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幽身子一僵,懊恼不已,这时才想起这儿还是慈宁宫,她却被可恶的定熙帝弄昏了头。

亭幽推了推定熙帝,“皇上……”奈何定熙帝揽着她腰的力道太大,亭幽挣脱不开,反而又让他深入了些。

定熙帝的脸色红里带青,有怒难发,在亭幽耳边喘息道:“朕快些可好?”这就是舍不得出来的意思了。

这会儿亭幽是彻底清醒了,这事要是做了出来,定熙帝这方敬太后没法子,可对她敬太后只怕就好拿捏多了,况且敬太后还在病中,她却在慈宁宫作出“勾引”皇帝的事来,由不得敬太后心里不生膈应。

“皇上,太后……”亭幽只当定熙帝先才是玩笑话。哪知定熙帝动作丝毫不见收敛,反而挞伐得越发有力,亭幽只得攀着他的背才不至于瘫软。想来要靠定熙帝怜惜体谅她这个做嫔妃的不易是不可能了。

偏定熙帝的力道不是亭幽那细胳膊细腿儿能抵抗的,亭幽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算计,越发将身子高耸,迎合了定熙帝的节拍。

那红唇儿也主动地凑了上去,在若干次的交、欢里,这算是亭幽的第一次主动,老辣如定熙帝也由不得不被取悦,放松了对她的钳制,转而轻怜蜜爱。

亭幽借势缓缓地悠悠地撩人地翻身坐起,跨在定熙帝的身上,将他推倒,学着定熙帝钳制她的样子,将他的双手悠悠地推到他的头顶,俯身在他胸口上用舌尖淘气地画了个圈,引得定熙帝一阵热喘。

亭幽再缓缓躬起身,趁定熙帝难得迷茫之际,火速抓了衣裙,一步退了三尺远。

“你……”定熙帝反射性地坐起身,眼里还带着一丝情、欲未舒。

亭幽一边系着衣带,一边蹲下行礼,“皇上赎罪,太后娘娘身子还未大安,少不了臣妾伺候,臣妾唤人进来伺候陛下更衣。”

相对不靠谱的定熙帝而言,敬太后对亭幽的重要性是毋庸多言的,也怪不得二选其一,她毫不犹豫就选了敬太后,况这也关乎着她的声誉,真要再行下去,宫里只怕又有难听的言语流传了。

亭幽也不管定熙帝的态度,闪到屏风后整了整衣服,这才出了西梢间,抱琴已在外面等候了,替亭幽快速地抿了抿发。

亭幽眼尾扫到慈宁宫的大宫女碧环,唤了她进去伺候定熙帝,自己则带了抱琴匆匆去了敬太后的寝间。

敬太后此时正靠在炕上的赤红绣金凤大靠枕上,见亭幽进来,面带桃粉,眸含秋水,心下如何不了然。

亭幽这身子有一最大弊端,便是承宠后总是漾着桃润,浑身上下都笼着一层媚色,比平素还要美上三分颜色。只是这也无疑是在告诉别人她做了什么。

不过敬太后并未有一丝言语,只吩咐亭幽伺候她汤药。

亭幽心里本还诧异敬太后怎么一句话不说,她自己是知道自己的弱点的,本想敬太后定要刺上几句,哪知却一句话未有。

其实不过是人心换人心罢了,敬太后与亭幽也相处日久了,了解她定然不是那随时随地都想媚惑君王的轻浮之辈,况至她病后,亭幽实在用心,敬太后对她不再是早前那丝疏远的亲戚之情,而对她生出一丝子侄辈的怜爱来。

且说亭幽去后,定熙帝难得地坐在炕上生了片刻气,实在想不到她居然有这等胆量,先前还敢算计自己。与其说恼怒亭幽,不如说定熙帝更恼怒于自己。

起先也不过是想逗逗这位新封的修仪,不想却假戏真做,难以收手,偏那小女人一肚子算计,临到最后反而给了他个大难堪,让他如今不上不下。

“皇上,奴婢碧环伺候皇上更衣。”碧环轻步走进西梢间,也不敢抬头。

敬太后身边没什么庸人,大宫女青婉、碧环都是上好颜色,腰肢如柳,现如今走进来时也是风摆杨花般柔媚。

其实碧环平日也衷心耿耿,只是敬太后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大家都看在眼里,不由开始思索自己的去路。攀上定熙帝无疑是麻雀飞上枝头的捷径,何况定熙帝本就生得撩人,宫女们日常私下谁不是暗含着亲近之心。

好容易今日有了这等机遇,碧环如何能轻易放过。

碧环行了礼,缓缓起身,走到定熙帝身边,小心翼翼地为他整理衣襟,眼睛瞟到那尚未完全偃旗息鼓之处时,脸由不得一红,手缓缓向下,一双媚眼儿忍不住飘向定熙帝。

定熙帝楚恪却霍然起身,“出去,唤王九福进来伺候。”

碧环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跪在地上。

“滚。”定熙帝的薄唇毫不犹豫地吐出刻薄的字来,吓得碧环瑟瑟发抖,挣扎着跑了出去。

定熙帝自然是恼怒的,这些人还真当他是无道昏君了,在太后宫里就……

不过转念一想,定熙帝又不得不承认今日是他的过错,当然千错万错,都该是那个半途而废的女人的错。

自经历了那日的事情后,亭幽有阵子见着定熙帝都不敢抬头,虽然她不是那始作俑者,但自问脸皮比定熙帝是薄多了。

定熙帝从那以后每日照常是要来探望敬太后的,也例行问问亭幽敬太后的身体情况,言语得体,表情正经,仿佛那日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梦般,根本不曾发生过。

然而久了以后,亭幽便发现定熙帝还是有所不同的,如今亭幽在他眼里哪里像是个曾与他同床共枕“抵死缠绵”的妃嫔,那种疏离感,就是亭幽再迟钝也体会得出来了。

伺疾期间,定熙帝停了后宫的翻牌,如今敬太后的身子已好了许多,定熙帝也几乎把宫妃的牌子都翻了个遍了,亭幽还未得沾一丝雨露。

当然亭幽也大可觉得这事不急,毕竟还是敬太后的身子最重要,但奈何她体质特殊,尤渴雨露滋润,偶尔耐不住那股子渴望,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对定熙帝送个秋波,对方却毫无反应,简直拿她当那些太监一般看。这一切仿佛那日定熙帝的急不可耐是亭幽幻想出来的一般了。

好生伤人。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