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倾颜由于失血过度,昏迷时间长达几天,而这几天,沈梦曦除了想办法去应对拉雪兹神父公墓发生的枪击案外,几乎是日夜不休地守护在洛倾颜的床边,希望她醒来睁开双眼就能看见自己。

只是不巧,沈梦曦前脚刚去房间里的浴室洗澡,洛倾颜后一刻就开始悠悠转醒,她睁开眼看见的仍是欧式的建筑卧室,沈梦曦又不在,加之身体虚弱,洛倾颜恐慌到极致。明明她在黑暗中听见沈梦曦说她能醒来就和她重新开始,可为什么醒来却让她独自面对这空无一人的屋子?

她还是不肯原谅自己,还是自己在弥留之际产生了幻觉?不过也对,自己对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她怎么可能原谅自己?即使她愿意用性命去保护她,但还是不肯跟她在一起?

洛倾颜无声地流泪,泪水沿着眼角滑落,滴染在洁白的枕套,染湿了一小片。洛倾颜干燥的薄唇抿成一条苍白的直线,她此刻好想见沈梦曦,好想,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经历过生死,她唯一留有念想的就是那个愿意用生命换她平安的女人。

浴室隔音效果异常的好,无论里面流水声如何的大,洛倾颜几乎都听不到任何声音,直到浴室的玻璃门打开,一个仅裹着浴巾,身材高挑曼妙,正随意用干毛巾擦拭着微润栗色长发的美丽女子从里面踏出来,洛倾颜才感觉到一切好像都圆满了,所有的恐惧和惊慌失措都被眼前正惊喜看着她的女子冲洗的所无形无踪了。

“曦姐姐。”洛倾颜猛地坐起身,可无奈身体失血太多,接着又无力的倒下,由于动作过猛,手背上插着的针管不小心刺破了血管,洛倾颜痛呼一声,眉头紧蹙,比醒来前更加惨白的脸色。

沈梦曦来不及上前查看她怎样,就急忙打开房间门慌忙地叫着主治医生以及护士,可房间里洛倾颜却惊声尖叫,“曦姐姐,曦姐姐,曦姐姐......”洛倾颜的叫声像是一只幼兽失去母亲般的悲鸣,所以沈梦曦赶忙转身去床边。

“颜儿,怎么了?你怎么了?”沈梦曦坐到床沿边紧张地问道,她又怕自己太激动,忍不住紧紧抱住眼前这个她爱到骨子里女人而弄伤她。

洛倾颜泪眼朦胧地看着沈梦曦,接着把手背上的针管拔掉,扑上去,紧紧抱紧沈梦曦,趴在沈梦曦颈窝边哽咽道:“曦姐姐,我以为你不要我,我好怕,好怕......”洛倾颜把沈梦曦抱得紧紧的,就怕她突然推开她,漠然地离开了。

沈梦曦受宠若惊,一般洛倾颜很少会如此失控主动地对待她,可是这样的心情持续没多久,她就生气了,因为洛倾颜居然私自拔掉针管,她不要命了吗?她的身体还需要疗养,怎么能这么不珍惜呢?

“你怎么能拔掉针管呢?”沈梦曦想推开洛倾颜,可洛倾颜瑟瑟发抖地身体还是让她不忍心,于是语气隐怒道。

洛倾颜却窝在沈梦曦脖颈间,任性却又认真地说道:“因为我想好好抱你。”

沈梦曦听到这句话,心一下柔软的可以腻出水滴来,“乖,我不会离开的,等医生过来就把好好治疗,你看,都出血了。”沈梦曦说到最后,才发现洛倾颜的手背处又冒出血滴,急忙拿出床头柜上医生为其准备的棉签为洛倾颜小心擦拭伤口。

等医生查看了洛倾颜的身体,又重新给她插好输血的针管,上好药,才向沈梦曦点头示意离开。

“曦姐姐,你......”洛倾颜不知该如何开口,要求原谅,还是和好?

