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倾颜狠下心把门关上后,背靠在门上舒了口气,虽然她也觉得这样非常对不起安暮歌,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当年她在得知沈梦曦喜欢自己后,什么都没意识到,才酿成了今天这种局面。。。如果,如果,如果当年她能够像今天对安暮歌一般把沈梦曦给拒之门外的话,那结局可能会不一样了。。。

洛倾颜发现自己又在想沈梦曦,强迫性地甩了甩头,下意识地抱住已经疼得快炸掉的脑袋,得快点好,不然,不然她会无时无刻都在想沈梦曦。沈梦曦。。。。。。

安暮歌不知道在洛倾颜公寓门外蹲了多久,她感觉自己腿脚都麻木,想起身也无能为力。她的泪水好不容易止住,但是她都能感觉今天早上画得妆容已经全花了,而且双眼也肿疼的厉害,她不知道她现在到外面去会不会把人给吓到。而且她又不能打电话叫父亲安排跟着她的人来帮她,因为她现在这样太失安德姆家的威严了。。。

幸好这所公寓才建成没多久,这层楼没住多少人,目前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人路过,不然安暮歌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想什么来什么,马上她就听见电梯开门的声响了,紧接着是皮鞋踏地的声音,一步一步地向她这个方位走过来。

如果此时地上有条缝的话,安暮歌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但是现在她腿脚都麻木了,想动也动不了,只能把头更深地埋入膝盖中,双臂紧紧环住自己,祈祷那个人快点走,最好不要注意到她。

王秀芬一拐弯就吓了一跳,一个身穿一身白的长发女子蹲在她干女儿家门口。一身白,长发,还遮住了自己的脸,虽然发色是亚麻色的,但是这跟她以前看过的午夜凶铃的情景怎么这么像啊?!王秀芬此时很想落跑,但是一想到洛倾颜还生着病,没有吃午饭,她的勇气一下就来了。等下进去一定要把颜颜也带出来,这小区居然闹鬼,以后不能让她住这儿了,太可怕了...

安暮歌的心像是悬在半空中一样,她感觉那个人停在她几米之外就不动了,而且她也感受到了那人好奇的目光,这是迄今为止发生在她身上最丢脸的事。你快走吧,快走吧......安暮歌默默祈祷着,可是那人去径直向她走了过来。。。

王秀芬在安暮歌几米之外观察了半天,发现安暮歌正正中中的蹲在公寓门口,不知道等会儿开门会不会惊动到她,而且她一直没听见安暮歌发生任何声响,更加笃定这不是人。。。

“那个...这位鬼小姐,小姐你能不能让一下,我,我要开门。。。当然,你不用让得太开,我只开一条小缝,我人能进去就可以了...”王秀芬本来就紧张,冷汗都在直流,见安暮歌听见她的话后,身体动了一下,马上就退让了一步,只要能让她进去就可以了。。。

安暮歌听见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后,松了口气,幸好不是洛倾颜的恋人,但是听见她叫自己‘鬼小姐’后,顿时欲哭无泪,果然被人误会了!!!等等,她要开门,那她不就是温若颜的家人吗?

这时,安暮歌干脆把头抬起来注视着王秀芬,而王秀芬也愣在那里了。今天真是活见鬼了,这鬼长得可,可水灵啊!而且还是混血的,不过,她眼圈好红,眼角周围还有黑黑的东西,但也影响不了她的美丽。这女鬼一定是为情而死的,恩,一定是!!!

正在王秀芬猜测安暮歌是怎么‘死的’的时候,安暮歌弱弱地开口:“那个,那个阿姨,能不能扶我一下,我腿麻了,站不起来。。。”安暮歌见王秀芬有些惊悚的模样,又加了一句:“阿姨,您放心,我不是幽灵,我是温若颜的朋友!”朋友?算吗?如果算的话,就不会被她拒之门外了。想到这里,安暮歌嘴角不自觉上扬,自嘲般地笑了笑。

王秀芬先是一惊,居然叫自己扶她,会不会碰到她的身体就直接穿过去啊?随后安暮歌解释清楚时,王秀芬有些尴尬,居然把颜颜的朋友当成了女鬼,罪过,罪过...

