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清瑜与众人各自起身,却只是恭顺的立在殿中,敛了敛眉,不敢直视龙颜。

“好了,都坐下吧,不必拘着了。”尉迟封将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打量了片刻,开口说道。

“谢皇上!”萧清瑜等人福下身去,这才坐回尉迟封的身侧,迎面便对上了德妃有几分得意的目光。

这德妃初沐隆恩,又加上平日里在将军府的时候骄纵惯了,这会儿子不免有些看轻众人。

萧清瑜掩了掩眉,神色平静的缓步过来,落座。

“都说德妃妹妹天生丽质,相貌出众,今日一见可真真是把众姐妹给比下去了,怪不得皇上看重。”淑妃面上露出几分妒忌,出口的话酸溜溜的毫不避讳。这也难怪,众人都是独自前来拜见,可这一位,竟能劳驾了圣上,可不叫人堵得慌。

德妃莞尔一笑,身子朝尉迟封那边靠了靠,面上自然沾沾自喜起来,嘴里却道:“淑妃娘娘哪里的话,佑仪薄柳之姿,怎会有姐姐说的那般的好。”

尉迟封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随口说道:“这番话爱妃自是当得的。”

德妃面露娇羞,拿起绣帕来掩了掩喜色,这才柔腻的回道:“臣妾多谢皇上夸奖!”说话间脸上晕出了掩不住的喜色,抬眼朝淑妃这边看了过来,眼中尽是讽刺。

萧清瑜嘴角微微弯了弯,一脸无关痛痒的神色,只是端正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心中却是不由得一叹,这后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容颜和暗藏的心计,话里话外,都暗藏玄机。只不过,一日的恩宠,就能让人这般的藏不住,想想就可笑的紧。

萧清瑜才转了转眼神,却对上了一双充满意味的眼眸,他的眸子幽深,好像一眼就能洞察她的内心。萧清瑜心中一沉,强迫自己摆出一种镇定的目光,这才错开了他的视线。

这一番动作虽然稍纵即逝,却依旧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此时的淑妃眼中略过一抹深意,嘴角换上一丝了然的微笑,转头颇有深意的瞧了一眼德妃脸上尚未退去的喜色。

哼!这宫里的日子还长着呢,难道谁还能一枝独秀不成?过上一些日子,就是再好的相貌也该腻烦了,皇上的眼中,貌若天仙似的的容颜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就如同桌上的白米饭,日子久了也会腻味。

“皇上,这是内务府新敬的雨前龙井,皇上您尝尝可还能入了口。”说话的是太后身边的崔姑姑,尉迟封微微颔首,点了点头。

萧清瑜暗暗的打量了崔姑姑片刻,想起在相府时婉夫人最后的交代,一时间竟闪了神,直到察觉殿中的气氛凝结起来,这才惊觉失策,略微垂下了头。

“贤妃姐姐,你这是想什么呢,要知道咱们今日是来给太后娘娘请安,妹妹还没急呢,姐姐倒是坐不住了!”

萧清瑜抬起头来,浅笑着说道:“妹妹只是看到这宫中的吃穿用度俱是精致,一时间有些看愣了眼!”

话一出口,就听到德妃呵呵的笑了两声,挑了挑眉颇有几分轻视的味道:“说的也是,想必妹妹在相府受了不少的委屈,好在如今进了宫,有皇上庇佑,自是另一番光景了。”德妃斜斜地看了过来,有意无意的提醒着萧清瑜的身份。

这皇城里谁不知道,右相府最受宠爱的就是那名扬天下的大小姐萧凤鸾,据说此女出生时就天降祥云,众人都道日后必定尊贵至极。

哪里能想的到,这次初选秀女,皇上一道圣旨却将相府默默无名的二小姐给抬了起来。虽说这二小姐也算是嫡女,可比起萧凤鸾来,那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就没有可比之处。不说别的,单单是长公主这一项就能让人忌惮不少。

所以说,德妃的这些话,倒也并非没有依据可寻。只不过,内宅之事,多少都有些难以启齿罢了。

这一下,萧清瑜就是木头也有几分动怒,她微不可查的冷了冷眼,抬起头来,不由得加重了语气:“姐姐这是哪里的话,清瑜虽是相府次女,平日里也多得众人照顾,哪里有什么委屈的,妹妹敢问姐姐可是听到了什么无来由的话,这才这般相问?”

