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此处,萧清瑜的目光猛地一冷,这淑妃,简直是无可救药,才刚放出来一天,就如此不安分的将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

如今中宫未立,她虽是贵妃,却也没有协理六宫之权。再说,她再怎么尊贵,上头还压着个太后。

且不说太后对楚昭仪颇为宠爱,即便没有,若此刻她大张旗鼓的处置了楚昭仪,不过是替淑妃立威罢了,到头来不仅遭人嫉恨,还会让太后对她愈发的忌惮。

萧清瑜敛下眉来掩饰着自己眸中的冷光,轻轻地拍哄着怀中扭动不安的睿儿,须臾才徐徐开口:“如今中宫未立,后宫诸事皆由太后处理,本宫纵是有心,太后那里也不好交代。倒不如姐姐将此事禀明太后,太后定然会给姐姐做主的。”

这样的事情,她做了就是僭越,会引来后宫的非议,可若换做凤栖宫的太后娘娘情况就不一样了。更何况,这些日子,太后也该找些事情做了,不然,遭罪的就是她。

听到萧清瑜明显敷衍的话,淑妃顿时冷了脸。亏她能想出这样的主意,这宫里头的人谁不知道这位新晋的楚昭仪深得太后的宠爱,别说是不敬她这位有名无实的淑妃了,就算犯了再大的错,无非是训斥几句罢了,白白的让旁人看了她的笑话。

“贵妃娘娘说的极是,不过太后向来身子不好,这些小事儿,嫔妾觉着就不必惊动太后了。”淑妃微微颔首,轻笑着回道。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轻笑传入耳中,她抬起头来,正巧对上了萧清瑜满是讽刺的目光:“姐姐既然这样想,妹妹也不好揪着不放了,如此就当从未有过此事,也省的太后烦心。”

萧清瑜一边逗弄着怀中的睿儿,一边缓缓的问道:“姐姐觉得,这样可好?”

淑妃明白过来自己落入了萧清瑜的陷阱,自然很是不快。不过当下,她也只能顺着萧清瑜的话说下去:“如此甚好,嫔妾谢过贵妃娘娘。”淑妃敛了敛眉,压下眼中的愤恨,恭敬的说道。

这一回合下来,淑妃第一次发现,这平日里看似温柔无害的贵妃娘娘,认真起来也是了不得的。短短几句话,就能将她引入棋局,等她发现时,已是后悔莫及。

她抬起头来,细细的观察着这位相识甚久的贵妃娘娘,认真说起来,这个女人并不是极美的,后宫之中,佳人无数,这样的容颜实在称不上是绝色,并不足以令皇上一见倾心。

可偏偏,她就有这样的本事,不仅以一个庶女的身份位列四妃之一,如今还诞下了这宫里唯一的皇嗣,坐稳了贵妃的宝座,冲冠后宫。

这样的本事,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的。有些时候,她甚至觉得,这女人生来就该属于后宫,因为,她有足够的福气来承受皇上的宠爱。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接,就连许久没有动作的尉迟封都看了过来,他瞧了面前的女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几日太后病着,你且去凤栖宫侍疾吧,全当是替朕尽了孝道。”

听到高座上的人突然出口的话,淑妃心下一震,猛地抬起头来,却对上一双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双眸。她强忍着压下了心中的苦涩,扬起一抹笑意,站起身来,恭敬的拜了下去:“能侍奉在太后身边,是臣妾几世修来的福气,臣妾喜不自胜。”

她当然明白皇上眼中所要表达的意思,此时她若不应,怕是只有死路一条。只是,她不明白的是,皇上为何要将她放在太后的宫里?

纵是太后身子不适,可这么些年,自有御医悉心照料。更何况,如今太后眼前的红人是楚昭仪,她又深得皇上宠爱,要侍疾,皇上也该叫她去才是,怎么偏偏找上了她?

“好了,朕还有事要与贵妃说,你先退下吧。”听到面前的人如此心口不一的答案,尉迟封眼中掠过一抹冷意,声音里泛起一丝不耐。

“是,臣妾告退!”淑妃福了福身子,眼中有着些许的暗淡,面上依旧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这宫里头的女人,哪一个没有委屈?可就是再委屈,在皇上面前,也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所谓雷霆雨露皆是皇恩,若要怨怪,也只怪自己身在后宫,享了旁人没有享过的荣华富贵,却要尝尽这世间女人最大的苦楚。

待淑妃退下去后,萧清瑜微微抬眼,将身子凑到了尉迟封的身边,懒懒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太后这几日病到需要人来侍疾了?”

