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阿洪显然是个烈性子,手中兵器一晃,一咬牙,居然直接朝江尘掩杀过来,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实力和对手相差一大截。

江尘轻轻一哼,眼光一动,邪恶金眼射出一道精芒,射在那阿洪身上,阿洪全身一颤,全身仿佛被某种力量彻底束缚一般,无论怎么挣扎,竟然完全无法挣脱。

“你……你……”阿洪舌头打颤,怒目瞪着江尘。

江尘没有下死手,不然的话,阿洪早就变成一尊金属雕像了,哪还有他开口的机会。

“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阿洪,我敬你是条血腥汉子,才留你一命。如果你一心求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江尘留一个阿洪,自然能有他的用意。

江尘的邪恶金眼放开,那阿洪恢复了活动。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实力,跟对手差的太多太多。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阿洪语气沮丧:“你们到底是谁?我那些同伙,真的被杀了吗?”

“真的。”江尘也不否认,“至于我们是谁,你就不用考虑了。”

“既然你们杀了我同伴,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掉?”阿洪显然也是有些自暴自弃了。

“留着你,自然是觉得你有用,觉得你还算一条汉子。难道,你就这么对夏侯家族屈服了?对皇室屈服了?”

“你……你说什么?”阿洪目光陡然射出精芒,盯着江尘,满是疑问之色,显然,他心头非常震惊。

“你到底是谁?”阿洪嘶声道。

“反正不是夏侯家族和皇室的人。”

“你是圣地强者?”阿洪语气变得极为复杂,“这么说,我的同伴,死在你手里,也算死的不冤啊。现世报,来的快。来吧,杀我吧,我洪某人绝对不会反抗的。”

看得出来,这阿洪确实已经失去了斗志。

“杀你容易。不过你既然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怎么,你想一死了之?你就不想看看,这万渊岛,这永恒神国的局势,到底会怎么走?”

“还能怎么走?你觉得,你们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夏侯家族和皇室,已经掌控了神国大部分命脉。七成的势力,已经投诚了。我不知道你在圣地是什么位置,但是,你最好还是快快离开这里。不然的话,被盯上了,你是绝对没有机会逃脱的。”

这阿洪,看上去对圣地的人还是抱有一定歉意的。自己身处险境,倒是提醒江尘他们快点离开。

江尘却是淡然一笑:“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好不容易回到这里,正要混入神都,为什么要离开?”

“你要混进神都?你……你就不怕死吗?”阿洪大吃一惊。

“死?这个世上,能杀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好了,废话少说,你现在可知道,我们杀你同伴,却留下你的愿意那么?”

“你想借助我们的身份,混入神都。”阿洪并不傻,他只是性格上比较耿直罢了。

“怎么样,你愿意合作么?”

“哼,你就不怕,我引你们进神都,然后召集人马来围攻你们?到时候,你们是上天无路,遁地无门。”阿洪冷哼道。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们找你,自然有把握让你乖乖就范。不过,我们还是更愿意你凭借本心来做事。我们看得出来,你洪某人并不想和夏侯家族同流合污,你们宙光宗,在叛乱中,也捞不到多少好处。倒是最后很有可能,会成为鸟尽弓藏的对象。等夏侯家族和皇室掌权,下一步,必然是削弱你们这些一流势力的实力。”

阿洪无言以对,这种趋势,他现在已经能看出苗头了。

这是他根本无法辩驳的一件事。

“我没胡说八道吧?”江尘呵呵笑道,“永恒圣地虽然掌控神国,但是永恒圣地不屑对你们下手,因为,所有一流势力,比起永恒圣地来说,实力和底蕴,都差了一截。他们没有必要削弱你们的实力。但夏侯家族和皇室,则不然。他们实力和底蕴,原本也比你们强不了太多。为了避免你们变强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削弱你们,是必然的趋势。这一点,相信你也看的到。”

“哼,那又怎样?这些话,你应该找我们宙光宗宗主大人说去。我区区一个见习长老,人微言轻,你对我说了,也是白说。”阿洪虽然心中是这么认为的,但嘴巴上,却还不想承认。

“或许你改变不了大局,但你可以在细节上,做到问心无愧。”江尘目光深邃,直透这阿洪的神识,将他的内心世界,一览无余。

这阿洪犹豫了许久,才嗫嚅问道:“你想我怎么做?”

