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时辰不早了,皇上那边该等着了。”琳琅瞧了瞧躺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的萧清瑜,带着几分笑意提醒。

好半天萧清瑜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斜睨了面前的人一眼,不满的说道:“就你着急!”

发生了昨晚那样尴尬的事情,萧清瑜这会儿自然是能躲多远便躲多远,可是尉迟封就好像是能猜出她的心思似的,好巧不巧的又派了薛公公传她去明光宫伴驾。所以说,此刻的萧清瑜,真是避无可避,就算明知前面是悬崖,也不得不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早知道这样,昨日就是说什么也不瞎喝那什么劳子的茶了,她现在都有些小小的怀疑,是不是尉迟封那厮在杯中动了什么手脚,要不怎么他喝了那么多都没事儿,难道还真就是自己没用到这个地步,一杯茶就晕头转向搞不清自己什么身份了?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实在没有这个必要。毫不客气的说,在尉迟封面前,她就一陪客,陪吃陪喝陪那啥,即便他真想怎么样,她也只有乖乖顺从的份儿,哪用得着这般大费周章?再说,以尉迟封的性子,也不大可能做出这么跌份儿的事情来。

唯一的答案,便是她不胜“酒”力,真真切切的将尉迟封当做美色给毫不留情的享用了。

更让她凌乱的是,昨夜,她竟然主动了,甚至还有些蛮横的将尉迟封推倒在床上。脑海中残留着断断续续的记忆提醒她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那一刻,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反正不至于很正常便是。

只要想到此处,萧清瑜就不止一次痛骂自己的所作所为,干什么不好,怎么就对那厮动手动脚上下其手了。虽说尉迟封的确是有几分美色,可她也没必要这么急不可耐吧?难道,她其实就是个/色/女?

此刻的萧清瑜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她有些弱弱的安慰自己:“都是那杯茶犯的罪,要不是他给她喝,她才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候在身侧的琳琅微微笑了笑,不甘示弱的回道:“主子哪里的话,奴婢这是替主子着急,主子也不怕皇上等急了吗?”瞧着皇上如此看中主子,可主子却从早上到现在一整天都不在状态,能不让人着急吗?

跟着萧清瑜这么长时间,她们也算是看明白了,主子的心思,与常人就是有那么些许与众不同。至于是什么,她们就不好说了。不过,皇上只怕就是喜欢主子这点吧?

想到昨夜皇上竟然一路抱着主子回了凝芷宫,她现在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众人都知道皇上是个严厉的人,朝堂自不必说,对待后宫妃嫔更是有几分无情和冷漠。纵是如当初的德妃那边得皇上眷顾,都未有如此的殊荣。不得不说,皇上待自家主子还真有几分特别。

闻得琳琅的话,萧清瑜装作恼怒的瞪了她一眼:“瞧,一个个都向着明光宫那边去了,也不知道皇上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她的话音刚落,倒是一直默不做声的荣姑姑笑出声来,上前几步,掩不住笑意的说道:“奴婢们可没有这个意思,能够得到皇上的宠爱,旁人求都求不来呢,主子就不要多想了。再说,奴婢们最大的好处,不就是主子能得皇上看重吗?”

对上荣姑姑的视线,萧清瑜只得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那便动身吧。”

“是,娘娘!”琳琅脸上堆起笑意清脆的应道。

看着越来越近的殿门,萧清瑜的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心里也愈发的忐忑了。

“娘娘,快进去吧,皇上都问了好几遍了!”薛公公见到来人,带着笑意恭敬的行了个礼。也就是这位主子,皇上才有这份儿耐性,要换做旁人,只怕便就此失宠了。不过有些东西,还真就是一物降一物,古怪的很。

萧清瑜微微颔首,朝薛公公点了点头,这才缓步走进殿内,一眼便看到坐在龙案后的尉迟封,他的脸在淡淡的灯光下显得比平日里多了几分柔和,看在她的眼中,有种特殊的感觉。

听到来人的脚步声,龙案后的人将朱笔放在案上,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四目对视,萧清瑜便觉得有些紧张和尴尬,只得规矩的福下了身子,恭敬的开口:“臣妾给皇上请安!”

萧清瑜敛下眉去,刻意避开头顶上压过来的充满审视的目光,却听那人有些不快的问道:“怎么耽误了这么久的功夫?”

