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有了身孕,但还不显。谷心玉依然穿得雍容华贵,略施脂粉,少了进宫时那份清纯,多了丝华贵的妩媚,大约这几日过得极为顺遂,连脸色都好看了不少。

相比而言,亭幽如今一身湖水绿暗竹叶纹的窄袖宫裙,上门不带丝毫装束,头发简单挽了个发髻,斜插三枝玉簪而已。这般素净,在谷心玉跟前一站,倒仿佛成了丫头似的。

“太后今日精神可好些?”定熙帝问道。其实敬太后的病情,最清楚的当莫过于他,每回诊脉后周太医头一个禀报的肯定是定熙帝。

敬太后如今不过是拖日子罢了。

“今日清醒了不过一刻钟而已。”亭幽是眼瞧着敬太后从第一次见面的艳丽饱满转而成如今的蜡黄枯萎的。这等转变来得缓慢而隐蔽,只是不知怎么她的身子怎就亏损成了这般而不自知。

用周太医的话说,那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亭幽也曾怀疑敬太后是否是被人下了什么药,也曾费劲心思将敬太后的脉案送到宫外,但实际上,敬太后的身子是真的无药可救了,也并非有人暗害。

定熙帝坐了片刻,屋子里无人敢言语,四周飘散着挥也挥不去的药味。

末了,亭幽送定熙帝出去,在台阶上,他停了停脚步,往亭幽看了看。亭幽能感觉到定熙帝的视线,但只低头不语,良久定熙帝才再次举步离开。

等亭幽再抬头时,迎来的是媛贵嫔回头的一笑,果真是百媚生。

敬太后身体欠安,自然是没什么可高兴的,但对于亭幽将因此而失意,则是大多数宫妃觉得高兴的事情。

敬太后的身子拖到冬至祭天三日后,便再也支撑不得,撒手人寰。

敬太后去后,定熙帝法先例,在京禁屠宰四十九日、在外三日。停音樂祭祀百日。停嫁娶一百日。这算是尊崇了,想先惠太后去后,在京不过禁屠宰十三日而已。

全国上下闻讣告而易素服,丧服以日易月,二十七日而除,皇帝哭临三日便继续听政。

宫内嫔妃、皇亲命妇及文武官三品以上命妇也是哭临三日,每日早晨到慈宁宫门外哭临。

这哭临一事是极其受罪且需力气的事儿,况众人同敬太后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抹抹辣椒面子假哭一通而已。

媛贵嫔因怀着身孕,特准于慈宁宫外设帐,在内休息,是以并不见憔悴。

唯有亭幽哭得昏天黑地,也或是借这机会,将心里总总的委屈全部哭了出来,两只眼睛肿得桃子似的,再这般下去,抱琴、弄筝都担心她哭瞎了眼睛。

入了腊月,才除服,宫里的妃嫔已经开始变着方儿花枝招展,亭幽仍命将素日鲜艳的服饰收好,所穿多为素淡之色。

和曦宫的气氛压抑得紧,连抱琴、弄筝等闲都不敢同亭幽逗趣儿,只因这位主子已经多日不曾出宫,一个拘在内室,一坐就是一天,什么也不干。

“娘娘节哀,太后去了,可你的日子还得过下去啊。”抱琴捧了碗燕窝粥给亭幽。

亭幽闻言抬头看了看抱琴,到底是伺候自己长大的丫头,不想居然看到她心底去了。她还真就是不想过日子了。

这些日子亭幽一直问自己人活着究竟有什么意思,在这牢笼里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老祖宗去了,敬太后去了,心里关爱她的人都去了,于人间她又有何留恋。

家中虽然父母均在,但亭幽的印象里同她父亲之间的居然可以用寥寥数面来概括,更无论兄弟些了。唯有天然一股子母女之间的亲情,让她有些割舍不下。

只是亭幽不无自嘲地想,她若是去了,也不知母亲会难过几日,多的恐怕是难过敬家今后在宫里无人罢了。

亭幽喝了口燕窝粥,也不看抱琴,低声道:“你和弄筝也不小了,我想着过些日子求了贤妃,将你二人放出去可好?”

“娘娘……”抱琴“咚”地一声就跪了下去,抱住亭幽的腿,“奴婢不出去,奴婢不出去,抱琴这辈子就跟着娘娘,娘娘若是,若是,抱琴也绝不苟活……”

弄筝听得这般情况,也冲了进来,同抱琴一般跪下。

亭幽的泪珠子也忍不住往下淌,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今日居然说出这种话逗两个丫头的真情,想借着这股子真情温暖温暖自己而已,如今她身边也唯有这股子温情了,总是要好好安排下她二人,她才放心的。

“逗你们玩呢,要是放了你们出去,这宫里的日子谁来陪我打发呀?”亭幽破涕而笑,“你家主子我正当华年,你们怎么会以为我有那样的心思?”