“很简单,配合我们进入神都,掩护我们的身份。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就这么简单?”阿洪有点不相信。

“就这么简单。”江尘点点头。

“那进城之后,你们忽然消失了,我回去怎么跟宗主交代?”

“都死了。”江尘回答的很干脆。

“进城的时候都活着,忽然就死了,这个很容易被查出来的。”

“很简单,我们可以去参与围攻永恒圣地,到那战场区域,随时都有可能战死。倒时候,也就无需你去交代什么了。”

阿洪沉吟了片刻:“这个倒是可以有,我们回去,多半是会被派到战场里头去。”

江尘点点头:“那不就得了吗?就这么简单。”

阿洪眼中忽然露出精芒,沉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就想混入圣地战场去,好为圣地解围?我奉劝一句,现在圣地已经被围成了铁桶阵,你们过去,只能徒劳送死。”

江尘冷笑:“谁送死,可还说不定了。到时候,说不得会给你们一个大惊喜。”

阿洪默默无语,许久,他才叹一口气:“罢了,我做了。”

“我知道你不怕死,不过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要对你施展神识印记,操控你的神识。监控你的一言一行。”

阿洪对此居然格外的冷静,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冷哼一声:“如果你们不这么做,我反而要小看你们了。你这么做,我反而觉得,你可能还真不是盲目去送死。”

江尘淡淡一笑:“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希望这次合作,能够皆大欢喜。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你劝走宙光宗的人,为宗门挽救一些损失,我并不反对。不过,你不要做的太过明显。”

阿洪却是冷笑:“我在宙光宗没有几个朋友,也没有什么人值得我去救。他们既然要参与到最前线去战斗,都是想建功立业。既然想建功立业,想为皇室和夏侯家族卖命,被人杀掉,那也是求仁得仁。没有什么好抱怨,也没有什么好拯救的。就像我那几个同伴被你们干掉,我也没什么好说。”

这个家伙,倒是古怪。

江尘哈哈大笑:“好,人各有命,你能这么想,足见你心态也有豁达的一面。放心,这一次,你掩护我们进去,这个大人情,便算我欠你的。”

“不必了,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怎么伪装得像一些。虽然我不怕被你们拖下水,但是你们好歹谋划一场,如果一点动静都没闹出来,就被识破,那就未免太儿戏了。”

“呵呵,这个不必你操心。你只需告诉我,这几个人平素有什么口头禅,还有什么特点,都认识一些什么人。还有彼此之间的关系。遇到关键的时候,需要你打圆场的时候,你打个圆场,搪塞过去便可。”

“这些没问题。”

江尘点点头:“如此,那就得罪了。你神识放松,不要抵抗,我要开始种下神识印记了。完成此事后,我会及时给你解除印记。”

“好。”阿洪虽然没有表现出多大热情,但回答的也算爽快。

种下神识印记的过程,阿洪的震惊程度,也丝毫不逊色于当初的鲁彻等人,显然,阿洪也被江尘的神识强大程度给震住了。

如果说之前他认为这伙人混进神都是纯粹送死,那么此刻,阿洪心中这个念头,却是稍稍出现了一些动摇。

神识印记种下的过程非常顺利,完成之后,江尘淡淡笑道:“得罪了。”

随后,江尘便让龙小玄去传播谣言。

别看龙小玄平素默不作声,喜欢装酷,做起这种散布谣言的事,却是一把好手。

各种鬼话,编的非常精彩,而且显得特别真诚,一下子就能取信于人。没过多久,这些传言,就跟瘟疫一样,在鸿鹰城传开了。

听说夏侯家族和皇室要对周边各城的修士进行灭口,很多脑子不够用的散修,都是吓破了胆子,连夜开始出逃。

而且,他们不但出逃,沿途还不断散布消息。他们的逻辑也简单,这消息传播的越快,传播的越广,知道的人越多,便意味着,有更多的人来承担这个风险,杀到他们头上的可能性就更小。

这叫风险转移,风险共同承担。

一时间,鸿鹰城沸腾了,周边各大城市都沸腾了。一夜之间,消息几乎是传遍了整个永恒神国。

永恒神国彻底暴乱了。听说圣地被皇室和夏侯家族围攻,那些圣地的死忠势力,纷纷召集人马,准备奔赴神都,驰援圣地。

一时间,永恒神国就像一个火药桶被点燃,充满了硝烟,充满了混乱。

(五更完毕,0点又是周一了。请大家帮忙登陆一下,投一下免费推荐票,月票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章节目录

三界独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犁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犁天并收藏三界独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