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怎么回事儿?”弄筝赶紧问。

“贤妃娘娘晋了德妃,皇上又赐号贤。”穗儿解释道。

亭幽听了“噗哧”就笑了出来。这下可好嘛,于贤妃在四妃里居然占了两个位置,这等荣宠不伦不类,也不知定熙帝如何想出来的。

大夏朝四妃,依次是贵、淑、德、贤,贤妃如今更进一步,亭幽是早就料到了的,只是没想到定熙帝会给她赐号“贤”,这让以后的贤妃如何自处。

想来这“贤妃”位算是废了。其中还大有妙处。媛贵嫔生子后,亭幽料定她能晋妃位,当初三不挂五的兰昭仪都能凭借儿子位登昭仪,更何况很得帝心的媛贵嫔。只是大家都在观望,看她能否问鼎四妃。

如今贤妃晋位德妃,剩下的贵妃和淑妃,亭幽想媛贵嫔肯定是无戏的,如今的贤德妃是宫里老人,又生了大皇子,没可能被新进才一年的媛贵嫔给压了下去。

亭幽觉得挺开心的,媛贵嫔无缘四妃,想想也叫人舒心呐。

王九福走进和曦宫时,宫内已经设好香案迎接圣旨了。

王九福宣完旨,抱琴扶起亭幽时,她还觉得有些回不过神,只是本能地道了句,“谢主隆恩。”

王九福笑着躬了躬身,“奴婢给贵妃娘娘道喜了。”

弄筝将准备好的荷包递给了王九福,又散了银子与跟随来宣旨的侍从。

亭幽扯了扯嘴角,问道:“王公公,皇上让本宫摄六宫事,可说了让贤德妃协理?”

王九福笑道:“旨意里不曾说。”

亭幽望了望远处,真是没想到定熙帝会做出如此安排,还送了这么大份礼,从此她可就是后宫第一人了。

只是亭幽心底却并没什么喜意。

抱琴和弄筝则一脸惊喜地看着亭幽,“娘娘,真没想到皇上居然,居然……”

亭幽淡淡地玩了玩手上的镯子,“是有些意外。”

当天下午贤德妃于素华就亲自来了和曦宫,同亭幽交接了六宫之事,事无巨细,都细细同亭幽说了,毫无藏私。

“德妃娘娘还真是当得贤德二字。”弄筝待德妃走后道。

亭幽点了点弄筝的额头,“唉,你也该用些脑子了。”如果贤德妃今日来稍微露些不平之气,亭幽还会觉得她或许真如表面那般贤德,可如今她笑容满面,无懈可击,这样的人深藏不露,才最是有心机的,根本不知道她的刀子会捅到哪里。

次日一早,宫里嫔妃都涌来了和曦宫请安道喜,一派喜气洋洋。

连如今甚少出门的媛贵嫔也扶着个大肚子到了。

“有七个来月了吧,你大着肚子不方便,不必到本宫这儿请安,安心歇着才是。”亭幽取代了当初于贤妃的位置,自然也要负担起虚情假意的责任来。

媛贵嫔笑着起身道:“到娘娘这儿请安本是臣妾的本分,且太医也说了,要顺利生产也得多走走,姐姐便让我尽尽心吧。”

一句谦逊的话本没有什么,只是比照起先前于贤妃掌六宫事时,媛贵嫔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贤妃让她歇着,她二话不说应了,如今亭幽也免了她的礼数,她却不敢接,这不是明着说亭幽并非真心么?

这位媛贵嫔容貌、城府丝毫不逊于她人,亭幽觉得她真真是惹人嫌。

后宫孤寂,每日里多了些莺莺燕燕来唱戏,亭幽虽觉得吵闹,但偶尔也觉得有趣,觉着这贵妃当着也不错,一应份例添了不少,出行还有步撵,可算是威风八面了。

只是每日里鸡毛蒜皮的事儿也多,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匹布也能闹上半日,真是让亭幽这个调停者头痛。

“请娘娘替臣妾作主,没得这般欺负人的,都是才人,怎么婷才人是娘娘宫里搬出去的,这樱桃在她手里又大又红,到了臣妾手里怎么就剩坏的、烂的了?”曾经的兰昭仪,如今的兰才人直面亭幽道,摆明了就说她偏心。

亭幽转了转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心里暗叹,这位兰才人到如今这般境地了还是不消停,大约这次又是被谁当枪使了。

春里进贡的樱桃本是稀罕物,又容易坏,等闲人是吃不着的,亭幽是个大方的,让内库南果房给各宫都送了些去。这里面有好有坏,怎么分配亭幽是不会亲自下细过问的。

兰才人失宠是定局,哪怕有四皇子,可如今也不在她跟前,况且皇子年幼,说句难听的话,四皇子同他宫里的宫女都比同兰才人来得亲,有时候见着兰才人,兰才人心急让四皇子同她亲热,反而惹得四皇子惧怕她,每回见了就哭闹。定熙帝便不大许兰才人见四皇子了。

