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折腾了两日,那教习的嬷嬷终于沉不住气了,看着靠在绣榻上懒散到极致的公主,那嬷嬷气的面色铁青。若不是还忌讳着萧清瑜的身份,当真是恨不得将她拉过来痛揍一顿。

“嬷嬷怎么停下来了,本宫刚有些兴致呢?”萧清瑜一边逗弄着笼中的鹦鹉,一边淡淡的开口,像是没有察觉到面前的人满含怒意的目光。

“兴致!兴致!”那鹦鹉动弹几下,尖叫出声,殿中的人俱是掩嘴笑了起来。

这一下,那嬷嬷整个身子都不停的颤抖着。

“公主,老奴在宫里大半辈子了,还从未见过您这样的主子。”那嬷嬷气急,声泪俱下的指责道。

听到那嬷嬷的话,萧清瑜只莞尔一笑,并没有生气:“既是如此,日后就不劳嬷嬷费心了,除了本宫这里,想来嬷嬷有更好的去处。”既然她想走,她自然乐得自在,折腾了两日,这种弱智的斗法其实也好没意思。

“公主!”那嬷嬷抬起头来,显然没有料到萧清瑜竟会这般直白,连句敷衍的体面都不给她。愣了半晌,就铁青着脸走了出去。

“公主。”站在身旁的紫墨给她递上一杯茶,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怎么,你也觉得本宫这么做有些过分?”萧清瑜拿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若有所思的问道。

“只要能让公主高兴,就是做奴婢的福气了。”紫墨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才恭敬的说道。她没有说出口的是,既然摄政王那边都默许了,她哪里还敢有什么意见?

这里的事情,哪一件能逃过摄政王的眼睛?公主折腾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来过问,想来青云殿那边并没有动怒。

萧清瑜挑了挑眉,将紫墨的表情尽数收入眼中:“是吗?本宫还以为你们只是耐着性子想要一并发作呢?毕竟,本宫是如何被你们请来的,你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这两日,她如此刁难教习嬷嬷,一来是心里的确有气又无处可发,二来也是想借此事将那摄政王逼出来。从那日见面过后,一连两日,她都被幽禁在这殿中,除了院子里,当真是去不了别的地方,也见不了除紫墨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萧清瑜的话音刚落,殿中的气氛顿时有些诡异,紫墨动了动嘴唇,终究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对于萧清瑜的敌意,她自然是清楚的,哪怕平日里二人相谈甚好,也掩盖不了这其中的事实。只是,萧清瑜并不知晓,在紫墨的心里,还有着别的担忧。

毕竟,即便萧清瑜真的入主了青云殿,摄政王也不可能当真将朝中大事全部交给她一人。唯一的可能,就是找一个人来与她共掌朝政,而这个人,又必须出于楚家,这么一来,摄政王世子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不知道自己的担忧会不会成真,可是,这几日,这样的担忧时刻折磨着她,让她几乎抓狂起来。

“公主说笑了,您身份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有那个胆子敢为难您呢?”紫墨敛下眉来,恭敬的说道。

“问题是,还有一个人在本宫之上。”萧清瑜嗤之以鼻,若当真如她所说,她还会被软禁在这里吗?萧清瑜想起从小听说的那些宫闱秘事,心里愈发的肯定,她这公主,不过是一个傀儡。纵是表面看起来尊贵至极,也改变不了木偶般由人掌控的命运。

因为没有一个男人,会轻易放弃已经在手的权力,即便他并不贪恋,也不影响事情的结果。

“几日不见,公主变得愈发伶牙俐齿了。”殿门随着话音打开,萧清瑜转过头来,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来做什么?”见到来人脸上挂着一如往日的戏谑,萧清瑜没好气的开口。

“公主这话真让人伤心,”楚忆暄站在门口,半真半假的叹息道。

“这世上最多的就是伤心之人,世子又何苦抱怨?”萧清瑜挑了挑眉,毫不掩饰她心里的不满。

听到这话,楚忆暄也不生气,意味深长的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虽不如他府中的侍妾那么娇艳,却也是耐看的很。更为难得的是,她似乎,并不害怕他。

萧清瑜站在那里,没有等到楚忆暄开口,却对上对方神色难明的目光,让她不由得心里一阵发毛。

“不知世子到此,有何贵干?”过了片刻,萧清瑜终是抵挡不住,抢先打破了这样的沉默。

“公主以为呢?”看着面前的女人眼中少见的忐忑,楚忆暄就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她。或许,父王的那个提议,也是值得考虑的。留这样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在身边,想来会有趣不少。

