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宁静而悠远,可对于凝芷宫的宫人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贤妃娘娘即将临盆,腹中的这个孩子,不仅关乎着娘娘之后的地位,还关乎着他们这些奴才的处境。若是诞下皇子,日后这宫中定然以娘娘为尊。他们虽是奴才,可也多了几分底气和体面。

相较于这些个奴才的窃喜,萧清瑜就不那么好过了。一个时辰前,萧清瑜就开始阵痛,起先还能忍受,可渐渐地她所有的感觉中就只剩下痛,汗水浸透了她的衣襟和头发。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在这个时代,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道鬼门关,不说别的,就是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都让人无法忍受。

“娘娘还是喝口参汤吧,精神头足了一会儿才有力气!”看到萧清瑜惨白的脸色,荣姑姑担忧的劝道。身为女人,都要走过这一遭,更何况身处后宫,若没个孩子依仗,总归是不踏实的。

萧清瑜低下头来,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突然间一阵强烈的痛意让萧清瑜痛的死去活来。

“啊......”萧清瑜尖叫一声,死死的抓住了荣姑姑的手。

“快!快!娘娘要生了。”接生的嬷嬷见到这情景急忙挨了过来,伸手在萧清瑜的身下探了探。

早已准备好的嬷嬷和太医立即忙碌起来,有条不紊的准备热水和干净的布巾。皇上等在外边,他们可不敢有一点儿的马虎,出了什么差错,可是要掉脑袋的!

□又是一阵抽痛,萧清瑜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抓住丝滑的褥子,脸上乍然间变得惨白。

“主子!产道开了,您用力啊!”接生嬷嬷大喊一声,急急的叫道。

“啊---”萧清瑜痛的直抽气,拼命的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

“娘娘,用劲儿!用劲儿!”接生嬷嬷的语气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急切。

疼痛间,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萧清瑜的手,萧清瑜艰难的抬起眼来,对上了尉迟封满是怜惜的目光。

“皇上!”接生嬷嬷见到尉迟封,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想劝却又止住了话。这贤妃娘娘,还真是个有福气的人。

“啊!”萧清瑜一声尖叫,反射性的掐在了尉迟封的手上,一阵刺痛从手背上传了过来,而尉迟封的面色却是没有一丝的变动。

“快了!快了!娘娘再加把劲儿!”接生嬷嬷欣喜的叫了一声,反复说着加把劲儿的话。

萧清瑜拼了最后的力气,终于在一声嘶喊中,感到有什么东西滑出体外,然后便是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在这哭声中,萧清瑜终于支持不住晕倒过去。

“皇上大喜,是个健壮的小皇子!”接生嬷嬷抱着襁褓走到尉迟封面前,满脸喜意的说道。

“清儿!清儿!”尉迟封看都不看接生嬷嬷递过来的孩子,厉声的叫道:“太医!太医!”

顷刻间,候在帘外的太医一股脑的走了进来,为首的是太医院的崔太医。

崔太医将手搭在萧清瑜的手腕上细细的把了把脉,转身恭敬的朝尉迟封行礼道:“娘娘身子无碍,只要安心静养就好。”

听到这话,尉迟封这才松了一口气,伸手轻轻的抚摸在萧清瑜的脸上,眼中尽是深意。

接生的嬷嬷看了看襁褓中的婴儿,又瞅了瞅坐在床边静静瞧着娘娘的皇上,脸上满是纠结。都说这后宫的宠爱全靠着子嗣,可这次,她可是瞧明白了,这贤妃娘娘啊,可不是一般的有福气。

过了许久,那嬷嬷才小心翼翼的凑到尉迟封的面前,轻声道:“皇上!娘娘生的是个小皇子!”

这一声,尉迟封才将目光落到这个皱巴巴的婴儿身上,不假思索的说道:“好丑!”

那嬷嬷愣了一下,急急的说道:“这刚生出来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养几天就白白嫩嫩的了。”

尉迟封点了点头,才想从嬷嬷的手中接过孩子,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啼哭传入耳中。

“哇......”那嬷嬷面色一紧就要将襁褓交到尉迟封手中,却听这啼哭声愈发的响亮了。

尉迟封心里一堵,看着被明黄色的襁褓包着的婴儿,像是赌气般将婴儿抱在自己的手中。

“哇...哇.....”襁褓中的婴儿像是知道什么般不规矩的踢腾着手脚,嘴里的哭声愈发的大了起来。

看到尉迟封沉下来的脸,接生嬷嬷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还是让奴婢来抱吧。”

一记冷眼将她的话堵了回去,尉迟封瞧了半晌襁褓中闹腾不停的婴儿,没好气的掐了掐他的脸。

两只小小的胳膊胡乱的挥动起来,像是表达着什么不满,看着身旁的薛公公都呆了起来。这小皇子,还真是个厉害的主!

感觉到房中骤然间的尴尬,尉迟封虽是想教训教训这小鬼,却也知道不能以大欺小,最后只好满腹不甘的将襁褓递到接生嬷嬷的手中。

......

