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后宫的女们一早就开始沐浴更衣,梳妆打扮,为的就是能皇上回宫的时候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虽说,她们谁都清楚自己再怎么争也争不过贵妃,可到底她们也是女,是女就想要被宠爱,纵是皇上不能把对贵妃的宠爱分给她们一星半点,可若能隔三差五的见皇上一面也好过这深宫之中孤老一生。

永淑宫内

坐梳妆台前的女微微抬手,阻止了身旁的侍女为她插上珠钗的动作。

“娘娘。”那侍女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已经够了。”淑妃看着铜镜中清丽的容颜上掩不去的淡淡苍白,若有所思的吐出一句话。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她再如何,皇上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她又何苦让皇上多几分厌恶呢?

那侍女应了一声,又抬起眼来不着痕迹的瞅了自家主子一眼,眼中掠过一抹不解。皇上一会儿就要回宫了,娘娘身为一宫主位,怎么也不想着将自己好好打扮打扮?

似是看出她眼中的疑惑,淑妃掩嘴一笑,轻轻的说道:“惠儿,要知道,这后宫里头,不是谁都有那个福气能够得到皇上宠爱的。”

她不能,那些女也不能,唯一有这个福气的,就是凝芷宫的那位贵妃娘娘。皇上那样的性子,竟也能如此的宠爱一个女。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定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若说之前她还有什么嫉妒和不甘,那么如今就只剩下满满的羡慕和苦涩。那个女得到了世间女子最美好的爱情,或许,不久之后,她还会成为整个皇宫最尊贵的女。

椒房独宠,又有个深受皇上宠爱的大皇子,中宫之位,不用说也会落到她的头上。

同一日入宫,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她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自己拼尽一生也不可能有其分毫。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她的命数,就是这深宫中孤苦一生,无可依。

如果能够选择,她宁愿抛弃这一切的荣华富贵,哪怕嫁于一个凡夫俗子,也好过这冰冷的皇宫了此一生。

听到淑妃的话,惠儿点了点头,小心的将桌上的珠钗首饰装到精致的檀木匣中。主子说的话,她虽不怎么懂,却也明白主子心里的苦。

好,比起宫里那些位份低微的女,自家主子怎么说也是一宫主位,即使不受宠爱,吃穿用度上倒也比旁强过许多。

“启禀娘娘,皇上已经回宫了。”说话间,一个小太监快步走进殿中,面带惊喜的开口。

淑妃的身子微微一僵,将目光转向了跪地上的太监身上。

“本宫知道了,惠儿,陪本宫去明光宫给皇上请安。”淑妃站起身来,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波澜。

“娘娘。”那太监抬起头来,不安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才小心翼翼的回道:“娘娘,皇上一回宫,就陪着贵妃去了凝芷宫,这会儿......”他的话音越来越小,意思却是明白的很。

淑妃的目光一愣,良久才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是了,皇上可不得贵妃那里吗?她们这些,皇上竟是一眼也不想见呢!

“娘娘!”候身旁的惠儿看着她嘴角露出的苦笑,不安的唤了一声。

淑妃摇了摇头,将眼里的苦涩尽数掩下,淡淡的吩咐道:“那就去给贵妃娘娘请安吧。”

“是!”惠儿应了一声,将自家主子扶着站起身来。

凝芷宫

“睿儿,这边这边......”萧清瑜手中拿着一只拨浪鼓饶有兴致的摆弄着,而她怀中的小儿,却只是闲闲的抬了抬眼皮,又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

“说这小家伙是怎么了?”萧清瑜撇了撇嘴角,伸手捏了捏小家伙白白嫩嫩的小脸。

“爱妃......”坐身旁的尉迟封啼笑皆非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她耳边低语一句:“爱妃,睿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小孩子,小孩子?”萧清瑜琢磨了半晌,这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合着,怀中的小家伙,是嫌她有些幼稚了?

可是,这拨浪鼓,又哪里幼稚了?萧清瑜有些心虚的看了看手中的东西,低下头去作势就要咬咬小家伙的嘴唇,怀中的小家伙眼中掠过一抹少见的慌乱,猛地转过头去,脸上还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红晕。

又一次落败之后,萧清瑜有些委屈的扯了扯尉迟封的衣袖。

“清儿,是朕的。”尉迟封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的吐出一句话。

这一下,萧清瑜彻底愣住了。

介个,就是传说中的吃醋吗?可是,这厮的醋意,也未免太大了。

这个时候,没有看到,怀中的小儿,瞧着尉迟封嘴角勾起的笑意,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他还太小了,父皇的女,是不能如此明目张胆的霸占滴。不过,好私下里母妃还是他一个的。

这样想着,小家伙的眼中掠过一抹狡黠,对着面前的男瞧了半晌,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胡乱的扑腾几下,挣扎着想要扑到他的怀中。

