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站在那里呆愣着一动不动的女人,尉迟封伸手拍拍她的脑袋,笑道:“爱妃,回神了。”

“你!”萧清瑜伸出手指,睁大眼睛看了他半晌,突然间惊骇的朝殿外看去:“这是皇宫,你怎么进来的?”言语间尽是紧张。

“朕想去的地方,还没有去不得的。”看着她眼中的担心,尉迟封失笑,拽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别看了,今晚除了你和我,不会再有其他人。”

他说的随意,可萧清瑜还是放下心来。这样的本事,他自然是有的。

萧清瑜看着面前的人,撇了撇嘴角,一下子就扑到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环在他的腰间,闷闷的说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哽咽和不安。

被带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她虽然看着与平日无异,可心里的不安和恐惧只有自己才清楚。她太害怕,再也见不到他,见不到睿儿,见不到她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胡说。”感觉到她的不安,尉迟封瞪了她一眼,将她搂得更紧些。

其实,他又何尝没有害怕过?虽然这个女人已经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眼前,他却依旧心有余悸,若不是清儿有青霄公主的特殊身份,太后怕是一早就将她除去了。

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疏忽,以为有他在,宫中就无人敢动她,殊不知竟低估了那些人的野心。

想到此处,尉迟封的眸中掠过一抹冷意,既然她不在乎他这个儿子,那就别怪他不念母子之情了。

察觉到他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萧清瑜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他的双眸中有着来不及掩饰的冷厉,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若不是相处了这么久,她也定会对他心生惧意。

可是,这样的他,才是她心中的那个人。他可以对任何一个人残忍,却永远都不会舍得伤害她。

看着怀中的女人呆愣中带着一丝动容的表情,尉迟封的面色缓和下来,唇角微微勾起,坏笑的开口:“朕千里寻妻,爱妃是不是很感动?”

对上他满是调笑的目光,萧清瑜也不甘示弱,装作不解的看了过来:“皇上莫不是糊涂了,贵妃可不能算作皇上的妻子。”她的笑容狡黠,带着一种异样的神采。

尉迟封呆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这小女人竟会抓住他一丁点儿的话柄,若是换了旁人,他定会觉得不识好歹,可是这句话从眼前的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他却听的格外顺耳。

“爱妃是在提醒朕该让某人入主中宫吗?”尉迟封一脸宠溺,定定的注视着面前的人。

萧清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怎么会?皇上想多了。”说着用力捏了捏他的胳膊:“再说,有些事情皇上可还没交代。”她的眼神有些恶狠狠的,明显在提醒他白天戏弄她的事情。

“哦,爱妃这么一说,朕倒是记得几个时辰前有个不知轻重的女人一直赖在朕的怀中,爱妃可告诉朕,这样的女人,日后若见了,朕该如何处置?”

尉迟封作势晃了晃酸痛的胳膊,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没待面前的女人开口,就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脑海中又一次出现了她痴迷呆愣的表情。

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调笑,萧清瑜自然明白他心里的想法,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热。真是丢死人了,她生平第一次被美色迷住,竟然一丝不漏的落在这人的眼中。

不过,说来说去,还不是他不好?好端端的扮成一个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是谁都会多看几眼吧?

“美色当前,有些失态也是情有可原。”

这个时候,萧清瑜自然是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

问题是,有人并不这样想。

一瞬间,殿中的气氛就有些古怪。

尉迟封的眼光变得危险起来,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爱妃的意思,就不用收拾她了?”

对着面前的男人压下来的目光,萧清瑜顿时有些局促不安。

“呃......自然......”萧清瑜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敢把最后一个“是”字吐出来。

“如此,爱妃也以为这女人该教训教训?”尉迟封的眼中带着一种熟悉的火光。

萧清瑜见势不妙,就要转身逃走。可这样的地方,又有这样一个人,她根本就是无处可逃。

“其实瞧他和瞧皇上也是没差的。”萧清瑜抬起眼来,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的人。心里却忍不住腹诽道:“傲娇你个毛,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好不好?”

“哦,是吗?”话音刚落,头上就被敲了一下。

“朕可是还记得爱妃与那楚世子相谈甚欢呢?”一句酸溜溜的话冒出来,萧清瑜这才明白他的落脚点在这里。

“呃......怎么会?皇上许是看错了。”萧清瑜有些心虚的望着他,脑中却出现了酒楼的那一幕,不得不说,那样的情景,难免让人误解。尤其是像尉迟封这么斤斤计较的男人,她在心里补全了最后一句话。

尉迟封面无表情:“看错?”