尉迟封的话,她可是一点儿也不相信,若太后那边真出了什么岔子,她又岂会一无所知?

面对萧清瑜眼中的怀疑,尉迟封默然片刻,眼中晦涩难明,须臾才若有所思的解释道:“太后也该安心静养一些时日了。”

萧清瑜愣了愣,半晌才明白尉迟封话中的意思,她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不会是......?”

看到面前的女人满是惊异的目光,尉迟封弯了弯嘴角,突然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寒芒毕露的吐出一句话:“在大殷,太后再尊贵,也只能是太后!”

对上尉迟封满是残忍的目光,萧清瑜喉咙一紧,身上一阵阵发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直都知道身为帝王他定是有着她不知道的冷酷,也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

然而这一刻,眼前的这张熟悉的面孔,却变得格外的陌生,她的身子一颤,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我明白!”

一只大掌覆在了她有些发冷的手上,他的眼中有无奈,有不甘,甚至还有浓浓的恨意:“你不明白,永远都不会明白。”说完这话,尉迟封放开她的手,猛地站起身来,径直朝殿外走去。

这一瞬间,萧清瑜的内心隐隐作痛,她突然间觉得,这一刻,她若让他这样走了,定会追悔莫及。

她放下怀中的睿儿,几乎是扑到了尉迟封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子,他的身上冰凉,在这炎热的夏日,竟是一丝温度也无。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口中的话不经思考便传了出来:“我只知道,不管怎样,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这样矫情的话一点儿都不像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可此时此刻,她定要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她的内心。她承认,她害怕了,甚至是有些畏惧,可这并不意味着,她会因为这种畏惧而离开他。

“你不必这样勉强自己。”尉迟封沉默半晌,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萧清瑜忍不住打断他,“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会勉强自己,若我真的不愿,没有人能让我这样说。”

听不到尉迟封的回应,萧清瑜有些急了,抱着他的胳膊紧了紧,有些耍赖的说道:“你就当是我赖着你,缠着你,一步都离不开你好不好?”

一声轻笑传入耳中,萧清瑜抬起头来,狐疑的看了一眼尉迟封,却见他转过身来,嘴角带着隐隐的笑意:“爱妃还真是让朕意外?”

萧清瑜敏锐的捕捉到他眼中的一抹坏笑,心里有些轻微的紧张感,她动了动嘴唇,还没待她说话,就被尉迟封拦腰抱在怀里,萧清瑜低呼一声,红着脸急急的叫道:“放我下来!”

尉迟封俯□来,在她耳边低语一句,萧清瑜大窘,脸上掠过一抹尴尬,早知道这样,她又何苦留他?原来,她这副披散着头发的模样,早就让人误会了。萧清瑜心里暗恨,抬起手来,用力的掐在了尉迟封的腰上。

尉迟封吃痛,闷哼一声,满是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快走几步,将她放在了龙案上。

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景,萧清瑜的脸颊不由得一阵发烫。她挣扎一下,却被他死死的禁锢在双臂间,随之而来的是他十分熟稔的吻。

萧清瑜想要逃离,却感觉到那两片冰凉的薄唇肆无忌惮的探入自己的唇齿间,那种独属于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间。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叫声,萧清瑜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前的人,却发现自己的那点儿力气,无异于蚍蜉撼树。

尉迟封看着她走神的样子,略微有些不满,动作微微一顿,这一瞬间的功夫,萧清瑜就坐起身来,报复似的掐了他一下,有些怨愤的瞪了他一眼:“睿儿在这儿,你也好意思!”

尉迟封眯起眼睛,指尖轻轻的摩挲在她的脸颊,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坏笑:“怎么会?”在萧清瑜满以为他会罢手的时候,又听他说道:“美色当前,朕怎么会没有反应?”

萧清瑜刚想反驳,却见他收敛了笑意,定定的看进她的眼中,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意:“答应朕,永远都不要背叛朕!”

纵是极力隐藏,萧清瑜还是从他不容置疑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安和忐忑,她莞尔一笑,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子。

作者有话要说:更了!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