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芷宫内,萧清瑜瞧着荣姑姑送走太医后紧蹙的眉头,不由得轻笑一声:“好了,姑姑,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荣姑姑还没开口,站在身侧的琳琅便眼睛一红,委屈的说道:“好主子,这还不算是大事儿?奴婢瞧着,那楚昭容就是明摆着欺负主子!”

琳琅轻轻的咬了咬嘴唇,越想越觉得不痛快。自打前日主子受伤后,皇上竟没有来看过一次。更可气的是,这几日她去请崔太医时,都无一例外被告知去了檀舞殿,说是楚昭容身子不适,这明摆着就是和主子作对呀!

听到琳琅的话,萧清瑜也不生气,只无奈的笑了笑。她没有想到,这个楚昭容竟然这么不依不饶,连面上的一点点功夫都不愿意做了。

看着萧清瑜有些沉下来的脸色,荣姑姑皱着眉说道:“主子,奴婢说句不知死活的话,皇上那边,主子可不能就这么冷着。那个楚昭容,奴婢瞧着可不是什么善茬,若让她得了皇上的宠爱,那咱凝芷宫只怕就不得安宁了。”

站在身侧的琳琅出声附和:“是啊,主子,姑姑说的没错,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总不能就这样下去。”

萧清瑜微微一笑,却不言语,好半天才说道:“姑姑是让本宫去求皇上?”说着眼神定定的朝面前的人射了过去,脸上不辨喜怒。

“主子!”荣姑姑面色一变,扑通一声跪地,忐忑的说道:“主子恕罪!”

萧清瑜伸手将她扶起来,柔声说道:“姑姑不必如此,本宫又岂会不明白姑姑的一片苦心,只是,本宫与皇上,只怕不是轻易的相求就能释怀。”

她真要放□段去求了,才是真正的惹怒了尉迟封。这几日的他,可不就是在为当日的事情置气?只不过,他们之间隔得岂止是无法逾越的身份?

她不想,也不能让自己陷进这样一段看不到尽头的感情中。身为帝王,他有权利宠幸后宫的每一个女人,可她不希望,自己爱上的人一个转身就将自己抛在了脑后。

这样的爱太廉价,也太卑微,她宁愿不要,也不愿到头来变得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己都失去。

也许,这就是命运。她与他,只可能是帝王和妃子,想要跨越这一步,又谈何容易?她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世间,他便是那个最不可能给她的人。既然如此,何苦强求?

荣姑姑眼中掠过一抹异色,只听萧清瑜缓缓说道:“姑姑在后宫多年,本宫的意思,姑姑可能明白?”

荣姑姑听到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奴婢省的,只是怕苦了主子,若主子执意如此,奴婢们也会尽心侍奉主子。”

萧清瑜点了点头,目光沉沉,意有所指的说道:“至于那楚昭仪,姑姑更不必担心,她现在蹦跶的越厉害,日后的下场便越凄惨。”

以她对尉迟封的了解,像楚昭仪这样的女人又如何能入得了他的眼?当日的德妃论容貌,论出身可不比这楚昭仪好上千倍万倍?再说,若是真放在心上了,又岂会毫不顾忌的让她当了这后宫的眼中钉肉中刺?

说话间,便有太监从殿外进来,恭敬的回道:“启禀娘娘,太后身边的崔姑姑来了。”

萧清瑜眼中掠过一抹异色,却又很快掩了下去,扬声说道:“快请!”说着站起身来,朝门口看了过去。

按说太后不问后宫之事六宫皆知,这会儿怎么会派了崔姑姑亲自前来,这其中的意味,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萧清瑜才想着,就看到一脸笑意的崔姑姑从殿外走了进来,朝她恭敬的拜道:”奴婢给娘娘请安!”

萧清瑜客气的让了让身子,她的礼她又岂敢受了,便亲手将人扶起,柔声说道:“姑姑不必多礼,不知姑姑前来有什么吩咐?”

崔姑姑的目光朝她面上打量了片刻,尽量掩下眼中的深意,笑着说道:“娘娘这话可就折煞奴婢了,奴婢是来传太后口谕,请娘娘到凤栖宫一趟。”

萧清瑜的目光微微一顿,却只得恭敬的说道:“太后懿旨,臣妾岂敢不从,劳烦姑姑亲自跑一趟了。”

“娘娘哪里的话,这都是奴婢的本分。”崔姑姑闻言,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想到今日从宫外传来的密信,她就忍不住多看这孩子一眼。太后日日盼,夜夜盼,盼着能早一天找到小公主,哪里想得到,人就活生生的在这后宫里。

太后久居凤栖宫,除了必要的场合几乎不出来走动,但是萧清瑜对这位太后,心中却存着几分敬畏。这后宫之中,能活到最后的女人,即便是有先帝的宠爱和庇护,自己又岂会是个毫无手段的人?