“......臣妾也不知道那些菜会那么辣。”想来想去,萧清瑜终于挤出一句解释。

一记冷光射了过来:“楚世子的那杯水爱妃可觉得好喝?”

呜呜呜,要不要活了,不能这么地呀!

萧清瑜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怎么会?当然不会。”她第一次发现,男人的嫉妒心也会这么强大。

“不好喝还喝那么快,若是好喝你不乖乖跟人走了?”尉迟封微微一笑,上前一步。

“皇上冤枉人,臣妾可没有这么说。”

“是,你没说,你做了。”

“......”

“怎么都没叫朕吃菜?”

“......”

完了,在被压倒时,萧清瑜的脑中只冒出这两个字。

尉迟封倏然吻上她的唇,眸中窜出一抹火光,唇齿厮磨间,带着一种熟悉的强势。

“呜......”萧清瑜微微张了张嘴唇,就被口中的舌尖霸道的勾缠起来。他身上淡淡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尖,她睁开眼睛,看见他温润的脸颊上带着一种浓烈的欲望。

这......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来。试想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不能在这样的时候坦然的面对一张陌生的面孔。

“专心点”尉迟封抬起头来,轻叱一声。

“呃......”萧清瑜心里纠结一下,小心翼翼的摸上了他的脸颊。

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尉迟封就明白了她眼中的纠结。

“矫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瞪了她一眼,却是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脖间,轻轻一扯,一张很是精巧的人皮面具就到了手中。

活了两世,萧清瑜从未真的见过这样的东西,不禁有些好奇。没待她细细查看,就被一只手夺过来丢在了地上。

“你!”

“怎么?”一声明显的警告传入耳中。

看着面前的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尉迟封轻笑出声。

“闭上眼睛。”

他的话音柔和,带着一种少见的蛊惑,萧清瑜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他的吻又一次落了下来。

像是挑逗,又像是在捉弄,他的吻从唇上缓缓移到了萧清瑜的颈窝中,不轻不重,似是在欣赏一件稀世的珍玩。

“嗯......”一声呻/吟控制不住的吐了出来。

“怎么,承认想朕了?”尉迟封轻咬一下,坏笑着开口。

一丝微痛让萧清瑜清醒了些,可是,他说的没错,几日的功夫,她当真想他了。

她的双手攀在他的后背上,顺从的靠了过来,让两人贴的更近。

这一下,竟是激起了尉迟封体内的最深的渴望。

他的吻熟练而且疯狂,熟悉的味道充斥在彼此的鼻息之间,让萧清瑜的理智顷刻间变得粉粹。

“嗯......”

尉迟封目光一紧,将面前的女人拦腰抱起,快走几步,放在床上。

他覆上来的身子将她紧紧地压在身下,轻轻一扯,就将她内衫上的腰带解开,一股凉意让萧清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她的双臂被他制于头顶,身上的衣衫也被他慢慢褪下,他闪烁的眸光中,似乎能映出她的影子。

“尉迟......封。”他的双手在她身上来回的游移着,萧清瑜的身子变得滚烫,小腹处升起一股热流,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朕还没问清楚,那个楚忆暄和你似乎很好?”

萧清瑜瞪着面前的人,无数个草泥马在心中奔腾着。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

“怎么会?”萧清瑜胡乱的摇了摇头,想要摆脱他在自己身上点燃的欲/火。

尉迟封看了她一眼,不知是信,还是不信,总之,他眼睛里总算带了些熟悉的满意。

尉迟封强悍而不失怜惜的进入她的身/体,双唇迅速的封住了她的嘴唇,这样的动作,一如往昔的强势。

......

一觉醒来,萧清瑜呆愣了半晌,看到身旁的男人,猛地坐起身来。

“快起来,快起来!”萧清瑜有些慌乱的推了推他的身子,又将衣服丢到他的面前。

这......这是?

“快走,别叫人发现了。”萧清瑜瞪着眼睛,毫不掩饰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躺在床上的男人忍了又忍,终究忍不住拉过面前的女人,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你以为,朕是奸夫?”最后两个字,带着满满的危险,就好像她说一个是字,他就能将她就地正法。

萧清瑜感觉到屁股上清晰的痛意,还没来得及委屈,就听到一声满是错愕的叫声从门口传来:“公主!”

不同于萧清瑜的惊慌,身旁的男人只是气定神闲的看了过去,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退下!”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发现楠竹的气场好强大!!!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