好死也不比过赖活着。亭幽如今的情绪,也不过是放任自己假想那解脱而已,要真到了面对死亡的那时,她还未必敢下手呢。

入了腊月,便是贤妃最累也最气派的日子了,如今敬太后去了,她便是后宫最大,宫内大小事无不得经过她。

众妃以往是往慈宁宫请安,如今也成了每日去翊坤宫。

亭幽低调地随着众宫妃向贤妃请了安,奈何她妃位不低,做不得隐到一边去,同昭妃二人一左一右坐在了贤妃下首。

贤妃抿嘴一笑,瞧着亭幽道:“妹妹脸色瞧着不大好,可是没睡好。”

“是。”亭幽淡淡一笑,答了。

众人也淡淡地笑了笑,其实谁不知道她脸色不好是为了什么呢?太后这座大山倒了,皇上那儿,她连牌子都放不上去了。

“如今除夕也快到了,太后娘娘刚去,皇上的意思是今年的除夕家宴不铺礼乐,大家简单用顿饭便是。至于元宵五凤楼观灯,民间如今也禁礼乐,所以也免了。”于贤妃传达着定熙帝的意思。

最近也只有于贤妃见着了定熙帝。

定熙帝服丧的那二十七日,自然是不能召宫妃侍寝的,这之后,也不见他往后宫来,众人只当他心绪不佳,国事繁忙,也不敢有怨言。

末了,于贤妃对着媛贵嫔道:“皇上说,如今天冷又下着雪,怕妹妹你有个闪失,这生产之前就不必到本宫这里请安了。”

媛贵嫔赶紧起身要推辞,于贤妃又笑着道:“妹妹最是个守礼的,本宫素来知道,只是守礼也不拘在一时,还是养好身子要紧。皇上可盼着这个小皇子呢。”

众人又是一番虚情假意地恭喜媛贵嫔。

亭幽瞧着媛贵嫔嘴角的那一丝掩也掩饰不住的笑意,心里不无恶毒地想,“指不定云辉斋何时又住进个宫外的女子来,再看看这位媛贵嫔可笑得出。”

转头一想,亭幽又觉得自己真幼稚,媛贵嫔也好,宋春花也好,于定熙帝都是过眼云烟,可唯独那孩子才是正经。

亭幽料得极准,这年元宵,虽然宫里不再观灯,但老百姓还是欢欢乐乐地各家点了灯火,红红火火在元宵这日出门游玩。

这晚云辉斋又迎来了一位主子,一住就是一个半月。定熙帝更是难得来这后宫了,只偶尔媛贵嫔有个不舒服的,他能来看看,也坐不过盏茶功夫。

一时,整个后宫都像失宠了一般。

冬日难熬,好容易到了春天桃花绽放的日子,于贤妃那儿传来消息,说是定熙帝打算给众人晋晋位置。

这也算是好事儿,至少晋了位待遇好些,冬日里碳也能多得些。

亭幽蜷在榻上翻着《老饕游记》的下卷,只可惜上卷当初落在了乾元殿,再没机会取回来。

宫里晋位的旨意已经下来了,基本是皆大欢喜,只媛贵嫔未有晋封,只怕是等着生了孩子一块儿吧,反正是少不了她的。

王九福要来和曦宫宣旨是亭幽始料未及的,没想到自己也能沾上这东风。

抱琴和弄筝赶紧伺候亭幽梳妆,因今春她的衣服大多做的素服,如今百日早过,为了皇帝的眼睛好看,素色就难免有些惹人愁思了。

弄筝只好将去年秋天做的衣裳取出来,一袭桃红绣粉白缠枝莲花的曳地裙,“可惜那副耳坠子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亭幽知道弄筝嘴里说的耳坠子是同如今戴的这套头面一套的粉晶莲花耳坠。犹记得那日定熙帝缠得紧,卸了她的耳坠子随手搁了就含着她耳垂吮吸。

亭幽一阵烦躁,“丢了就算了。取那副金累丝葫芦坠子来。”

亭幽这边刚打扮齐整,穗儿就进来了,“娘娘,王公公从贤妃娘娘的翊坤宫出来了,不如今该是贤德妃娘娘了。”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