一双强有力的手将他抱起,小家伙转了转眼珠子,朝萧清瑜的方向瞅了一眼,就转头尉迟封的脸上落下大大的一吻。

脸上湿漉漉的感觉让尉迟封的目光顿时诡异起来,朝萧清瑜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家伙意外的看到自家母妃心虚的闪躲一下。

呜呜呜,明明是想为父皇拉仇恨的,怎么转眼落到了母妃头上?小家伙当场就纠结了。

小家伙转过头去,对着自家母妃露出一抹可怜兮兮的目光,那样子明显说,家真的真的不是故意滴。

“清儿。”尉迟封挑了挑眉,声音里带着一种压抑的气息。

“皇上......”萧清瑜拉长了声音,同样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自然忘不了,就因为自己那么轻轻一咬,就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双/腿间传来的酸/痛感时刻提醒着萧清瑜一个清醒的事实,自己竟然真的将那春宫图册中的姿势演绎了大半。

呜呜呜,不要活了,真的不要活了,她都不敢想,自己到底这厮的威逼利诱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见着面前的女这个样子,尉迟封的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尉迟封微微抬眸,就见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淑妃娘娘与众位主子前来求见贵妃。”那太监行了个礼,恭敬的说道。

尉迟封朝萧清瑜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的开口:“宣!”

片刻的功夫,几个妆容精致的女缓步走进殿中。

“臣妾给皇上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站最前头的淑妃盈盈下拜,言语间尽是恭顺。这样的她,让萧清瑜感到一丝意外。

她所熟悉的淑妃,可不是这样的性子。

“平身吧。”尉迟封微微抬手,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谢皇上。”众齐声应道,这才站起身来。

尉迟封没有理会面前的,而是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一时间,殿中竟无一敢开口,气氛也顿时尴尬起来。

众精心打扮,原指望能让皇上眼前一亮,这会儿却见皇上兴致乏乏的样子,满心的欢喜一下子就落空了,随之而来的是无处不的不甘和嫉妒。

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再也没有敢将这种怨恨轻易的表现出来。

因为,她们虽然想要得到皇上的宠爱,可更想要的,却是活命。如今这宫里,谁都清楚,凝芷宫的贵妃娘娘,是碰不得的。

要不然,凤栖宫的那位主子怎么好端端的就中了风?太后娘娘都落得那样的下场,她们纵是有那念头也得生生的扼/杀了去。

“众位妹妹请坐。”萧清瑜坐直了身子,一派端装,柔声开口。其实,这个时候,她是最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的。

“谢娘娘。”众福了福身子,这才落座。

一落座,就有一恭敬的说道:“贵妃娘娘一路劳顿,嫔妾们原是不该来打扰的,实是羡慕娘娘有这样的福分能陪皇上出宫游玩,还望娘娘不要怪罪。”

“游玩?”,萧清瑜的眉心微动,想着这大抵是尉迟封的意思。顺着众的目光看了过去,入眼的是一个身着淡青色宫装的女子,容貌虽是清秀,却有一种让移不开眼的感觉。

“澜贵真是会说话,一番话说下来,咱们这些倒显得笨嘴拙舌了。”身旁的女莞尔一笑,拿起手中的绣帕掩了掩嘴角,出口的话却带着浓浓的讽刺。

“姐姐说笑了,难不成姐姐觉得贵妃娘娘没有这样的福分吗?”那澜贵没有一丝的慌乱,柔柔的看了身旁的女一眼。

被她的话一堵,那女就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萧清瑜心下了然,将目光投向了坐最前边的淑妃身上。

“几日不见,姐姐可还好?”萧清瑜弯了弯嘴角,亲昵的问道。

听到她如此说,淑妃先是有一丝错愕,随即站起身来,恭敬的回道:“劳烦娘娘挂心了,嫔妾一切都好。”

“淑妃姐姐到底是一宫主位,这规矩总比旁多几分,怪不得贵妃娘娘喜欢与姐姐亲近呢?”这一番话说下来,众看着淑妃的笑容里就多了几分微妙的讽刺。

见着这情形,萧清瑜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无力,这就是后宫,永远都逃不开的战争。

她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的无奈,一丝不差的落了尉迟封的眼中。

于是,就有了第二日的圣旨。皇上旨意,六宫无所出者,皆放回族中,厚礼遣嫁。一时间,朝堂后宫俱是惊骇不已,更有言官以死相谏,无奈圣意已定,终无回天之力,众唏嘘的同时,又一次见识到了皇上对贵妃娘娘的宠爱。

这一天夜里,被尉迟封折腾的几乎晕倒床/上的萧清瑜艰难的抬了抬眼皮,有些可怜兮兮的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要了......”

“不要这个,怎么能继续当朕的皇后呢?”尉迟封冷眼一挑,欺压上来。

呜呜呜,萧清瑜满脸黑线,弱弱的问道:“可不可以,分期付款?”

“分期?那是什么?”

......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因为有个人原因,到此结束了,如有番外,会放在公共邮箱。

章节目录

不做皇后做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傲娇的狸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娇的狸狸并收藏不做皇后做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