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沈梦曦简单的复述着日记本上的内容,当然有些让陆震天难受的内容,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陆震天听完后,久久未有出声,他只是低着头不停地抽着烟,等沈梦曦说完后,烟缸里抽完的烟头数不胜数。

“唉,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还知道的比我多。。。。。。”陆震天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沉重地开口,他想到这些年沈梦曦都知道他这个舅舅当年的所作所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毕竟当年陆敬欣自杀,他也有责任。

沈梦曦看了一眼低着头不停抽着烟的陆震天,她似乎猜到他心头的想法,安慰道:“其实,舅舅不用在意,我都知道这么多年了。而且这些年你怎么对我的,我都清楚,待我比什么都好,所以不用自责!”而且我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根本用不着难受。当然,这句话,沈梦曦没有说出口,毕竟陆敬欣是陆震天这辈子唯一深爱着的人。

陆震天闻言摇摇头,把自己手中还未抽完的烟狠狠按在烟灰缸里,“嗯,我晓得了!”他的声音似乎沧桑了许多,抬起头时,眼圈周围泛红,似乎在努力隐忍眼眶的泪水。

“所以我当年也才敢把我爱上一个女孩的事告诉舅舅,因为我知道舅舅一定会理解我的心情的!”沈梦曦继续说道,当年她在得知洛倾颜跟顾云俊交往后,沈梦曦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陆震天,因为她知道陆震天对自己的母亲存在着逆伦的感情,那她这样的感情他应该会理解与支持的。

而结果果然如她所料,陆震天在听完后只是怔怔地看着她思考了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开口:“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当年的警察查房事件和把顾云俊拖到巷子里殴打的事都是陆震天帮沈梦曦做的,可是沈梦曦仍觉得还不够,她心里一直存在顾云俊吻洛倾颜的疙瘩,所以才联系沈木秋叫他安排后面轮.奸的事......

原来如此,梦曦果然是她的女儿啊!“那你当时应该也知道强求是得不到一个人的心的!”陆震天继续说道,他还没有忘记这次来的目的。

而沈梦曦则低下头,有些哀伤的声音慢慢从她性感的薄唇中吐出:“其实,我当年是认同她的作法的,因为爱一个人如果得不到,那会很痛苦的。”只是那时候自己不过在嘲讽她十五年都没有得到自己父亲的心,哪会想到自己也会这么对待颜儿。

“那现在呢?”

“......”

沈梦曦没有说话,她不后悔当年这么对洛倾颜,但是她唯一后悔的是把洛倾颜的父母给牵扯进来了,她知道自己是触碰了洛倾颜的逆鳞,可是她至少让洛倾颜待在自己身边五年,虽然这五年里洛倾颜都没有爱上她。。。。。。。

想到这,沈梦曦嘴角扬起自嘲的笑容,自己和陆敬欣何其相似,用强取豪夺的方式让自己爱的人待在身边这么久都没有让那个人爱上自己。

“其实,还有补救的方法的!”陆震天瞥到了沈梦曦嘴角的笑意,知道她在想什么,毕竟是在自己身边长大的。

“什么方法?”沈梦曦猛然抬起头,腰杆挺的笔直的坐在床上,可是由于动作过猛,拉扯到了伤口,疼得她直皱眉。

陆震天突然站立起身,杵着拐杖走到沈梦曦的床沿边坐下,“其实,倾颜心还是站在你那边的!”陆震天的话在沈梦曦耳边响起。

“什么意思?”沈梦曦没有听明白,反射性的问道。

而陆震天则是带着笑意看着她,“你还没注意到吗?”那天沈梦曦在把枪口对上路易斯时,洛倾颜是把自己的脖颈抵在枪口上,而她除了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沈梦曦外,眼角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瞥着路易斯这边的状况,看向沈梦曦时,冷漠的眼神也似乎带了点担忧。

陆震天看懂了她的眼神,她怕路易斯攻击沈梦曦,同时也在示意自己帮沈梦曦,因为这样沈梦曦会把这件事越变越大。

“倾颜,那时是想用自己的命去阻止你的疯狂行动,但是你却还是开枪了。。。。。。”陆震天无声的叹口气,至少洛倾颜心里是有沈梦曦的,但出于是什么感情,陆震天就不得而知了。

而沈梦曦闻言后,想起洛倾颜染血倒在自己怀中那一刻,她的泪水又在眼眶里蔓延了,她那时只顾把注意力放在安暮歌身上,尽量不让洛倾颜受伤,而稳住自己颤抖的手,哪还有精力去注意洛倾颜的状况呢?!

“别哭了孩子,试着改变自己对倾颜爱的方式。我们陆家人狂热的爱容易让对方窒息,但是如果换种方式去爱,就像一般人那样不就好了吗?”陆震天伸出手指刮了刮沈梦曦挺翘的鼻尖,宠溺地说道。

“可是,普通人的方式我当年也做过了,对她百般好,就像普通女人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一样,可是她还是和别人在一起了。。。。。。”沈梦曦抬起头,努力把眼眶中的即将滑落的泪水止住,但是语气还是不经意间带上哭腔了。

陆震天从床头柜上抽出纸巾递给沈梦曦,“那是因为你是女人,她一样也是女人。”陆震天摇了摇头,梦曦的情况其实比当年敬欣的状况要好许多,因为沈骏至始至终爱着他以前的未婚妻,就算在得知那个女人被人轮.奸后也依然不离不弃,心里从未有过敬欣。

“即使妈妈讨厌我是女人,我也从未觉得我是女人有什么错误,可是自从认识了颜儿后,我就不止一天恨我是女人。。。。。。但是我对她的爱停不下来,真的停不下来......”沈梦曦的泪水还是从眼角处滑落了下来,但只是一滴,而那张纸巾她一直紧紧握在手中......

