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就是洛倾颜?”安暮歌愕然的盯着洛倾颜,她不是温若颜吗?怎么会变成洛倾颜呢?而且还是沈梦曦的未婚妻。安暮歌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虽然来之前很在意这个名字,但怎么也料不到温若颜就是洛倾颜。还是她只是长着和温若颜相同的容貌,可是,可是她们的气质和声音却是一模一样。。。。。。

洛倾颜微微皱眉,试图抽回安暮歌紧抓的手腕,“嗯,既然这位小姐认错人了,那是否可以松手了呢!”她说完这句话后,望了一眼冷心悠,示意她帮自己摆脱安暮歌。

冷心悠得到洛倾颜的眼神提示后,走上前去冷冽地说道:“安德姆小姐,请松开颜小姐,否则大小姐知道会不高兴的!”冷心悠的语气有些不客气,如果她强行分开,那安暮歌可能会受伤,到时候不好向沈梦曦交代,因为沈梦曦没有让她这么做,所以只能先礼后兵了。

安暮歌闻言后,知道在这种场合做这种事有些失态,犹豫了下,最后是无力的放开洛倾颜。可是她的眼神仍带着疑惑:“我该叫你温若颜呢,还是洛倾颜呢?”她的语气有些危险,她连真名也不愿意透露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假装不认识自己,她要气死自己啊!!!

“......”洛倾颜没有理安暮歌,只是揉了揉自己被抓的手腕,安暮歌抓她时力道没有掌握好,现在松开后有些青疼。“我们走吧!”洛倾颜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怒视自己的安暮歌,然后转过头对冷心悠说道。

冷心悠点头,但想到沈梦曦现在去贵宾室一号找安暮歌,而她现在居然在这里,只好提醒道:“安德姆小姐,大小姐在先前去了贵宾室亲自接待您,请你也不要让她久等!”冷心悠说完后,就用眼神向洛倾颜示意她们可以离开了。

“洛倾颜,你等一下!”就在洛倾颜和冷心悠准备离开时,安暮歌急促而委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紧接着安暮歌小跑到洛倾颜面前,“洛倾颜,我知道你是温若颜,不管你以前怎样对待我,我也无所谓,但是你不能假装不认识我啊!”这让我会觉得这三个月来的思念与悸动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只是一个梦,梦醒了就回归现实了,又会回到那种无欲无求的日子了,我不要这样!!!

即使平时面瘫的冷心悠在听到安暮歌的话后,也破天荒的皱眉,神色开始戒备起来,“请安德姆小姐快去贵宾室一号吧!”冷心悠对安暮歌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挡在洛倾颜面前。她知道安暮歌家的实力,如果今天是她搅局的话,这场见面会很难继续下去。

“真的不认识我吗?......洛倾颜,你还真是个混蛋!”安暮歌见洛倾颜仍是连一个眼神也不给她,她都这么低声下气了,而且还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没有理自己,安暮歌感到无比委屈,洛倾颜,你是混蛋,一个大混蛋!我艾伦·安德姆怎么会喜欢上你了呢?安暮歌怒声向洛倾颜吼完后,然后拉起自己快要及地的长裙小跑离开了。

洛倾颜只是望了一眼安暮歌离开的方向,没有看向冷心悠,而是沉声道:“走吧!耽误了不少时间......”对不起,不过这样对你我都好!

沈梦曦到了贵宾室一号门外后,就吩咐人去敲门,她今天一定要好好会会这个艾伦·安德姆,探析下他们父女到底这么做有什么企图。

“你...你是沈梦曦!!!”精致的磨砂门打开后出现的是一个留在齐耳短发,模样有些俏皮的女孩,她语气像是见了大明星一样激动的小粉丝般。

“你们好,欢迎来到曦颜会所参加我的婚前见面会,请问哪位是安德姆小姐?”沈梦曦被柳珍请进门后,见里面只有两个人,而且两人的气质、模样跟她想象中的艾伦·安德姆完全不一样。虽然知道两人都不是,但是还是出于礼貌的问道。

柳珍见到沈梦曦时,心中的激动止也止不住,“啊?安安,不,艾伦她出去了......您先坐吧!”柳珍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妖孽啊,简直就是个妖孽啊!!!如果妲己在世都要自愧不如啊!柳珍在心中感叹道。沈梦曦的魅力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了的,柳珍只要一对上沈梦曦的妩媚妖异的双眸就不自觉的被吸入进去,魅人心魄的深邃,蛊惑着人本能的靠近。只是沈梦曦产生的气场又是那么冷冽强大,又让人望而却步,只能远远观望着......

“既然安德姆小姐不在这里的话......”沈梦曦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来找安暮歌的,如果安暮歌不在这里,那她就不会在这里浪费她宝贵的时间,她还要回去陪在洛倾颜身边。沈梦曦即使离开洛倾颜只有几分钟时间,感觉就像过了几个月一样,心里想念得不得了,恨不得马上飞到洛倾颜身边。

沈梦曦说几句官方话语后,就匆匆离开了贵宾室,她此刻心里脑里全是洛倾颜。可能是思绪全部放在洛倾颜身上,而完全忽略了身旁的人或事,就在她带着人急速走在走廊拐弯处时,和一道白色的身影擦肩而过,并且完全没有感觉和注意到那人嫉妒愤恨的眼神。

“都不认识我吗?”安暮歌转身看向沈梦曦已经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今天自己注定路人甲吗?被沈梦曦的人恭恭敬敬的请进门,但她沈梦曦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太过分了!而她也不过是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却和洛倾颜两情相悦,为什么她安暮歌什么都不比沈梦曦差却得不到洛倾颜的心呢?算了,别人都是互相喜欢的,自己还要去凑什么热闹呢!

