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应了那日楚昭仪的猜测,不过几日的功夫,皇上便下旨将淑妃放了出来。

这样的旨意落在那些后宫女人的耳中,岂有不愤恨的?诅咒妃嫔,谋害皇嗣,这样的罪名若是放在旁人身上,只怕如今已是一堆白骨了。也只有她这位左相府的嫡女,不仅被放了出来,头上依旧顶着淑妃娘娘的头衔。

永淑宫内,宫女红菱瞧着铜镜中明显清瘦了一圈的主子,小声的提议道:“娘娘若觉得闷,不如奴婢陪娘娘去御花园走走?”

听到这话,淑妃先是愣了一下,半晌才略带苦涩的说道:“出去做什么,如今宫里头谁不想着瞧本宫的笑话?”

禁足了好几个月,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凝芷宫的那位如今已是贵妃娘娘,连那楚贵人都重新获得了皇上的宠爱。只有她一人,涂有个空虚的妃位,什么宠爱,什么尊贵,根本就遥不可及。

“奴婢明白娘娘的顾虑,可娘娘到底身在后宫,难不成还能一辈子避着不见她们?”红菱瞧了瞧淑妃的面色,眼中尽是担忧。

“可是......”淑妃动了动嘴唇,眼中掠过一抹挣扎。这些道理,她自然晓得,可明白归明白,一想到那些女人讽刺的嘴脸,她的心里就无来由的涌起一种抵触。

“娘娘,容奴婢说句不知死活的话,娘娘若是再落寞下去,这宫里头,可就真没有咱永淑宫的位置了。”红菱抬起眼来,意味深长的说道。

淑妃闻言,心下一紧,眼中浮起一抹凝重。这丫头说的没错,她是宫里头的女人,有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除非,她想让人肆意的践踏。

“也是,这么些日子了,本宫也该出去会会各宫的姐妹了。”淑妃沉默片刻,轻轻地吐出一句话。

红菱欣喜的应了一声,伸手扶起自家主子,两人便往御花园去了。

御花园中,还是争奇斗艳,蜂蝶飞舞,炽热的阳光透过枝叶倾洒下来,将沁人的花香烘染的格外的浓郁。看着这样一种极美的景致,淑妃心里的惆怅略微舒缓了些。

“这种芙蓉花甚是少见,没想到御花园里种了这么多?”淑妃噙着笑意,低下头去轻轻的嗅了一下,柔声说道。

“娘娘若是喜欢,不如摘几株回去,放在寝殿里,定是极好的!”红菱瞧着自家主子爱不释手的样子,轻笑着提议。

“我当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奴才,惦记上了这些芙蓉,原来是淑妃姐姐呀?”没等淑妃开口,就远远的听见一声不怀好意的调笑。

淑妃的指尖顿了顿,转过身来,这才看清楚了面前的一行人。她挑了挑眉,目光冷冷的瞧着为首的楚昭仪,脸上却依旧挂着温柔的笑意。

“原来是昭仪妹妹,多日不见,妹妹却是愈发的不懂礼数了,见了本宫也不知道行礼?”淑妃的目光一冷,直直的压了过去。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叫昭仪来请安?”一声轻蔑的嗓音传到耳中,淑妃抬了抬眼,视线落在了站在楚昭仪身后的女人脸上。

“都说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奴才,本宫今日可是开眼了。”淑妃盯着面前的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那女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她才不是什么奴才。才动了动嘴唇,便被楚昭仪一声厉呵止住了话语。

“放肆!还不快向淑妃娘娘赔罪?”楚昭仪厌恶的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低声呵道。这芳修仪,还是这么没长进,要不是看在她颇为忠心的份儿上,她早就将这女人踢的远远的了。

“嫔妾......”被人当众呵斥,芳修仪的面上立即露出一种尴尬,却只能不甘心的朝淑妃福了福身子,懒懒的说了声:“嫔妾失言,请娘娘恕罪!”

看到一个身份比自己卑贱百倍的女人如此不将她放在眼中,淑妃心中一怒,刚要发作却瞧见楚昭仪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

“本宫记得妹妹上一次就是因为不懂礼数而被皇上贬斥,如今妹妹重获圣宠莫不是忘了昔日的教训?”淑妃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似笑非笑的瞧着面前的女人。

听到这话,楚昭仪面色一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如今她得了皇上的宠爱,从来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提及此事,谁知今日被这才刚放出来的女人揭了短处,心里自是恨极。

“娘娘提醒的是,昔日的教训嫔妾丝毫没有忘记,所以日日反省改过,才有幸回到皇上身边。只是妹妹纵是再不懂礼数也比不得姐姐,姐姐的手段,妹妹可是望尘莫及。”既然这淑妃如此不给她面子,就怨不得她了。

当日她在宫中行巫蛊之术,意图诅咒贵妃娘娘还有腹中的皇嗣,这样的丑事,宫里头谁不知道?这次皇上能放她出来,还不是看着她背后的相府,否则,她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站在这里和她说话?