她的视线定定的压了下来,没等德妃开口又继续说道:“若是姐姐觉得有什么不妥,还望直言相告,妹妹生性愚钝,但求太后和皇上做主便是。”

一番话下来,萧清瑜的理智也回来不少,没想到这个有些跋扈的女人,倒让她失了分寸。只不过,若是一言不发,恐怕更是不妥,落在帝王的眼中,不见得就不是藏得太深。如今,便只让旁人以为她是一个禁不起挑逗的女人吧。

德妃乍然变色,动了动嘴唇,却只是恨恨的瞪了面前的人一眼。萧清瑜就是抓住了她的一分错处,让她自己将这话咽了下去么。她的意思,不就是她的身份上不得台面,在相府受主母刁难,分外可怜,如今也只是因为皇上的垂怜才能入宫侍奉。

先不论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即便是如她所言,萧清瑜也敢断定,这些话她就是再没脑子也不敢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来。否则,就是大不敬之罪。

莫说当今圣上,就是先帝也曾有圣旨封婉夫人为平妻,就算是有人心中不屑,又有哪一个嫌自己命长敢当面质疑。

萧清瑜不动声色的垂下了眼眸,瞬间又变回了那个恭顺低调的女人。这一切看在尉迟封的眼中,倒觉得有几分趣味。他记得选秀那日,也只是觉得这女人柔顺恭敬,现在看来,许是他看错了也未可知。又或者,当日的她,将自己的另一面藏了起来。

无论是哪一种,这样的性子,才更有趣不是吗?他将她摆到这个位置上,若是一味的柔顺,又哪里能在后宫生存下去?有用的棋子,自然得活的久些才能让人舒心。不过,棋子太聪明了,也难免让人伤神。

尉迟封的视线沉沉地压了下来,面上虽还挂着一丝笑意,眼中的神情却已经变了:“贤妃的口齿,倒是伶俐的很,选秀那日朕竟是一丝也看不出来。”

萧清瑜心里一惊,从座上站起身来,恭敬的回道:“皇上说笑了,那日初入宫廷,臣妾只怕冲撞了圣严,还望皇上恕罪!”

“好一句冲撞圣严,若如你说,今日又该如何解释?”尉迟封似乎有了兴致,挑了挑眉,眼中掠过一丝的调笑。

萧清瑜暗骂一声,恨不得出口吼上一句,你问我我问谁呢,敷衍这个词听过木有啊?只是,她好歹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这才端正的素了素身子,清脆的回道:“臣妾一时失态,还请皇上恕罪!”

尉迟封的话,就被她一句告罪轻飘飘的顶了回去,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这种滋味,还真是......

尉迟封的嘴角破天荒的露出一丝笑意,萧清瑜虽是垂首,却能清晰的感到他的视线,强烈的让人无法忽视。萧清瑜冷静下来,只静静的立在殿中,试图以不变应万变。

气氛陡然间变得诡异起来,在萧清瑜生出些忐忑时,只听太后微笑着说道:“皇帝,你就别取笑她了,这孩子初次来凤栖宫,别把人给吓坏了。”

太后出言,萧清瑜也只得做出一种羞涩的姿态,平心而论,这位年轻的太后倒是个好说话的主,除了先时必要的威慑竟没有让人感到很大的压力。不过,她也明白,能在后宫里活到最后的女人,又有哪一个是如此良善的,她慈爱的外表下,还不知道心里起着什么算计?

尉迟封静默了片刻,审视的表情虽然挂着,却也没有强势的让人避无可避。萧清瑜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暗道今日第一次出场就这般惊险,日后还不知怎么样呢?

她嫁的男人,真是一个危险的存在,许是这样才要广纳妃嫔,力求将危险值降到最低。不过,现在看来,这招很显然不怎么管用,因为事实上越危险的东西越能让人产生欲望,龙性难测,正因为难测,才让人愈发的不能罢手。要不怎么说,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

从凤栖宫出来,萧清瑜才发觉起了一身的冷汗,风一吹,让人一阵瑟缩。她不知道,今日的事情,到底算不算是结束又或者,在帝王的眼中,她扮演的,是哪一种角色

一阵脂粉的香气从背后传了过来,萧清瑜微微一顿就听到了一声关切的问候:“妹妹没有什么大碍吧,刚才在殿中姐姐也为妹妹捏了把冷汗呢!”

说着话锋一转,愤愤的说道:“好好的一个早上就让人给搅乱了,真让人心里憋屈。不是我说,妹妹也太过柔顺了,她德妃也不过是承宠一日,难道还指望着椒房独宠不成?要我说,皇上对妹妹也是有些放在心上的,要不怎么会独独记着妹妹选秀时的样子?”

萧清瑜莞尔一笑,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姐姐莫要取笑妹妹了,若是旁人听见可怎么好。再说,这种事情,都得看皇上的意思,只要皇上愿意,哪怕是椒房独宠又有谁敢说一个不字?”

淑妃的心思,她哪里看不出来,只不过,她从来都做不惯那个拿刀的人。这后宫里,总有坐不住的人,更不用说,这几日各家的秀女都陆陆续续入宫了,昭仪淑媛,虽说位分上有些勉强,却也改变不了同是女人的嫉妒。

在后宫之中,越是尽早出手的人,往往死的越快,她可不想还没怎地就草草了事。再说,现在就按耐不住,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