安暮歌努力用理智压抑住心里泛起的如狂狼般一样的嫉妒,她今天本来是来找她喜欢的温若颜的,可事实却是这样的情形。以安暮歌骄傲的性格,她不屑去抢夺别人的未婚妻,只是那个是她第一次喜欢上的人,还是很喜欢很喜欢的,她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甘和发狂的嫉妒。

******

沈梦曦把冷心悠安排去接待大堂外等候的记者,今天见面大概会在晚上十点左右结束后,到那时候沈梦曦就会带着洛倾颜去接受采访,大堂内全是一些高官名流,所以记者不是很方便进入。当沈梦曦出现在大堂内时,本来人声鼎沸的大堂顿时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得见。大家都屏住呼吸,有些紧张的看着沈梦曦和她身后的陆震天。两人气势都那么强大和冷厉,让在场的众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今天,很感谢大家来曦颜会所......”今天的沈梦曦穿着的是一袭大红色露肩礼服,成熟妖娆的身材一览无遗,让在场不在少男士内心激动澎湃,可是却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上前搭讪。

在洛倾颜出场时,几乎所有人都有些惊艳,是如仙女一般的女人,配上沈梦曦这个蛇蝎美人倒是很搭。“这...这不是温老师吗?”李娜娜此时觉得头有些眩晕,她不是做梦吧?怎么洛倾颜的模样和温若颜长得一模一样啊?于是带着探究的眼神看向身旁的安暮歌,果然,那幽蓝的双眸几乎快冒出妒忌的火焰了......

“天啊!她怎么和温老师长得一模一样啊?而且连气质都如出一辙...”柳珍膛目结舌,几乎是快把眼珠给瞪出来了。

安暮歌尖锐的指甲狠狠的陷入自己的手心里,眼睛也不自觉地眯成一条直线,目不转睛的看着沈梦曦牵着的玉手,心里有一道声音不停地在对她说道:“不公平,不公平!”她被这道声音吓到了,迅速转过头不再去看洛倾颜,但看到是李娜娜疑惑的眼神。

“我也是先前才知道的...”安暮歌轻声地对李娜娜说道,语气有些落寞。她本来想回去带李娜娜和柳珍离开的,但又舍不得好不容才见到的洛倾颜,所以内心纠结了许久,最后说服自己留下来再看一眼洛倾颜才走。

李娜娜复杂的看了一眼安暮歌,“你是不是决定放弃了?”安暮歌的性子虽好强,但感情却被动的厉害,而且好不容易动次心,对方是女人就算了,但还是别人的未婚妻,而骄傲的安暮歌以往就很不屑这种争夺。而且,安暮歌的眼神和语气都无疑在说她已经准备放弃了。

“她喜欢沈梦曦,我已经被她拒绝过了!”安暮歌答非所问,但有又是在变相回答李娜娜,她不想告诉李娜娜她已经放弃了,可是现在情形她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要她破坏别人的幸福,她做不到,特别是她喜欢的人。

李娜娜有些惊愕,台上洛倾颜的神情几乎除了冷漠就是面无表情,一点也不像要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的开心神情,安暮歌是不是见到她们要结婚了,所以想歪了?“她喜欢沈梦曦?应该不可能,你注意她的表情,冷冷清清的,反像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李娜娜朝台上的洛倾颜指了指,提醒道。

安暮歌闻言立刻偏头看向洛倾颜,仔仔细细的看着她的表情,神情有些隐忍,嘴唇抿成苍白的直线,看向沈梦曦时也没有包含爱意,反而有一丝恨意。难道当时洛倾颜告诉自己她喜欢沈梦曦是骗自己的,目的就是让自己不再缠着她,可是,可是她那天昏迷时梦中都叫着沈梦曦的名字啊!安暮歌想不明白洛倾颜到底对沈梦曦是什么感情,但唯一确定的是她根本不愿意嫁给沈梦曦。

想到这,安暮歌喜笑颜开,庆幸自己没有离开,不然就错过洛倾颜了。

柳珍此刻完全没有听见安暮歌和李娜娜的谈话,她已经被震惊的在那里望着洛倾颜和沈梦曦久久不能回神,到后来沈梦曦和洛倾颜跳舞时,她才被李娜娜带走。

穆雪儿在大堂的柔软的沙发上看着舞池中的洛倾颜和沈梦曦,最后凄哀的笑了笑,然后不停地给自己灌着红酒,而冷心悠则在远处监视着她。这时候,有一个外国中年英俊男子向她伸出了手,“美丽的小姐,我能荣幸请你跳一只舞吗?”他嘴角含笑,非常绅士儒雅的对穆雪儿说道。

“你...你是...”穆雪儿看到他的面容后,有些惊讶,居然是路易斯!她原先在父亲巴黎的公司里见过,是安德姆公爵的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来救自己的?

同一时间,洛倾颜以补妆为借口去了洗手间,她讨厌这种场景,讨厌沈梦曦的自以为是,讨厌那些人忍住厌恶她和沈梦曦的神情去讨好她们,讨厌......

她静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现在安静的洗手间里才是她心中的一片净土。“你不想和沈梦曦结婚的对吧!”只是身后清脆悦耳的女音打断了洛倾颜的思绪,她看向镜中正在自己身后的安暮歌表情有些吃惊,她怎么还没有放弃呢?

“你不想和沈梦曦结婚,我可以帮你!”安暮歌不在乎洛倾颜的神情,而是直接道出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默默童鞋的长评,作者很开心,二更改日补上,反正就在这几天,(*^__^*)

太晚了,不多说什么,好困,只想说一句,她回来后我就好忙啊!随时都在忙...

错别字明日该,累死了!晚安!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