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让亭幽的步子不得不停下来,偏着头也不肯看定熙帝,手指颤巍巍地伸手解衣襟。她最是恨定熙帝这样,恨不能将人羞耻心捏碎了才罢休。

衣裙一件一件滑落,到最后只剩下月白肚兜,外罩一件薄罗及臀的罩衣,下面是撒脚亵裤,到这般境地亭幽也不扭捏了,只低着头将亵裤也褪了,留得那罩衣薄烟笼月般罩在洁白如玉的身子上,看得定熙帝喉头一紧。

亭幽迎着定熙帝走下水,盈盈一握的腰肢仿似要断了一般脆弱,让人恨不能一掌捏碎了揉到怀里。

亭幽拿香胰子在定熙帝手臂上抹了,用擦澡巾微微用力为他擦洗,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桃花般的唇因沾了水汽,越发娇艳欲滴仿佛红透的樱桃挂在树梢。

“诗里说这世上有‘却嫌脂粉污颜色”的美人,朕以往不信,今儿却见着了。”定熙帝一口含住亭幽的唇,咂咂有声,就在这池子里便颠鸾倒凤起来。

一时事毕,定熙帝起身,只吩咐亭幽自己洁了身后去前面的东书房找他,他来替她上药。

亭幽在池子里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这定熙帝越来越无忌了,只捣得她求饶数遍才肯饶了她。

亭幽披了袍子出去,本想自己上药,但既然定熙帝那般吩咐,她又不敢违了圣意,如今她就像悬崖上走钢丝的人,生死皆看定熙帝怜不怜惜,她自然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酬。

所以亭幽裹了袍子,也不敢着衣裤,因摩擦得疼,外面紧紧裹了那洋红羽缎的大氅,去了东书房。

王九福替亭幽打起帘子,她只见定熙帝正坐于书桌后手握朱笔批阅奏折,说来也幸苦,这皇帝每日要批阅的奏章那是论斤算的,也亏得定熙帝有那等精神才能处理好一国政务来。

定熙帝听得亭幽进门,搁下朱笔,拿指头对着她勾了勾,亭幽一步三寸地挪着上前,到了定熙帝跟前,他一把将她抱坐在膝上。

亭幽吓了一大跳,“皇上……”那尾音绵糯糯带着糖丝。

定熙帝抱着亭幽着实端详了一阵儿,那时间久得让亭幽不由得摸了摸脸,“可是臣妾脸上有什么不妥?”

“并无不妥,朕只是看女人果然需要雨露浇灌,爱妃比先儿看着越发娇艳了。”

这等甜言蜜语若换了她人,早就软到在定熙帝怀里了,只亭幽一个劲儿忐忑,也不敢学那狐媚的趁势接一句,“那皇上以后可得多浇灌才好。”

亭幽将药膏递给定熙帝,他拿手指挖了一团替她抹上,亭幽红着脸,紧缩着身子,只听定熙帝笑道:“手指拿不出来了。”

亭幽此刻当真是羞无可羞,一把推开定熙帝的手,跳下他膝头,“皇上要批阅奏折,臣妾这就告退了。”

“不忙,你且去床上先睡,朕等会儿就来。”定熙帝也不久留亭幽。

到第二日清晨,亭幽是被定熙帝收得越来越紧的手给圈醒的,只感到定熙帝在她臀上捏了捏,在她耳畔既轻浮又暧昧地呼着气儿,“乖乖,再磨一磨。”

亭幽大羞,少不得躬起身任他施为,待定熙帝餍足后才松口气。

如此,亭幽万万没料到,接下来几日里,定熙帝全是翻的她的牌子。这般待遇也不是没有先例,惠妃当年盛宠时也曾如此辉煌过,这自然让人猜测,是不是又有第二个曽惠妃要出现了。