与凝芷宫的喜气洋洋不同,这边的盈月殿却是格外的压抑,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娘娘!”林昭仪身旁的宫女彩珍忐忑的瞧了坐在椅子上的主子一眼,小声的唤了一声。

“叫什么叫!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皇上才不来本宫这儿!”林昭仪厉喝一声,眼睛冷冷的射了过来。

“娘娘恕罪!奴婢对主子忠心耿耿,还请主子明鉴!”宫女彩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急急的求饶道。自家主子,如今是越发的不好伺候了,动辄就大骂下人,她们这些奴婢们都战战兢兢的,生怕惹的主子有一分的不痛快。

“小顺子怎么还没回来?”林昭仪不耐烦的问道,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此刻的她是多么的紧张,天知道她多希望那贱人连同她腹中的那块肉一同下地狱去。

想起下午的事情,林昭仪就忍不住一震暗恨。也是,有了这个女人,皇上怎么还能把她放在眼中。她整个人都比不上那贱人的一根头发。皇上的冷淡就好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里,如今,她能指望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太后那般狠戾,她不能一直让她控制在手中。这几日,她早就派人出宫找寻名医,她就不信,她这辈子,就活该成为别人的棋子。

不!一定不能!凤栖宫那老女人身子不是不好吗?总有一天,她会让她见鬼去。到那个时候,若是她能得到皇上的宠爱,这宫里头,还有谁敢欺辱她?

看到主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疯狂,彩珍的身子不由得颤了颤,自家这主子,真的是疯了!似乎是上次从太后那里回来后,她们就越来越看不明白了。按说晋了昭仪之位,该是高兴的,可这位昭仪,竟然是这般的反应?

“娘娘息怒,算算时辰也该回来了。”彩珍低下头去,怯懦的回了一声。

殿外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林昭仪的目光一变,直直的盯着门口。

“怎么样?生了吗?”林昭仪的眼中露出一抹急切,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奴才......奴才......”那太监动了动嘴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快说!”林昭仪厉喝一声,上前一步。

那太监反射性的退后一步,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生......生了,是.....是个......”他的声音顿了顿,最后才惶恐的伏□去:“是个小皇子!”

“不......不......”林昭仪身子一颤,呢喃一声,脸上骤然间露出一种绝望:“不!不是皇子,不是皇子!”说着转身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推了下去。

“娘娘!”宫女彩珍瞧着疯狂的主子,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叫道。

拍的一声,一记耳光狠狠的打了下来,彩珍身子一晃,直直的朝地上倒去。

“娘娘!”跪倒在地上的彩珍一手捂着脸,惊骇的抬起头来,眼中的泪水不停的打转着,却不敢落下来。

“滚!都滚出去!”林昭仪红着眼,尖叫几声。

殿中的宫人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行了个礼,俱是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昭仪主子这样,他们这些个奴才可怎么活呀。原想着自己命好,跟了个好主子,皇上宠着,主子的性子也柔柔弱弱的。哪里想的到,真真是瞎了眼了,这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哼!嫉妒着凝芷宫的贤妃娘娘,你也得有那个命才行。人家背后是相府,你算个什么东西。原本就上不得台面,比他们这些奴才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学会拿捏了,这宫里头,日子还长着呢?

“小顺子,娘娘这样可怎么办才好?”彩珍捂着脸,不安的问道。

小顺子讽刺的笑了笑,凑到她跟前小声的提醒道:“珍姐姐,这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咱虽是奴才,也由不得她如此轻贱!”

“小顺子!”彩珍低呼一声,小心翼翼的朝里头看了一眼。

“怕什么?听我小顺子一句话,良禽择木而栖,这里头,学问可大着呢!”没等彩珍回应,小顺子便一溜烟的出了院子,只留下彩珍一人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

......

萧清瑜醒来时,一眼便看到趴在自己床前,早就不省人事的尉迟封。想来,他定是陪了她一夜,这会儿才睡了过去。

萧清瑜小心的动了动身子,生怕将身旁的人惊醒。却没想到,她刚一动,身旁的人就睁开了眼睛。

“熬了一晚上,快睡会儿吧!”萧清瑜抬手摸上他的眼睛,小声的说道。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她的目光满是柔情。

没等尉迟封开口说话,萧清瑜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些什么,随后便急急的问道:“孩子呢?”

尉迟封一愣,有些不满的说道:“在外间睡着呢,有嬷嬷照顾,不用管他!”

话音刚落,就有一记冷光恶狠狠的射了过来,眼中尽是恼怒。

尉迟封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朝薛公公示意一下,片刻的功夫,嬷嬷就将襁褓中的小皇子抱到了萧清瑜的面前。

看着襁褓中小小的人儿,萧清瑜伸手轻轻的触了触他的小手,滑嫩的触感让她心里升起一种异样,视线有些模糊,眼泪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看到这情景,尉迟封有些不满的瞧了瞧襁褓中的小人儿,闷闷的说道:“叫人将这小鬼抱下去吧?”

他才说出口,便对上了萧清瑜一双不敢苟同的目光,接着,襁褓中的小人儿也像是附和般大哭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思来想去还是先来个小皇子吧!!!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