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一定是她,除了她,还会有谁会有如此深邃的瞳孔,即使颜色不同,但她怎么会认错自己的爱人呢!

她刚才看她们的眼神,一定是误会什么了。不要...不要这样...

洛倾颜忍着脚下传来的剧痛和身心的疲倦一路追寻,可是却不见那个金发女郎的任何踪影,放远望去全是数也数不清的各式墓碑,周围偶尔传来几声乌鸦的鸣叫声,显得无比荒凉恐怖。

安暮歌急忙追上洛倾颜的脚步,她不明白洛倾颜这么惊慌是为什么,那个金发女郎又是谁?

洛倾颜站着一个三岔口,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她到底在哪?

安暮歌拖着沉重的脚步不断追寻洛倾颜的踪影,终于在一个三岔路口发现她,此时的洛倾颜像一个孩子般无措,神情慌张犹豫地不断东张西望,似乎像在找寻自己妈妈一般,让安暮歌的心骤然抽疼。

“你怎么了?难道你知道她是谁?”安暮歌站在洛倾颜不远处问道,刚刚洛倾颜突然推开她,虽然力道较轻,但是却一点也不留念,她又看到洛倾颜那副像孩子找不到母亲的表情,心中的疑惑渐渐明朗了。

洛倾颜回头,“是曦姐姐。”洛倾颜哽咽道,她居然来找自己了,自己却让她误会了。

安暮歌低下头,尽量掩饰她的表情,“是吗?居然真的是她,她果然还爱着你。”安暮歌紧咬着下唇,克制住眼眶里即将溢出的眼泪。

“可是她还是走了......”洛倾颜落下泪,泪水沿着她精致的下巴滴落在冰凉的石板路上。

突然,安暮歌把手里紧握的左轮枪递给洛倾颜,“这是她给你的,应该是给你防身的,你快走吧,如果在路上遇到阻拦你的人,只要你不伤到他的要害,以安德姆家的势力应该能把这件事压过去,况且她也在那里,我想在这里发生枪击案她也会解决。”

洛倾颜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枪,有些沉,差点没接稳,不过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只是,她并不是去观察此枪的如何运用,而是轻轻的抚摸着枪身,如沈梦曦以往抚摸她那样的轻柔细腻。“你呢?”洛倾颜温柔地看着手中的枪,头也不抬地问道。

安暮歌逞强道:“回去啊,我再怎么不济也是他亲生的,我尽量拖延时间,你快走吧......”安暮歌见洛倾颜只对一只残流过沈梦曦体温的枪都如此温柔,心似乎跌落的冰窖般......

“暮歌,谢谢你。”洛倾颜郑重地对安暮歌点头道谢,然后按照安暮歌所指的另外一个出口的方向走去,没有回头,连一句再见也没有说......

安暮歌站在原地看着洛倾颜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彻底望不到她的任何踪影后,安暮歌身体突然垮掉,她颓然跪坐在地上,任由眼眶里积累的泪水肆虐。她对她真的没有一丝的留念,哪怕她回一次头她的心也好过一些,但是她没有回头,连句平常朋友说的再见也没有说...也就是说,如果她回去了,她们就极有可能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了。

突然,几声极慢的高跟鞋踏地的声响再次响起,她以为是其她游客突然出现,随意用衣袖擦拭下眼角,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在外人面前落泪,即使她已经如此狼狈......

可是,当她抬头时,居然看到那穿着一身诡异红裙的金发女人,她的眼神是如此熟悉,带着浓烈的怨恨和戾气,整张漂亮的脸蛋尽是阴霾,眼神阴狠地盯着她。除了对她恨之入骨的沈梦曦,还会有谁会用这样的神情看着她呢?不过,此时她正用一只左轮枪瞄准她的脑袋,似乎随时会开枪......

安暮歌对突然出现的沈梦曦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你不去见她吗?”安暮歌问道。沈梦曦果然不会轻易离去。

沈梦曦嘴角突然扬起弧度,诡异至极......她把早已准备好的消音装置装在枪口上,而枪身的击锤早已压倒,她轻轻用中指扣动扳机,子弹从安暮歌耳畔边擦过,几根发丝瞬然掉落在地......

“你不会杀我,何必如此?”安暮歌面不改色地说道,其实心里没底,因为沈梦曦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失常。

沈梦曦摇头,“我只是喜欢看猎物死去垂死挣扎的模样,这样十分有趣。”接着沈梦曦又再次扣动扳机,子弹这次准确射入安暮歌的左小腿。

安暮歌痛呼一声,这次算是真的站不起来了,她尽量压制住内心的恐惧,保持神色的镇静,即使肉体已经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要杀便杀,这也算是还你孩子的命。”

说到孩子,沈梦曦原本鬼魅的表情彻底消失不见,换上的是空洞涣散的眼神,“没错,我的孩子,你确实欠我孩子的命,我和她的孩子......”说到这里,沈梦曦眼眶突然红了,可是久久没有泪滴滑落的迹象......

“可是,你现在还不能死,你们安德姆家欠我和她那么多,我不会仅要你的一条命就罢休的。”沈梦曦面带杀气的说道。

安暮歌诧异,“你到底要怎样?”

