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亭幽的危机感越来越强,只因这一年定熙帝的后宫又该选秀了,本早就该着手的事情,但因前些时日敬太后身体违和,这事少不得推迟了些,如今暮春已过,选秀也再拖延不过去了。

先是贤妃到慈宁宫请示太后,敬太后点点头,“早就该选了,前两回都是你在张罗,这次少不得你要费心了,只是这时间紧,你又要操心大皇子,这回让敬修仪帮着你看看,你也省心些。”

敬太后既然如此说,贤妃只能应了,亭幽其实也好奇这选秀一事,所以欣然同意。

选秀一事,对如今后宫的女人来说当然称不上好事,五年一选,这回新进宫的秀女都将是十四、五岁最鲜嫩的年纪,而宫里这些“老人”新鲜感不在,自然会觉得危机四伏了。

连亭幽也不例外,她这本就没什么恩宠,还要面对新人笑旧人哭的局面,心里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敬太后也时常拿担忧的眼神看她,定熙帝对亭幽的冷热,敬太后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任她如何明示暗示,也将这二人送不做堆,敬太后少不得要询问亭幽的。

“你是不是哪里不小心惹皇帝不快了?”如果放在以往,定熙帝是如何也要给敬太后面子的,何况敬太后如今还在病中,但定熙帝就是连眼睛都不愿往亭幽扫一扫。

亭幽听了这话,心里一惊,但如何敢说她那是因为半路扫了定熙帝的“性、致”,只摇摇头,“亭幽这些时日都在太后跟前伺候,并不曾记得有惹恼皇上。”

敬太后如今精神大不如从前,想想也觉得是这个理儿,也权当是定熙帝的心如海底针一般了,反正她也甚少看清自己这位儿子。

“你也放灵醒些,多关心关心皇帝,别让那些狐媚子抢了机会,这新人就要入宫,你可再懒散不得。”

亭幽回了是,不再多说,要让她和敬太后讨论如何勾引定熙帝这事儿,实在是难为习惯装模作样的她了。

同宫里嫔妃极端关心选秀一事不同,定熙帝对这事儿一直不闻不问,连后宫都有半余月不曾露面了。

选秀的前几关都结束了,如今送到贤妃和亭幽眼前的单子便是最后一关的人选了。单子上详细注明了秀女的姓氏、家世、年龄等。

按说,这一关本该是皇帝亲自来面选,但定熙帝显然没这个打算,所以这重担就交给了贤妃和亭幽。亭幽心里腹诽,他也不怕都选些母夜叉进来。

事实上证明亭幽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于贤妃的的确确称得上一个“贤”字。

面选时,第一批五人中,各个都是容貌秀美的女子,其中一个容貌尤为出众。雪肤花貌,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容光明艳,一副大家作派,即使面对高位嫔妃依然眼神傲然。

“是蓉儿妹妹吧,这么些年不见,可真是大变样了,不知你可还记得我?”贤妃对那女子十分亲切地笑道,不称本宫而称我,其态度可见一斑。

唤作文蓉的女子盈盈上前一拜,“蓉儿自然记得娘娘,只未曾想娘娘还记得蓉儿。”

“今上潜邸时,妹妹可是经常到王府来玩的,皇上至今还挂念呢。”贤妃又笑道,转头对亭幽道,“敬修仪,这是先皇后的妹妹。”

亭幽点点头,也笑了笑。其实从名单上,亭幽早知道了,只是也不曾想贤妃对这位文姑娘如此礼重。

不能不让人猜想先皇后在定熙帝心里的地位,皇后薨逝多年,定熙帝也不提立后,而宫里老人也传言帝后感情甚笃,总难免让人多想。

这位文蓉文姑娘自然是要留牌子的。

接下来的秀女里,但凡容貌过人或才华过人之人,贤妃都不曾刁难,全留了牌子,丝毫不担心这些女子进宫会分薄她的恩宠,或威胁到大皇子的地位。

亭幽自问,有好几个新入选秀女的容貌,连她看了都有危机感,真不曾想贤妃如此大方贤德。而至于亭幽,那真真是来打酱油的,留与不留她说了不算,但最后结果定熙帝满意不满意,她却还要分担责任。

不过想来定熙帝是定然会满意的。

这次共留下了三十四名秀女,单子呈到定熙帝跟前时,不想他贵人大笔一划,后面二十七名都除了名。要说有喜好因素在内,亭幽觉得不太可能,那单子她是记得的,除名的都是连着的,想来是定熙帝此次并未曾打算广纳后宫。

也不知算不是一件喜事?

