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楚昭仪侍寝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后宫。

楚昭仪坐在寰如殿的梳妆台前,瞧着铜镜中自己异常娇美的容颜,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笑意。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切会如此顺利。先是被晋封为昭仪,随后皇上便宠幸了她。身上传来的一种酸痛感让她明白自己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她是皇妃,是皇上的女人,这一切谁都无法改变。

“主子,奴婢服侍您梳妆吧?”身旁的宫女眼中露出喜色,轻声说道。

皇上终于临幸了自家主子,她们这些奴婢们也打心眼儿里高兴。在这深宫之中,主子的体面便是奴才的体面,只有主子得了宠,奴才的腰杆儿才挺得直,才不会被人随意践踏。

楚昭仪点了点头,含笑看着面前的人,柔声问道:“皇上可派人来过?”

“时辰还早,皇上怕是还在处理朝政,不过皇上临走时交代了薛公公,让内务府将新进的凤欢香送到娘娘宫里,说是娘娘用着喜欢,只管用着便是。”那宫女面上露出一种喜色,俯下/身子小声的说道:“奴婢听说,就连贵妃娘娘那里都没有这么贵重的香料呢,除了昨日皇上赏赐给娘娘的,其余的可都在咱宫里呢。”

听完宫女的话,楚昭仪不禁一笑:“你这丫头,贵妃娘娘那里什么好东西没有,还稀罕这凤欢香?”话虽如此,楚昭仪的脸上还是露出一种不容忽视的喜色。

要知道,这凤欢香,可是用多种名贵的香料调制而成,单单其中墨莲一味,就世间难求,贵不可言。皇上能将此香独独赏给了自己,可见皇上还是很在意她的。

楚昭仪抬起衣袖,一种独特的香气便萦绕在鼻间,昨夜,就是在这样的香气中,她经历了一种破茧成蝶的苦痛与欢愉。

“总之皇上能如此看重娘娘,娘娘该欢喜才是。”那宫女瞧着自家主子眼中的喜色,陪着笑意说道。

楚昭仪敛眸,将眼中的喜色掩了下去,这只是刚刚开始,她想要的,还有很多。这一生,她都不要重复过去的苦楚。她要的,是地位,是荣华富贵,而这些,只能靠皇上来给。

“玉秋,你去将那件湖绿色的宫装拿来。”楚昭仪转过头来,朝身旁的宫女轻声吩咐。

“是,娘娘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玉秋说完这话,才朝旁边走去。

楚昭仪明亮的清眸中泛出点点笑意,这些精致的东西,终于又属于她了。瞧瞧这寰如殿,虽比不得贵妃娘娘的凝芷宫,可比起旁人,不知要好多少。

第一次,她有些庆幸,自己放手一搏,将毒害大皇子的罪责全都推到林昭仪的身上。否则,如今的她,还得看那些奴才的脸色。说来,她那好妹妹,想来是承受不起皇上的宠爱,否则,也不会落到那样尸骨无存的悲惨下场。

一袭湖绿色的宫装衬的楚昭仪分外的端庄美丽,眉宇间缀上一朵梅花,顾盼回眸间生出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宫女玉秋看着这样的主子,不禁愣了愣神,这样的神态落到楚昭仪的眼中,更是喜不自胜。

“娘娘,太后身边的崔姑姑来了。”殿外进来一个小太监,恭敬的回道。

楚昭仪眼中一惊,立马端起笑容迎了出去,崔姑姑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就连皇上都要让着她三分,这样的人她自然不敢怠慢。

“姑姑怎么来了,可是太后有什么吩咐?”楚昭仪上前一步,满是客气的问道。

“吩咐倒是谈不上,只是太后派奴婢来提点娘娘一声,皇上昨夜宠幸了娘娘,娘娘切不可恃宠而骄,该去凝芷宫给贵妃娘娘请安才是。”崔姑姑挑了挑眉,细细的观察着面前的人脸上的神色。

如意料中一般,听到这话,楚昭仪目光一紧,嘴角的笑意明显一滞,强忍着怒意说道:“贵妃娘娘如今是后宫之主,臣妾定是要前去拜见的。”她的语气中有一种不甘,虽是极力掩饰,但崔姑姑还是听了出来。

“如此甚好,娘娘能这样想,太后也能安心了。”崔姑姑面带笑意的说道,看来,这楚昭仪,还是嫩的很,经不得这么一激。这样的人,用起来才能放心。

“劳烦姑姑走这一趟,太后的意思,臣妾明白,臣妾定会以贵妃娘娘为尊,万万不敢逾矩的。”楚昭仪屈膝一礼,恭敬的说道。

“娘娘这是折煞奴婢了,娘娘如此聪慧,太后定会护着娘娘的。”崔姑姑立即伸手将楚昭仪扶起来,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到这话,楚昭仪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她要的,就是这一句话。只要有太后护着,她在宫里头,就有一个仰仗。

