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云此次学的机灵了些,丫鬟一将软椅搬过来,便就礼貌的回了声辛苦。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最新章节访问:.。宁如秋见状,素‘唇’微勾,却不‘露’声‘色’。

待上官云都坐定后,宁如秋放下手中金‘色’杯盏,拂一拂衣袖,漫声道,“你们都是忠良之臣的‘女’儿,如今皇上刚刚登基,也多亏了朝上的文武百官不遗余力的协助皇上处理朝廷上繁琐的政务,对此,本宫自是感念在心,最近太子出生,本宫也难以得出空一一拜访,岂料,朝上大臣的想法竟与本宫不谋而合,想到了要为皇上纳后妃的法子,听闻皇上当即拒绝,或许叫那些大臣一时间难以接受,但纳后妃毕竟是一件大事,不是草草决定就行。大臣们有心,体恤本宫,特意派来各自家的‘女’儿到这宫里照顾本宫,这份情谊本宫心领了,只是考虑到长乐宫并不需要太多人,是以只留下了你们三人,你们且先在长乐宫住下,至于以后有什么变故到时再决定不迟,你们觉得如何?”

于婧起身行礼,“臣‘女’初来宫中,也不知该如何做,一切均由娘娘做主便可。”

“恩。”宁如秋淡声应着,“今儿你们大老远来到宫里也累了,就先回去吧,本宫已经将你们住宿的的地方都安排妥当,待会儿便让这几个丫鬟引你们去罢!”

于婧与蓝沁儿闻言,默然点了点头,宁如秋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忽的听上官云又道,“启禀娘娘,皇上他……他何时会回宫里,额……臣‘女’是说待皇上回来了,臣‘女’准备了一个礼物想要亲手送与皇上……”

上官云说着,一张脸垂的低低的不敢去迎宁如秋的目光,说话的语气也明显底气不足。

于婧闻言,心下忍不住偷笑道,这个不长脑子的人,竟敢当着皇后的面儿表现的这么迫不及待勾搭上皇上,简直自找死路!

宁如秋亦是微微一愣,显然没料想到,此时此刻,上官云竟会说出这般话来,难道是方才对她们的态度太过仁慈了?以至于让她们以为在自己面前可以这般口出狂言?

呵,宁如秋冷笑一声,凤眸里微微眯了起来,眼底的神‘色’愈发变得冰冷起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于婧与蓝沁儿顿了片刻,便就起身向宁如秋告辞而去,上官云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错了话,不禁悔之莫及。又见宁如秋久久不发一语,便悻悻地欠身也告辞离去了。

此时,清宛从别处端着碗参汤走来,见宁如秋脸‘色’‘阴’沉,又念起方才在正殿‘门’口刚巧碰上那三个被宁如秋留下长乐宫的‘女’子,不由担心道,“娘娘您怎么了?莫不是她们仨让您生气了?”

宁如秋沉一沉眉,“不过心里有些不舒坦罢了!”

敢在她面前觊觎她的相公,是说上官云单纯无心机,还是说她与于婧和蓝沁儿比起来简直蠢钝如猪?!

清宛听罢,两条细细柳眉顿时蹙在一起,生气道,“哼,刚到宫里就敢对娘娘您不敬,这日后可还得了!宛儿去教训她们去!”说着,清宛便掐着腰准备找上官云三人去兴师问罪。

“好了!她们并无对我大不敬,若真的敢对我大不敬,还等到现在?!妙姨呢,太子的‘药’估‘摸’着也该是时候端来了,就先把太子抱过来罢!”

清宛收住刚迈出一步的脚,有些俏皮的吐吐舌,她怎么忘记了她的主子可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想来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恩,宛儿这就去喊妙姨,娘娘先把这碗参汤喝了罢!太医特别嘱咐的呢!”

宁如秋微点点头,“恩,你去吧。”

宁如秋喝了参汤后,便就到躺在软椅上休息,躺了不久,殿内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宁如秋以为是妙姨回来了,便坐起身子,少顷,却见是青阮抱着司雨泽走了过来。

“妙姨呢?”

