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修仪见了太后,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来凤栖宫的路上,她反反复复的将事情想了好多遍,确定自己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饶是这样,见着绣榻上的人淡淡的目光,心里还是不由得一凛。

她蹲着身子,微微低下头去,良久,才听绣榻上的人淡淡说道:“起来吧!”

“臣妾谢太后恩典。”林修仪恭顺的应道,这才立起身来。

“这些日子,哀家病着,你也有好些天没来哀家这里了吧?”太后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问道。

林修仪心里一紧,抓着绣帕的手紧了几分,脸上的恭顺却未动分毫,柔声说道:“臣妾本该侍奉在太后身旁的,可皇上下了旨意,臣妾也断然不敢扰了太后的清静,是以日日在殿中给太后念经祈福,求太后早日痊愈。”

听完这话,太后的面色缓和了几分,朝身旁的崔姑姑吩咐道:“赐座!”

林修仪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敛下眉来。这位太后,虽然不大过问后宫之事,可好歹也是宫中最尊贵的主子,若是她起了疑心,那她只怕落得个株连九族的下场。

林修仪道谢一声,这才落座,刚坐下,便听太后若有所思的说道:“哀家知道你是个好的,既然有那个心,不如去宗懿寺小住几日,等哀家身子好些了,再接你进宫罢!”

太后的话一出,林修仪面色陡然间变得惨白,抬眼看着目光清冷的太后,嘴唇哆哆嗦嗦的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宗懿寺是什么地方?她又哪里不知道,宫里的女人进了那里,还没见有人能回来的。说是念经祈福,可那地方青灯古佛,真真是进得去,出不来。

“林主子,这可是太后的恩典,为了太后的身子,主子难道还不愿意?”见她不说话,崔姑姑上前一步,小声的提醒道。

听到此处,林修仪这才惊骇的站起身来,脸上的神情变了几变,最后才恭顺的跪倒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说道:“为太后祈福本就是臣妾该做的,臣妾......臣妾喜不自胜。”这句话说出来,她就重重的磕下头去。

此时此刻,她纵是不愿,也不好生生的拨了太后的面子。更不用说,她隐隐觉着太后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虽是面上没有露出,可总让人觉得忐忑不安。

“到底是你孝顺,哀家这病也不是一日两日能好的,你在宗懿寺安心住着便是,佛法清心,你若能领会一二也不枉哀家一番苦心。”太后看了她许久,好半天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可这句话,听在林修仪的耳中,就如一声惊雷,让她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看来,她做的那些事情,太后还是知道了。只不过,她想不明白,也不敢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太后的身子本就不好,那些日子,她每日让人拿云扶香熏衣,之后才来这里给太后请安。这云扶香,其实无毒,还可安神静气。可若是孱弱之人久闻,起先会觉神清气爽,若能在三日之内再添一味醉仪香,那此人,必定会在一个时辰后昏迷不醒,且常人根本就查不出是何缘故。

殿内很静,林修仪不敢开口,而太后也只是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地拨弄着,好半晌才看了过来:“哀家记得你平日里并不爱用檀香,怎么今日倒用了?”

一个“香”字,实实在在的打在了林修仪的神经上,林修仪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挣扎了片刻,这才小声的回道:“这几日太后昏迷不醒,皇上的脾气也有些不定,臣妾便叫人点了檀香给皇上安安神。”

“皇上?”太后挑了挑眉,满是讽刺的问道:“只怕皇上还看不出你的蛇蝎心肠!”说着猛地将手中的茶盏朝她甩了过来。林修仪避无可避,略微缩了缩身子,可那杯热茶还是泼到了她的身上。

“臣妾愚笨,还请太后恕罪!”林修仪依旧垂死挣扎般不肯吐出一句真话。

“愚笨?”太后轻笑一声,扬声说道:“哀家瞧着你小小年纪,倒是个有主意的。怎么?永淑宫那档子事儿,难道不是你搞出来的?你的野心,也太大了些。”

林修仪身子微颤,明显是在极力的克制着,好半天才哭诉道:“臣妾冤枉!淑妃用巫蛊之术谋害贤妃姐姐惹得皇上震怒,这些,与嫔妾没有半分的关系,还请太后明鉴!”

“住口!”一声厉呵打断了她的话,太后面色一冷,眼中俱是寒意:“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崔姑姑,既然她想不起来,总有记得起来的人,你领来叫她见见罢!”