当然最最匪夷所思的是,先皇后的妹妹文蓉居然被定熙帝指给了宗室,理郡王。

要让亭幽来看,那位文蓉姑娘的容貌在今届秀女中绝对能排到前三位,又是先皇后的妹妹,定熙帝居然不曾心动,这岂非让人好奇,只是亭幽就算是再好奇,也不敢去问定熙帝。

新人进宫一律封的美人,一月里,定熙帝只翻了三位的牌子,其中最得宠的当属新晋的谷美人,连着翻了她七夜的牌子,想来是称了定熙帝的心。

这忙过了选秀,又送过了端午,去西苑避暑的事儿自然就少不得又提上了议事日程。敬太后苦夏,身子又不如往年健康,自然更需要去西苑消散消散。

西苑里如今最得宠的自然是那位谷美人,不,该是媛贵人了,短短一两个月就由从七品的美人升了正五品的贵人,还得了个封号,也算是后宫里难得的恩宠了。

另外还有一对得宠的双胞胎姐妹花,关氏姐妹,美艳明丽,又活泼天真。

有这般新鲜的美人在,其他人如何分得了雨露,亭幽夜里被折腾得睡不着时,也曾对这位媛贵人又羡慕又嫉妒,一时又想起定熙帝与关氏姐妹一处又该是何等香艳之事,夜里更是难熬。

是以,第二日敬太后又开始碎碎念,让亭幽去东书房给定熙帝送汤水点心时,亭幽再未推辞。

亭幽在太后特赐的紫檀镂空葡萄纹座西洋镜前来来回回已经换了不下十套衣裳了,依然不满意。

抱琴和弄筝还是第一次见自家主子这般拿不定主意,便是当年那件天大的事儿,她家主子也不过是一眨眼就定了。

勾引定熙帝这件事,亭幽其实不算第一次干了,但这回是在得罪死了定熙帝之后,又是在新美人进宫之时,一个拿捏不好,指不定定熙帝暗自怎么嘲笑自己呢。

亭幽无精打采地歪斜在榻上,那套淡黄衫葱绿披帛交领长裙会不会显得颜色太嫩了些,仿佛她这个“老人”还要同新美人一般较嫩似的。

又那件粉地银丝绣梅裙会不会太妩媚了些,一看就是个狐媚样子。

再那件碧绿隐白牡丹纹叠纱长裙会不会太冷清了些,那牡丹纹会不会让定熙帝误会自己在暗示什么?

亭幽哀叹地抚了抚额头,真是头疼,便是女人家生孩子只怕也没这般纠结的,亭幽长叹一声将自己摔在榻上,“抱琴,你替我选。”

抱琴半晌不动,先前她已经为自家主子选了七套了,哪一套没被她批驳得一文不值,下人也是有脾气的,抱琴懒得搭理亭幽。

亭幽也知道自己是太纠结了,但这都归结于定熙帝的小气、扭曲、爱嘲弄人的可恶性子。

到最后汤熬好了,天色瞧着也不算太早了,若还想做点儿别的什么,就更是时间紧凑了,亭幽也再纠结不得,慌忙里又带着破罐子破摔的怨愤,尽然选了那套深埋在衣柜里一直不曾穿过的紫地粉梅绣领叠纱长裙,胸口微微露出一丝素月白抹胸的镶边来。三掌来宽的束腰将她本就窈窕的腰肢更是勒得如美人觚那细颈来。

抱琴、弄筝互相看了眼,不敢吱声,否则这位主子今儿是别想出这门儿了。

先头选三选四,这件不是太艳了,便是那件又太媚了,这倒好忙里出错偏选了件最最妩媚的。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