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前几日司霆烨提出要早些搬入皇宫后,宁如秋就命王府里的人便开始整理要搬去皇宫的物件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79-

午膳过后,日光正浓。

宁如秋正躺在房间里休息,屋外头忽的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吵得宁如秋再无法入眠。

少顷,宁如秋索‘性’起了‘床’榻,打开房‘门’,只见院子里零七八碎的东西散落了一地,身旁站着已经呆愣住的三个王府下人。

宁如秋见状,瞬时蹙起了额头,眸‘色’也随之清冷了几分,“这是在做什么?!”

听见宁如秋呵斥,三个下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面面厮觑,不知作何应答。

此时,清宛不知从何处匆匆跑来,略有些气喘地道,“都是宛儿的错,打扰了王妃休息,宛儿这就让他们赶紧把东西收拾了!”

看见清宛,宁如秋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眉心仍然紧皱,“这些是什么东西?”

“回王妃,这些是以前王爷妾室的东西,宛儿是想趁着这次搬入皇宫,也一并将这些没用的物件儿处理了去。”

宁如秋抚抚额,望了眼地上散落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有旧衣裳,有破旧的瓶瓶罐罐,“处理了罢,也免的看了碍眼,记得将屋子打扫干净些,虽是要搬进去皇宫住了,这王府也不能不像个样子。”

“是!”

清宛应了一声,便招呼三个下人开始整理地上散落的东西。

“对了,妙姨呢?”宁如秋半倚在‘门’框上,眉间略显疲惫。

清宛抬眸见宁如秋这般模样,不由担心道,“王妃您没事吧?妙姨在收拾您的东西呢,宛儿喊妙姨过来陪你罢?”

“恩,让她来我房间一趟,我有事要与她说。”

“好的,宛儿现在就去!”清宛应声离开,宁如秋又扫了眼地上‘乱’七八糟的物件儿,转身回了房间。

“王妃您找我?”不多时,妙姨手上端着一碗‘鸡’汤出现在宁如秋房间。

宁如秋动作艰难的坐起身子来,妙姨见状,忙将手中托盘放在桌上,上前扶着宁如秋,“王妃您慢着点!”

“这几日越发的行动困难了,也不知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妙姨笑眼微弯,“快了快了,看您这情况小王爷怕是等不了几日就要出来咯!”宁如秋轻吐一口气,“但愿如此罢!”

妙姨扶着宁如秋在木桌旁落座,将托盘上的‘鸡’汤端到宁如秋的面前,“您搬入宫需要带去的东西我都帮您收拾好了,方才见您还没醒,就去给您熬了碗‘鸡’汤,念着等您醒了再端过来给您喝,没成想这时间掌握的刚刚好!”

宁如秋接过‘鸡’汤,但胃口缺缺,“搬进宫里其实也没多少物价儿要带,只是我想此次入宫并不带上许多人,只要你与宛儿同我去就好,再让王爷挑几个得力的心腹就是,咱这王府也不能不要了不是?”

“王妃说的确有道理,倘若咱都走了,这王府可就空了,但去的人太少也恐怕旁人‘乱’嚼舌根,说咱烨王府人丁薄!”

宁如秋浅尝一口‘鸡’汤,入口清淡,‘唇’齿留香,“旁人爱讲就随他们去好了,咱总不能活在比别人的口舌之下,再说了这烨王府家大业大的,总要有人看管,留多些人,时常打扫看护,咱得空了还能会府里小住几日呢。[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UPU小说网www.upu.cc]”

妙姨轻叹口气,许是她的想法太过守旧,“您说的对,细细想来可不就是这个理儿嘛!成,那我一会儿就去跟他们说说,这后天就要搬去了,想想竟还有些不真实呢!”

说罢,妙姨又是忍不住一声叹息。

昔日孙太妃与孙佳敏趾高气昂的模样还历历在目,清晰如昨,这眼下,她们竟翻身成了皇宫的主人了。

念起旧人旧事,总叫人忍不住诸多扼腕叹息。

少顷,妙姨又道,“王爷今早临走前说今日早些回府,看看时辰也快该回来了。”

宁如秋闻言抬眼望了望外头,除了偶尔掠过的微风,并无其他动静。

今日清晨他离开的时候,她还未醒,不知何时起,她竟已慢慢习惯了日日等他的日子,梦境未醒,他已悄然离去,然后,便是一日的等候他归来。

“王爷的东西可也都收拾好了?”宁如秋淡声问着,执起汤匙喝起‘鸡’汤来,温热的汤水流入腹中,叫人一阵惬意。

“是啊,王爷的东西也不多,一并都收拾好了,马车一过来,就可以装了搬去宫里了。可是……我怎么觉得王妃您好像不大开心啊……”

宁如秋拈着汤匙的手微微一顿,旋即又恢复如常,“怎么会不开心,王爷人在哪里,哪里不就是我的家么?”

