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明宫内,一片歌舞升华,教坊的舞姬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摇曳生姿,细心雕琢的容颜上点缀着若隐若现的浅笑,随着身形的拂动传来淡淡的幽香。

太后,皇上坐在主殿的中心,两侧是宗室和各宫后妃,因是家宴,群臣并未出席。一眼看去,可不就是一番后宫佳丽的争奇夺艳?只是,这原本是为轩王接风的宫宴,合着在众人的眼中就成了邀得恩宠的机会?

萧清瑜淡淡的压下了眼中的笑意,漫不经心的端起酒杯,品尝着甘醇的美酒。前世因着父亲的关系,她对美酒向来是来者不拒。久而久之,就练就了这千杯不醉的功力。说来也怪,如今这副身子,倒也未曾不甚酒力。

“主子,您慢点喝,小心喝醉了。”宫女琳琅压下眼中的震惊,悄悄的提醒,她倒不知道自家的小姐有这般的酒力,明明在相府的时候根本就是滴酒不沾。难不成,这皇宫,还真能让人变得格外的强大?

萧清瑜看着有些呆愣的琳琅,轻笑一声,伸手将酒杯放在桌上。她哪里猜不到这丫头的心思,怕是自己这方动作,将她给吓傻了吧?认识到这一点,她突然觉得有些小小的惬意。

她的眼中流转过一丝得意的目光,刚想开口调侃几句就猛然间感到一束强烈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萧清瑜心下一惊,抬起眼来,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神。

那人拿起酒杯示意一下,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不用说,刚才的那一幕,一定分毫不差的落到了这人的眼里。

萧清瑜心里暗骂一声,怎么就这么倒霉,明明已经做得很不着痕迹了,竟然还能让人给当场抓住。合着,这晚宴才开始,就丑态百出了?更可悲的是,那人好巧不巧就是今天的主角,轩王尉迟洵。

她暗暗朝四周看去,看到众人的目光并未留意这里,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却发现那人举起酒杯的手依旧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很有兴致的自饮自酌,可从他充满笑意的眼神中,萧清瑜就是知道,这人明摆着就是和她过不去。

萧清瑜装作随意的拿起酒杯,动作轻巧的朝那边示意一下,想都没想就一饮而尽,大概是喝的太急了,破天荒的呛住了嗓子。

“咳咳......”萧清瑜尴尬的拿起绣帕掩住嘴角轻咳几声,随后又抬起眼来狠狠的朝那人瞪了一眼,而身旁候着的琳琅压根就不明白自己这主子怎么就突然给呛住了,只得手忙脚乱的上去拍拍她的后背。

很显然,经过这一番动作,在场的人可不就无一例外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爱妃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声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满场欢快的乐声顷刻间停了下来。

看见众人眼中明显的困惑,萧清瑜就是打死也没那个脸来说自己是不小心给呛着了,只得装作无力的回道:“臣妾只是偶感风寒,扰了皇上的兴致,还请皇上恕罪。”末了,又装作难忍的轻咳几声,这才将问题蒙混过去。

高座上的人瞥了她一眼,目光微微沉了沉,最终却是说道:“身子不适就召太医瞧瞧,不要落下什么病根。”

虽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萧清瑜却顿时觉得锋芒在背,各种羡慕嫉妒外加恨虽然极力掩藏却都无一例外朝她这边射了过来。

是了,皇上的话,可不就是金口玉言珍贵的很。哪怕像这不经意间的一句,都能拉来数量颇多的仇恨值。萧清瑜虽是无语,却也只得从坐上站起身来,恭敬的福了福身子,感激的回道:“臣妾谢皇上隆恩!”

虽然不知是无心还是有心的一句话,既然是从皇上的口中说出来,就是再普通,也容不得你轻描淡写的糊弄过去,否则,还不知有多少人等着揪住她的错处呢?

尉迟封抬了抬手示意她免礼,萧清瑜这才由琳琅扶着再次落座,刚坐回位上,就直直的落入一双充满取笑的眼中。

他的脸白如冠玉,却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两条墨眉浑如刷漆,深邃幽沉的眼眸中带着了然的笑意,让人无来由的一阵心惊。

不愧是皇室血脉,这人与尉迟封虽不是一母同胞,举止投足间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皇家气势。尤其是那双眼睛,散发着洞察一切的威严。

萧清瑜轻轻的蹙了蹙眉,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从这人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危险的信号,她心中陡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那人的视线直直的射了过来,在萧清瑜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眉梢轻挑,终于将目光从她身上移了过去。

萧清瑜的嘴角微微抽了抽,合着这人根本就是在玩她啊?

