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元二十一年七月,凝芷宫贤妃顺利诞下皇长子,赐名睿。

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宫廷,各宫的女人们无非是羡慕嫉妒外加恨,恨不得那襁褓中的小皇子是从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只是,这样的念头,无异于白日做梦。

凝芷宫内,萧清瑜一动不动的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嘴角不由得扬了起来。这个小小的,软软的小东西,就是她的小宝贝。

“娘娘,您看小皇子长得多像皇上啊,这小鼻子,小眼睛,活脱脱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荣姑姑看着眼中浸满笑意的主子,不禁笑道。

萧清瑜抬起头来,和她相视而笑,复又低下头去,勾了勾小东西的手指头,轻轻的逗了逗:“来,看这边,看这边......”

此时的尉迟睿刚刚睡醒,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瞧着面前的萧清瑜,还不时地咧嘴一笑,双手在襁褓中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格外的活泼。

“娘娘您看,咱小皇子多招人疼啊?”候在身旁的琳琅看着襁褓中的小皇子不由得笑道。

萧清瑜挑了挑眉,手指轻轻地抚摸在小东西滑滑嫩嫩的小脸上,像是抱怨似的呢喃道:“本宫心疼他,可不见得皇上就心疼?”

她的话音刚落,倒是将荣姑姑给逗笑了:“娘娘说的是哪里的话,这满宫里头,只怕皇上最惦记的就是咱的小皇子了。”

想起昨日的事情,连荣姑姑都忍不住想笑。也难怪皇上黑脸了,这小皇子,可是个能折腾的呢!不过,再怎么说,他都是皇上的头一个子嗣,又是从娘娘的肚子里出来的,皇上能不宠着吗?

从皇上的眼中,她可算是瞧明白了,咱这小皇子啊,怕是连皇上都拿他没办法。

萧清瑜捏了捏尉迟睿不安分的小手指,低下头去亲昵的哄道:“咱有母妃宠着就好了,宝贝不要他好不好?好不好?”

尉迟睿像是能听懂般,立即吱吱的应了几声。

荣姑姑忙对萧清瑜说道:“好娘娘,也不怕犯忌讳!”

萧清瑜逗着襁褓中的小东西,也不回应,只是面露微笑:“来?抓这儿,抓这儿......”小东西的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转,趁着萧清瑜不注意一下子就勾住了她的手指,这才得逞般笑了起来。

这一下,殿中众人俱是笑的直不起身来。

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凝芷宫添了不少的欢乐。虽说皇上平日里最是宠爱娘娘,可她们都看得清楚,娘娘这心里头,怕是有什么想不通的。这下,有了这个可爱的小皇子,娘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其实,在宫里头,能平平安安的生下一个自己的孩子,就是最大的运气了。更不用说,皇上待娘娘的心,只怕能及得上先帝对待贵妃了。

“娘娘,皇上身边的薛公公来了。”一个小太监进来回禀道。

“快请进来!”萧清瑜坐起身来,柔声说道。

片刻的功夫,薛公公便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恭敬地行了个礼:“奴才给娘娘请安!”

“公公请起,不知公公来可有什么吩咐?”对于这个侍候了两代帝王的老人,萧清瑜潜意识里就有一种尊敬。

“娘娘折煞老奴了,老奴是来宣皇上的旨意的。”说话间,薛公公背后的小太监就举了个托盘恭敬的上前一步。

萧清瑜心里一惊,才要起身,就被薛公公阻止:“娘娘身子弱,皇上说了,娘娘听着便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贤妃萧氏端庄淑睿,敬慎居心,久侍宫闱,今又诞育皇长子,于社稷有功。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宝,晋封尔为贵妃,钦此!”薛公公收起圣旨,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老奴恭喜贵妃娘娘了!”

萧清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柔声说道:“有劳公公了,皇上那里还请公公代为谢恩!”这些场面上的话,她怎么也该说上一两句。

“娘娘就安心歇着吧,皇上一早就下了旨意,各宫的主子不会来扰娘娘清静的。”薛公公弯了弯身子,恭敬的回道。

萧清瑜听了这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她也实在是疲于应付那些女人了。尉迟封做了坏人,正好让她乐得轻松。

薛公公走后,殿内的人都齐齐的跪在地上,高声贺道:“奴婢恭贺贵妃娘娘大喜!”谁都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一下子就给了娘娘贵妃的位份,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在常理之中。

以皇上对娘娘的宠爱,晋封贵妃是迟早的事情。再说,皇上这般宠着娘娘,纵是不晋位,娘娘也是这后宫里的第一人了。

“都起来吧!”萧清瑜抬了抬手,轻声说道。其实,贵妃这名头她倒不甚在意。他给了,她便要了,她相信,此时的他,的确是想要护她一生的。只希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她与他能走到最后。

......

