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天‘色’逐渐明亮起来,遥远的东方天际开始泛起一丝鱼肚白,白‘色’区域越来越大,映照的整个墨‘色’长空亮堂一片。(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访问:.。

细碎明媚的秋阳照投在西北省城某个院子里的房间内。

帘栊微开,透出星星点点耀眼的光芒,‘床’榻上,美人在卧,刺眼的阳光却照得‘床’榻上的美人不情愿的睁开了眸子,仿若天地间第一缕幽光瞬间绽放。

随意抬手,遮住一抹光亮,美人缓缓坐起了身子。此时,房间外,有清脆的‘女’声响起,“涟漪小姐,奴婢伺候您起榻罢!”

“恩。”屋内的叶涟漪伸了个懒腰,淡声应着,话音一落,‘门’外丫鬟便就推‘门’而入。“今儿个天格外的好,涟漪小姐怎不多睡会儿?”

丫鬟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扶住了叶涟漪。

叶涟漪朱‘唇’微勾,“光太亮,睡不着。”说着抬眼扫了眼微有些散开着的帘栊,机灵的丫鬟旋即会意,甜声道,“下次奴婢一定记得将窗帘拉上,这样涟漪小姐就可以多休息会儿了!”

美目流转,叶涟漪浅笑不语。

铜镜前,叶涟漪端庄而坐,任由丫鬟拨‘弄’着自己的长发。

“有一个消息,涟漪小姐听了可能会不高兴……”沉默间,丫鬟似是不经意开口说道。

“话都说到这了,就继续说下去吧!”

丫鬟会意,一面继续替叶涟漪梳妆,一面缓声开口道,“据传来的可靠消息,国都城内有陌生人进来,看言行举止不像是寻常人,且是从国都城过来的。”

国都城?

叶涟漪朱‘唇’边上笑意渐浓,看来司霆烨与宁如秋还不算太笨,居然这么快就派人找到了西北省城。“你要说的就是这消息?”

“恩。”

“这有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不过既然是国都城来的人,派人盯好就是,到了咱们的地盘,还怕他们不成?”

“涟漪小姐说的是。”

叶涟漪抬眸,望住铜镜中胭脂红妆的娇‘艳’脸蛋,美目里倏然闪过一道寒光。

宾悦客栈。

阳光四溢,洒在房间内的每一处角落,临近天亮时候,林赟才得以回到房间休息。司霆烨与宁如秋经过一番折腾,却再没有了睡意。

‘床’榻上,司霆烨将宁如秋拥在怀里,俯首在耳边软语。“昨晚李昂他们一折腾,秋儿定是没休息好!”

修长指尖有意无意拨‘弄’着宁如秋耳髻的青丝,声‘色’慵懒。(www.upu.ccUPU小说网)宁如秋猫了猫身子,呢喃道,“还好,现在可是‘精’神满满呢!不过说起来,李昂此人你怎么看?”

司霆烨想了想,道,“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但至于品行到底如何,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为保周全起见,暂时还不能妄下定论。”

“恩,有道理,不过此次咱刚一到这省城就出了这样的事儿,怕是没法再低调了。”

“那又如何,有我在,秋儿还怕什么?”司霆烨淡声笑着,俊脸凑近宁如秋耳际,吞吐着温热的气息。

宁如秋素眉微挑,“怕?我还从未尝过怕是什么滋味。”

司霆烨闻言,宠溺地抚了抚宁如秋的脸蛋,“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若是不想睡了,咱就一起出去上街,看有没有你喜欢吃的东西。”

司霆烨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宁如秋这才发觉自己腹中早已空空如也,此时更是应景的抗议叫了起来。

经过昨晚李昂一事,饶是林赟再困再倦,也不敢进入深眠,即便躺在‘床’榻上,亦是时刻注意着司霆烨与宁如秋的动静,倘若这次没能保护司霆烨与宁如秋平安回国都城,那他这条小命即便是司霆烨想留,凤祺沐也绝不会留。

“老爷、夫人这是要去哪里?”司霆烨与宁如秋刚一打开房‘门’,便见林赟长身立在对面‘门’前,微微俯首恭敬地道。

司霆烨扫了眼神‘色’略有些疲惫的林赟,淡淡吐口道,“上街。”

时辰虽是有些早,但省城街上已然热闹起来,高声叫喝的小商小贩络绎不绝穿梭在街市之间,宁如秋与司霆烨心情不禁大好,就连身后连声打呵欠的林赟也渐渐兴奋起来。

昨晚上客栈里的饭食真是叫他吃不习惯,然而总不能饿着肚子,只得将就着吃些,就连堂堂天宏国皇上也只是吃些清汤面,他又有什么资格埋怨!

“这些东西可比客栈里的吃食好多了!”掠过眼前一家家冒着热气的早点铺子,林赟忍不住发声感慨道。

宁如秋疑‘惑’地看住司霆烨,“客栈的饭菜怎么了?咱们怎么不在客栈里吃?”按说这客栈应该有膳食提供的吧,但昨晚上她睡下的比较早,并没有在客栈里吃东西,听林赟这么一说,难不成……

司霆烨大掌反手背在身后,微微一侧身,锐利的目光扫过林赟,沉‘吟’道,“没什么,客栈里的东西怕你吃不习惯,反正也闲来无事,就当是出来了解民情,顺便吃些东西罢。”

宁如秋凤眸里仍是一片疑‘惑’,回头望向林赟,林赟只干笑两声。

“不过说起来这了解民情,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百姓作风……一般都比较彪悍?”

