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怎么会是安德姆家保镖的对手,立刻就被他们制服在地,而洛倾颜也早已被其中一名保镖擒住,只有安暮歌一人站在原地孤军奋战。

游客中有女性游客不断发出尖叫,有的准备去扶他们一路的伙伴,还有的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报警。

保镖见状,急速上前把他们手中的手机夺下,“抱歉,我们并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毕维斯转身,看着周旋在保镖中的安暮歌,“艾伦,够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见你妈咪了。”他走过去向游客们鞠躬道歉,表示这是他们的家庭矛盾。

游客们半信半疑,都狐疑地盯着他们这伙人,“你们如何证明你们是家庭矛盾,我觉得这两位小姐似乎与你没任何关系。”其中一个参与过营救的男人质疑道。

就在毕维斯准备再次解释时,洛倾颜突然奋起后抬腿,力道之大,一脚踹在擒住她的保镖的两腿之间,顿时那人一痛呼:“啊~”和先前安暮歌踢中的那人一样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被高跟鞋击中的部位揉搓减轻疼痛。

谁也没有料到洛倾颜会有这动作,包括毕维斯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地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貌似柔弱至极,表情无辜的洛倾颜......

洛倾颜见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也是第一次踹人,还是男人的那里......“看着做什么?跑啊!”洛倾颜冲呆愣在保镖中安暮歌喊道。

安暮歌闻言后,立刻冲出人群,抓起洛倾颜的手腕就开跑,还不忘回头说:“先生女士们,他们绑架了我们,帮帮我们......”

游客们听闻后,立即用人墙挡住即将上前追寻的保镖们,不过还是被保镖们暴力推开,毕竟他们人不是很多。“你们这是犯法,况且还在这神圣的公墓里,上帝会看到的,你们会受到天主的惩罚的......”其中一名女性对毕维斯说道。

毕维斯没理他们,“派几人看着他们,别让他们弄出乱子,剩余的人去追。”他向剩下的人下命令,而他自己则慢悠悠地按照安暮歌她们逃离的路线走过去。

由于游客阻挡了几秒的时间,洛倾颜和安暮歌跑在最前方,但后方的保镖也紧跟其后,中间她们也试着对其他游客呼救,都只耽误那些保镖几秒的时间,但幸好有正义感的游客出手阻拦身后的保镖,不然她们两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早就被擒住了......

可是,公墓里的道路基本都是石板路,她们的高跟鞋很是不便,跌跌拐拐的。但地上又有小石子或者树枝类的尖锐的东西,她们也不敢贸然脱鞋狂奔,不然代价更为严重。

“快到出口了。”安暮歌见到公墓标志后,对她身旁气喘吁吁的洛倾颜说道。

洛倾颜此时已经香汗淋漓,好在今天她梳着马尾,发丝也算不上凌乱,刚才她踹人那一下,丝袜破了一个小洞,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狼狈。

安暮歌也好不到哪里去,大腿上的丝袜破了几个洞,窄裙也撕开了,奔跑途中几乎快看到内裤了。

可是,眼前就要到出口时,出口处一伙穿着警卫服,拿着电击棍的男人向她们这个方位跑来,安暮歌心觉不妙,立刻拉着洛倾颜右拐弯,上了阶梯。

“怎么了?”洛倾颜觉得自己的体能快到极限了,现在连说话都有气无力了。

安暮歌解释道:“警卫不可能一次性出动这么多人,除非是有特殊状况,而且刚刚我也是想试试看,没想到他们居然跟上我们了,很明显是他的人,这样我们就不能公然找游客帮忙了,他们怎么会去阻拦警卫呢?”安暮歌心中着急,她明显感觉到洛倾颜的力气已经快用尽了。

“可是,我...快...跑不动了。”洛倾颜喘息道。

安暮歌突然在这时候停下来,她把自己的高跟鞋快速脱下,又脱了洛倾颜的高跟鞋,她们站在阶梯的高处,她收集起四个高跟鞋,然后准确的扔向追寻她们的警卫脑门上,很快解决了带头的四个,看着他们拖累了几人滚下阶梯......洛倾颜稍微喘了口气,安暮歌又拉着她开始狂奔了,她们现在只能漫无目的地奔跑,尽量不被毕维斯的人追捕到。

“沈小姐,公墓里乱成一团了。”佣兵团的人说道。

沈梦曦踩着高跟鞋刚下车,“怎么了?”

“你要找的人和公爵的女儿一起出逃,现在正忙公墓里展开追逐战......”那人的语气有些调侃的意味,因为那些所谓的高手连两个女人都追不上,虽然是因为人群阻碍的缘故,但这也让她们清楚的了解到他们不敢公然在公墓里发难对游客发难。

“那快去帮她们。”沈梦曦柳眉微蹙,洛倾颜居然和安德姆一起逃?

