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清瑜转过身去,一眼便见到了身着一袭水绿色纱裙的淑妃,她的嘴角挂着笑容,眼中的打趣柔柔的淌了下来,只是这看似温柔的笑,今日似乎多了些什么别的东西。

“淑妃姐姐!”萧清瑜莞尔一笑,缓步上前。

“妹妹这会儿还在皇上这里,却不知道,这宫里头啊,为着妹妹的事多少人睡不着觉?”淑妃朱唇轻启,目光直直的落在萧清瑜的脸上,意有所指的说道。

“姐姐这样说,倒是妹妹的不是了。”面对淑妃有几分阴阳怪气的调侃,萧清瑜也回她一笑,淡淡的开口。

她的话音一落,淑妃的神色有片刻的不自在,却很快便回转过来,看着萧清瑜的目光一顿,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眼中的不快一闪而过。

明明都是一宫主位,如今倒是她混的不如人了。在这宫里,谁都知道凝芷宫的主子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而她那永淑宫,倒像是个冷宫一般。这样想着,苏敏容更是觉得眼前笑意盈盈的女人有些莫名的扎眼。

“哪里又是妹妹的不是,能得到皇上的宠爱,便是妹妹的手段,这旁人再怎么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说着假装生气的瞪了面前的人一眼,眼中露出一丝哀怨,轻轻说道:“所以说,即便要怪罪,也是怪妹妹温婉大度,生的又这般美,独独的占了皇上的心。”她的话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不像姐姐,福薄如此,入宫这么久了,皇上就连正眼都不瞧一眼。”

气氛因着淑妃的话陡然间尴尬起来,萧清瑜看着淑妃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只觉得有些怪怪的。这淑妃,向来不是个自怨自艾的女人啊?即便一直以来都不得尉迟封的宠爱,在这后宫也照样眼高于顶,不把那些个低位妃嫔放在眼中。

这一点,在宫中,早就尽人皆知,所以,即便心里清楚皇上从未临幸过她,也没有人敢轻易的欺辱了她去。

没待萧清瑜开口,淑妃便收回了脸上的愁色,上前一步亲昵的拉住了她的手,柔声说道:“站了这会儿子的功夫,倒觉得有些累了,不过这明光宫不比妹妹那里自在,姐姐是没有这个福气进去坐坐了。”

萧清瑜一时间有些怔愣,这淑妃惯是尖酸刻薄,几句话下来,就算是她都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了。

萧清瑜卡了一下,立马说道:“姐姐就不要打趣妹妹了,便随妹妹进去喝杯茶如何?”

这淑妃,还真是个难应付的主,让人拒绝也不是,应承也不是,她终于体会到,有这么些人,生来就是给别人添堵的。

萧清瑜清楚的看到,淑妃眼中一闪而过的讽刺,那其中的深意不用想萧清瑜也猜得出来。入宫这么长时间,除了那些低位的主子,主位之中便只有这淑妃没有被尉迟封翻过牌子了。如今德妃被打入冷宫,她二人出身又相差不多,可不是要心生不满了?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萧清瑜可以控制的,她慢慢地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两人相携着走进殿中。

才刚坐下,萧清瑜便吩咐彩韵上茶,她知道,淑妃的话,还在后头。以她的心思,断然不会仅仅是为了调侃她几句。

淑妃的目光朝四处打量了片刻,这才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微微一笑,半晌才道:“到底是皇上宫里的茶,姐姐倒是沾了妹妹的光。”

萧清瑜半垂着眼帘,等着她的下一句话,不出所料,面前的女人淡淡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开口:“妹妹服侍皇上这么长时间,怎么这肚子也没个动静?”说着视线直直的落到萧清瑜的腹部。

萧清瑜微微挑眉,倒不是生气,只是有些觉得无语,当下只轻笑一声,漫不经心的开口:“这种事情,又岂是妹妹能做主的。”

其实,对于孩子,她还没有这个准备。她不知道,她与尉迟封能走到哪一步,尽管她看的出尉迟封对她的情谊,可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过早的有了孩子,不过是一份牵绊。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她对他,依旧无法完全的放开。若真有一日,她需要用孩子来留住他,那么,他们之间,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她不希望,自己的爱情如此卑微,对她来说,即便是放手,也好过拿孩子来当自己的筹码。

看到萧清瑜的神色不像作假,淑妃的目光一紧,突然觉得这样漫不经心的笑格外的刺眼,她就不信,这贤妃还真不在乎子嗣,无非是极力掩饰罢了。

要知道,这后宫中的女人,得宠的,不得宠的,盼的固然有皇上的宠爱,可最大的心愿,还是能为皇上诞下一儿半女。到那个时候,地位才算真正稳固了。即便日后再有新人选进宫,皇上顾及着孩子,也多少会念及往日的情分。

虽说,贤妃的身后是右相府,可谁又能保证,右相永远是右相?想想昔日的镇远大将军,便可知一二。

想到此处,淑妃的身子凑近几分,含笑道:“话虽这样说,可妹妹也要自己心里有主意才行。姐姐说句不得当的话,如今皇上护着妹妹,这宫里头谁不嫉妒?可皇上到底是皇上,这后宫之中,妹妹可曾见得谁能荣宠不断?当日钟粹宫那位,如今也不是落到那个境地。说到底,没有子嗣,这皇恩未必就能护妹妹周全。俗话说的好,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姐姐的话可不是没有道理。”

没待萧清瑜开口,她又继续说道:“再说,妃嫔独宠本就是宫中大忌,保不齐那些个言官拿此事大做文章。到那个时候,即便皇上不在意,太后又岂能置之不理,真到那时,妹妹又该如何自处?”