如此,内侍跟红顶白是屡见不鲜,禁也禁不了的。

春日时鲜果子分下来时,大多数分得差了些的妃嫔也不过是自己默认了,闹了出来,大家脸上都不好过,还平白会被人刺一句,难道连果子也不曾吃过,这般眼皮子浅。

可兰才人素来是个泼皮又没脑子,她闹出来众人也觉得合情合理。

亭幽瞧了瞧弄筝,这些事儿是她在具体负责。

弄筝走了出来道:“这是内库南果房分的,宫里大小主子那么多,捡来捡去自然有碰损的。”弄筝是不屑兰才人的,她这般举动,不说各位主子,就是做奴婢的都瞧不上,况且当初兰才人陷害亭幽,虽然没得逞,但弄筝对她可没什么好印象。

“弄筝姐姐说的可不对,刚才我们才人已经说了,怎么婷才人那儿的果子就是好好儿的?”兰才人身边一个伶俐的丫头站了出来。

其实婷才人也好,兰才人也罢都是不受宠的,连宫里大晋封,定熙帝都将她二人忘了,可想一般,不料今日却比上了。

弄筝可受不得人说她不对,反嘴道:“你们怎么就看到婷才人那儿的果子了,又不是一个宫的?”

“我们才人去婷才人那儿做客看见的。”

“你都说是做客了,招待客人自然是捡好的出来。”弄筝得意地辩道。

那宫人脸色一变,含着讽刺道:“弄筝姐姐何苦这般为内库房的人辩解,咱们谁不知道内库房的小谢公公同你是什么关系?”

弄筝的脸色也变了,变得愤怒难看,“你说是什么关系?”

那宫人嘴角一挑,“不就是假夫妻么?怎么你做得出,还不许我们说?”

“你……”弄筝气得上前恨不能撕了那宫人的嘴。

“弄筝。”亭幽越听这话越不对,怎么又扯上了什么小谢公公。这位小谢公公亭幽是知道的,她新官上任三把火,换下贤德妃旧人的时候,这位小谢公公是弄筝推荐的。

弄筝委屈地眨了眨眼睛,对亭幽道:“娘娘您别管,我倒要同她撕撸撕撸,怎么有这么冤枉人的。”

弄筝拧头对那宫人道:“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可别在这里胡说造谣。”

亭幽是了解弄筝的,这丫头心高气傲,脾气又有些火爆,如今被人当众说她与太监对食,她如何忍得下这口气,所以也不再开口。

“看见的人多了,那日你们在西苑问幽亭外面私会,亲嘴咂舌的,当众叫媛贵嫔身边的荷彩姐姐看见了。”那宫人说得振振有词。

在座众人都是一惊,但听那宫人说得句句铿锵有声,都信了八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同他,同他,你把荷彩叫来对峙。”弄筝咽不下这口气,走上去就开始推搡那宫人,将她推得一个趔趄。

哪知道无巧不成书,这会儿功夫荷彩正扶了媛贵嫔进屋,被那宫人一撞,荷彩没扶稳,媛贵嫔后腰撞在了高几转角上,大呼一声“我的腰”就跌倒在地上,捧着肚子大呼痛。

“血,血,流血了。”有人尖叫出声。

顿时屋子里就整个乱了,弄筝一脸惨白,也知道自己闯祸了。

亭幽白着脸起身,“都不许吵,赶紧将媛贵嫔移到内室,去传太医,不,再把稳婆也传来。”女子生产老祖宗也同亭幽说过,这孩子到了八个月就算有个什么闪失,若及时救了,生出来也能活。

在事情发生的一刹那,亭幽便知道弄筝若想活命,媛贵嫔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万万不能有事。

抱琴和穗儿也是机灵的,有条不紊地将闲杂人都清理了出去,只媛贵嫔一直抓着贤德妃的衣襟,“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贤德妃尴尬地看着亭幽,亭幽对她点点头,多个人证明也好,她可是没有害媛贵嫔之心的。

李太医来得极快,媛贵嫔怀孕后都是他在诊脉照料。

“贵嫔娘娘这是要早产了,得赶紧准备。”李太医瞧了瞧媛贵嫔的情形对亭幽道。

亭幽点点头,“李太医尽管吩咐。”

一时间和曦宫的人都动了起来。

定熙帝下朝后听闻此事,当下也来了和曦宫。

说起来从敬太后去后,亭幽就再没见过定熙帝,如今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生产而来,咋一看,只觉得人有些恍惚,心里酸涩难言。

“怎么回事?”定熙帝大马金刀地坐在内室外的榻上。

媛贵嫔大约也是听见了定熙帝的声音,大声叫道:“皇上,皇上,皇上救我。”

定熙帝听得皱了皱眉头,看向亭幽同贤德妃二人。

亭幽算是当事人不好开口,定熙帝便对贤德妃道:“德妃,你来说。”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