永淑宫内,倚在绣榻上的女人容颜憔悴,面色暗淡,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就连眼中都找不出一丝的神采。

“娘娘,奴婢熬了些粥,您喝点儿吧?”宫女红菱看了看淑妃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些日子,淑妃一日一日的消沉下去了。有时候,整日的功夫,也说不了一句话。这宫里头,失宠的女人,日子可是难熬的很。

淑妃抬了抬眼,无力的摆了摆手:“拿下去吧,本宫什么也吃不下。”

“娘娘......”红菱迟疑了片刻,担忧的劝道。

“还不下去!”淑妃轻斥一声,才刚说完,便不停的咳嗽起来。

“娘娘!”红菱面色一紧,将手中的碗放在小木桌上,急急的上前拍了拍淑妃的后背。

过了好半天,淑妃才缓和过来,看着面前满眼担忧的宫女,不禁动容道:“本宫落到今日这个局面,也只有你不嫌弃本宫了。”

“娘娘说什么话,奴婢是娘娘宫里头的人,原本就该小心侍候着娘娘。”红菱身子怔了怔,忙说道。

“哎!本宫......本宫无能啊!”她的声音一扬,又止不住咳了起来:“咳咳咳......咳咳”

“娘娘别多想了,快喝些水吧!”红菱一手扶着淑妃的身子,一手拿起桌上的茶盏,递到淑妃的嘴边。

喝了几口水,这才缓和了些,刚抬起眼来,就看到红菱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怎么了?”淑妃眼中掠过一抹沉重,拿起手中的绣帕擦了擦嘴角,开口问道。

“奴婢......奴婢......”红菱迟疑了片刻,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坐在绣榻上的人心下一沉,嘴里却是说道:“说吧,到了这会儿,本宫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红菱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贤妃娘娘诞下皇子,皇上......皇上......”

对上淑妃投过来的目光,红菱不由得脱口而出:“皇上晋了她为贵妃!”说完这话,便受惊般低下头去。

坐在绣榻上的人半晌没动,过了许久才似笑非笑的说道:“贵妃?贵妃?哈哈哈......好一个贵妃?”

见到淑妃这个神色,红菱担忧的看了过去,小声的唤道:“娘娘,娘娘!”

也怪不得她,这淑妃娘娘虽然可怜,可有些事情,也不得不通过她来解决。要知道,她再怎么不受皇上待见,总归也是左相府的嫡女。所以说,纵然是禁足在这里,该知道的,都得让她知道。她身为奴婢,遵的是主子的意思。

听到她的话,淑妃惨然一笑,满是绝望的说道:“娘娘?你看看,本宫哪里像个娘娘?”

没等红菱开口,淑妃默默地将桌上的碗拿到面前,随意的拨弄着碗中的勺子,那目光,直勾勾的没有半分的神采。

过了许久,在红菱以为她不会说什么时,面前的人却又问道:“父亲那里可有什么动作?”

听到此话,红菱的眼中掠过一抹异样。看吧,这宫里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打败。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她都想要放手一搏。因为失败了,也不过如此。而成功了,却能让她拥有意想不到的尊贵。

“如娘娘所想,相爷请罪辞官,皇上只是暂且搁着,并未允许。”红菱低下头去,恭敬的说道。

“你说,本宫能等到那一天吗?”淑妃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意味深长的问道。

红菱声音沉稳,似是鼓动:“只要有相爷替娘娘谋划,这些都指日可待。皇上如今,只是将娘娘禁足在宫里,可见皇上的心里,还有有所顾忌的。”

淑妃的眉眼微挑,定定的看了过来:“你说的对,总有一天,皇上会宽宥了本宫。”

红菱点了点头,低下头去,没有人看到,她的眼中闪烁着一抹讽刺。这淑妃,还真是愚蠢之极。宽宥?只怕最后,皇上赐给她的,是一杯毒酒。

“娘娘说的是,皇上顾忌着相爷,自然会顾忌着娘娘!”红菱掩起嘴角的冷笑,恭顺的应道。

“贤妃妹妹晋了贵妃,只怕这宫里头有人要睡不着觉了?”红菱才抬起头来,便对上了淑妃神色难测的目光:“本宫倒是想起来,盈月殿的昭仪娘娘,还欠着本宫的一份情呢?”

作者有话要说:淑妃又要蹦跶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