许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捏在手中的绣帕不由得紧了几分,萧清瑜思忖片刻,似真似假的说道:“皇上传召,臣妾总要装扮妥当了才好,免得惹皇上厌烦。”

话音刚落,便见尉迟封的嘴角慢慢地浮起一抹邪邪的笑意,意有所指的瞧了过来:“装扮?爱妃也知道女为悦己者容吗?”说着便站起身来,几步从龙案后走了下来。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萧清瑜心跳动的越来越快,连出口的气息都轻了几分,脚下不着痕迹的朝后边挪了几步。

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抬起了她的下颚,萧清瑜身子一颤对上了一双饱含深意的眼睛,带着一丝笑意却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联想到昨夜的事情,萧清瑜愈发觉得忐忑了。

“皇上!”他手下的力度重了几分,萧清瑜低呼一声反射性的抬手向前推去。

尉迟封凤目慵懒地凝视着面前不安分的女人,半晌才轻轻的开口,意有所指的道:“昨夜,爱妃可不是这么叫的。”

他的话音刚落,萧清瑜的眼睛便睁的老大,不敢置信的对上了他的目光。最后却是有些胆怯的动了动唇,将目光移向别处。尉迟封话中的意思,萧清瑜稍作思索立马便明白过来,可是,这也不能怪她啊,前世谁会有事没事的一口一个皇上一口一个臣妾?

他有些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嘴角微翘,不辨喜怒的念道:“尉迟封?叫的那么顺口,朕倒是没想到爱妃平日里还这么惦记着朕?”

“我......”萧清瑜马上改口,半真半假的说道:“身为后宫妃嫔,臣妾自然挂念皇上。”说完还怕他不信似的点了点头。

尉迟封的目光落在萧清瑜的脸上,半晌才似笑非笑的说道:“爱妃可知道,朕最讨厌的便是口是心非。”没等萧清瑜开口便继续抛出几个字来:“不过,爱妃这般口是心非,朕只觉得有趣的紧。”

萧清瑜在心中没好气的暗骂一声,无语的瞧了眼面前目光灼灼的男人,好半天才咽了咽口水,引来尉迟封的一声轻笑。

尉迟封的眉眼微挑,随即低沉的说道:“看来,需要朕来提醒爱妃了。”萧清瑜捕捉到他眼中的坏笑,转念间,一阵温热的气息伴随着邪魅的嗓音传到了她的耳中:“爱妃可还记得昨夜......”

萧清瑜的身子蓦地一怔,却被他轻咬着耳朵,低声的威胁道:“再叫一声!”

萧清瑜有些恼羞的扭了扭头却被尉迟封死死地控制在臂间,他的目光微蹙,只一瞬间,她便觉一种尖锐的刺痛细细的传来。

“嗯,还嘴硬?”他的唇齿在她的耳边来回的摩挲着,不时轻咬一下,一种微痛中又带着点儿舒服的感觉,让萧清瑜忍无可忍的□出来。许是她的每一寸肌肤早就熟悉了他独特的气息,所到之处,激起阵阵涟漪。

萧清瑜闭上眼睛固执的想要回避这种快感,却让面前的男人生出更大的征服欲。她越是不说,他越要从她的嘴中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名字。

萧清瑜突然感到胸/前一凉,一只手邪恶的捏上了她的柔软,她的身子猛地一震,几乎是有些惊慌失措的睁开了眼睛。

“如何?”尉迟封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目光带着几分笑意看到了她的眼中,说着掌心突然毫无预警的收了收,将她的身子贴在了自己身上。

到了此刻,意识到处在下风的萧清瑜有些挫败的动了动嘴唇,刚想开口,面前的人便在这一刻猛地袭上了她的嘴唇,带着一种清晰的灼热肆无忌惮的索取着她的甘甜。

“无赖!”萧清瑜的意识在这一刻模糊起来,心里最后愤愤的骂了一句。

像是听到她心中的声音,他的吻带着一种强烈的欲望探索的越来越深,手掌还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来回的游移着,所到之处,一种异样的触感让她既熟悉又恼怒,她所有的思考都被他莫名的打乱了。

萧清瑜心里暗恼,眼睛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却见他的目光微微一顿,充满□的眼睛带着几分得意和调笑:“回答太晚了,该罚!”

作者有话要说:看来清瑜被皇上吃定了,所以小包子快来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