“皇上,臣妾素闻王爷骁勇善战,实乃社稷之幸,今日有幸得见,还请皇上准臣妾敬酒一杯,为王爷接风!”萧清瑜寻声看去,原来是德妃耐不住性子了。

今日的德妃身着一袭紫罗色纱裙,笑意盈盈的立在那里,肌肤如雪,浅笑低吟间有种说不出的明艳高贵,即便是同为女子,萧清瑜都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德妃,的确有骄傲的资本,除了这艳压群芳的相貌,就凭方才的一席话,放眼后宫,又有哪一个女人敢毫不顾忌的说出来?

将门虎女,虽然少了闺阁女子的娇柔,可举止投足间的气度,更是有另外一番风味。再加上今日她刻意的装扮,比平日竟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不知道,这样的她,看在帝王的眼中,是否能唤起心中的怜爱?

萧清瑜直觉的朝上座看去,只见尉迟封淡淡的一笑,说了一个“准”字就再无后话,甚至连目光都未曾在她的身上停留太多。

神女有意襄王无梦,若要怪就只怪她对上的是九五之尊的帝王。

德妃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相处这么些天,萧清瑜从来没有从她的眼中看到这种浓烈的悲伤,即便是前几日在御花园里,当时的她也不过是惊惧大于悲痛。

可不是,对于后宫的女人来说,最大的不幸就是帝王毫不掩饰的冷淡。更不用说,这德妃,从进宫第一晚就深受皇恩,如此强烈的反差,想来即便是她,也未曾想到自己的枕边人会这般的无情。

萧清瑜一动不动的看着德妃将眼中的悲痛掩饰起来,又恭恭敬敬的朝轩王敬了一杯酒,举止投足间莫不有皇家的风度。她嘴角微扬,眼光朝四周环视一下,似乎方才的失态,只是一种错觉。

萧清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为别的,只为德妃嘴角勉强扬起的笑意,她拿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一股浓浓的酒气涌了上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她心中的抵触。

她轻轻的将视线移到远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直直的看着前方怔怔出神。

高座上的帝王黑色的眸子内,由着某人陡然间流露出来的疏远蓦然变得有些恼怒,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轻不重的开口。

“不如由贤妃代朕敬王爷一杯,贤妃以为如何?”他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冷意,沉沉的压了下来。

而神游在外的萧清瑜明显错过了他不轻不重的话语,还是宫女琳琅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有些疑惑的看了过来。

席间一片宁静,怕是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众人的目光都齐齐的落在她的身上,饶是神游在外,她也后知后觉的惊觉了自己的失策。

她习惯性的抬眼朝那人身后的薛公公看去,只是此时的薛公公,即便是有心也不敢在这关头火上浇油。侍候了两代帝王的公公面上终于露出一点儿怒其不争的无奈,挑起眼角不着痕迹的朝皇上那里示意一下。

萧清瑜心中无语的一顿,眼见求救无门也只好起身自救。

她直直的站了起来,俯身而拜,柔顺的应道:“皇上圣明!”漫然一语间,她似乎听到了众人低低的吸气声,还有四面八方充满同情的目光。

尉迟封没有叫起,她只能保持着蹲立的状态,她无语的叹了一口气,拿眼睛的余光朝前边扫了扫,没看到尉迟封的影子,却不经意间发觉轩王的手指正有意无意的摸索着酒杯,眼中带着些轻轻的嘲意。

目光对视,那人眼角一挑,不着痕迹的朝手边看了一眼。

萧清瑜稍顿两秒,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直起身来朝桌边移去,斟满了一杯酒,随即凤目斜挑的落在前方,没等尉迟封开口就唇角轻扬:“臣妾先干为敬!”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呵呵,皇兄,这小嫂嫂还真有意思!”尉迟洵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举起酒杯朝前方示意一下。

高座上的帝王闻言朗声一笑,面色和缓了多,完全没有留意因着轩王的话众人眼中流露出的不可置信。

尉迟封的目光朝这边看了看,嘴角噙着笑意,却让萧清瑜生出一身的冷汗,没等她掩下眉来,只听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这贤妃,的确是深得朕心。”

萧清瑜的手顿在那里,听到他的话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