初秋时节的午后,阳光煦暖。

在屋子里待的久了,仿佛整个人都快要闷出病来了。念着司霆烨不多时就回回府,而自己也没了睡意,宁如秋索‘性’命人搬了张软椅,温煦的阳光下,懒懒晒个日光浴。

清宛纸扇轻摇,守在宁如秋身旁。

不知过了多久,宁如秋渐渐放松了身子,合上了眼睛,有淡淡清风吹动她的裙角,吹得她额前的发丝有些凌‘乱’地随风轻舞。

院子的另一处,长身‘玉’立着一抹白衣翩翩的身影,黯黑的眸子此刻正深望着躺在软椅上的‘女’子,她那么美,美的似乎不食人间烟火,一颦一笑皆明媚的动人心魄。凝视良久,深黑如墨的眼底竟变得柔和起来,继而‘唇’边晕出一抹极浅淡的笑容,轻盈盈如一瓣缓缓飘落的‘花’。

日头遥挂在天际,不觉间已稍稍偏斜。

司霆烨坐着轿撵匆匆而归,刚走到院子里便见躺在院子里已经睡着的宁如秋。

日光明媚,佳人如斯。

眼前和谐美好的画面,司霆烨竟不忍心打断,于是他放缓了步子,轻盈如风,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清宛只是在打盹并未睡着,一个‘激’灵,她猛然回神,抬头见司霆烨缓步朝这里走来,她想起身行礼,却被司霆烨眼神示意她噤声。

清宛看了看睡的安详的宁如秋,忽然明白了司霆烨的意思,悄悄退到了一边。

司霆烨在宁如秋身旁落定。

与此同时,院子另一处,那缕柔和的目光黯然收回,折身离开。

司霆烨凝视着睡梦中的宁如秋,见她‘唇’边有笑,似是做了一场好梦,司霆烨不由笑了,大掌忍不住捋了捋她额上略有些凌‘乱’的发丝,他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轻,却不想仍是吵醒了宁如秋。

凤眸缓缓睁开,一张俊美如斯的面孔陡然落入瞳仁,粲然的星眸里微含几分笑意。

“什么时候回来的?”宁如秋讶然自己竟然在外头睡着了,本还有些‘迷’离的意识在看见司霆烨的一瞬间忽的清醒过来。

“刚回,是我吵醒你了罢!”司霆烨抬手为宁如秋理着长发,动作自然。

宁如秋摇摇头,“午膳后,已经休息了一会儿,后来听妙姨说你今日会提早回府,便就一面晒太阳,一面等你回来,谁知竟睡着了。”说罢,宁如秋轻笑两声,望着司霆烨的眼睛俏皮而灵动。

见她这般模样,司霆烨心情莫名好了许多,“明日一早就要搬进宫里住了,秋儿是舍不得这王府么?”

这两日他虽是忙的紧,鲜少有空陪她,但她的心思他还是瞧的分明,毕竟她与他是在这里渐渐有了感情,他们之间的一切都与这王府有着密切的关系,如今突然要离开,心中难免有些许不舍。

“还好,搬进皇宫王爷就不用每天这么辛苦的来回赶路了。”宁如秋温柔笑笑,却更让司霆烨心中一软。

“秋儿,真是委屈你了。”

“王爷说的这是哪里话呢!委不委屈我心里自是有数,况且既然是王爷的妃,王爷在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

四目相望,司霆烨深眸里尽是款款深情。

“对了,明日去宫里,我只带清宛与妙姨去就是,这王府还是要留下人打扫整理,王爷您说呢?”

“恩!”司霆烨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带上几个心腹过去就好。”

宁如秋身子后退些许,挑眉望住司霆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就算是王爷做了皇上也不要惹我生气哟,后果很严重,说不定我一气之下就回到这王府住,让王爷一个人独守空闺!”

司霆烨无奈扬起一抹苦笑,这一瞬间,昔日里那个彪悍的烨王府又出现了,司霆烨不言,忽的将宁如秋揽在怀里,语气霸道,“为夫不惹你生气,你也不准擅自离开我!”

言语未落,司霆烨将宁如秋楼得紧紧的,两颗近在咫尺的心感受着彼此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可知,早在很久以前,他注定一生被她吃定!

有莽撞的下人不小心撞破司霆烨与宁如秋和谐的画面,司霆烨淡定地将宁如秋放开,宁如秋佯装无事,却在瞥见司霆烨俊脸上那一抹微不可见的不自然之‘色’时忍不住抿‘唇’轻笑。

晚膳时候,烨王府上下,大到管事的管家,小到厨房里择菜的下人,再到烨王府里的‘侍’卫,纷纷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有对司霆烨要当皇帝的喜悦,也有对其要入住皇宫的不舍。

宁如秋早早便吩咐这一晚须得坐上好酒好菜,让所有王府里的人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只是美酒佳肴上满了,偌大的前厅里,却是一片静默。

被司霆烨挑中一同入宫的人情绪倒还算平静,但那些要留在烨王府守着王府的人便就面‘色’复杂,坐在各自的位子上沉默不语。

“今儿是个高兴的日子,怎么都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啊!可别亏待了王妃对咱们的一片心!”众人间,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

静默的前厅逐渐开始有了更多的声音。

“奴婢们是舍不得王爷与王妃,这一进宫,恐怕许久都不能见上一面了!”

“是啊,王爷跟王妃不在这府中,我们就好似没有了主心骨!”

……

妙姨见众人议论声不断,便起身解释道,“大家在王府做事尽心尽力,王爷与王妃都看在眼里,之所以决定留下许多人正是因为王爷与王妃不想他们走了,这个王府就荒废了,将你们留在这里,是王爷与王妃对这里的一份念想,所以并没有什么让人不开心的,相反,应该感念王爷与王妃的这片心意,不是么?”

“是啊!可是在府中待这么久了,王爷与王妃突然要走,难免觉得不舍得!”

宁如秋眉目自若,扫了眼在场丫鬟与下人,“只要你们一如往常用心打理王府,我与王爷自是会回来的。”

……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