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萧清瑜众人匆匆赶到的时候,兰筠阁早就乱作一团,她偷偷地瞧了瞧尉迟封的脸色,只见他的目光微冷,淡淡的朝殿中看了一眼,神色难测的朝身后的薛公公吩咐:“传太医!”说着就朝殿内走去。

“皇上!求皇上救救贵人!”尉迟封刚刚踏入殿中,就有一名宫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他的脚下,萧清瑜认出,她就是兰贵人身边的宫女佩儿。只见她的发丝凌乱,眼睛哭得红肿,手上还沾了不少的血迹。

尉迟封冷冷的朝她看了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宫女猛地一震,抬起头来,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回皇上的话,主子昨日从凤栖宫回来后,便把自己关在屋里,连晚膳都没用。今早奴婢去看时,贵人的身上便有些发热,奴婢想去请太医,可贵人只说自己不懂规矩触怒了太后,不敢劳烦太医,又将奴婢赶了出来。主子身子不好,奴婢不放心只能守在殿外,方才听到殿中有好大的响动,奴婢进来时,便见主子倒在窗下,急忙赶过去时就见到一道黑影跳出了墙外......”

“胡扯!”尉迟封朝跪在地上的佩儿看了一眼,几乎是有些气急败坏的呵道。

宫中戒备森严,加上崔昭仪前段时间才以此事诬陷贤妃,殿中众人心中俱是感到一种讽刺。这兰贵人,手段也愈发的拙劣了,不知死活的触怒了太后,皇上也就是念着往日的情分才没有发落,只将她禁足兰筠阁。才几日的功夫,便耐不住性子了。

“皇上!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还请皇上明察!”佩儿将身子伏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没几下,地上就现出一片血迹。

“皇上,臣妾觉得还是小心些为好,贵人就是再大胆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皇上也该体谅些?”萧清瑜上前一步,扫了一眼地上的佩儿,柔声劝道。

萧清瑜的目光对上了尉迟封略有几分意外的眼神,她颇有深意的开口:“再说,贵人服侍皇上多年,虽说身子孱弱却也没有出过这样的意外,若是不细查,皇上又如何心安?何况,臣妾想着,太后即便是恼了贵人,却也不想听到这后宫再生出什么是非,还请皇上三思。”

尉迟封目光一凝,看了她半晌,才从齿缝中冰冷的挤出几个字:“搜,每一处都给朕细细的搜!”说着将目光移向了躺在绣榻上的兰贵人身上,漆黑的眸中寒星点点。

他的话音刚落,薛公公就忙躬身出去派人搜查。

萧清瑜看着绣榻上不省人事的兰贵人,心中却想到淑妃方才跟她讲过的一句话,以淑妃的心思,无非是想要抓住佩儿私出兰筠阁抗旨不尊的罪名。可现在想来,事情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只是,不知道,这一切是兰贵人一手谋划还是真有人想要暗害于她?

外头传来一阵阵乱哄哄的声音,没一会儿的功夫,薛公公便从殿外进来,眼睛朝尉迟封这边看了过来,面色竟有几分的惨白,小心的说道:“皇上!”

尉迟封微微挑眉,示意薛公公:“呈上来!”

萧清瑜将目光落在薛公公的身上,心中不由得觉出几分诡异,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薛公公这样的人都露出这种神色。

萧清瑜的视线微微后移,刚好落到身后的小太监手中端着的托盘上,托盘中,只放了一枚小小的纯黑色的戒指。

尉迟封将戒指拿在手中,面色沉重的打量了几遍,语气平淡的问道:“崔太医可到了?”

薛公公躬身回道:“已在殿外候着了,奴才这就去传?”

尉迟封的目光朝众人看了一眼,淡淡的开口:“贤妃留下,其余的人都跪安吧!”

“是,臣妾告退!”纵是有几分不愿,此时此刻,众人也只是齐齐的应道,谁都不敢惹怒了尉迟封。

这一刻,萧清瑜明显的觉出尉迟封的态度有些变化,若说先前对于兰贵人的遇刺他是漫不经心的,那看到这枚戒指后,他的态度,竟然顷刻间扭转了过来。她知道,问题,肯定是出在这枚戒指上,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难道还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萧清瑜收回了视线,静静的立在殿中,片刻的功夫,薛公公就领了崔太医进来。

“微臣给皇上请安,给娘娘请安!”崔太医上前一步,恭敬的行了个礼。

“起来吧,太医瞧瞧贵人可有什么大碍?”尉迟封挥了挥手,将目光看向了躺在绣榻上的兰贵人。

无论什么时候,尉迟封总能这般淡定从容,若不是萧清瑜与他相处久了,如何能看得出他眼中的深意。只怕,他关心的,并不是兰贵人的生死。

崔太医细细的给兰贵人问了脉,面色变得沉重了几分,转过身来犹豫的开口:“皇上,微臣......”