沈梦曦原本正在打电话叫人送上些补血粥,可听见洛倾颜又在呼唤她,立即吩咐好那些人,然后挂上电话来到洛倾颜床边。“又怎么了?”洛倾颜这次醒来,似乎很爱黏着她,不过她很喜欢。

“我们,我们...”洛倾颜不知该如何开口,手指紧攥着床单,“你能不能原谅我?”洛倾颜紧张地问。

沈梦曦只是“噗哧”一笑,魅惑迷人的妖娆模样展露出来,“我只要你能够平安,好好待在我身边,其余的我已经不在乎了。”包括尊严,明明被你伤的如此深切,可还是忍不住来救你,看见你混身染血呼吸停止倒在我怀里,我就想立即追随你而去,我这辈子算真的是栽到你手里......

“你肯原谅我了吗?”洛倾颜再次确定,她怕沈梦曦说的一切都是欺骗她的。

“只要你不再辜负我,不再逃离我身边。”沈梦曦点头说道。

洛倾颜猛摇头,“不会了,再也不会逃离你身边,再也不会辜负你了,我会好好爱你的......”洛倾颜郑重地说道。

当天夜晚,沈梦曦小心翼翼地躺在洛倾颜的身边,看着眼睛几乎一眨也不眨盯着她的洛倾颜,她知道洛倾颜在害怕,害怕她离开,其实她现在所体会到不过是她当时的心境十分之一。但即使是这样,沈梦曦依旧舍不得洛倾颜难受,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抚着她的情绪。

这几日醒来后,洛倾颜不断地在做着同一个噩梦,是关于公墓的血案,那里死了多少人,多少人在她面前被杀,梦境的颜色几乎全身猩红色,如那天她被毕维斯胁迫时所看见的情形一样。

沈梦曦几乎每晚都没睡,每次洛倾颜被噩梦惊醒,她都会把她抱紧,让她感受她的气息,她在她身边守护,静静地安抚她不安恐慌的情绪。

这几天法国因为安德姆公爵自杀以及公墓发生的多人死亡的枪击案正在严密调查,沈梦曦等人也只能藏身与巴黎驻扎的特派人员所在的别墅内,他们经常有任务,又不能去医院,所以别墅里的医生护士乃至医疗室和医疗用品都是一应俱全。而当时沈梦曦也料到过她们会在公墓里发生枪战,所以早就让别墅内的急救车做好营救的准备,但没料到最后会被洛倾颜给用上了,真是世事难料。

就算有安德姆家的假证,以及布卢默伯爵的善后,游客以及人证他们可以想办法解决,但是公墓残留有大量洛倾颜的血迹以及毕维斯的遗体上也沾染了不少,一旦洛倾颜被警方查出,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沈梦曦为了安全起见决定再次偷渡回国,就算这几天码排头查的极其严格,但有布卢默伯爵以及安德姆家的帮忙,应该是不成问题。

沈梦曦为了让洛倾颜跟这起案件完全无关,决定给予她雇佣的佣兵五倍金额,前提条件是她们出来顶罪,让欧洲警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们身上,当然,前提是沈梦曦会让人帮助她们出欧洲。

布卢默伯爵最开始和沈梦曦合作的条件就是要毕维斯死,至于其他的到没在乎那么多,毕维斯已死,安德姆家就算不卷入经济犯罪的风波,但至少也得有不小的震动,那他在现在乘虚而入应该不成问题。所以他遵守诺言,尽力帮助沈梦曦逃亡,毕竟这场枪击案也跟他有密不可分的关联。

“你当时到底什么时候清醒的?”沈梦曦把洛倾颜抱在怀里,疑惑地问道。

洛倾颜淡淡说道:“我从未昏迷过,何来清醒之说?”