看着崔姑姑离开的背影,楚昭仪的眼中蓦地露出一种冷意。

“娘娘......”玉秋看了看自家主子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也不知太后是什么意思,一大早的传了这么个旨意,明摆着就是给主子添堵。

“玉秋,将皇上赏赐的凤欢香带上一盒,随本宫给贵妃娘娘请安去!”楚昭仪嘴角凝出一种冷笑,沉声说道。

看着楚昭仪嘴角的笑意,玉秋动了动嘴唇,却只是应道:“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只是,这东西送了出去,难保贵妃娘娘不会动怒。主子这样做,皇上知道了,若是怪罪下来谁都担当不起。主子算是新宠,拿什么和贵妃娘娘抗衡呢?

虽是这样想,这些话也轮不到她一个奴婢来说,自家主子,从来都容不下太有心思的奴才。

楚昭仪凝视着摆在桌上的那盒凤欢香,默思须臾,又叫玉秋收了回去。虽然她很想见到贵妃眼中的嫉妒,可这样,未免得不偿失。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贵妃,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昭仪。她没有忘记,自己当初是怎么被皇上贬斥的,这样的事情,她不能做。

如今,她只能忍着,等到她哪一日不用忍了,再连本带利一起算!幸好,她身后还有太后,只要她足够听话,她相信,自己为嫔为妃的日子也不会远到哪里去。

楚昭仪的眉心蹙紧,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看的候在身旁的玉秋不由得颤了颤身子。

“去将那日贵妃娘娘赏赐的如意簪子拿来。”楚昭仪一边拔下头上的流云簪,一边淡淡的吩咐道。

“娘娘又何必这样小心?”一支簪子而已,戴不戴原本没什么关系的。

楚昭仪瞥了她一眼,不再多言,许久才弯起一抹浅笑,道:“既然去请安,本宫总要贵妃娘娘心里舒心才好。”她看着铜镜中的女子白皙的脖间遮掩不住的吻痕,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深了。

是啊,这个时候去多好,好让她瞧瞧不止她贵妃一人能服侍的了皇上。昨夜,这贵妃娘娘怕是孤枕难眠吧?长夜漫漫,这一回,也轮到她来尝一尝深宫寂寞的苦楚了。

这样想着,楚昭仪的心里突然就高兴起来,指不定太后的意思,也是这样。听说,这些日子,太后对贵妃的意见大着呢?

楚昭仪顺手将玉秋递过来的发簪戴上,笑意盈盈的说道:“随本宫去见见这贵妃娘娘吧?”

再一次踏上这长长的宫道,楚昭仪的心中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昔日她瞧着这条路那么长,那么冷寂,现在瞧着,竟然有好些的景致。

看来,在这深宫里头,站得越高,看到的东西越是美丽动人。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这样的资格。

楚昭仪唇角微微露出一种笑意,缓步朝前走去。

......

“臣妾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楚昭仪俯□来,恭敬的说道。

“昭仪不必多礼!”萧清瑜温声开口。

楚昭仪道谢一声,落座。她抬起头来,瞧着萧清瑜平淡无波的神色,心里掠过一抹不甘。

“嫔妾瞧着娘娘的面色有些疲惫,可要传太医来瞧瞧?”楚昭仪的目光落在萧清瑜的脸上,满是担心的开口。

话音刚落,就见高座上的人有些不自在的敛了敛眉,看到这样的贵妃,楚昭仪终于找到了些满足感。可不是,皇上昨夜宿在寰如殿,她岂能不妒?

殊不知,此时的萧清瑜,想到的却是昨夜那疯狂的一幕幕。她被尉迟封折腾的一整晚都没睡好,各种让人羞于启齿的姿势都在尉迟封的威逼利诱下试了一遍,这会儿她还能爬起来,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不必惊动太医,想是昨夜有些着凉了。”萧清瑜轻轻的开口,却又觉出有什么不对。昨夜尉迟封翻得是楚昭仪的牌子,半夜里却到了她这里,依着楚昭仪的性子今日又怎么会到她这里呢?

“娘娘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皇上若知道了,可是要心疼呢?”楚昭仪看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

萧清瑜目光一怔,似是有些意外,只淡淡的说道:“皇上朝政繁忙,哪里能顾及了这么多?”楚昭仪的意思,她听得明白,可是她不明白的是,她的话中,怎么会带了点儿若有若无的炫耀呢?

“娘娘说的甚是,怪不得今早臣妾醒过来时,皇上已经离开了。”楚昭仪的眼中露出一种羞涩,手指状似不经意的摩挲在了衣领间。

看到这熟悉的吻痕,萧清瑜的心中蓦地一震,昨夜尉迟封呆在她这里,这楚昭仪怎么会......?

作者有话要说:更了更了,内容简介越来越少喽,大家包涵下,手机卡卡卡!!!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