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地上脸色惨白如纸,失声痛哭的楚昭仪,萧清瑜突然间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既愚蠢又可悲。她闭了闭眼睛,随后又没有一丝感情的看了过去。

四目对视,楚昭仪的瞳孔猛然一缩,满是惊骇的颤了颤身子。萧清瑜眼中的冷意,让她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说吧,现在说了,朕留你一具全尸。”尉迟封的脸上带着冷冷的寒意,出口的话让殿中的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不!皇上,不是臣妾,不是臣妾!”楚昭仪不住的摇头,语无伦次的辩解道。这样的场面,她见过很多次。德妃,崔昭仪,兰贵人,她们每一个人脸上的那种绝望和痛苦让人心惊,可她却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

“不说是不?好!朕会命人将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砍下,看你还嘴硬不嘴硬!”尉迟封周身的那股子冷气让人不寒而栗,几乎冷到了骨子里。

“不!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尉迟封的话一出,楚昭仪面色愈发的惨白了,眼中满是惊恐,声音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抬起手来按在了腹部,就好像是抓住最后一棵稻草般,叫道:“臣妾,臣妾腹中还有皇上的骨肉!”楚昭仪瞪大了眼睛,显然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这般的无情。

“薛公公!”尉迟封没有多看她一眼,摆了摆手,冷冷的吩咐。

此言一出,竟是要当即行刑了。楚昭仪惊恐的睁大眼睛,嘴唇不停的颤抖着,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薛公公眼中掠过一抹凝重,恭敬的应了一声。皇上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别说这蠢女人腹中怀的并不是皇上的骨肉,就算是,她敢动这心思,皇上也定然饶不得她。

皇上的底线,从来都只有一个,那便是贵妃娘娘。今日她敢伤了大皇子,当真是不要命了。只怕,她楚氏一族,都要跟着受牵连。

他抬起眼来,示意一下,立即就有人上前,将瘫软在地上的女人拖了起来。

“不!皇上饶命,臣妾什么都说,什么都说......”这一刻,强烈的求生意志让楚昭仪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知道,她只要迟疑一下,她这辈子就没有什么盼头了。十指俱断,当真是生不如死。

“说吧,若有一句假话,就别怪朕心狠手辣!”尉迟封的目光冷漠,出口的话没有一丝的温度,让人冷到了骨子里。

楚昭仪深吸一口气,才刚动了动嘴唇,门口突然一声尖锐的嗓音传入耳中:“太后娘娘驾到......”

听见这声通报,尉迟封眼中的冷意愈发的深了。这么快的动作,果真是凑巧的很!他这母后,是愈发的不安分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派人告诉哀家!”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门口,只见身着一身常服的太后铁青着脸走了进来,沉声说道。

“儿臣给母后请安!”尉迟封压下眼中的冷意,走过去恭敬的行了个礼。只是,这心中的讽刺,就只有自己才看的清楚了。

这一刻,尉迟封不知道自己该怒还是该笑,自己的母后竟然这般的狠毒。那“万年红”,多半是出自她的手中。否则,她又何必急急的赶了过来,连常服都来不及换下?

“安?哀家怎么能安?楚昭仪犯了什么错,你要如此大动干戈?”太后看了面前的儿子一眼,不满的责备道。不等尉迟封开口,又朝他身旁的薛公公厉呵道:“皇上不知轻重,你也不知道吗?非要动了哀家的孙子才甘心!你这奴才,留着还有什么用。”

“太后恕罪!”薛公公面色一僵,装作慌乱的跪了下来。

他侍奉了两代帝王,甚少有人敢对他如此疾言厉色。对于这位年轻的太后,薛公公如今是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她,先帝怎么会那么早就去了。

好在,如今她虽然贵为太后,可风光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要知道,皇上的心里,早就生了一根刺,越扎越深,总有一天,会连根拔去。

到那个时候,就让她一生孤老,日日在佛前忏悔自己的罪行吧。

太后的连番责难让尉迟封心里一堵,强忍着一种厌恶,道:“母后有所不知,楚昭仪竟敢谋害大皇子,朕岂能饶她?”说道最后,冷眼一凝,竟带着浓浓的杀意。

“谋害?皇帝这话可是严重了,不过是一时不察,那样的东西,她若是知道,又怎么会染在指甲上?”太后转头看了狼狈不堪的楚昭仪一眼,继续说道:“皇上就念在她怀有皇嗣的份上,饶过她吧。若要处置,难道要处置了哀家的孙儿不成?”