“妙姨去太医院取太子要服的‘药’了,便让我把太子抱回来。”青阮一面说,一面垂目看了看怀抱里沉睡着的婴儿,心底某处渐渐晕开一片柔软。

“原来是这样,那你把太子给我罢!一会儿妙姨取回了‘药’再喂他便是。”青阮闻言,又看了司雨泽一眼,“太子长得与您和皇上尤其像呢!将来长大了一定像皇上那般英俊不凡。”

宁如秋听罢,眉眼里微含笑意,笑意渐浓,像极了‘春’日里徐徐绽放的娇媚‘花’朵,青阮只望了一眼,便匆匆垂下眼睫,遮住黑眸里的一丝慌‘乱’。

从青阮手里接过孩子,宁如秋眼底的笑意更浓,青阮笑笑,正要转身离开,忽的又想起了什么,又道,“您今日留下的三名‘女’子,娘娘多注意些才好,尤其……是那个叫蓝沁儿的。”

宁如秋闻言,抱着司雨泽的手明显一顿,那个叫蓝沁儿的臣‘女’言语并不多,但却是一众年轻臣‘女’中心思最为深沉,行事最谨慎稳重的人,方才她们三人来殿里的情形,她仍清晰记在脑海里,她的一举一动的确是要格外留意。

“我知道了,但其他两人也不能放松警惕,还有那个上官云不知是真蠢还是她刻意装出来,想要‘混’淆我们的视线!务必要多留个心眼!”

“恩,她们此次入宫定然是身后的家族在出谋划策,咱们万不能掉以轻心。”

偏殿内。

上官云三人对初入皇宫里的那股新鲜劲儿头不多久便就褪去了。

此时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软椅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茶水,明明还不到晚膳时间,却已经小腹满满。

“没想到这皇宫里竟也是无聊的紧呐,还不如我在外面,无聊了就去逛逛街市,再不然就去泛舟湖上也比这有趣儿的多!”上官云又一声叹息后,无聊的托起下班,望住于婧与蓝沁儿。

于婧听了,淡然笑道,“上官府家大业大的,我们这些小家族可是比不上,还是一心用在皇上身上,争取让他纳了自己当妃子,也许只有这样才是出路哟!”

蓝沁儿听了于婧的话并不作答,只闷声做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倒是上官云念起在长乐宫宁如秋身前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后,宁如秋冷漠的反应,心下仍是有些懊恼。

“你们说这皇后娘娘听见我问皇上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突然变了态度呢?理应夸赞我懂事才对的啊!”说着,上官云一脸疑‘惑’地转眸望向于婧与蓝沁儿。

于婧与蓝沁儿听了,竟极为默契的均摇了摇头。

“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啊?”于婧摇头苦笑,上官云这脑子未免也太……

上官云仍是一副不解的表情,“难道我做的不对么?我不过就是问问皇上什么时候回来,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他而已,这是我爹爹特意安排我这么做的,况且臣‘女’第一次见皇上,送个小小礼物当即见面礼也是理所应当吧,娘娘声什么气?”

蓝沁儿略有些无语的抚抚额,“原来是有其父才有其‘女’。”

于婧一听蓝沁儿这般说,‘噗嗤’一声掩嘴笑了起来。

饶是上官云再傻,此刻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娇俏的脸蛋瞬时‘阴’沉下来,“你们够了,这样取笑我有意思么?以为这样就能胜过我留在这宫里?哼!”

见上官云动气了,于婧忙收了收脸上的笑意,毕竟上官家族在朝廷里的影响里要比她于家大得多了,倘若这个时候得罪了上官云,难免她会向家里哭诉,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她们于家。

“好了,我不是故意的,况且也没有取笑你的意思啊!你看你长得这么貌美如‘花’,皇上一定会看上你的!若是连你都不能被纳入这后宫,那我与沁儿定也都没指望了。”

上官云心机到底单纯的紧,‘性’子外表看起来嚣张跋扈,实际耳根软的很,一向最爱听阿谀奉承的好听话,饶是这会儿子再生气,听见于婧这么一说,心下也是乐开了‘花’。

面上却佯装生气的冷哼一声,“看你态度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不予你计较了。”话虽如此,眉眼里却是遮不住的笑意。

蓝沁儿见她这般‘阴’晴不定的模样,不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后宫来了这么一位主子,只怕这后宫想平静都难呵!

三人在偏殿里又等了许久也不见司霆烨回来,眼下又苦无事情可做,只得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实在熬不住了,就吃些糖果消磨时间。

不知不觉间,日头渐渐偏斜,夕阳的余晖打在长乐宫巍峨的宫墙与屋顶的红砖绿瓦上映出一片柔柔光晕,经过琉璃装饰物的折‘射’,竟能瞧出七彩斑斓的光来。

上官云三人哪里见过这般美的夕阳,纷纷来到了偏殿外,惊异地望着眼前奇异的景象,似要将这一幅幅极美的画面生生刻在心上。

正当三人兴奋的禁不住欢呼雀跃之际,一声声清亮的跪声立时拉回了她们飘离的思绪。

“皇上吉祥!”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