那人听到沈梦曦的话后,立刻用耳麦联系其她人,“在公墓里的姐妹们,全部去帮沈小姐要找的人和公爵女儿,不要让那些人追到她们。”

“收到。”在公墓里准备已久的佣兵团其她女人们立刻全部武装上阵,开始靠近洛倾颜和安暮歌逃跑的路线。

“啊~”洛倾颜痛呼一声,差点跌倒。

安暮歌问,“怎么了?”

“脚心好像被什么尖利的东西刺破了?”洛倾颜皱眉说道。

安暮歌突然把洛倾颜背起来,“别说话,前面好像有些人,我们趁乱在后面的那几个高墓碑下躲起来吧。”

洛倾颜趴在安暮歌背上弱弱地点点头,接着她就感觉安暮歌十分吃力地背着她开始奔跑起来,只是跑起来还一拐一拐的,好像随时会跌倒。

安暮歌跌跌撞撞地背着洛倾颜跑到前方的游客面前,“请帮帮我们。”说完后,她没理那些人的反应就快速地背着洛倾颜跑到一个硕大的十字架墓碑后面躲藏起来。

她并没有注意到那群游客里全是清一色的漂亮女人,她只是本能的求救,因为她都快痛得昏过去,她的脚心早就被各种尖利的东西戳破,流血不止,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留下了不少血脚印。

“就是她们。”那群女人看向安暮歌躲藏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近在咫尺跑向她们的男人。

“杀么?”女人之中其中一人问道。

“沈小姐还没下命令,暂时与他们周旋一下吧。”佣兵团的队长说道。

于是一个个身材性感,如同国际超模般的女人向那群警卫风情万种地走过去,差点亮瞎了他们的双眼,不过他们也知道他们有重要任务,只是礼貌地说他们追寻犯人,然后准备继续跟随血脚印追寻,可是那群女人居然抱着他们就开始接吻,一时间他们也不知所措。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背脊处被极硬的枪口抵住,立即明白过来他们都被胁迫了,个个乖乖地站在原地。

“公爵大人,在前方。”原本追寻她们的人此时正在另一个方位准备包抄,他们刚才已经收到那些警卫的报告,是走这条路线。

毕维斯踏上阶梯,手里仍紧捧着鲜花,这条路线离颜知弦的墓地稍远,让他不自觉地开始皱眉。

“暮歌,你的脚是不是也受伤了?”洛倾颜和安暮歌靠着一个极高的十字架后面,这里足以挡住她们的身躯,而且她也注意到安暮歌一路走来时留下的血印。

安暮歌红眼眶,紧咬贝齿,说,“嗯,不过不要紧,只是皮外伤。”她逞强地说道。

洛倾颜见安暮歌一副忍不住快要流泪的模样,立刻去检查的她的脚心。果然,脚上的丝袜早已破了几个打洞,而脚心更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甚至还有几根小树枝扎在肉里......

洛倾颜小心翼翼地把肉里的几根树枝挑出来,顿时安暮歌滚烫的眼泪流出来了,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洛倾颜小心呵护的动作,让她感觉这些都不是白受的,可是一想到她们即将分别她又极难过,她不想和洛倾颜分开,可是没办法......

安暮歌突然抱住正在为她挑刺的洛倾颜,在她耳边呢喃道:“洛倾颜,记住我,我爱你......”她害怕洛倾颜回去后就忘了她,虽然是她家害她如此的......

洛倾颜正准备说些什么来安慰安暮歌时,突然听到高跟鞋的声响,立即转过身警惕地看着发出声响的方位。可是,却不是毕维斯的人,也不像游客,此人是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的绝美金发女人,如此鲜艳的颜色与公墓里沉重的气氛格格不入,显得十分突兀诡异。

洛倾颜看着她碧色的双眼,似乎像被她看穿了灵魂般,太过深邃,如宇宙的黑洞般,吸引万物。只是她看她们的眼神似乎像似要把她们俩撕碎一般,冰冷中带着强烈的杀意,但同时又带着浓烈的悲伤和怨恨......

安暮歌和洛倾颜被突然出现金发女郎搞的莫名其妙,怎么一个陌生女人用千言万语眼神盯着她们?

就在安暮歌准备用法语开口询问她时,那个金发女郎突然掀开自己的长裙,露出雪白纤细的大腿,并且在她们诧异的目光下把腿上其中一只用枪套捆绑的左轮枪丢给她们,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中间一句话也没有说......

安暮歌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捡起扔至她们腿边的左轮枪,她这次发现枪的制作全是纯象牙制作,包括子弹也是,一把这样的精致左轮枪的金额应该不下几万欧元,她就这样给她们了,她到底是谁?

而洛倾颜则若有所思地望着那个金发女郎离开的方向出神,接着她突然惊恐地推开的安暮歌,发狂般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向金发女郎离去的方向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求花花,快结局了,都快出来吧。~\\(≧▽≦)/~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