这些话说的字字皆在情理之中,可偏偏萧清瑜就是觉得有几分好笑,只含笑应了声,拿起桌上的茶盏来将眼中的笑意尽数掩去。

一切,都顺其自然吧,她无法逃避自己的心,也无法装作一无所知的面对尉迟封对她的好。与其如此煎熬,不如顺从本心。若能走到最后固然是好,如若不能,她相信,这一切也会以该有的方式结束。

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萧清瑜将目光移到门口,只见尉迟封身着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看的出来他的心情不错。

四目对视,萧清瑜莞尔一笑,从座上站起身来,才要行礼便被他拦了下来:“不必多礼。”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淑妃笑容满面,盈盈的拜了下去。

尉迟封的目光一怔,明显有几分冷漠的开口:“起来吧!”

“谢皇上!”淑妃脸上的笑意未曾退去,似乎一点儿都没听出尉迟封语气中的淡漠。

说话间,薛公公便奉上茶来,恭敬的开口:“皇上先润润嗓子吧!”

尉迟封点了点头,拿起茶盏来喝了一口,这才饶有兴致的开口:“外头那只鸟,你可喜欢?”

萧清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朝殿外看了看,随后两人相视而笑。这样的默契,看在淑妃的眼中,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了?

“皇上待妹妹这样好,怪不得后宫的姐妹都羡慕妹妹的福气?”淑妃温柔的笑笑,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尉迟封眉眼微挑,有些不悦的看了过去,却见她莞尔一笑,盈盈解释:“如今皇上膝下无子,臣妾只盼着妹妹能为皇上诞下皇子,这往后宫中也会热闹些。”

听到此处,尉迟封的面色才缓和了几分,伸手将萧清瑜的手握在手中,又转头朝淑妃看了过去,很是满意的说道:“淑妃此话倒是很中听。”

淑妃保持着面上的笑意,恭顺的回道:“皇上如此看重妹妹,臣妾不过是猜得出皇上的意思罢了。再说如今太后凤体违和,若是宫中能有这样的喜事儿,太后想必也会高兴的。”

萧清瑜仔细的瞧着淑妃面上的神色,竟然生出一种隐隐的不安。淑妃的性子,她多少也了解一些,平日里爱拈酸吃醋,倒真不是个阿谀奉承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她在尉迟封的面前特意提及皇嗣二字?

过了一会儿的功夫,淑妃便起身告退了,临走时向她投过来的那个目光,笑意中带着些许的冷意。看在萧清瑜的眼中,愈发的觉得诡异。这淑妃,到底在算计些什么?

淑妃出去后,尉迟封微微摆手,把殿中的人都遣了出去,一时间,殿中便只剩下萧清瑜和他两人。

“过来!”尉迟封拍了拍他的腿,示意萧清瑜坐在他的腿上。

萧清瑜的面色露出几分迟疑,转念间,却被尉迟封微微用力,拉到了怀中。

“皇......”萧清瑜才吐出一个字,便惊觉不对,最后只是有些不满的挣扎一下:“尉迟封!”

“怎么,你不喜欢,是谁说往后会好好待朕的?”尉迟封眯起眼来,带着几分危险说道。

什么?萧清瑜有些无语的对上了他的视线。昨夜,是这么说的吗?很明显,又被这厮偷换概念了。

“哪有?”萧清瑜呢喃一声,有些慌乱的敛下了眉,却不知道,这样的她,落在尉迟封的眼中,只一眼,便能激起他心中潜藏的欲望。

尉迟封挑了挑眉,倏然俯身低头,萧清瑜只觉得唇上温热,竟被他牢牢地吻住了,他微眯着眼,眼中露出一种炙热,舌尖蓦地探了进来,在她的唇齿间肆意游走,直到萧清瑜面色通红,快要窒息时,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给朕生个孩子吧?”尉迟封轻轻一吻落在她的发上,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

他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面容上,萧清瑜蓦地一怔,半天都没有开口,却听他继续说道:“若是个男孩儿,朕便让他做世间最尊贵的位置,若是个女孩儿,朕会倾尽一切的宠着她,给她所有想要的东西。”

萧清瑜悄悄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轻轻的反驳:“宠坏了可怎么办?”

尉迟封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满不在乎的说道:“那又怎样?朕的女儿,谁敢说一句不是?”

永淑宫内,宫女冬梅瞧着主子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有几分不解的问道:“娘娘何苦去讨好贤妃,白白的惹得自己不高兴?”

坐在上座的人轻笑一声,淡淡的看了过来:“讨好?可不就是讨好?不过,本宫可不是单单的为了讨好她。”

“娘娘的意思?”身旁的宫女眼中露出一抹疑惑,俯下/身来轻声问道。

淑妃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半晌才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你觉得,皇上这般在意贤妃可好?”

“这......”冬梅迟疑一下,带着几分忐忑小心翼翼的回道:“奴婢自然觉得贤妃得宠,皇上便再也无法顾及娘娘了,可娘娘怎么也不生气?”

“生气?”淑妃莞尔一笑,:“本宫生什么气?本宫恨不得皇上更在意她一些,有些时候,越在意的东西,到了最后,厌恶便越深。”

“娘娘是想派人......”

冬梅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淑妃打断了:“派人?本宫可得好好筹划筹划,让这贤妃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宠爱,皇上如今这样看重她,若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愿为自己诞下皇嗣,你说,依皇上的性子,会不会亲手杀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阴谋又来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