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洛倾颜都被安暮歌用灼热的目光盯着,非常不自在。

就在洛倾颜闭目养神时,安暮歌懵然开口:“洛倾颜,你的伤还没有痊愈,要不要搬来我家住?这样医生来时也方便许多。”她说这句话时,姣美的容颜上泛起点点桃红,格外魅惑。

安暮歌决定先把洛倾颜拐回家,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想到她们俩都有伤,所以这样的借口再好不过。

“不用了,我回我干爹家......”洛倾颜闻言后,微微睁开眼睛,语气有些冷然地回答安暮歌。

“哦!”可是,可是,人家是你女朋友,应该可以来你家照顾你吧!“那我可以来你找你吗?”安暮歌有些委屈地说道。

“我到时候给你来电话吧!”洛倾颜现在还没有理清楚头绪,她现在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拿到那份资料,所以暂时还不想安暮歌太靠近她的生活。

你的手机还在吗?你有我的电话号码么?

安暮歌无比郁闷,她怎么会不知道洛倾颜现在头绪还没有理清楚就和自己在一起了呢?!只是不知道自己父亲和她谈的条件罢了。但是她还是有些泄气,虽然知道这样有些急功近利,但是她还是想尽快靠近洛倾颜的心......

就在这时,车已经停了下来,天窗上的播音器响起:“艾伦小姐,车已经到宏江市收费站了。请指示!”开口依然是法语,洛倾颜听后一片茫然地看着安暮歌。

“他说已经到宏江市收费站了!”安暮歌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形,用异常魅惑的模样对洛倾颜解释道。

洛倾颜微微点了点头,“那能先送我回家吗?”她现在急切的想回去看望温建军夫妇,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得回去快点理出给头绪来,必须快点拿回那些资料。

“不行,等会儿医生会上来检查,等会儿再回去吧!”安暮歌知道洛倾颜暂时还不想和她待着一起,但是她的伤自己不能怠慢,而且这些伤又不能去医院,一看就知道是子弹射击所导致的。

“......”洛倾颜闻言后不再说话,只是继续闭眼小憩。

“......”真是的,好心当做驴肝肺。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安暮歌无比郁结地望着洛倾颜的侧脸出神。

等医生检查完后,安暮歌才强拉硬拖地把洛倾颜带到车外呼吸新鲜空气。“洛倾颜,我真的看不懂你!”安暮歌坐在洛倾颜身旁,侧过脸对洛倾颜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洛倾颜的心懵然一惊,她怕安暮歌看出自己的企图。

“明明先前你说喜欢沈梦曦,可是路易斯又说你在逃离沈梦曦,所以才改名来到宏江市的,可是现在又在维护她,我搞不懂你怎么想的?”安暮歌认真地看着洛倾颜,希望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但是洛倾颜只是轻轻笑了笑,如微风拂过一般。她双眸开始放空,似乎在回忆什么:“我先前不是告诉过你,她是我一个姐姐吗?”洛倾颜想起自己上高中的那段日子,嘴角不自觉展露出幸福的微笑。

“我只了解你来西青市的后的状况,其余的我就不太清楚了。”路易斯只给她看了洛倾颜上大学到至今的资料,其余的她也没有细想,而大一的时候洛倾颜和沈梦曦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

洛倾颜偏过头看向安暮歌,“嗯,其实我们认识十年了,大概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认识她的,而那时我们的关系就和亲姐妹一般,不,甚至比亲姐妹还要亲吧?!”她的声音很轻柔,让安暮歌微微有些沉溺。

“意思就是说,你对于沈梦曦的喜欢可能是亲情或友情的喜欢,所以你才会帮她的?”安暮歌想到这里,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马上就是晴空万里,烈阳高照。

