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花园的春景正值浓郁,繁花似锦般点缀在翠绿的枝叶中,入眼就愈发的明艳起来。

萧清瑜身着一袭宝蓝色的彩绣福文锦春衫,不紧不慢的漫步在宫道上,眼睛饶有兴致的停留在满园的□中,就这样细细瞧去,眸中竟带着些少见的随意和漫不经心的浮动。

身旁的宫女死命儿的瞅了主子几眼,终于有些不淡定的劝道:“主子,咱今天可不是来赏花的,临走前荣姑姑可是再三的交代过,主子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说完还颇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

沉醉在鸟语花香中的女人闻言只轻轻地抚了抚额,眼中闪过一丝浅笑,好半天才转过身来,装作不满的说道:“荣姑姑,荣姑姑,原来琳琅的心里就只有荣姑姑一个人,倒把我这正儿八经的主子给忘记了。”

萧清瑜似笑非笑的看了过去,颇有几分怨念的话语让站在那里的琳琅顿时觉得无语极了。

琳琅嘟一嘟嘴,急急地解释道:“主子就不要打趣奴婢了,奴婢自小陪着主子长大,心里自然只有主子,人家不过就是很担心嘛。”

在萧清瑜有意无意的纵容下,琳琅愈发的有些没大没小了。现在的琳琅与相府中那个时时刻刻谨小慎微的大丫头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好几次萧清瑜都有些小小的怀念之前那个恪守规矩又安安静静的琳琅。

不过想归想,现在的琳琅,可不比之前有趣多了?深宫乏味,若是连近身的奴婢都谨言慎行,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好在,这样的琳琅,在处理其他事情时依旧有着异常清醒的头脑,不然,她主仆二人,可就危险了。

萧清瑜眉眼微挑,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人,不说也不动,只将视线轻轻地压了下来,当她在心里暗数到三的时候,终于找回了那个有些正常的琳琅。

只是,此时的琳琅,却也知道眼前的主子就是一只纸老虎,饶是收敛了几分,嘴里依旧碎碎念着:“主子可要答应奴婢,今天不能再出什么差错,奴婢听说这轩王可不是个好惹的主,不要说别人就连皇上也要让着三分。”

一声轻笑止住了琳琅的话,萧清瑜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莞尔一笑,漫不经心的开口:“那你倒是说说这皇上又是如何让着轩王了?”

萧清瑜心中暗暗想道,既然是先帝膝下最小的儿子,平日里多宠着些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就不知道这当今皇上又是抽了哪门子的风,登基之后,将二皇子贬为庶人,却独独对这幼弟愈发的宠信起来。

她可不认为尉迟封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否则,即便是有先皇遗诏,也不见得就能顺利登基为帝。再说,为帝者,又有哪一个不果断狠戾,如果只是为了拉拢朝臣,他也犯不着留一个危险的人在身边。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他想,这天下还能有什么做不到的事儿?

兄弟之情,若在平常百姓之家,那自然是好事。可若落在皇家,本身就是一种讽刺。

最好的解释,就是这轩王尉迟洵,早就在不知不觉间站到了那人的背后。要知道,端嫔虽去,但她身后的苏家,可是显赫的诗书鼎礼之家,在朝堂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何况,这苏家,曾深受先帝隆恩,如今自然义不容辞的尽心辅佐新帝。

一会儿的功夫琳琅就将她费心打探来的消息一字不差的讲给身旁的人听,末了还煞有其事的看着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主子,一字一句的嘱咐道:“反正,主子这回可得保证要规规矩矩的,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差错,要不回去荣姑姑又该念叨了。”

萧清瑜眸中溢出点点笑意,反问道:“哦,我倒是不知道荣姑姑还会念叨,怕是琳琅你犯了什么错吧?”

话没说口就被一记冷眸给顶了回来,萧清瑜暗叹一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概在这皇宫之中,最没有地位的主子就是她了,任由一个小丫头指指点点的。

不过,自己造的孽,也只有自己咽下这苦果了。萧清瑜讪讪的笑了笑,摆了摆手赶忙转移话题:“哦,对了,今天为轩王设宴,德妃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琳琅虽然深知主子的伎俩,却也很有眼色的没有揭穿她,又将钟粹宫的情况一一回禀过,最后才淡淡的指出:“如果主子你对这些事情再上点儿心,奴婢就谢天谢地了。”

萧清瑜伸出手来敲了敲她的脑袋,佯作生气的呵斥:“胆子愈发的大了,这么没大没小的担心我告诉荣姑姑去!”