一句话,就将谋害皇嗣之事化为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一时不察?说的真是轻松。萧清瑜眼中掠过一抹冷意,挑了挑眉:“太后这话就有失偏颇了,臣妾知道太后看重昭仪,可今日她害的是睿儿,若有一日她想谋害皇上,难不成太后也只当是一时失察?”

萧清瑜的话说的极重,竟是不留半分的情面。楚昭仪敢对睿儿下手,她就留不得她。更何况,太后如此急匆匆的赶过来,明显是怕楚昭仪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这其中的深意,谁看不明白?

“放肆!”太后的目光一冷,怒斥道,显然没有料到萧清瑜会这般的说话。

若是放在平日,碍着太后的面子,萧清瑜也定会俯身请罪。可这会儿,萧清瑜若再如此便是软弱不堪了。太后又如何?她不过是一个深宫妇人,有今日的尊贵,也是因着有个当了皇上的儿子。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手中的筹码还有几分?

谋害先帝,纵是母子情深,身为帝王的尉迟封岂会不忌惮?

萧清瑜抬起眼来,毫不退缩的看着面前的人,意味深长的说道:“太后今日这般护着楚昭仪,传出去也不怕寒了六宫姐妹的心?”

“你!你......”太后抬起手来,颤抖的指向了萧清瑜,已是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个文文弱弱的侄女,竟也有这般厉害的时候。这样想着,心里是愈发觉得留不得她了。

“皇上,还请皇上替臣妾做主。”萧清瑜转过身去,不去理会盛怒之中的太后,装作委屈的跪了下去。

虽然知道她是在演戏,可尉迟封又如何舍得她这样。才刚屈膝,就被尉迟封一把拖了起来,朝身旁的薛公公沉声说道:“传朕旨意,楚氏残害皇嗣,罪无可恕,拉出去杖毙。”说完这话,又看了脸上一丝血色都无的楚昭仪一眼,残忍的说道:“在这之前,你就好好享受十指俱断的滋味。”

太后一听就气的一阵眩晕,脸色惨白的喝道:“你敢!”

“来人!太后身子不适,送太后回凤栖宫歇着。”尉迟封没有一丝感情,冷冷说道。

“孽障!孽障!”听到此处,太后狠狠地拍了拍桌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你若敢这样,哀家就立即撞死在这里!”

死一个楚昭仪不足挂齿,可她腹中的孩子太后却不能舍下。当下,竟像一个泼妇般威胁起来。

尉迟封冷眼一凝,唇角带了些许讽刺,半晌,在太后以为他会妥协的时候,却听他不温不火的说道:“母后若当真如此,儿臣也只能恭送母后。”

“封儿!”太后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顷刻间就好像从雍容华贵的妇人变得老了十几岁。她的双眼微怔,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才说道:“皇上莫要泯了自己的良心才好。”

“母后的教诲,儿臣自当谨记。”尉迟封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轻不重的压了下来。那样的冷意和嘲弄看在太后的眼中,只觉得刺眼的很。她心里一沉,脑中闪过些什么,却又快的抓都抓不住。

“罢了,你是皇上,哀家老了,说话不中用了。”太后看着自己儿子眼中的冷意,不敢往深想,只无奈的说道。

“不!太后救我,太后救我!”楚昭仪面色惨白,眼中尽是绝望,哭喊着扑了过来。

“哀家有些累了,崔姑姑,扶哀家回宫吧。”太后看了狼狈不堪的楚昭仪一眼,有些疲惫的说道。说完这话,看到楚昭仪眼睛一缩,没待她开口,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既做了这样的事情,哀家也护不了你,你且去吧,日后哀家会照拂楚氏一族的。”

太后的话一出,楚昭仪的眼中一惧,挣扎了片刻,整个人都毫无生气的瘫软下来。她知道,这回她是逃不过了。

本想着玉石俱焚,可太后的那番话明显是在警告她。她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只怕她楚氏一门都要惨遭横祸。更何况,太后一倒,这宫里头再也就没有人能压制那个贱人了。这样的结局,她是万万不想见到的,她就是死,也不能便宜了那个贱人。

十指俱断,杖毙而亡,楚昭仪压不住心中的恐惧,当即就想咬舌自尽,可身旁的侍卫又哪里能让她轻易得逞,眼明手快的卸了她的下巴,留住了活口。

在这宫里头,若是能选择如何去死,有时候也是一种福气。可楚昭仪,偏偏就没有这样的福气。只有让她受尽苦楚,慢慢死去,才能解了尉迟封的心头之恨。

然而,这样的折磨,尉迟封犹觉不足,朝身旁的薛公公示意一眼,沉声说道:“你去寰如宫,看看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只一个“万年红”,实在太便宜这贱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