沈梦曦突然又换上原本妩媚的表情,她轻笑道:“当然...是要你的父亲去陪你的母亲,然后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至于安德姆家族,法国不止安德姆家这一个贵族,布卢默伯爵表示对接手安德姆家的地盘很有兴趣,我与他联手的话,你们安德姆家在法国的势力应该会减缩,甚至衰败吧?”她来巴黎前早已想好了退路,不然她们一大堆人来巴黎安德姆公爵那里怎么会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呢?“况且,上次黑客盗取的资料中有公爵的经济犯罪证据,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应该会给安德姆家带来不小的波动吧?”

“沈梦曦,你...”安暮歌极怒,但说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沈梦曦,因为最开始沈梦曦并没有和安德姆家有任何关联,即使毕维斯说沈梦曦害死了她的母亲,但颜知弦的死她心知肚明,怎么可能是沈梦曦?

沈梦曦没有继续答话,而是又开了一枪,非常精准地又射入了安暮歌原本已有子弹的左小腿内,安暮歌彻底痛的趴在地上,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浑身冒着冷汗。同一个伤口射入两枚子弹,那种疼痛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男人也难以忍耐的,何况还是从小娇生惯养如公主般的安暮歌。

“本来那把枪是留给你们防身的,没想到你居然把枪给她让其独自离开,不过也好,不然我也难以对付你。”沈梦曦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看着垂死挣扎的安暮歌,欣赏着她咬紧牙关尽量不出声的痛苦模样。

安暮歌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现在已经痛的快昏迷过去了,整个人陷入了半昏半醒的状态,可是她又感觉左小腿传来重重的疼痛感,并且比前两次更加清晰的疼痛感,让她再次清醒过来。这次子弹居然卡在了她腿骨之中,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她的左小腿有可能会废掉......

“变态。”安暮歌骂道,可是说出的话却是软绵绵的,没有丝毫气势。

沈梦曦闻言蹲□,用装上消音器的枪口对准安暮歌的脑门,“公墓里的监控设备伯爵都做了手脚,我在这里干掉你们任何人都没关系。小公主,你明白吗?”沈梦曦戏谑道。当然也找不到洛倾颜进公墓的任何证据,即使有人证她也会想办法解决,这样洛倾颜也不会卷入这场纷争里...

就在这时,那些佣兵突然出现,“沈小姐,那些警卫已经击晕。”电击棍的感觉还不错......

沈梦曦收起枪,站起身,“她呢?”

“那位小姐我们的人已经接到了,应该快到出口了。”佣兵队长说道。

沈梦曦赞赏地点头,“很好,给她穿好鞋了吗?”

“啊?”佣兵队长愕然地看着沈梦曦,穿好鞋?

沈梦曦皱眉,接着朝佣兵队长所在的方位开了一枪,没有击中,不过却从她的脸边擦过,枪法精准至极,连身经百战的她也没有躲闪过...“给她穿好鞋,不要高跟鞋。”沈梦曦冷冷地说道。

佣兵们都愣在那里,有人气怒,想要拔枪,可是都被沈梦曦突然开枪击中枪身,无法及时拔枪,而沈梦曦的枪口早已经瞄准她们了。“还不明白吗?”沈梦曦挑眉问道。即使是佣兵又如何,她的人又不止她们......

“好的,我立即吩咐。”佣兵队长急忙阻止其她对沈梦曦不满的姐妹,毕竟沈梦曦是她们的雇主。

“她怎么处置?”佣兵队长指着地上半死不活的安暮歌问道。

沈梦曦藐视地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把她带上,我们去见那个所谓的传奇公爵。”沈梦曦说完,又重新给左轮枪装上弹药。

“谢谢你。”洛倾颜用英语说道。

给她鞋子的女人淡淡笑道:“不客气,我也是形势所迫,不过还是高跟鞋,不要介意。”她收到队长的命令,不得不把她自己的鞋脱给洛倾颜,在公墓里哪去给她找鞋啊?虽然洛倾颜的鞋码比她小得多,但总比赤脚来的好。

“她在哪?”洛倾颜问道,她知道这些女人是沈梦曦安排的人。

“快到出口了,你事后应该能见到她。”那些人敷衍道。

洛倾颜点头,虽然她知道她们有些敷衍自己的意思,但她也明白极有可能是沈梦曦不愿意见她,她又让沈梦曦误会了,不过不管怎样,先听话离开就对了,沈梦曦早晚会见她的......

突然,“砰...砰...砰...”几声枪声响过,原本附近停在陵墓和枯树枝上的乌鸦因受到惊吓,统统挥舞着黑色的羽翼飞向天空,留下挥舞翅膀时不小心抖掉的几根黑色羽毛......

眨眼之间,先前还和洛倾颜说话的女人乃至其她同行的几个女人都到倒在地上,地上还遗留下了几滩鲜艳的血迹,而她们的眉间都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并且都保持着死前的模样,眼睛没有闭上......

洛倾颜呆立在原地,看着躺在自己脚边死不瞑目的几个女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杀人的景象,就在她的面前,近在咫尺,死亡如此之近,她刚才甚至还感觉到子弹擦肩而过,击中她后面的女人......

“洛小姐,逃跑是不对的,公爵大人是不会允许的。”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后面传来,接着路易斯单手扛着狙击枪从十字架后面出来,接着他随意丢掉弹药已空的狙击枪,拿出腰间准备的手枪指着洛倾颜。

作者有话要说:解脱啦,~\\(≧▽≦)/~

昨天停电,抱歉啊,智能电卡只要没冲卡就会停电....刚充好...

今晚还有,拭目以待吧。

明天参加婚礼,婚礼结束会再把老婆送去车站,我接彻底解脱自由~\\(≧▽≦)/~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