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倾颜正在擦拭的动作一滞,秀眉微蹙,纤薄的唇抿成一条苍白的直线,她仍然没有回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洛倾颜的声音有些低沉,她需要自己做什么?如果是资料,自己现在正在努力,不用她来找自己,自己也会这样做的。

千九挑眉看着身体明显有些僵硬的洛倾颜,她走到镜子边,背靠着洗手台,点了根烟,“大小姐的资料在安德姆公爵手中,这并不足以致命,但是......”她说到一般,停了下来,侧过头看向头埋在肩窝里的洛倾颜。

“但是什么?”

“您还记得在会所里,大小姐的那把左轮枪吗?”千九继续说道。

洛倾颜闻言后,转过身,目光看向千九的双眸,“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洛倾颜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耐烦,她现在急切的想知道沈梦曦的情形。

“既然颜小姐这么急切的想知道,我不妨告诉您,木秋会向海外的一家军火公司买了许多军火装备,本来,这也没什么,老爷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大小姐为了查清楚安德姆公爵的动向,还有他们的实力,特别派人去调查,才发现那家军火公司居然是是法国的,而且幕后的老板,就是安德姆公爵的手下......”千九说完后,就把手中的烟按在洗手台上的烟灰缸中,“所以,安德姆公爵其实真正目的,可能就是要大小姐死,而且,连老爷也不会放过。”千九后面的几句,故意把语气加重。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洛倾颜的脸色有些苍白,几乎没有血色......

“本来,木秋会一直和亚洲的军火公司交易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来得居然是欧洲的,但是上面的人还是以前那家军火公司的人,可见,他们早就算计好了的。如果沈木秋有事的话,一定会牵连到大小姐的,因为那批军火,一部分是大小姐购买的,如果警方要查,一定会查出大小姐的。”千九继续加大筹码,她不信洛倾颜就不动容。

洛倾颜的双唇微微动了动,“你要我如何帮她?”这六个字几乎是用尽了她所有力气。

沈梦曦居然除了做那些事,居然还去购买军火,还有什么事她做不出来?她到底购买军火还做什么?她还嫌自己的能力不够大吗?

“您是不是在想,大小姐为什么要购买军火?明明有老爷这么强大的后盾?还有木秋会这么大的黑帮来做挡箭牌?”千九见洛倾颜的神情,就知道洛倾颜心中的想法,毕竟情报员把握人的表情几乎是很正确的。

“......”洛倾颜没有说话,她秀眉轻挑,示意千九继续说下去。

“还记得四个月前,大小姐准备的婚礼吗?!”千九摇了摇头,有些哀叹的,“当时,她是准备在荷兰和您注册结婚的,可是那里毕竟不是她的地盘,她十分担心和不安。而那时,正好木秋会过几天要跟军火公司交易,所以大小姐也购买了那批军火的一部分。原本准备以偷渡的方式跟随她的行动一起带去荷兰......您也知道,大小姐只要在您的事上,她都会极度小心谨慎,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可是结果往往出乎她的意料,您居然在西青市就跑了......”

“你到底要我如何帮她?”洛倾颜沉不住气了,她现在只想知道沈梦曦需要自己怎样帮她?

千九闻言后,只是邪魅的笑了笑,接着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名牌挎包里拿出一只手机递给洛倾颜。“这是反追踪,反监听的手机,会有人联系您在特定的时间该怎样做的!”

洛倾颜没有丝毫犹豫地接过千九递来的手机,她现在必须尽快拿到那一系列的资料,沈梦曦的情况很不乐观。而且,安德姆公爵这个大骗子,在两年后他把资料还给自己,而他可能把最新收集的资料拿出继续威胁自己,或者干脆把那些罪证公布于众......

大骗子,大混蛋,她当初就不该答应让安暮歌帮助自己离开沈梦曦的。。。。。。

就在洛倾颜前手把手机房间上衣包中时,后一秒洗手间的门就被另一个人打开了。于是,女士洗手间内的气氛瞬间显得有些诡异......

安暮歌用审视且有些危险的目光紧盯着站在洛倾颜身旁的千九,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跟沈梦曦有些相似,但是无论气质还是相貌却都比不了沈梦曦,但是唯一一点相似的是都能让她感到不安。

就在洛倾颜唇齿微动,准备上前对安暮歌说些什么时,千九却前行一步挑起洛倾颜的下巴,吐气如兰道:“美女,真的不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吗?”她的语气有些魅惑,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一样。

她的动作和话同时让洛倾颜和安暮歌一愣,但紧接着千九的手被另一只纤手狠狠拍下,手背都红了。“她是我的女人!”一道霸道且含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千九揉了揉那只有些红肿的手,暗暗道:“怎么这小公主看似这么柔弱,下手却那么狠,应该也练过几下的吧!”她假装遗憾的耸耸肩,然后带着无奈的目光转向洛倾颜。“没想到你有女朋友呀?!那你就该跟我说呀!这样我就不会硬拉着你要电话了......唉,我只对直人感兴趣,被其她人掰弯的,我可一点兴趣也没有。。。。。。”千九摊了摊手,然后绕过安暮歌,臀部一扭一扭地离开了。