“是,奴婢早就派人传了太后的懿旨,想来这孙太医已经在殿外候着了。”崔姑姑看了地上的人一眼,转过头去恭敬的回道。

听到崔姑姑的话,林修仪先是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随后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眼中俱是惊骇和绝望。

原来,孙太医,竟是太后的人。不,更确切的说,这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一个局,而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设局之人,可到头来,却是落在了旁人的陷阱中。正如太后所说,她的那些伎俩,还是太小了。

没待崔姑姑出去,太后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罢了!这孙太医就不必见了,想来你是记起什么来了?”

对上太后的视线,林修仪跪着身子几下爬到太后的脚边,痛哭流涕道:“太后恕罪,臣妾一时糊涂,还请太后饶命!”

坐在绣榻上的人冷笑一声,挑了挑眉:“恕罪?哀家还以为你想要一手遮天呢?你以为那云扶香,哀家闻不出来?你那些伎俩,又怎么能瞒得过哀家?你的段数,还是太低了。”太后的声音低沉而狠戾,跪在地上的林修仪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看到林修仪这般摸样,太后嫌弃的移过了目光,淡淡的说道:“你做的这些事情,足够你死一百次。”

林修仪身子一颤,失声痛哭道:“臣妾一时蒙了心,太后饶过臣妾这一次吧,太后......”

太后眼波一转,冷冷的开口:“这宫里头野心太大了,最后只会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说完这话,太后看了她一眼,复又问道:“这些日子,皇上时常去你那里,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林修仪心里一沉,却不敢说半句谎言,只小心翼翼的回道:“臣妾自知身份卑微,不敢奢望皇上的宠爱,只希望能服侍皇上,为皇上解解闷儿。”

“嗯?”听到她的话,太后便不满的抬起眼来。

“皇上......皇上是为了保护贤妃娘娘!”林修仪迟疑了半晌,最后才小声的吐出这句话。即便她不愿相信,可这,就是事实。若不是她有利用价值,皇上只怕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只是,有些时候,她好恨,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权势?地位?认真想想,她其实一无所有。

“既然知道,还这么不知死活!”太后的脸色沉了下来,厉声喝道。

没等林修仪开口,太后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虽说你论罪当诛,可你年纪轻轻,哀家也下不了这个手。”

林修仪心里一紧,她当然知道太后并不是下不去手,只怕,还有后话。

正如她所料般,面前的人缓缓地拨弄着手中的翡翠佛珠,双目沉静,那声音似乎能够穿透人心:“不过,你这孩子心机太深,哀家只怕留了你,日后让哀家......后悔莫及。”

太后的最后这句话重重的压了下来,林修仪面色一变,泣不成声的求道:“太后饶命,日后臣妾一定安分守己,再不让太后烦心。”

太后慢慢地捻着佛珠,缓缓开口:“好,有你这话,那哀家便饶你一回。”说完这话,又清冷的叫了一声:“崔姑姑!”

林修仪睁大眼睛瞧着托盘中的小瓷瓶,面色巨变,惊呼一声:“太后!”

“林主子,这东西可是太后赏赐,你便饮下罢!”崔姑姑上前一步,声音里明显有些不悦。

林修仪惨白着脸,颤抖着伸出手去,却又猛地缩了回来,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太后饶命!”

坐在绣榻上的人弯了弯嘴角,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好了!哀家又不是要你的命!”

对上林修仪不解的目光,太后只是微微一笑:“哀家留着你,却也不能不防着你,你若想要哀家安心,便知道该如何。”

崔姑姑上前一步,扶起了伏在地上的林修仪,声音里俱是警告:“林主子,太后饶你一命,不要高兴的忘了谢恩!”

林修仪脸上写满了恐惧,最后却不得不接过崔姑姑递过来的药瓶,恭敬的俯□去:“臣妾......谢......谢太后恩典!”说着脸上掠过一抹决绝,揭开木塞,仰起头来灌了下去。

看到这里,太后的脸上才缓和了几分,朝崔姑姑吩咐道:“还不把人扶起来!”

崔姑姑领命,亲自将人扶起来,坐在椅子上。可此刻的林修仪,心中除了惧怕还是惧怕。她满以为自己算计的很好了,哪里能想得到,这一切,还是让太后发觉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来人,传哀家懿旨,晋封林修仪为正三品昭仪,赐住盈月殿。”太后淡淡开口,唇畔勾勒出的笑意却让林修仪生出一股寒意。

“臣妾......谢太后恩典!”林修仪恭敬的叩谢一声,可她的心,却沉到了最低处。

作者有话要说:林修仪不可能这么快就玩完的!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