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云雨过后,萧清瑜早就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身上无处不在青紫让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情/欲气息提醒着方才发生的一幕幕。

在尉迟封极尽全力的挑逗下,她不记得从自己口中吐出多少次求饶和□,想到这里,萧清瑜的心里突然就有些不舒服,扭过头来带着几分恼意看着面前的人。

尉迟封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伸手就将身旁目光带着几分火焰的女人搂在怀中。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尉迟封有些后悔今夜的肆无忌惮,所以当下,对于她这点儿小小的性子他也便照单全收了。

萧清瑜挣扎一下,伸手想要将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推开,怎奈蚍蜉撼树,饶是自己使出了好大的力气也不能撼动半分。

“看来你还是不累?”尉迟封嗤笑一声,眉眼微挑,语带笑意的挑逗道。

萧清瑜陡然一惊,有些惊慌的对上了他的视线,却见这厮眼中掠过一抹笑意,淡淡的朝她身上扫了一眼,过了好久才坏笑着说道:“不过朕倒是有些累了。”说着便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因为被耍而敢怒不敢言只能干瞪眼的表情。

萧清瑜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有些愤愤的扭过了头,她有些恼怒的发现,她似乎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尉迟封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伸手捏在了她的下颚上,微微用力,就让她对上了他的视线。

晕黄的光线下,许是因为带着几分笑意,他的侧脸显得格外的柔和,可是即便这样,萧清瑜也提醒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假象,也不知道方才是谁就像一只禁欲许久的野兽,不断地汲取着她身上的甘甜,任由她在他身下哭泣求饶也不为所动。

“怎么,生气了?”尉迟封的手指顺着她的发丝穿透下来,语气中透着一丝宠溺。

“不敢!”萧清瑜满含怨气的回道,可尉迟封仿佛没有看见她眼中的意味,只轻笑一声,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萧清瑜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却很识时务的没有搞出太大的动作,饶是这样,也让身旁的人察觉到什么似的,冷冷眯着眼,低头在她耳垂上轻咬一下,低声说道:“乖点儿!”

他的话音一落,萧清瑜便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了眼,好半天才确定这样甜腻的话确实是从面前的男人口中说出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恶寒。

“皇......”她才一启齿,便觉一道冷光射了过来,目光之中带着一种危险的信号,还有一种充满着蛊惑的味道。

萧清瑜心中纳闷,但很快便猜到了他的心思,几乎是有些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半天才迫于压力轻轻的抛出三个字:“尉迟封!”

一直没开口的尉迟封,眉眼微挑,看着怀中的女人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存在感,不由得皱了皱眉:“日后便这么叫,知道吗?”

萧清瑜还以为自己是幻听,过了许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应道:“知道了。”

搂着她的手微微紧了几分,这才轻柔的将她放在绣枕上,替她掩了掩被角,柔声说道:“睡吧!”说着嘴角微扬,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他有些微冷的指尖触到她的肌肤的瞬间,萧清瑜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随之袭来。

尉迟封眼中的情绪,让萧清瑜避无可避,此时的她,再也没法逃避他的目光,她可以欺骗自己这只是宠爱,可她却真实的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些许她从来都不敢承认的东西。

萧清瑜闭了闭眼,这样清晰的目光,让她心中前所未有的震撼,她甚至觉得,自己一味的回避和无视,也许对他来说是一种残忍。

这样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她陡然一惊,突然间睁开了眼睛,几乎是有些慌乱的抓上了尉迟封的衣袖。

“怎么了”尉迟封看着面前的人眼中来不及藏起来的闪烁,审视了她一眼,柔声说道。

萧清瑜反射性的摇了摇头,却在他带着几分强势的目光下,略显忐忑的开口:“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的嗓音在沉寂的殿中显得格外的清亮,重重的敲打在尉迟封的心上。

只听见一声轻笑,萧清瑜抬起眼来就看见尉迟封有些意味深长的目光,他先是皱了皱眉头,复又轻轻的捏住了她的鼻子,即便极力隐藏可语气中的喜意还是清晰的现了出来:“你终于肯承认了?”