“说!”尉迟封冷眼一凝朝太医看了过去。

“微臣斗胆,想请娘娘看看贵人身上可有什么明显的伤处?”崔太医弯□子,恭敬的说道。

尉迟封微微挑眉,最后却向萧清瑜使了个眼色,萧清瑜会意,行了个礼,这才朝绣榻走去,身旁早有两个宫女将帘幕放了下来。

不知怎么的,兰贵人的身上竟然没有半分伤处,萧清瑜眼中微微震惊,又不敢置信的细细检查了一遍,结果和之前毫无两样。她的目光落在了兰贵人紧闭的双眼上,指尖不由得探了探她的鼻息,却蓦地一怔,陡然间缩了回来。

萧清瑜站起身来,面色有几分惨白的掀开了帘幕,朝尉迟封缓缓走去。

“如何?”看着她的脸色,尉迟封微微蹙了蹙眉,沉声问道。

“回皇上,臣妾细细查看了,贵人身上没有半分伤处”萧清瑜垂首敛目,又将后半句话抛了出来:“而且,臣妾方才探了探贵人的鼻息,好像......”

没等她说完,尉迟封突然转过身来,朝崔太医沉声问道:“可如太医所想?”

萧清瑜身子蓦地一怔,反射性的抬起头来,只见崔太医恭敬的回道:“微臣不敢妄言,容微臣燃上几颗马钱子,皇上心中的疑惑可尽数解去,还请皇上与娘娘到殿外稍候片刻”

马钱子?萧清瑜看了崔太医一眼,沉声问道:“太医所指可是牵机药?”若她没有记错,牵机药又名马钱子,宋太宗赵光义便是用此药毒杀南唐后主李煜,此毒甚是厉害,与钩吻,鹤顶红并称历史上最有名的三种毒药。

崔太医眼中掠过一抹诧异,恭敬地回道:“正如娘娘所言,微臣方才替贵人把脉,贵人脉象凝滞,如今只有用马钱子燃熏,方可寻出端迹。”

萧清瑜心下一沉,微微颔首,这才跟在尉迟封的身后到了殿外。

“爱妃倒是很有见识?”尉迟封的目光盯着萧清瑜,似笑非笑的说道。

“皇上谬赞,臣妾平日里闲来无事爱看些杂书,只是略知一二罢了。”萧清瑜并无半分慌乱紧张之态,和尉迟封相处这么些天,他的性子她多少摸出了些门道,此时直言,明显不存着试探之意。

尉迟封盯视她半晌,淡淡开口:“此事爱妃如何看?”

萧清瑜闻言,却岔开了话题,温声说道:“有句话臣妾不知该不该说?”

尉迟封微微一笑:“爱妃若是觉得不该说那便不要说了。”

萧清瑜快到嘴边的话被他堵在了喉咙里,好半天才开口:“淑妃姐姐说方才她在御花园那边看到了兰贵人身边的宫女佩儿。”

尉迟封闻言皱了皱眉,萧清瑜坦言道:“臣妾想着此事该禀告皇上,若仅仅是抗旨不尊倒也罢了,可是如今贵人昏迷不醒,若是那佩儿真有什么问题,皇上也可查查。”

尉迟封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一如既往的让人难测其意:“爱妃倒是个有心的。”

萧清瑜抬起头来,从他平静地目光中看出些许的笑意,这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一会儿的功夫,便有小太监出来回禀,萧清瑜与尉迟封对视一眼,便朝殿中走去。

“皇上请看!”崔太医让了让身子,抬手指了指兰贵人的额头。

顺着太医的视线,萧清瑜将目光移向了兰贵人的额上,只见她的额上冒出三个暗红色的小点,突兀的让人觉得万分的诡异。

萧清瑜朝身侧的尉迟封看去,只见他唇角勾出一抹笑意,最后却冷笑着开口:“倒是真如朕料想的一般。”

萧清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兰贵人的额上,一会儿的功夫,却见暗红色渐渐的淡了下来,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她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立在那里的崔太医:“还请太医直言。”

崔太医的目光朝尉迟封面上看了过去,得到默许后,才缓缓开口:“回娘娘的话,贵人体内中有剧毒朱颜,中毒之人面上与常人无异,却一直昏迷不醒,只有用剧毒相逼才能将毒药浮于表面,不过此法甚为惊险,若使用不当,便会当场气绝生亡。”

“太医的意思,贵人会一直如此?”萧清瑜微微挑眉,眼中掠过一抹惊异。若真是如此,她实在想不出,下毒之人为何偏偏要将此毒下在兰贵人身上,若是为了除去兰贵人,何不直接灭口?要知道,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暗夜中,一道身影,小心的避开宫檐下的守卫,身形灵动的朝前方快速的跃过,直奔高墙而去。

城中的一座房屋内,屋门大开,一个身形修长的人在黑暗中一动不动,蓦地目光微闪朝屋外看去。

“主子,一切办妥。”一声清冷的嗓音恭敬的回禀。

那人突然低沉的笑了一声,掌心一动,幽冷深沉的关门声惊破了静谧的夜晚。

作者有话要说:才写完,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