洛倾颜有些无语,什么跟什么呀?不过这样也好,安暮歌应该不会怀疑什么,最多质疑她为什么不跟千九说自己有女朋友的事。

果然,在千九走后,安暮歌抱着双臂,撅着嘴,目光委屈地望着洛倾颜,顿时,洗手间的气氛又有点僵。

最后,洛倾颜妥协,虽然她恶心安德姆公爵的行为,也同情安暮歌,但是接近安德姆公爵只有从安暮歌身上下手,而且她必须拖延时间,不能让那些事这么快的发生。

“对不起,被缠住了,没办法脱身!”洛倾颜走到安暮歌面前,抱住她,轻轻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

安暮歌的脸色有些微红,但嘴里却嚷嚷道:“那你为什么不说你有女朋友呀!”安暮歌想到那个女人在洗手间里面公然调戏自己的女朋友,她有些怒气,当初就不该让她那么轻易的离开这里!

“我说了我有恋人的,但是不敢说自己有女朋友的,因为怕她继续纠缠,谁知道她的爱好有些...怪异......”洛倾颜顺着千九的话说下去,虽然安暮歌还是有些别扭的询问着她,但是却还是回抱着她。

安暮歌轻轻靠在洛倾颜的肩窝上,紧紧回抱着她,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哼......讨厌的女人,居然勾搭我的女人,下次见到你有你好瞧的!

等安暮歌与洛倾颜离开咖啡厅后,一道黑色的身影钻进了洗手间,她攀上洗手台,踮起脚,把天花板上的一个针孔型摄像机取了下来,动作一气呵成,然后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再迅速离开了咖啡厅。

昏暗的房间里,电视机的声音嗡嗡作响,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恭敬且惶恐的站在另一个慵懒地倚躺在真皮沙发上的妩媚女人面前。

“小大姐,抱歉,我也是逼不得已在触碰颜小姐的!”千九低着头说道。

沈梦曦微眯着她那双勾魂的丹凤眼,单手支着下巴,“嗯,我知道...虽然你的动作足够我把你那只手给砍了...”沈梦曦停顿了下,抬头看着听到她的话后,脸色有些惊恐的千九,然后再继续说道:“不过,你的任务做的不错,将功补过!但是,这样的事只能发生一次,下次如果再这样,掂量下楼一的下场!......好了,下去吧!”沈梦曦挥了挥手,千九迅速离开了房间。

沈梦曦看着电视机里的影相,柔媚地微笑着,虽然里面有洛倾颜亲吻安暮歌额头的画面,但是她可以理解了。洛倾颜是为了自己才跟安暮歌交往的,因为她没有告诉安暮歌她和千九说的话,还有千九告诉她自己的事后,她的脸色还有神情,足已可说明洛倾颜对自己的感情。

这一刻,沈梦曦的信心十足,她必须尽快把洛倾颜给抢回来,不能再让她被安暮歌继续染指,也必须加快速度把资料毁掉。

这时候,沈梦曦的手机响起,她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了空灵冷漠的声音:“大小姐,那批军火副会长已经处理了,而且他已经联系以前的那家军火公司,以往交易的那批人已经被他们送到西青市码头,副会长现在正押送这些人前往宏江市来见您!”冷心悠报告着。

她现在必须先把自己和洛倾颜的后顾之忧给处理了,如果不是陆震天提醒她军火的问题,她可能还想不到,然后让陆震天的军机处长去查那批军火的出处,居然是出自法国,后面的事几乎是由陆震天和沈木秋来处理,但是他们却没有做出太大的动静,怕的就是打草惊蛇,等她审完那批人后,还得把那些人送回去,但是得恩威并施......

“另外,温建军和王秀芳的工作调动,将军也为您办好了......”冷心悠的声音继续在手机里响起。

沈梦曦扬起弧度,“好,告诉沈木秋,我在宏江市西郊的农家乐里等着他到来!”沈梦曦这一个多星期除了了解宏江市,还在那里购置了许多产业,因为这一战应该会在宏江市或者巴黎进行,巴黎自己的人进入有些困难,但是如果在国内,沈梦曦还是很有信心的!

结束通话后,沈梦曦从千九留下来的包里拿出另一只手机,那手机与千九递给洛倾颜是一模一样,沈梦曦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上面只有一个号码,明显是洛倾颜的。

“颜儿,你该怎么帮我呢?”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作者回归,有木有花花了呢?

上网本速度慢,有些卡,上面的软件作者还要弄的跟以前的笔记本一样才可以,不习惯,不好用,屏幕不够大,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我习惯了,我会二更补上这段时间的更新的,(*^__^*)

因为以前有过煤气忘关事件,所以生活阳台的阳台窗户一直没关,结果,看吧,人家爬进来了,最后在阳台上,留了双湿透了袜子给我,警察叔叔当时死活不想拿那双袜子取证,最后还是被我死活硬拽叫他们把那双恶臭的袜子拿走...

幸好他没进卧室,也幸好那天我没裸睡,不过不敢告诉老妈,怕她不让我在外面住了...

好了,明天更新在晚上,各种不适应...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