而洛倾颜则沉思了下,才缓缓开口:“也许,是吧!”洛倾颜朝安暮歌微微笑了笑,不确定地说道。

“什么叫也许,你应该回答:‘是’才对!算了,你的想法我也清楚了,我们回家吧!”安暮歌不喜欢洛倾颜不肯定的回答,但是她又怕洛倾颜在犹豫,所以急忙从公园的木椅上站起来,准备带着洛倾颜回去了。

也许洛倾颜不喜欢沈梦曦对她的这种爱,才会和自己一起选择忘掉吧?安暮歌自我安慰道。

而走在安暮歌身后的洛倾颜秀眸忽闪了一下,最后沉了下去。

“谢谢,那我走了!”安暮歌叫人把车开到温建军所在的家属区内,然后目送洛倾颜进单元门。

“那个,等等,洛倾颜!”安暮歌就在洛倾颜准备上楼梯时,像想起什么似的急切地朝她喊道。

洛倾颜回头时,一个带着墨镜的外国魁梧男子恭敬地递了一个包装十分精美的盒子。洛倾颜疑惑地接了过去,然后看向安暮歌。

而安暮歌则是微笑着对她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才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

这是安暮歌在拉洛倾颜去公园时,吩咐她的人去附近的手机店买的,她就算见不到洛倾颜,也要以煲电话粥的方式来解相思。

还好大中午的时候家属区人不多,不然安暮歌开着房车后面跟着一大堆名牌汽车的队伍绝对会被家属区的三姑六婆讨论的热火朝天,关于这点,洛倾颜仅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就深有体会。

******

“你说艾伦·安德姆唤她为温若颜吗?”沈梦曦斜躺在沙发上慵懒地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冷心悠问道。

冷心悠机械地点了点头,“而且颜小姐还假装不认识她!”冷心悠不卑不亢地说道。

沈梦曦思考了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开口:“温若颜,这个名字挺不错的,怪不得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原来是换名字躲起来了啊?!”沈梦曦用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还有其他消息吗?”沈梦曦继续地问道

“语券公司的黄总说他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我通过老爷的人手调查之后发现他一个铁杆兄弟叫温建军,在宏江市,职位是:物价局的处长。”冷心悠的记忆力比一般人好许多,只需要看一遍,就可以把所有的内容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对沈梦曦来说可比楼一有用处多了。

“宏江市?那不是和舅舅的手下汇报说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吗?”沈梦曦妖媚的双眸微微眯了下,用青葱一般的手指抚了下自己肩上的伤口。

“是的,而且温建军曾经托人去办了张以假乱真的身份证,身份证上登记的名字就叫做:温若颜!而且年份日期和颜小姐的身份证件一模一样。”冷心悠望着有些慵懒魅惑的沈梦曦有些出神,但是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立刻就低下头不再去看沈梦曦如今的模样。

“哦,看来颜儿就在那里了!还有把那个语券公司的什么黄总放了,再给他一笔精神补助金!其他人也一样......”沈梦曦拿起桌上的平板电脑用玉指轻轻按着,似乎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

早在洛倾颜失踪后,与穆家有关系的人都被沈梦曦派人以各种理由弄到检察院里调查,反正陆震天只要还在将军这个位子上,她的人脉一切都有用!

冷心悠惊讶地看着沈梦曦,她虽然不是很了解沈梦曦,但是以沈梦曦的个性哪会就这么轻易罢休,以为又要连累许多人,但这次的命令有些出人意料。

“那么吃惊干嘛?把以前跟颜儿有关的受害者全部列个名单给我,包括顾云俊!”沈梦曦从沙发上轻轻站立起身,伤口依然有些隐隐作痛,但是总比心疼要好许多......

今天的沈梦曦把长卷发梳成高高的马尾,再搭上女式正装,看起来非常干练,但是妩媚的气质一点也没有改变,妩媚中点了英气,这样别样的魅力差点让冷心悠闪了神。

“冷心悠,通知沈木秋,我们要反攻,怎么能让毕维斯·安德姆那老头牵着我的鼻子走呢!”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居然码近9千字......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