陆震天见沈梦曦又掉泪了,急忙说道:“那倾颜现在有喜欢的人吗?当年敬欣得不到沈骏的心是因为他有爱人了,可是倾颜喜欢那个顾云俊吗?”陆震天试探性地问道,他必须要好好引导沈梦曦,这几年一直由着她的性子来,让她犯下了诸多罪孽,而且这些罪证还被别人掌握了。。。。。。

“其实颜颜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顾云俊,她和顾云俊交往完全是因为你!”穆雪儿这句话突然回旋在沈梦曦脑海中,穆雪儿说过,颜儿不喜欢顾云俊,那舅舅的意思是......

沈梦曦想起后急忙看向陆震天,而陆震天则是慈爱的看着她,像普通的父亲一般摸了摸沈梦曦的脑袋。

“想明白了吗?!我的人现在暗中跟在安德姆家的房车后面,他们的目的地应该就会马上知晓了,倾颜和安德姆小姐都受了伤,暂时还不会出国,而且以倾颜的个性,明知道那人对她有企图,应该是不会搭理她的。”陆震天安慰道,他虽然不经常和洛倾颜见面,但毕竟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他见过不少,一个人秉性从眼睛就可以看出,而他也调查过洛倾颜,似乎和他想的一样。

但是倾颜还是跟着安德姆小姐走了,那应该是为了他们手中的资料吧?!不然安德姆家也不会提出两年不见倾颜,就把手中的资料如数返还的条件!

陆震天觉得洛倾颜即使不爱沈梦曦,但是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即使沈梦曦所有的罪证都暴露在洛倾颜面前,洛倾颜依然站在她这边,只是可能对她这些年所谓的事感到失望极了,也对那些人愧疚极了。

“还有你的资料,我会尽量让人拿回来的!但是安德姆公爵的目的,我一直猜不透......”陆震天见沈梦曦似乎准备再次开口询问什么,于是把话接了下去,“还有倾颜是昨天半夜就醒了。”

洛倾颜此时正躺在一辆十分奢华的房车上的软床上,现在这辆车正开往回宏江市的高速公路上,身边什么样的东西都一应俱全,只是......

“你能不能别那样看着我?”洛倾颜偏过头,语气似乎有些隐忍地对正在另一张床上侧过身对她目不转睛的安暮歌说道。

而安暮歌只是傻傻地笑了笑,“呵呵,女朋友一直看着你有什么不对吗?”安暮歌轻声说完后,仍然用炙热的眼神看着只能看得着后脑勺的洛倾颜。

“女朋友......”洛倾颜不喜欢这个词,而的手在安暮歌看不见的地方紧紧握着,似乎只有从手中隐隐约约传来的疼痛感才能让她面对现实。

“洛倾颜,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你是真的真的真的说的是真的吗?”安暮歌身体动了动,似乎准备下床,可是手臂上的疼痛提醒着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洛倾颜的眼眸沉了沉,“这是我第五十五次回答你了,我说的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她每说一个字都在隐忍着,说到最后一个字可算是咬牙切齿,可是她还是尽量把所有话变得通顺无比。

安暮歌沉浸在和洛倾颜交往的幸福里,并没有注意到洛倾颜的异样。她重新躺了回去,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掀开自己衣领,从里面拿出一枚被红绳系着的金属物体:“洛倾颜你知道吗?我把那枚从我身体取出的子弹命人把中间打通,然后红绳系在自己的脖颈上。”因为那枚子弹同时穿过了我和你的身体,虽然这样似乎有点诡异,但是有一定纪念意义。

洛倾颜闻言后,一直沉默着,她昏迷前一直担心着沈梦曦,但是伤口并不深,所以第三天半夜就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去询问她昏迷后的状况,她最担心的是沈梦曦被批捕了,即使沈梦曦做了这么坏事,她还是对沈梦曦有感情。就像是自己亲人杀了人一般,自己难道就因为她杀了人就抛弃她不管了吗?

而且那些人都跟自己有关系,如果不是自己因一己之私把他们牵扯进来,他们也不会有这般遭遇,说到底,自己也有责任,并不能全部都怪在沈梦曦身上,毕竟自己在把他们牵扯进来前,自己是清楚沈梦曦的脾气的,但是把他们都拉进来了。

护士离开后,洛倾颜正在沉思时,自己病房的木门响起了敲门声,就在自己允许后,一个高大身影走了进来。“洛小姐,很高兴见到你能醒来。”金发碧眼的英俊中年男人,居然是路易斯。

这里是陆震天庄园的私人病房,沈梦曦和安暮歌当时都在这里,只是分在不同的房间罢了。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洛倾颜有些茫然的看着肩上包扎着绷带的路易斯,他不在病房里休息,反而走到自己这里来了呢?想到他威胁沈梦曦的画面,洛倾颜不知为什么,语气本能地冷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吗?

你们懂得,其实洛倾颜只对沈梦曦圣母的,其他人她冷的要死。(咦?哪来的光芒啊?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