再说,上一次在明光宫,萧清瑜早就领教过她的厉害。这样的人,哪怕看着仁慈,心却早被这残酷的宫廷锻造的愈发的冰冷。

萧清瑜跟在崔姑姑的身后缓步走进了殿中,远远的便看到了坐在高座上端庄贵气的太后,还没等她行礼,太后便出手止住了她的动作,眼睛在她身上打量了片刻,柔声说道:“坐吧,往后在哀家这里就不要如此多礼了。”

萧清瑜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却只得道谢一声恭恭敬敬的坐了下来。她敏锐的感觉到,今日的太后,看着她的目光里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情,让她全身都不自在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她不清楚的变故。

许是觉出她的紧张,太后轻轻的笑了笑,看了她一眼,这才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收起。

候在身侧的崔姑姑瞧着这样的情景,上前一步俯身说道:“主子先聊着,奴婢去准备茶水,外边日头大,也好给娘娘润润嗓子。”

萧清瑜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有劳姑姑了。”

崔姑姑福了福身子,这才恭敬地退了下去。

上座的人不开口,萧清瑜只得静静的坐着,好半天才听太后若有所思的问道:“哀家听说最近半个月皇上一次都没去你那里?”说着视线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萧清瑜不明白太后话中的深意,只得恭敬的回道:“臣妾愚笨,还请太后恕罪!”

太后不怒反笑,扫了她一眼,笑道:“愚笨?你若愚笨,这后宫怕是没有聪明的了。只不过,这后宫的女人,又有几个能真正由得了自己?说到底,皇上还是皇上,你也该体谅着些才好。”

对上太后的视线,萧清瑜恭顺的敛下了眉:“臣妾谨听太后教诲!”

话到此处,倒是太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孩子,性子倒与当年的她颇为相似。只不过,有些时候,太过执拗了,最终害的是自己。

她瞧的出来,这孩子,也并非对封儿没有半分的情谊,只不过,克制着罢了。在男女之情中,能够时刻清醒着,倒是件好事儿。怕只怕,以封儿的性子,若是一直得不到,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儿来。

她的儿子,她最是清楚。这半个月来的事情翠容都细细和她说了。封儿这明摆着是在置气,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封儿如此行事,怕是只能将这孩子推得越来越远。

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就是最有利的。身为青霄国唯一的正统血脉,这孩子注定有着自己的使命。今日楚忆暄信中所提之事,还得慢慢筹划。若封儿能放得下,那便最好不过。若放不下,此事怕是要从长计议。

片刻的功夫,崔姑姑就从殿外走进来,缓步上前,将茶盏放到了桌上,笑道。“娘娘,这是奴婢亲手做的梅子茶,清凉解暑,娘娘尝尝可好?”

萧清瑜客气的点了点头,伸手揭开茶盖,只见酒红色的果汁在晶莹剔透的白玉盏中泛着令人迷醉的光彩,她举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唇齿间瞬时浸满了乌梅的酸甜,从舌尖缓缓散开。

“姑姑真是好手艺!”萧清瑜莞尔一笑,不禁赞叹出声。

太后轻笑一声,道:“你就别被她骗了,在青霄国,人人都能做出这样的梅子汁。”

崔姑姑抿嘴笑道:“太后这话,可让奴婢无地自容了。”说着转头朝萧清瑜说道:“娘娘若觉得好,奴婢那边还备着些,一会儿可叫宫女给您送过去。”

萧清瑜闻言笑了笑,心中却是不由得沉了下来。青霄国?太后为何平白的提起了此事,总不是无意间顺嘴说出的。若“青霄”二字能让先帝忌惮,那对于太后来说,也不见得是多好的回忆吧?

再说,从进门到现在,太后的态度都让她觉得怪怪的,甚至还多了几分莫名的亲近和热情。以往即便是她来侍奉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有种若有若无的疏远。而今天,却是转变如此之快。总不会是因为尉迟封待她冷淡了,太后对她心生同情才如此吧?想想都觉得荒谬的很。

萧清瑜强按下心中的不安,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将眼中的深意掩了下去。

萧清瑜正欲饮尽白玉盏中的梅汁,一声尖锐的嗓音从外头传了过来“皇上驾到......”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送上,晚上十一点多大家来看二更吧,码字去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