“怎么回事?”沈梦曦更加困惑。

原来,当时路易斯枪杀了那些佣兵后,就准备挟持她,可她就算惊惧这场巨变,以及横七竖八的尸体,但她头脑还是异常清醒,路易斯如果找到她无疑会牵制住沈梦曦,虽然她还不是清楚他们到底有没有得知沈梦曦来公墓,但她不想再脱累沈梦曦,所以准备转身逃跑,她知道路易斯不会杀她,可她却忽略了路易斯就算不会取她性命,但却会伤害到她......

她的逃跑激怒了路易斯,所以路易斯抓住她后就给她极重的耳光,让她嘴角都溢出血来,而路易斯也知洛倾颜体弱,极有可能因为这耳光而昏倒。所以就在洛倾颜被掌掴倒地后,路易斯就上前查看,最后洛倾颜干脆将计就计,好随机应变。反正她先前为了怕惊吓到游客而把沈梦曦留给她们的左轮枪藏在衣服里,幸亏路易斯没有搜身,不然她也难以扳过局面。

其实毕维斯开枪,以及路易斯突然被杀,她都快坚持不住,心跳的特别厉害,但还强忍住不让身体颤抖,即使路易斯的鲜血溅洒在她脸上...斯拿匕首刺进她脖颈时,她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不过好在毕维斯并没有察觉,所以她隐约觉得毕维斯并没有严加防范她。

事后加上朱莉被杀,毕维斯答沈梦曦的话并没有否则他杀害她父母,所以聪明的洛倾颜立刻明白是毕维斯嫁祸给沈梦曦,再杀掉证人。

于是她在等一个时机,扳倒局面,就算是沈梦曦哭泣哀求声,以及安暮歌的乞求声她都忍住,直到毕维斯等人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沈梦曦身上,她才得以拔枪射击,如果毕维斯不是要沈梦曦的命,她可能做不到去杀人,但毕维斯居然要沈梦曦的命,那她为沈梦曦染血有何妨!

“傻瓜!”沈梦曦心疼地吻了下洛倾颜秀丽的鼻尖,她怎么也没想到洛倾颜当时是清醒的,甚至还为了她差点牺牲性命,她感觉自己去巴黎是去对了,不然就错过洛倾颜了。

“曦姐姐,我们结婚好不好?”洛倾颜突然问道。

“这也是我所想,等你伤完全愈合后我们就去荷兰。”沈梦曦宠溺地看着洛倾颜,“明天我再去重新订做戒指......”说到这里,沈梦曦的语气变得有些低沉,因为她想起洛倾颜在机场取下她辛辛苦苦所设计的戒指,还说不要她给予的任何东西,她就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即使伤口愈合了,也会留有淡淡的疤痕,就如她腹部那道凸起的刀疤一样。

洛倾颜似乎感受沈梦曦所想,突然轻轻推开沈梦曦,从自己衣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接着单膝跪地,把礼盒打开,沈梦曦只见礼盒里面静静的摆放着两枚设计精美的钻石戒指,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去扶洛倾颜起身。

“老婆,嫁给我好不好?”洛倾颜把其中一枚符合沈梦曦无名指尺寸的戒指拿出来,并开始求婚。

沈梦曦单手捂唇,不可置信地看着单膝跪地的洛倾颜哽咽道:“你叫我什么?”

“老婆,我的妻子。”洛倾颜嘴角勾起淡雅的笑容,接着拉过沈梦曦的左手把戒指戴在她无名指上。

这是她回西青市后,偷偷瞒着沈梦曦设计的,之后又联系温建军帮忙去订做,最后又让王秀芳以探望她之名把戒指悄悄带给她。

“虽然很俗,但是我还是想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洛倾颜与沈梦曦十指紧扣,对上她已经湿润的眼眶宣誓。

“但我更希望我们永世不分离。”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结束了,接下来是番外了,累死了...

不撒花不是好孩纸。

番外我会把其余配角的结局说清楚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