对上楚忆暄似笑非笑的目光,萧清瑜回答的很是冷血:“世子若是不小心走错了地方,本宫倒不介意世子原路返回,反正在这宫里头,世子定是来去自如的。”

“你这女人,真是......”楚忆暄动了动嘴唇,没有想好如何来形容。

“敢问世子,今日屈尊到此到底有何指教呢?”萧清瑜见好就收,在楚忆暄颇为惊讶的目光下突然问道。

楚忆暄看了她一眼,眸中有些好笑:“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萧清瑜翻了个白眼:“过奖,过奖,再怎么着也比不上世子您。”

楚忆暄好脾气的笑道:“既然公主不想出去走走,那本世子就告退了。”

萧清瑜一怔,看着楚忆暄就要转身离去,忍不住站起身来,急急的跑了过来,拽住他的衣袖。

楚忆暄口中的出去走走,自然不可能只是在这宫里头,萧清瑜想到一种可能性,嘴角不由得弯起了一抹笑意。

察觉到空气中的诡异,萧清瑜随着楚忆暄满是戏谑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手紧紧的抓着楚忆暄的衣袖,她的面色一窘,急忙放了开来。

那人并不多说话,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快去换衣服。”

“呃......”这个时候,萧清瑜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楚忆暄的眼中掠过一抹笑意,说道:“公主是想告诉所有人你是从宫里出来的?”

这一下,萧清瑜终于有些明白过来,若不是他提醒,她根本就记不得了。她明明穿的只是一件常服,可这上边,却绣着独属于青霄皇室的暗纹,这样出去,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吗?

萧清瑜点了点头,却发现还有一个问题,她如今,哪里还有寻常的衣服?

像是看懂萧清瑜眼中的纠结,楚忆暄轻轻咳嗽一下,转头示意了紫墨一眼。

片刻之后,萧清瑜看着镜中扮作丫鬟的自己,心里的那种不适感可不是一点两点的。她甚至觉得,背后的那个人投过来的目光,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公主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那人走到萧清瑜面前,含笑问道。

“自然不会。”萧清瑜看着他调笑的神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

认真说起来,青霄的街上并没有大殷好玩儿,萧清瑜跟在楚忆暄的身后随意的闲逛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乏味了。准确的说,一个失去自由的人,再好的景致面前,都没有那个兴致。

不过,萧清瑜可没有那么愚蠢想着能趁这个机会逃回大殷。一来她没有那个本事,二来她身无分文又不认识路,若是独自逃走,除了流浪街头还是流浪街头。

想到此处,她不得不佩服小说中那些穿越女强大到无所不能的生命力。只是,小说与现实总归是天差地别的,不是她不想,实在是现实让她不得不屈从。

这个时候,一阵哭泣声传入耳中,萧清瑜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着白色孝服,面色惨白的少女跪在地上,小声的啜泣着。她的面前立着一个板子,上面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字。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萧清瑜的心里只觉得分外的......有趣。

萧清瑜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径直朝前边走去,就好像没有看到那卖身的少女一般。

“公主为何不将此人救下?”一声似笑非笑的声音传入耳中。

萧清瑜挑了挑眉,声音里带着几分讽刺:“如今本宫是自身难保,如何救人?”

楚忆暄像是没有听到她话中的意思,轻轻一笑:“若是公主想,只一句话便可救她。”

萧清瑜的目光在那少女的身上看了半晌,这才移了过来:“实话说,本宫就是不想。”

对上楚忆暄意外的目光,萧清瑜莞尔一笑:“这世上可怜人太多了,也不多这么一个。”她怎么会看不出来,那少女虽是哭泣,可眼中却并无悲痛,更何况,哪一个卖身葬父的女儿,会将首饰藏在自己的衣领间?

萧清瑜没有理会身旁的人,转身走出一步,那少女却是哭泣着拉住了她的衣角:“姑娘可怜可怜奴婢吧,奴婢做牛做马报答姑娘。”

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萧清瑜本能的向后躲去,却不留神被地上的石子绊了一下,整个人直直的朝后倒去。

在她以为自己会摔倒在地的时候,她的身子转了一个圈稳稳的落入一个怀抱中。

“姑娘小心。”一个嘴角含笑,眼神温润的贵公子映入自己的眼帘。

萧清瑜呆了呆,半晌都没有什么动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还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中。

“姑娘,在下的胳膊有些酸了。”那人温柔一笑,声音温润如三月春风,目光似笑非笑的落在萧清瑜的身上,却让她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作者有话要说:猜猜他是谁?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