他的脸颊凑到她的面前,纵是萧清瑜想要回避,可是她的神情和目光,早就清晰的出卖了她。他对她的好,她一直都知道,尽管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时兴致,可一日日的相处,让她越来越无法回避她对他的纵容。

“我......”萧清瑜看着眼前分外认真的目光,内心冒出一点小小的愧疚。是了,即便尉迟封贵为九五之尊,她也不能因为这个而无视他对她的纵容,推翻所以的一切。

“以后不会了。”好半天萧清瑜才像是保证似的轻轻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一只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尉迟封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躺下来将胳膊紧紧地环在她的腰间。

萧清瑜静静地闭上眼睛,感受着他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轻纱,清晰的点燃在她的肌肤上。

这样的夜里,萧清瑜的脑中突然间浮现出两人从相识到现在的一幕幕,痛苦,欢愉,还有许多她之前从来都不敢面对的东西如今都清晰起来。

也许,是她固执了,固执的逃避着自己的心,固执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排斥在外。身处异世的现实,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束缚了她的心,让她不敢去面对,不敢去让自己的心有所牵绊。

长睡一觉后,萧清瑜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空荡荡的,竟然觉得有几分庆幸,昨夜过后,她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来面对他。

“娘娘,您醒了吗?”一声恭敬的问话从帘外传来。

“嗯,进来吧!”萧清瑜朝那边轻声说道,径直坐起身来。

侍候她的依旧是前几日薛公公带进来的那个小宫女,神色间虽然恭敬却丝毫没有卑微之态,这样一看,萧清瑜突然有些后知后觉的察觉出此人绝对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宫女那般简单。

萧清瑜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收了回来,任由她扶着去了浴池,约摸着泡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在她的服侍下穿好衣物。

那宫女动作娴熟,紧紧地闭着嘴巴,脸上除了浅浅的恭顺几乎没有别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萧清瑜柔声问道。

“回娘娘的话,奴婢彩韵。”身旁的宫女面色微愣,立马便恭敬的回道。

萧清瑜听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其实,就算是她问了,她知道的也不过就是些表面上的东西。

一切打理妥当后,萧清瑜这才走到外殿,片刻的功夫,薛公公便传了早膳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恭敬的开口:“娘娘,这些都是皇上亲自交代御膳房准备的,娘娘尝尝可好。”

萧清瑜有些意外的朝他看了一眼,含笑点头:“本宫知道了,替我谢过皇上。”

“是,不过老奴觉着皇上还是想听娘娘亲口道这一声谢。”薛公公嘴角堆起笑意,继续说道:“皇上交代了,让娘娘先别急着回凝芷宫,若是觉得乏味,娘娘可到殿外走走。”

他说的这一番话,让萧清瑜觉出几分特殊的意味。可是当她抬起眼来,却只看到他眼中恭敬中带着几分笑意的目光。

萧清瑜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有劳公公了。”

“娘娘哪里的话,若没有别的吩咐,奴才便先退下了。”薛公公弯了弯身子,得到应允后这才退了出去。

昨晚萧清瑜没有吃多少东西,如今倒觉得有几分饿了,当下便拿起桌上的一碗燕窝粥喝了起来。入口软软糯糯的,带着一种淡淡的清香,饶是她平日里不喜这些甜腻的东西,这会儿也不免多吃了一些。

用完早膳,萧清瑜有些微懒的靠在椅子上,一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从窗外传来,萧清瑜眉眼微动,莞尔一笑:“怎么殿外还有鸟”她知道明光宫向来都是尉迟封处理政事的地方,所以平日里这些个扰人的东西都是甚少有的。

“不如奴婢陪着娘娘出去瞧瞧?”彩韵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试探着提议。

萧清瑜点了点头,这才走出殿外,一眼便瞧见一只鸟笼悬挂在架上,笼中的小鸟通体青绿色,体态极小,可叫声却异常的清脆。

“这是?”萧清瑜抬手将指尖伸进鸟笼,饶有兴致的逗了逗。

“回娘娘的话,这鸟便是上次青霄使臣特意献给皇上的,据说此鸟认主,极有灵性,声音更是格外的悦耳动听,皇上说宫中闲来无事,可给娘娘解解闷儿。”

没待萧清瑜开口,便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略带着几分嫉妒和打趣:“还是妹妹有福气,连皇上都巴巴的讨妹妹的欢心。”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留言好少,我写渣了吗?呜呜呜......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