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定熙帝起床时,亭幽还睡得迷糊。虽然到清暑山庄,定熙帝并不用在每日早朝,但依然是平时那阵儿就起来了,待他打了一套拳回来,亭幽还赖在床上,因着天明热气开始蒸腾,她已经翻过身将薄被压在了身下,露出一段修长的美腿来。

定熙帝俯身将亭幽身下的被子扯了扯,又替她盖上,这番动静弄醒了亭幽,她迷糊而努力地睁开眼睛,看见定熙帝正为自己整理被子,听得他道:“你再睡会儿,中午陪朕用午膳。”

亭幽丝毫没感激定熙帝这难得的“温柔”,有这样为人整理被子,还把人扯醒的吗?你会不会轻一点儿啊?

其实亭幽真该原谅定熙帝,话说人不是没有经验嘛。

既然醒了,亭幽在龙床上翻滚了半日,再无法入睡,便起身吩咐准备香汤沐浴,又看着伺候的宫人去将抱琴唤进来伺候。

本来养心殿一应伺候都由本处宫人负责,但亭幽铁了心要抱琴,宫人去请示王九福,王九福也只能答应。

亭幽舒坦地躺在浴池里,将头搁在镂空雕花玉枕上,享受着抱琴替她揉捏头部,汤池里飘着干花花瓣,又用了薄荷香汤方子,这才是享受呐。

放以前,亭幽哪里敢这般恣意,还憋着劲儿要让抱琴来伺候,如今这般不过是放开了心思,横竖无论你乖巧讨好也罢,不乖巧也罢,总有失宠的时候,不是来个“宋春花”就是来个“媛昭仪”,要碰上“何丽珍”那就更是失宠得快,还不如索性放开了自己。

如今亭幽是明白了,得开心时且开心,管它明日太阳还升不升得起来。就算最后倒霉透顶,可回忆起来总有恣意快乐的日子,总好过一辈子憋憋屈屈过日子。

她,敬亭幽,可不想当第二个贤德妃,其实贤德妃也没有办法,谁让她有个儿子呢。

沐浴完,亭幽让宫人搬了矮榻去院子里的紫藤花下,抱琴上了她爱喝的红枣茶,做了个鲜果碗,淋了酥酪。

亭幽捧着书看着,让宫人在一旁拿美人槌槌着腿,自觉比帝王惬意多了。

到午晌,定熙帝从前面儿回来,亭幽瞧着御膳房端出来的油腻腻的猪、牛、羊肉,心想,就算皇帝每月的肉类份例多,也不用这般铺张吧。

定熙帝依然用了三碗饭,亭幽小半碗都没用尽,定熙帝瞧了她半日,她也不自觉,便见得定熙帝夹了坨盐煮牛肉到她面前的小碟子里,“多吃点儿。”

要换了它物,亭幽肯定感恩戴德,并伴随着丝丝情动了,这可是皇帝亲手布的菜呢,但这炎炎夏日,亭幽对着牛肉真心提不起感激劲儿。

“臣妾吃好了。”亭幽赶紧表示。

定熙帝皱了皱眉头,来了句:“你今儿晚上可别赶着跟朕求饶。”

一句话就噎住了亭幽。“皇上……”亭幽嘟起嘴,这是打算用撒娇赖过去,奈何定熙帝不吃这一套,直接拂袖、起身、走了。

午后,定熙帝抱着亭幽躺在榻上午歇,轮扇从窗外扇入花香和凉风,“明心静性”里的所有隔扇都打了开来,幽凉极了。

但即使如此,亭幽也受不住两个人抱在一块儿的热,何况定熙帝本身就是个火炭块儿。

这里面只有定熙帝一个人在享受,抱着亭幽,揉着软团团的蜜、桃,嘴里道:“阿幽,你这身肉除了硌人了一点儿,别的都好,凉悠悠的。”

亭幽天生体温就低,定熙帝抱起来当然舒服。

亭幽心里烦着,不想答话,过一会儿又听得定熙帝道:“今儿身上怎么凉沁沁的香,倒是好闻。”

亭幽缩着脖子再不许定熙帝蹭,恼道:“还睡不睡啊?”

定熙帝大约没料到亭幽会是这个态度,脸色沉了下来,有些不好,亭幽本还想硬扛着,但瞧着定熙帝的态度,一时软了骨头,就打算好言好语哄上两句,不想定熙帝道:“好,你睡,朕不扰你了。”

亭幽愕然,这是定熙帝先低头了?

大概睡了不过一刻钟,亭幽就被定熙帝摇了起来,“别睡多了,仔细醒了头疼。”

亭幽忍住骂人的脾气,心里想,你也管得太宽了,但表面上还是得乖顺地伺候定熙帝起身,更衣,送他到了门口。

“晚上陪朕用晚膳。”

亭幽正为定熙帝最后整理荷包的位置,听了这话,眼前浮现了一堆肉,为难地点点头。

既然不能午睡,亭幽下午便回了花萼堂,处理些杂务,又问穗儿道:“和春堂那边儿可有什么信儿?”

穗儿一脸欣喜地道:“今儿也不知怎么了,听说和春堂那位被送出了宫。”

亭幽听了浮起一丝冷笑,想定熙帝处理事情还真是利落干净,这么快何丽娜就出了宫。只是后来再派人打听,却打听不得何丽娜去了哪里,但绝对没回贺家。

反而是贺三公子不知从哪里另娶了一房妻室,听说人长得十分标志,又带着丰厚的嫁妆。

由人思己,亭幽忽然觉得自己都可算得上定熙朝后宫的常青树了,失宠了好些次,居然还能有今日的风光,真称得上是菩萨保佑了。

亭幽不知怎么听了何丽珍的事后,心里烦闷,让人备了纸笔颜料,准备作画,脑子里是一副秋雨打枯荷的凄淡画面。

才画了一小半,便有内侍来送东西,是四匹雪影纱,共冰蓝、玉青、鹅黄、银红四色。亭幽的指尖流连在雪影纱上,心里浮起定熙帝的影子,忽然觉得在养心殿用晚膳,也不是不可以忍受的了。

如是,这宫里虽然走了个贺三奶奶,但是敬贵妃重获圣宠,定熙帝的雨露还是不关其他人的事儿。

亭幽如今几乎整个家都搬来养心殿了,只每日下午回花萼堂处理事务,总不能让人到养心殿来回事。

亭幽最难受的是晚上,多少好话说尽,多少难以启齿的淫、荡、话、儿说干,也没见得收了多少功效,从上回亭幽一句“爹爹”害得定熙帝没守住关后,他就一直防着、记恨着,亭幽那脑子里能有几招,都用过后就不起作用了,因此每日里越起越晚。

可比这还难受的是在养心殿用饭。御膳房出来的东西,虽然山珍海味,用料讲究,但那煮法,令亭幽实在不敢恭维。通常就是煮好煮好,撒点儿盐巴,上下热铁板子夹着,随时吃都是热的,有时候传膻晚了,就是反复加热煮,亭幽吃得死的心都有了,难为定熙帝数十年如一日,每顿还能用三碗饭。

在宫里时太妃那边儿还送几道菜来,那还算好的,也无怪乎定熙帝当初居然能忍受敬太后,还能对几位太妃上心,逢年过节都有表示。

如今到清暑山庄,几位太妃都说身子不适,不愿前来,连几道开胃菜都没有了。

亭幽忍了好几日,实在忍不得了,终于涉足了御膳房,把差使抢了过来。

章节目录

三千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三千水最新章节