幸好安暮歌不是很重,准确来说是非常轻,王秀芬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她扶了起来。“谢谢阿姨!”安暮歌由衷地感谢道,她此时靠着在门边的墙上,正等着身体恢复。

王秀芳有些疑惑,既然是颜颜的朋友,怎么在门外蹲着?而且看样子明显是哭过的,发生什么事了吗?“你进来坐坐吧!你这样一时半会儿也恢复知觉不了的!”王秀芬觉得这女孩可能是跟洛倾颜吵架了,才蹲在门外哭泣的,所以她想修补她们之间的‘友谊’,也顺便弥补刚刚她把安暮歌错认成女鬼的尴尬。

安暮歌本不想进,她不想再用‘她的热脸去贴洛倾颜的冷屁股’,但是腿脚确实还不能动,进去坐一会儿也好,总不能一直在门口站着吧?万一又来一人把她认成幽灵的话,让她情何以堪啊!大不了等腿脚有知觉后就立刻离开,而且洛倾颜看在家人的面子上应该不会当面把她赶出门的!于是,安暮歌光明正大地进了洛倾颜的公寓。

此时,洛倾颜听见了门外用钥匙开门的声音,马上就从沙发上惊醒了过来,她先前坐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一见安暮歌居然也跟着王秀芬进来了,洛倾颜不由一愣,但看见安暮歌发丝凌乱,双眸通红,眼线全花,娇媚的容颜上布满了泪痕,还是被王秀芬搀扶着进来的,她心里有些不好受,她不该拒绝的那么干脆,让混血儿伤心了。但经历了这件事之后,这混血儿应该不会再喜欢她了吧?

“颜颜,我在门口遇见你朋友,你们好好聊聊吧?这是我带的饭菜,应该足够两人吃的。”说完这句话,王秀芬放下手中的便利袋,一溜烟的就离开了公寓。

安暮歌傻眼了,阿姨你走了的话,我就会被温若颜赶出门的,又要丢一次脸,你不要离开啊!!!“你不用赶我,我自己走,但是能不能等我腿有知觉了才走啊?”安暮歌靠在玄关走廊的墙角上试探性地说道。

洛倾颜躺了一会儿,感觉身体好多了,头也不再那么疼了,心情顿时好了些,再说今天本来就是她不对,而且她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难道又把这么可怜兮兮的安暮歌给拒之门外?这她倒真做不出来。

安暮歌见洛倾颜慢慢向她这边走了过来,以为她真的要把自己赶出门,惊恐的站在那里,“我自己能走,不用你赶!”安暮歌愤愤地说道,说完,她就准备去开门锁,但是她的腿依然没有恢复知觉,顿时失去平衡倒了下去,不过被洛倾颜接个正着。

“我没说要赶你,先前的事我非常抱歉!”洛倾颜扶住安暮歌的玉肩,愧疚地说道,现在的安暮歌如惊弓之鸟一样,让她十分内疚。

安暮歌第一次与洛倾颜靠这么近,近到可以闻到洛倾颜身上似有似无的薰衣草香,这让安暮歌本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心瞬间死灰复燃,而且比先前更甚。。。

许多年以后,洛倾颜仍在为这天的心软感到后悔...

“姐,前面铁栏里的那四人就是这次的人选!”沈木秋把沈梦曦带到了郊外的一家农家乐里,这里是沈木秋的大本营,所以这次人员的选拔也是在这里进行。

沈梦曦没有回应沈木秋,因为她正怔怔地看着铁栏里那一抹白影,这背影身形居然和洛倾颜十分相似,而且那个人也是用一根白色丝带系住自己所有的黑发,看上去有些飘渺空灵。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