的正事,“对了,今日我们奉命给监国将军的宫里整理王公大臣们送来的礼,却好像隐约听见那宫里的下人在暗地里偷嚼舌根!”

宁如秋挑眉,“她们在议论什么?”

柔弱丫鬟此时‘插’话道,“好像是寝宫里来了个奇怪的人之类的,但是奴婢特意留意了那宫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啊!这里面不知有无蹊跷!”

“你怎么断定没有奇怪的人?”

“因为奴婢先前在将军宫里待过几天,后来被将军派来娘娘宫里听差!”

宁如秋这才恍然顿悟,原来如此,孙佳敏寝宫的地下室里关着小皇帝,所以就把北洛国国主关在了别的地方,看来这秦白时的府上有必要去一探究竟!

宁如秋本想等凤祺沐回来,问一问他有没有找到皇宫里的密室,却迟迟等不见他人,眼见这会儿天‘色’也暗了下来,宁如秋决定不再等凤祺沐,她也等不及了,北洛国国主在秦白时手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司霆烨一日在天牢中,她也一日放心不下。

入夜时候,宁如秋趁着孙佳敏已经就寝的空档悄悄溜出了孙佳敏寝宫。

由于生辰宴刚过,所有人都为准备宴会忙活了好几日,是以,这个时候在宫里行走的宫人极少,也正好为宁如秋提供了方便。

秦白时宫里亮着少许几盏宫灯,光线并不很亮,只能隐约瞧得见有三两个人影在晃动。据灵儿说秦白时其实很少在自己的宫中歇息,大部分会在孙太妃宫里过夜,今夜但看秦白时宫里光线如此昏暗,莫不是秦白时又去了孙太妃宫中过夜?

如是念着,宁如秋大着胆子又往里面走了几步。却忽的被一个突然响起的冷哼声惊的瞬时顿住了步子。

“别以为自己有很大能耐似的,现在不照样落在了我的手里!哈哈!”宁如秋心猛的一沉,因为她听得出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秦白时没错!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