不过亭幽不得不承认,受宠的日子确实好过。先说那宫里人对你的态度就有天壤之别,这几日连王九福见了亭幽,都要恭恭敬敬地弯弯腰,道一声“敬婕妤安”。各处宫监,对和曦宫也格外照顾,按制宫妃每月之物都有定例,以冬日用的银丝碳为例,婕妤每月是十斤,但这十斤可大有名堂了,不受宠的十斤那就是八斤,受宠的那装碳的笸箩堆得满满的,二十来斤都有。

再看那各色宫妃的脸色也别有趣味,因着你是那胜利者,对她们的羡慕嫉妒恨就格外显得宽容了,这宽容里还带着丝不肯承认的优越感来,由不得人不得意。

这几日敬太后的精神头都很好,亭幽忍着酸疼去请安的时候,她也总是和颜悦色,“这几日你做得极好,没学有些人因为那点子恩宠就不知所谓起来。”

这是自然的,如今这情况,亭幽不仅没依宠造势,反而更是夹紧尾巴做人,对兰昭仪那时不时冒出来的酸言厉语也多为忍耐。

“只是你也多留个心眼儿,这宫里女人有谁能长盛不衰的,唯有家族里有助力的才能长久,如今既然皇帝要对岭北用兵,你哥哥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奔个前程,若他好了,就算将来……”太后顿了顿,但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将来亭幽年老色衰,“他也不能冷着你,你兄妹几人互相扶持,岂不好?”

敬太后大约也是知道敬府如今那只会求长生拜玉清的老太爷是指望不了的,亭幽的父亲又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唯有看下一辈了。

只是亭幽那胞兄,她自己是知道的,成日里斗鸡走狗,花街柳巷里窜,每日里眼青唇白,内耗得精虚体弱,指望他上战场,那还不如指望猪能上树。

对敬太后的话亭幽心下是不以为意的,她那般父兄,不指望他们飞黄腾达,惟愿不拖后腿已足,亭幽答应过老祖宗要保住敬家,心下自有一番思量。

敬太后还想敲打亭幽几句,见得于贤妃、曽惠妃等一众嫔妃走了来便住了声。

众嫔妃娇声莺语地问了安,自有一番闲聊。

敬太后毕竟是病体不适,要长久打起精神应付这一众宫妃也有些倦,所以于贤妃等也只是稍微坐了会儿便告退了。

兰昭仪走在亭幽的身后,实在瞧不惯那袅袅婷婷,忍不住出言刺道:“难怪敬婕妤能讨皇上喜欢,这腰肢扭得风摆杨柳一般,就是我们这些女人看了都喜欢得紧。”

亭幽停下步子,这兰昭仪话里的暗示实在是粗鄙,而这般手段又实在太低劣不堪,寻常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用,偏遇到个段数太低的,你还不能同她计较,否则真是拖低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这男人贪新厌旧,也不知能长久几时,敬婕妤赶紧趁着这几日好生伺候好皇上吧,免得以后……”兰昭仪的手搭在伺候她的宫女的手里,傲然得仿佛孔雀般从亭幽身边经过,还瞪了她一眼。

亭幽只觉得头痛,这兰昭仪也算是后宫一朵奇葩了,也不知她这性子是如何在宫里生存下来的,偏还让她生了皇子。

“兰妹妹说什么呢。皇上万机无暇,忧勤爱民,咱们进宫不就是为伺候好皇上,让皇上抒怀么,敬妹妹如今得了皇上的心,咱们该感激她才是。都是自家姐妹,你说这些酸言醋语做什么?”曽惠妃在前面闻得兰昭仪的话,转过头来柔声训道。

这惠妃嗓子轻柔,言行举止都仿佛那花瓣上的露珠,柔和温顺,像生怕打坏了花蕾一般,最是个柔媚的人。所以这番言语让她说来,训斥的意思倒不大,兰昭仪也不觉得难堪。只是亭幽却觉得有些难堪,惠妃这是说宫里的女人不过都是玩物而已,无疑是提起了亭幽的伤心处。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