“彪悍?”宁如秋话音一落,司霆烨下意识随口接道。彪悍这个词,他只听到有人这么说过宁如秋,念及此,司霆烨薄‘唇’不由微扬。

然而身边的宁如秋并未察觉,反而颇有兴致的研究起街市上各‘色’各样的商贩,“你看那家商贩不以顾客为上帝,倒是买东西的比较怕卖东西的,还有你看那边卖菜的跟买菜的嗓‘门’的几乎都要吵起来了!”

听宁如秋这么一说,司霆烨这才注意起来,林赟也有模似样的观察起来,半晌,赞同得点点头,道,“唔……夫人好像说的对啊,这里的民风确实比较……彪悍!”

司霆烨听了,只笑而不语,西北属于北方,北方人向来要比南方人粗狂许多,如此一来,民风‘彪悍’些也属再正常不过。

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倒是一大清早就有穿着官府的兵穿梭于街市上更叫他颇感兴趣。

循着司霆烨的目光,宁如秋了然他在想什么,浅笑道,“这么早怎会有官兵走动?莫不是省城里出了什么大事?”

宁如秋话音刚落,一声略有些急促的马鸣声陡然传入耳际。

“秋儿小心!”宁如秋突然听到司霆烨的疾呼声,瞬时愣住,来不及做反应,便自觉身子一轻,连转了几个圈。

定一定神,才发觉自己的自己已然身处司霆烨怀中。

“在路上长点儿眼力见儿,没看见爷过来了么!”极是嚣张的语气传入宁如秋与司霆烨耳中。

抬眼望去,只见一匹身材高大的骏马上端坐着一个青年男人,脸上挂着放‘荡’不羁的笑容,一双泛着‘精’光的眼睛直勾勾盯住司霆烨怀里的宁如秋。

林赟见他这般模样,旋即立身挡在了司霆烨与宁如秋身前,挑衅地看住那嚣张男人。“这年头,但凡长得人模狗样的都能自称为爷了?!”声‘色’轻浮,语气里带着十二分的讥笑,成功将那嚣张男人‘激’怒了。

怒瞪着林赟,叫嚣道,“就凭你们几个外地来的东西,也敢在老子面前逞能,今日你胆敢坏了老子的事儿,信不信老子叫你有去无回!”

嚣张男人这话一出,不只是林赟怒了,就连司霆烨也怒气陡升,原本不想将动静闹得太大,但他非但出言不逊,还胆敢觊觎宁如秋的美‘色’,司霆烨怎会饶过他!

“满嘴胡言,去教教他怎么说话!”司霆烨一声令下,林赟像是得了圣旨般,‘抽’出长剑就猛刺了上去。

昨晚上李昂一事,没能让他好好发泄一通,今日可就又有不长眼的撞了上来,他自是要好好‘教教’!

“这样太张扬不妥,只怕这事一传了出去……”宁如秋移开司霆烨的怀,略有些担忧地望住他道。

“昨晚一事恐怕就注定低调不了了!”司霆烨深情镇定自若,他从来不是冲动的人,但宁如秋是他的底线,触到了他的底线,不论是谁,他都不会隐忍。

说话间,林赟已与那嚣张男人打成一团,骏马被嚣张男人仍在一旁,自己则飞身迎战林赟。

起初,林赟并未展示出真正的实力,只采取逗‘弄’对方的闪躲方式一次次躲过嚣张男人的攻击,许是嚣张男人平日里被宠惯了,自以为身手天下无敌,但此刻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到,不多久,便就有些急了。

司霆烨护着宁如秋后退几步,淡然望住眼前一个神情自若,一个略显焦急的二人。

打斗声渐渐引得一些过路的百姓上前围观,并开始小声议论着什么,司霆烨与宁如秋互望一眼,心道,不能在此地拖延太久。

“你有本事别躲,正面跟我‘交’手!”嚣张男人见有百姓围观,脸‘色’胀的通红,气哼哼地怒吼着。

林赟回头看了眼司霆烨,司霆烨微一点头,林赟会意,旋即改变应对之策,由先前的只闪躲,变成此刻主动攻击!

嚣张男人根本不是林赟的对手,林赟这一出手,猛的令嚣张男人措手不及,连连倒退几步,周围围观的百姓见情势骤变,议论的更加起劲儿,而嚣张男人的脸‘色’越发难堪起来。

不过短短几招,嚣张男人已然处于下风,只得一双眸子发狠的盯住林赟。

“呵!”林赟冷笑一声,长剑直指嚣张男人而去。

宁如秋却骤然脸‘色’突变,“住手!”

循着宁如秋的目光,司霆烨亦是瞧见了不远处渐渐‘逼’近的一群官兵,瞧那架势,定是冲着嚣张男人而来。

林赟眼疾手快,听见宁如秋的声音,长剑猛的一转,掠过嚣张男人的头顶,瞬时便有几分发丝悠悠然飘落。

嚣张男人惊愕的呆愣在原地。

章节目录

毒医庶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琴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海并收藏毒医庶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