这句话说出口,琳琅却是有些小小的怯意。荣姑姑那个人,虽然平日里对谁都温温和和的,可到底是在宫里呆了大半辈子的人,身上自然有着旁人所没有的气势,所以琳琅多少有些忌惮。

萧清瑜早就发觉,只要有荣姑姑在她身边,这丫头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不敢有一丝的冒犯。

看到这丫头撅起嘴委屈的样子,萧清瑜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笑意。大概是只顾着打趣她了,没顾上脚下的路,身子踉跄一下便要摔在地上,还好琳琅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琳琅瞅了瞅萧清瑜,没说什么话,只仔仔细细的将她身上检查了一遍,看没有什么大碍,这才不满的劝道:“主子也太大意了,幸亏没有什么事儿,否则奴婢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听着琳琅明显凝重下来的话,萧清瑜有些心虚的应道:“哪里就有那么严重,还万死呢?你以为你属猫的有九条命,只一次就够你受的了。再说,宴席上这么多人,哪里又能注意到咱这边?”

琳琅不答话,萧清瑜难得的柔下声来哄道:“哎呀,好琳琅,就算是我错了好不好,以后一定规规矩矩的不让琳琅担心。”说着还抬起手来连连保证。

琳琅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看到这样明显有几分耍赖的主子却也只好作罢,伸手将萧清瑜拉起身来,颇有些奇怪的瞧了她一眼,半天才有些担心的说道:“主子变成这样,婉夫人知道了还不得担心死啊?”

对上萧清瑜明显不明白的眼神,琳琅这才上下打量了她一遍,似真似假的说道:“奴婢只是发现主子进宫后越来越小孩儿气了,难道是宫里的日子过的太好了?”然后又带有几分怨念的抱怨:“早知道就不进宫了!”

“呃......”萧清瑜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强忍住心里的抓狂这才没有将手掐在那丫头的脖子上。

萧清瑜装作受伤的吸了吸鼻子,感叹道:“我明白了,原来琳琅的意思,是嫌主子我过的太好了?”她淡淡的问道,眼中却闪过一丝你敢答应你就死定了的亮光。

琳琅跟在她身边这么长时间,又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当下只好急急地摇了摇头,誓死不敢暴露自己的大逆不道。

“主子是不是累了,奴婢扶着您吧?”琳琅眼见无效,转而另出一招,这丫头的心思,也是很活络的。

萧清瑜将身子别了过去,拒绝了她的好意,不咸不淡的问道:“原来除了满口的王爷,琳琅还能想得到别人呐?”

看到琳琅乍然变得纠结起来的表情,萧清瑜突然就心情大好,扯开一抹笑容似真似假的问道:“都说这轩王相貌英俊器宇轩昂,是大殷朝难得的美男子,不知让多少朝中贵女翘首以待,这一次倒是能满足琳琅一睹真颜的愿望了?”

琳琅有些不知所措的抬起眼来,脸上却有几分坚决:“娘娘就不要打趣奴婢了,让外人听到了还以为奴婢存了什么心思,奴婢身份卑微只想伺候好主子就好。”

这下倒是萧清瑜怔了怔,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好半天才拉住她的手劝道:“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既然长得好看,那让人看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句不好听的,这皇上都有那么多娇客牵挂着呢,他一个王爷,傲娇个什么呀?”

琳琅动了动嘴唇,满眼无语的指出:“主子,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呃......”萧清瑜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还没说什么就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了一跳。两人俱是朝旁边看去,却只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猫从灌丛中窜了出来。

二人唏嘘一声,对视一眼,这才松了一口气朝前方走去。却没发现,身后有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候在身侧的内侍公公瞧着主子这样的神色,轻轻的擦了擦额角的汗,躬身说道:“王爷,宫宴快开始了。”话没说完却听到主子轻笑一声,若有所思的问道:“小全子,这宫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有趣的人?”

太监小全子愣一愣神,赶紧回话:“王爷您刚回朝,自是不认识,这是凝芷宫的贤妃娘娘,才进宫没多久,皇上那边已经临幸过了。”

他这样说自然有自己的用意,轩王的脾气这宫里有哪一个不知道,这样想着心里就不由得腹诽道,这贤妃娘娘,平日里看着温温顺顺的一个人,怎么就说出了那番不着调的话呢?

若让有心者听到了,那还了得?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往外传,尤其是事关皇上的那句,就是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吐出一个字。

不过,依着轩王的性子,可就说不准了,这事儿,恐怕还没完。

尉迟洵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感叹道:“这样的美人儿,也难怪皇兄招架不住。”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