楚昭仪的话一出,淑妃的脸登时涨得通红,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帕子,片刻才阴然的说道:“芳修仪以下犯上,红菱,去替本宫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是!”红菱脆生生的应了一句,上前几步,刚要抬手,就被一声厉呵阻止住了:“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本宫的人你也敢随便教训?”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正因为她是妹妹的人,本宫才要提醒提醒她。否则,她今日冒犯的是本宫,明日就敢冒犯皇上了,到时候,皇上的教训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淑妃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挡在了楚昭仪的面前。

没待楚昭仪开口,淑妃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还是,妹妹想将此事闹到皇上那里去?”

楚昭仪愣住,深深的看了面前的人一眼,莞尔一笑:“姐姐怕是在自己宫里憋闷的久了,皇上岂是想见便能见到的?”

以皇上对贵妃娘娘的宠爱,这淑妃就算是放出来了,也断然不会有任何的恩宠。就算她跪在明光宫的殿外,皇上都未必看她一眼。

一声轻笑传入耳中,只见淑妃乐不可支的拿起绣帕掩了掩嘴角,随后才朝她笑道:“妹妹莫不是忘了,今日,本宫还要向皇上谢恩呢?”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日,她需要用自己的痛处来打败别人,这一刻,她的心里,不知道是苦涩还是无奈。

“娘娘还真是聪慧,都算计到皇上的头上去了?”楚昭仪讽刺的笑了笑,意有所指的打趣道。说完这话,她装作惋惜的朝身旁的芳修仪看了一眼,几乎是有些恨恨的说道:“淑妃娘娘不饶你,你还是自求多福罢!”

听出她话中的意思,那芳修仪脸色骤然一白,身子不受控制的瘫软在地上,许久才回过神来,抓住楚昭仪的裙摆痛哭道:“昭仪救我,昭仪救我!”

“如此不懂规矩的人,倒也不必脏了你的手,暂且发配到浣衣局去吧。”看到这一幕,淑妃的嘴角弯起一抹残忍的笑意,朝着身旁的宫女红菱淡淡的说道。

这话,落在芳修仪的耳中,何止是惊天巨雷,浣衣局那种地方,进去了就是生不如死,没有几个人能熬得过去。更不用说,那里的管事太监,对付女人的手段让人不寒而栗。

“不......”那芳修仪脸上顿时一丝血色也无,惊骇的叫出声来。随即跪爬在淑妃的脚边,痛哭流涕的告罪道:“娘娘恕罪,嫔妾知错了,嫔妾真的知道错了!”她的嗓音颤抖着,语气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惊慌,可是,这样的凄惨并没有让淑妃打消这个主意。

其实,一个小小的修仪,她也不见得就要与她过不去。要怪就怪,她自己运气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犯到了她的手中。如今,发落了她,便能起到震慑后宫的作用,也叫各宫的人瞧瞧,她到底还是妃位,纵使没有皇上的宠爱,也不能叫人践踏了!

“拖下去吧,本宫也有些乏了。”淑妃瞧了跪在身前的女人一眼,凉凉的说道。

片刻的功夫,就有两个太监将人给拖了下去,芳修仪的哭喊声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在远方。

“娘娘好手段,妹妹今日受教了!”楚昭仪嫣然一笑,话中有话的对着面前的女人说道。

“不过是处置一些不懂规矩的人罢了,昭仪可不要见怪。”淑妃淡淡一笑,随即对面前的说道:“本宫要去皇上那里,妹妹可要同去?”

楚昭仪微笑的携住淑妃的手,“姐姐好意,不过早时薛公公传话了,皇上要到寰如宫用膳,妹妹便不陪姐姐了。”想要在她面前炫耀,她还不配。她倒要看看,皇上能和这女人说上几句话?

听出楚昭仪话中的意思,淑妃的脸慢慢的冷了下来,强忍着怒意说道:“时辰不早了,本宫先过去了。”

她才走出一步,便听见后面传来一声满是讽刺的声音:“来人,将这株芙蓉送到淑妃娘娘宫里,皇上说了,这御花园最好的芙蓉,都已经移到咱寰如宫了。这些,不要也罢!”

作者有话要说:信号不好,能看见内容吧?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